解体邪恶的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六日】读了同修发表在明慧网上的文章《法中生 神志清》,感到非常震撼,使我清醒的看到,中共针对大法弟子的洗脑班,其邪恶程度比劳教所丝毫不差,在精神摧残方面甚至更加险恶!

由于同修坚定的正念,把生死完全置之度外,邪恶无法“转化”他,就把他从一个洗脑班转到另一个更邪恶的洗脑班,历时三年半,众多的洗脑班经历,最使同修痛心疾首的是“所到之处各地洗脑班,竟无一人能与我一起坚守正信到最后,或早或晚,都因各种理由和借口向邪恶屈膝。”“我亲眼见过、亲身知道的被‘转化’的人,包括主动做所谓‘转化’帮教的邪悟者,就不下三百人。”

尽管同修所观察到的是一个非常局部的现象,但足以让我们看到“洗脑班“的险恶程度,我们必须在更深层次上总结教训,不能再让烂鬼、黑手们如此得心应手的残害大法弟子!

从同修的及明慧网发表的多篇有关洗脑班的文章中我们知道,洗脑班的迫害手段主要是酷刑和利用邪共所谓“转化专家”及众多的邪悟者,采用车轮战术,无休止的狂轰滥炸,强行灌输歪理邪说。这其中最无人性的是无限制的连续的剥夺睡眠。

《法中生 神志清》文中写道:“邪恶最后歇斯底里地疯狂了,用尽了它们的手段,毒打和酷刑折磨,大有置我于死地之势。连续将近4个月的时间,我每天24小时得不到任何睡眠,除了每日十几个小时的所谓‘转化’、殴打,就是彻夜的罚站。从腰部以下到双脚,整个下半身都被打成黑色,它们不得不找医生来看一下,医生见状骇得反复警告它们,这样会有生命危险的,但是暴徒的毒打仍然继续变本加厉……白天因为高度集中精力跟邪悟者应对,处处要识破它们的歪理邪说并试图引导它们回归正途,还不容易失去意识,但是到了晚上彻夜站着,就不受控制地一次次晕倒。到后来,我数着自己晕倒的次数,一个晚上完全丧失意识的晕倒就大概有15、6次,连头晕的挣扎都没有,就是直接彻底昏迷然后重重地摔倒在水泥地上,当即就会磕的疼醒,醒了就自己爬起来……”

在一般人看来,这完全不可思议,可大法弟子知道,没有师父在暗中保护,哪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也绝不可能走出这场劫难!

由于江泽民密令公检法对大法弟子采用酷刑,打死算自杀,于是各级酷吏、恶警有恃无恐,完全丧失人性。在这种情况下,在完全超出人类耐受极限的酷刑下,如果大法弟子动了人念而非正念,由于师父和正神此时无法保护你,结局只有两个:被迫害致死或背叛。

在法中我们知道,因一时动了人念而被迫害致死,虽然失去人身,但师父承认,不会影响修得正果,而如果背叛,哪怕是假背叛,就要填写“转化书”、“悔过书”、“揭批书”之类的东西,里面有诬蔑师父和大法的内容,这就让旧势力抓住了把柄,加大魔难。师父说:“你们一旦对我不敬的时候,旧势力就会下狠手,它们认为这人太坏了。当然它们绝不是马上就消灭了你,它们会引导着你们,叫你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假相,使你的心越来越不正,叫你的心对师父魔变,把你们引上邪路,从而叫你们犯了那么大的罪。”[1]

什么叫“下狠手”?我想那绝不是仅仅让我们修不成,打回原点而已,它的目地是让大法弟子最终形神全灭或堕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之中。万幸的是,在师父慈悲保护下,“狠手”未能全部得逞,许多迷失的同修又返回大法中来。

在酷刑面前,一旦动了人念,想用假妥协的方法缓解一下痛苦,此念一出,如同万里长江一旦决堤,滔滔洪水瞬间毁灭一方。就象旧势力抓住你人的一念,立即就步步紧逼,直到你出卖师父、出卖大法。因为当妥协的念头一出,师父和正神起码在表层空间已无法保护你了,旧势力乘虚而入,用人无法忍受的酷刑逼你犯更大的错,当你连师父都能出卖的时候,师父在任何空间中都无法保护你了。

所以在法理上我们必须清楚:在邪恶迫害面前,不要心存侥幸、不要自欺欺人、不要一丝人的狡猾,就是正念,即使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因为一旦没有了正念,就失去了师父的保护,没有了师父和正神的保护,人怎么能战胜魔啊!

酷刑之下,不要只是承受,否则旧势力会认为你在接受“考验”,酷刑会连续不断。必须正念否定,譬如默念让痛苦全部转移到施暴者身上。这样做,一是可以减轻师父为我们的太多的承受,二是制止恶人造业,从而增加它们得救的机会。师父说:“在各种迫害中,为了制止迫害,都可以用正念反制恶人,包括用拳脚打学员者。正念强会使其拳脚打在自己身上,或使恶警、坏人互相行恶,也可以使痛伤全部转到行凶的恶人、恶警那去,但前提是,你们在正念强、没有怕心,没有人的执著、顾虑心与仇恨心的状态下有效。念出即刻见效。正念过程中不惊不怕,恶人施暴不停正念不止。”[2]

在任何时候都不能背叛师父和大法,哪怕是违心的,即使因此会失去肉身,也决不能动摇此信念!因为肉身不过是件衣服,而背叛师父和大法意味形神全灭!“如果一个修炼的人真能够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远的远离了你。”[3]因此,当你誓死捍卫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时,死亡就永远离开了你。

在法中我们知道,每个大法弟子修炼中所受的难,都有其深厚的历史渊缘,绝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师父也说过,修炼不只是看你一生一世,要全面的看。只不过对大法洪传的今生今世看的更重。那些受到邪共洗脑班迫害的同修,也许是历史渊缘所致,今生的难会很大,由于法理不清,没能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因此就在毫无人性的酷刑之下,出现了《法中生 神志清》一文中所描述的令人痛心的普遍的背叛现象。

历史上业力大的这一少部份人群,修炼起来肯定要比德大的人难得多,师父在法中早就讲得十分清楚。但业力大未必就修不好、修不高,一切主要取决于今生今世的努力、恒心和付出。

希望那些曾经迷失的同修及广大其他的同修都能从《法中生 神志清》一文中汲取教训,从法理上彻底弄明白:尊师尊法、信师信法比我们的生命重要千万倍!做到这一点,洗脑班还能存在吗?!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制止行恶〉
[3]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