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农安市孙洪波被国保恶警酷刑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七日】按: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吉林省农安市法轮功学员孙洪波被当地国保警察绑架,之后被刑讯逼供,遭到残忍的折磨。以下是孙洪波的自述。

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上午十点左右,我开车送朋友去农安看守所。我正在自己的车中坐着,突然开来一辆警车,把道路横了下来。为首农安国保队长唐克下令抢了我的车钥匙,并将车中几人连我一同强行绑架至农安古城派出所。

我被强行绑架到提审室,好几个警察把我围在中间,恶警周大海踹了我一脚,打了一记耳光。他们逼问我包里的东西是谁的?回答不满意就打。几名警察轮番扇打我的嘴巴,在打骂声中唐克和古城派出所所长一直坐在凳子上看着。

下午两警察做了笔录后,将我拽至二楼审讯室,进行非法审讯。他们先是用手指使劲戳我的肩胛骨,扇打嘴巴,将我打倒在地,继而又拿来一根木棍用力打我小腿,仅三下就把木棍打折了。他们逼迫我在审讯记录上签字,遭到拒绝。在恶毒的叫骂中将我拽至一楼审讯室,不久来了一个胖子和脸上长了黑痣的警察,又把我弄到另一房中。两人各自拿了一根打折的木棍,胖警察用木棍专打膝盖和小腿迎面骨,长黑痣的警察专用膝盖顶我的大腿麻筋。我的双腿颤抖难以站立。然后两人又用木棍一直敲打胳膊的同一部位,打声与骂声相伴,不绝于耳。

酷刑示意图:老虎凳
酷刑示意图:老虎凳

直至晚十点左右,他们给我做了采血、照相,并把我和其他人铐在老虎凳上一宿。一穿黑T恤的警察说:让你们不说,等明天唐大队来,让你们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第二天八点半警察上班后,“白T恤”、“黑T恤”让我们都在地上蹲着:双手铐在老虎凳上。

上午十点左右警察当着其他人的面给我上刑,四名警察将我双手反铐按趴在地,白T恤警察将我手臂向头顶反推至九十度。

我疼痛难忍大喊,恶警在我脸上踢了一脚。这时外面有居民办户口,一警察说:别在这整了,上楼上去。这样我又被弄到三楼健身房。参与行凶的恶警有:“白T恤”、“黑T恤”、“胖子”、“脸上长痣的”等等。二名恶警把我抬起来,利用手铐子中间的铁链将我反臂穿挂在健身器上面的横杆上,使双脚离地。恶警拿镐把猛劲撞击我的胸部。有的拿打火机点着火,燎我的脸。有的用脚尖在后边往前蹬我的后脚跟,强迫我腿向前倾斜伸直,有的拿镐把往下压我的腿,疼的我大汗淋漓几欲昏死、大喊…… “白T恤”拿抹布堵我的嘴,没有堵住。又拿着电棍电我。

我又被拽至一楼,“白T恤”打我一下耳光、踹我一脚。强迫我(手铐在后边)蹲着。接着使劲把两只手铐往紧按,导致我双手失去知觉。又逼迫我骂大法师父,遭到拒绝后,就用拳头狠命打我的左眼,半边脸都肿起来了,眼睛充血、通红、眼珠往外凸、眼睛流泪不止。

从六月五日上午十点遭到绑架,一直到第二天下午三点劫持到五公里拘留所。一共非法拘押三十个小时。水饭不给,不让上厕所。晚上不让睡觉。手铐一直铐着,直到进了拘留所屋里才被摘下来。

在拘留所我又被强迫照相、按黑手印。吕明选、周大海又去拘留所以劳教判刑对我进行恐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