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10月7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七日】

  • 河北保定市农业银行退休干部孔兰芝遭迫害事实

  • 湖北咸宁市万桂芝老人遭受迫害的事实

  • 湖南长沙市蒋丽英含冤离世

  • 北京市法轮功学员李淑清自述遭迫害事实

  • 天津市覃月莉女士遭受冤狱迫害四年

  • 河北保定市农业银行退休干部孔兰芝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保定市中国农业银行保定分行退休干部孔兰芝,因坚持法轮大法 “真、善、忍”的信仰,现年六十三岁的她多次遭到中共恶徒的骚扰、绑架、关押、劳教等迫害。

    孔兰芝于一九九七年春天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曾经患有神经衰弱、失眠、心烦意乱、头晕、耳鸣、胸闷、腹胀、四肢无力、腿疼、腱鞘炎、痔疮、大便干燥、妇科病等多种疾病,不知不觉病的不翼而飞了。她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单位领导和同事都说她像变了一个人。人们也都从她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家人也都支持她炼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出于妒忌开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从此,她失去了修炼的环境,家人怕她受迫害和怕自己被牵连,极力反对她炼功,尤其是“天安门假自焚”案播出后,家里人更是百般阻止她炼功,见大法书就撕,见炼功录音机就砸,大法书撕了两本,更有甚者,儿子辞去工作,不上班、不谈对像,老伴拿离婚相威胁。

    有一天晚上,她老伴从外面喝醉酒回来,把孔兰芝打倒在地后,又用穿着皮鞋的脚猛踹她的腿,把她的腿打的肿得像柱子那么粗,皮肤全成了黑紫色,路都走不了。但是她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因为她知道自己炼法轮功没有错,她的师父更没有错,她的师父和大法是被冤枉的。所以她照常学法、炼功、向世人讲真相。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日下午三点多钟,孔兰芝和两位法轮功学员向世人讲真相时,被警察劫持到贤台乡派出所,下午被劫持到居住地的新市区韩村派出所。孔兰芝拒绝按手印,被派出所大队长王元超等强行拽着手,在什么纪录上按手印。随后,警察就把她们三人劫持到保定市看守所。在送往看守所的途中,王元超用威胁的口气说:“前几年让朱兰英说不炼了她不从,就罚她十万元钱,等着吧,不定罚你们多少钱呢。”

    到了看守所,孔兰芝她们三人分别被囚禁在三个用铁网罩着的十几平米的监室内,监室内被关押着二十多个人,王元超指着孔兰芝告诉监室里的人说:“还没搜她的身呢,你们搜吧。”她以慈悲对待她们,所以她们就没有对她搜身。代班班长让她背监规,还叫她自我介绍有罪。孔兰芝给代班班长讲大法是被冤枉的真相,她就不再难为她。一个被邪党蒙蔽的少年犯(犯的是唆使未成年少女卖淫罪)故意欺辱她,经常往她身上、头上扔脏东西。孔兰芝都用慈悲心对待她。这十几平米的监室,既是关人的地方,又是劳动场,每天在这里做十五至十六小时的奴工劳动塑胶制品散发着毒气,呛得令人窒息,吃的是象砖头一样硬的干粮,喝的是飘着小飞虫的菜汤。家里人来探视她,看守所的人不让见,家人给的200元钱也被看守所的人扣留,直到出狱时再三追问才退给她。

    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劳教,被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孔兰芝因心脏病症状被非法判劳教一年缓期执行。出狱时她被逼在所谓的“保证书”上签了字才被放回了家。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八日,孔兰芝正在家做家务,被恶警王元超等强行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她遭到洗脑迫害,并被强迫做奴工,每天包装一次性筷子或塑料制品,装袋、装箱。干活的地方有一百平米,只有一面窗户,空气不流通,七十多个人挤在里面,成品、半成品都堆在里面,塑料制品散发着毒气。孔兰芝就这样被非法奴役了五个月零二十五天。

    孔兰芝出狱回家后,还不断遭居委会人员的骚扰。孔兰芝坚持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和向人们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都是在行使公民的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权利,没有违反国家的任何法律,却遭到骚扰、绑架、拘留和劳教的迫害。中共邪党人员才是真正的在执法犯法,是在侵犯公民的合法权利。


    湖北咸宁市万桂芝老人遭受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十四年来,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很多法轮功学员,遭到中共邪党各级人员的各种不同程度的迫害,今年六十七岁的万桂芝老人就被多次绑架,并非法劳教(监外执行)迫害。

    万桂芝老人,原咸宁市咸安区建设局退休干部,一九九七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修炼法轮功之前,由于受邪党文化中毒很深,不信佛道神。单位有个好朋友学法轮功,就给她介绍法轮功,她就去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一听,就感觉太好了,师父讲的法理非常符合自己做人的道理,就走入大法修炼。修炼法轮功不久,全身的疾病(如:贫血、失眠、头痛、头昏、肠胃炎、关节炎、肝炎、血小板减少等)就好了,她感到法轮功太神奇了,暴躁脾气也变好了,身体的各种疾病也不治而愈了,心情也舒畅了,她的生活质量提高了,家里的两个女儿也很高兴,夫妻关系也和睦了。她和她的家人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和神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江泽民和中共互相利用全面迫害法轮功,她感到纳闷:法轮功这么好,政府怎么要迫害呢?那我怎么办?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她作出理智的决定:法轮功我学定了,哪怕最后有一个人在学,那个人就是我。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的一天,咸安区邪党党校办洗脑班,把本区内所有的学法轮功的邪党党员都要求去参加,万桂芝也在其中。在洗脑班里,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大概百余人,分组讨论,要求人人发言,表态,还有专人记录。万桂芝跟农业委员会、建设委员会、劳动局的法轮功学员是一组,姓左的女的做记录。这次大会很邪恶,有人诬陷诽谤法轮功。在会上,她不听这些恶毒的谎言。

    二零零三年夏天的一个晚上,万桂芝正在厨房里做饭,突然闯进来一群人,大约八、九个,说到处找她,找了一天,才找到。他们把万桂芝绑架到十好桥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夜,区公安局姓张的警察来非法审问她,要她交出其他的法轮功学员,她不配合。

    第二天,就把万桂芝送到区公安局里,姓盛的国保科长非法审问她,引诱她说出其他的法轮功学员,她坚决不配合。恶警就说:“你不说,人家都说出你来了,谁谁谁,还有谁谁谁。”她还是不配合。恶警没办法,就说:“你不说可以,你只是点头或者摇头,就可以了。” 万桂芝还是不配合,她守住自己的一念:坚决不出卖任何法轮功学员。恶警用伪善的手段,笑着叫她去吃饭,她也不配合。看到这样,恶警就留下一个人看她,还把门锁住。这样折腾了一天,没办法,恶警就把非法拘留证开好了,分管迫害法轮功的公安局局长陈元海参与了迫害。恰好万桂芝的家人来看她,知道这个情况,就坚决抵制,家人就帮她取保候审,她就回家了。

    万桂芝回家后,恰好区里分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邹卫国出差回来了,知道她被她的家人取保候审回家了,就非常气恨,扬言说要把她和她的家人一起关起来。国保大队的曾国华队长要求她每天到他那儿去报到,而且随叫随到,要她交法轮功的书籍和资料。曾国华叫她写“思想汇报”,万桂芝就写了一份法轮功如何帮她祛病健身、法轮功如何好。

    二零零八年三、四月份的一天,家人要万桂芝一起外出旅游,她不愿去。当天晚上,她到街上贴法轮功真相不干胶,被巡逻队发现,把她和另外一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永安派出所非法关押,一个中年警察非法审问,问真相资料的来源,她不配合,并跟他讲真相。恶警还要她签字,她不配合。恶警骗她说放回家,结果把她们俩被非法送到市猫耳山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在看守所里,她拒绝穿囚犯衣服。她坚持背法,坚持发正念,跟里面的人讲法轮功真相。结果,万桂芝和另一法轮功学员被诬判劳教一年,监外执行,一个月后回家。

    回家后,十好桥派出所还派人跟踪、监视万桂芝,威胁她不要跟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不要随便外出。

    参与迫害的相关单位及主要责任人信息

    王甫香,咸宁市咸安区“610”主任,13971818135、办0715-8321843、8369132
    邹卫国,咸宁市公安局副局长,分管司法电话:13508648118、13907248966
    陈元海:咸安公安局副局长恶警电话:总机3007-0715-8336828
    0715-8327258(宅)手机:13997230628
    曾国华,咸宁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电话:18986631359
    盛货保,咸宁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
    徐承中,咸宁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张货保,永安镇派出所所长
    曹迎久,猫耳山看守所女警察电话:15972488409、宅0715-8334136
    黄顺安,原咸宁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现任甘棠派出所所长
    魏明汉,咸宁市咸安区供销社主任
    寿绍平,咸宁市咸安区建设局副主任
    咸安区“维稳办”


    湖南长沙市蒋丽英含冤离世

    (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一九九九年十月,湖南长沙市芙蓉区大法弟子蒋丽英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不法人员批劳教两年,关押在株洲白马垅劳教所,被折磨得奄奄一息,送回家继续监控,二零零二年九月,蒋丽英含冤去世。

    蒋丽英,女,时年五十多岁,工作单位是湖南省有色设计院。蒋丽英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十月,被非法劳教两年,在株洲白马垅劳教所,蒋丽英备受迫害,出现严重的心脏病、高血压症状,于二零零零年五月被“保外就医”。二零零一年“十一”前,为躲避邪恶人员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大抓捕,被迫流离失所。在外地讲真相时,被坏人举报,再次抓送劳教。

    在白马垅劳教所的强行洗脑高压恐吓下,蒋丽英血压高达二百八十,心脏极度虚弱,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不法人员怕出人命,把蒋丽英送回家继续监控,并且经常对她进行骚扰威胁,使其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于二零零二年九月含冤去世。

    下面事实是从蒋丽英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三日的手稿中整理出来的事实。

    1.北京通州梨园派出所恶警殴打大法弟子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三日,北京通州梨园派出所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三十六人,有七十多岁的老人、有孕妇。恶警强行大法弟子脱衣搜身,搜走他们的大法书和证件,逼着他们面壁做投降姿势,不从即用棍棒打,用脚踢。

    一个戴眼镜、矮个子的所长最凶狠,用电棒打,穿着大头皮鞋踢。别人打累了稍一停,即被他催促加劲打。

    一位七十岁南京老太太和我们一起承受警察暴打。我几次被戴眼镜所长踢翻在地,他又抓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撞。

    我们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三天二夜,不给饭吃,没地方睡,自己花钱买饭也不行,恶警并用恶毒语言辱骂我们。

    2.湖南白马垅劳教所七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六日,湖南白马垅劳教所成立七大队,专门关押大法弟子进行所谓的“转化”,增调了警察通宵监视大法弟子不准炼功,一炼就强行阻止并戴手铐,背法就用毛巾堵嘴,用高音喇叭放诽谤大法的邪话。晚上长期睡不好,白天还要进行所谓的军训(劳教所一种变相体罚)、劳动。每次军训、劳动都有体力不支或晕倒的。

    衡阳法轮功学员李楷幼,为了争取正当的炼功权利,绝食绝水,身体瘦弱,站着都发晕。

    岳阳法轮功学员付维佳陆续绝食绝水一个多月,行动困难,恶警也不准其卧床休息。

    邵阳洞口的许晓瑞,坚持炼功,被戴手铐,铐在铁栏杆上,因她已绝食绝水九天,身体虚脱晕过去,小便失控。

    岳阳的白满珍,因坚持炼功、背法,被戴手铐,长距离拖拉,手臂骨折,身上多处受伤。白满珍被囚在二米长一点五米宽的水泥屋关禁闭,恶警逼她写检查,在绝食绝水八天时,才将囚禁十八天的白满珍放出禁闭室。

    3.长沙的陈惠敏,坚持炼功,关禁闭十八天。

    怀化的李艳,被犯人二十四小时夹控,不准炼功,不准和大法弟子交谈。稍有不从,非骂即打。生产任务重,工作时间长,李艳被强迫劳动背大袋货物时晕倒在地。

    怀化的杨有元,坚持炼功背法,被多次戴手铐,铐在铁床架上挂着,送精神病院打针、灌药,造成头痛、记忆减退。

    衡阳的周韦君,被多名夹控犯人打伤,下身充血、肿大,腰部受伤。为了维护修炼权利,不得已采取绝食绝水时,被强行灌食,打加了药品的吊针。

    岳阳的刘岳华、白满珍,被强行用竹筒(南方填鸭子用)野蛮灌食。压住双手,把头往后摁,下半身被一人坐在双腿上不能动。好几个男警察同时操作,用手捏住鼻子和下颌,一张嘴呼吸竹筒插入口腔,深达喉管,往竹筒倒食物,被这种填鸭式灌食后,牙齿松动,下颌骨受伤。

    另外,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长时间观看邪恶录像、电视、书籍,用糖衣炮弹甜言蜜语、欺骗“感化”,迫使达到其“转化”目的。


    北京市法轮功学员李淑清自述遭迫害事实

    我是北京市怀柔区法轮功学员李淑清,现年六十四岁,一九九八年,我在有病医治无效的情况下喜得大法。两个月后,一身的病痛全无,生平第一次感到了无病一身轻的轻松愉快!她整个人生观都发生了变化。深深的感到了大法的神奇超常,师父的慈悲苦度。

    随着七二零的到来,江氏流氓集团,利用全国各媒体,栽赃陷害法轮功,诬蔑大法。我也和本地区的学员们一起走出去证实大法。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我在本村粘标语、挂横幅,被外村恶人告发,第二天乡派出所恶警五人闯进我的家中,撬坏组和衣柜,翻箱倒柜的查找大法书籍,我也被绑架的乡派出所,所长李彦卿疯了一般的冲出来,一拳打在我的右眼上我立刻右眼充血,跌倒在地。一群恶警立刻围攻上来,拳打脚踢。副所长李贵安找来电棍连电带打,一直被打的瘫倒在地上,后被拖起来吊在暖气片上,清醒后发现自己满脸都是青紫色。第二天早上九点后,我又被劫持到本县看守所。

    怀柔县看守所的罪恶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怀柔县看守所是一个邪恶的黑窝,我被劫持到看守所后,那个姓唐的女恶警喊着我的名字说:“李淑清,你怎么又来了?我看看是不是你?”一边说,一边用电棍电我,我就是不配合他们,又被这个姓唐的恶警带了半个月的背铐。不能上厕所、不能躺着睡觉,双手被手铐磨得血迹斑斑,生活上不能自理,我就绝食抗议,多次遭到恶警们野蛮的灌食。灌食的那一刻,恶警就像一群野兽一样,手脚一起上,有抓头发的,有脚踩着的。灌食次数多了,胶皮管从鼻子里抽出来后鲜血顺着鼻孔血流不止。在二十多天后突然停止了灌食,后来听刑事犯说:“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因为灌食,被灌死了”几天后他们就强行给我打葡萄糖。五十五天后,我被判非法劳教一年,然后我又被劫持到了调遣处。

    北京调遣处的残暴

    二零零零年是邪恶最疯狂的时候,调遣处更是邪恶的代表,当押送我们的警车刚到调遣处的大门外时,就听见里面的恶警叫喊的声音,下车后让我们不许抬头,不行东张西望,走路只许看脚尖。稍有怠慢便会遭到毒打和施暴。

    进到院内,分成几人一组,被领进敞开门窗的屋内,强行被扒光衣服,裁开被褥、剪开衣物,进行大搜查检查完后,不让穿衣服,光着身子就地写“保证”我没有写,被一个姓郭的恶警,穿着棉皮靴踢了我二十多脚。膝盖被踢的鲜血直流。他步步紧逼大声的叫喊着:“你写不写?”我摇头后,他飞起一脚狠狠的踹在了我的前胸上,我当时疼痛难忍,连冻带痛,立刻瘫倒在地上,浑身抖成一团。随后他出去了。回来时又跟进了两个恶警,手里拿着几份别人写的“保证书”对我喊到:“别人都写了保证书,你为什么不写?”我说:“我是文盲。”这时姓郭的恶警,拿起笔,塞到我的手里,抓着我的手,写了一份歪歪斜斜的“保证书”拿走了。

    然后我又被恶警拖到一间屋子里,让我给他们包筷子,还说是要赶任务要加班到后半夜三点钟,我浑身疼痛,心中闷热,开始猛烈的咳嗽,吐出的都是鲜血。几天以后,给每人发了一张填写表,我在上面写了一份声明。

    在调遣处包筷子,早上五点就起床,不洗手,不洗脸、不让上厕所,卷起行李,马上就位包筷子。屋子里的卫生差透了,没包装的筷子,堆在地上,被人踩来踩去的,屋子里空气污浊,纸絮纷飞、筷子上污迹斑斑,散发着霉气,没有一点卫生的概念,却叫做一次性卫生筷,这种一次性的卫生筷子,被大量的批发到市场,流进小餐馆,时时刻刻在危害着人们的健康。

    由于环境极差,经常不洗手、不洗脸、长时间不洗澡、不换内衣,常常是和衣而睡,二十天后,许多人浑身痒痒,有人反映说:“生虱子了。”才让洗一次澡,这时我才发现浑身上下都是青紫色的伤痕,大家围过来问:“你这身上是怎么了?”我说:“是让姓郭的恶警打的。”

    北京女劳教所的迫害

    一个月后我又被劫持到女子劳教所,被分配到二大队六班,在那里一般是全体性的对你围攻或是一对一的连夜“转化”通常采用的手段是:不让你睡觉,所有的犹大,都有一套自己邪悟的东西,天天用他们邪悟的东西和你连番围攻,常常是他们包围着你,他们一个一个的说着自己邪悟的东西,让你听,有时他们装的很好,像姐妹一样关爱你、像慈母一样关怀你,一旦掉入陷阱,他们就又立功了。

    有一次丈夫带着我十岁的女儿来看我,二队队长程淑娥假惺惺的说:“哎哟,你还有这么小的孩子呀,怎么不和我说,赶明个,我给你请示一下,给你减两个月的刑,你早点回家。”

    我知道,在劳教所里只有积极配合邪恶,给邪恶当帮凶的,才有可能减刑,他怎么会给我减刑哪?,这件事在我心里猜测了很长的时间。有一天我突然明白了,什么是伪善?什么是旧势力的险恶用心?他们就是要利用各种手段来达到他们的目的。就像在看守所、调遣处那样,突然给你一顿酷刑折磨,严刑拷打,伤的只能是人身,他们永远也打不掉人的志。


    天津市覃月莉女士遭受冤狱迫害四年

    天津五十岁的法轮功修炼者覃月莉女士,因散发真相资料被中共警察绑架,之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天津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散发真相资料,是行驶宪法赋予的言论和信仰的权利,也是维护民众的知情权,不仅无罪,而且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

    覃月莉女士,在家是个朴实孝顺的好媳妇,每天在本村上班,自己觉得修炼法轮功就是好,想把法轮功的美好告诉世人,让世人明白真相。

    二零零八年一月三十日晚上,她与本地区的五名法轮功修炼者到宝坻区马家店乡烧角村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村民刘洋、杨建成恶意举报。当天晚上,被马家店派出所绑架。

    当天夜里,覃月莉女士被刑讯逼供,遭到打骂,用拳打脚踢,揪头发,在墙上来回打,一夜未合眼,三十一日被绑架到宝坻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后被宝坻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覃月莉被绑架到天津女子监狱。到那里有刑事犯“包夹”监视,监管,强制背监规,被迫看污蔑法轮功的光盘,包夹说诽谤大法的话。每天覃月莉被强制两腿并拢,长时间坐小塑料凳折磨。覃月莉不听从她们,不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警察就叫同组居住一屋的刑事犯和法轮功学员覃月莉一起受罚,挑起仇恨。刑事犯收工回来,晚上睡觉前,恶警不许上床,和法轮功学员一起坐小塑料凳,造成全组刑事犯围攻覃月莉,制造紧张气氛。

    在那种邪恶的环境下,覃月莉女士身心受到伤害,违心的写不炼功。然而,中共警察继续施压,不让她去厕所,大小便在监舍里。让包夹刑事犯去倒,包夹说对自己的爸妈都没有过,你这不叫善,叫给人添麻烦。警察不断给包夹施压,如果法轮功学员覃月莉不妥协,就算包夹亏产,拿不到好证,减不了刑。包夹是非不分,每天不停的抱怨。三个多月,覃月莉精神都要崩溃了,违心的所谓转化。

    再后来的日子就是无休止的干活,像男劳力一样每天超负荷劳动,不让休息,身体经常出现眩晕、眼花看不清东西,头发也白了,累的筋疲力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