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马三家遭“抻床”酷刑 黄桂英再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七日】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九日傍晚,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黄桂英在中山区桃源街附近,被中山区桃源派出所警察绑架,第二天上午被非法抄家,现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看守所。

黄桂英,女,现年五十岁左右。二零一零年九月,黄桂英因讲真相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黄桂英被马三家恶警殴打、辱骂,嘴被打出了血,被弄到东岗(刑房)上抻床抻了一天,抻肿的手活动很费劲。

一、讲法轮大法真相,被恶人诬告,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五日大连法轮功学员黄桂英、袁晓杰,去大连庄河市蓉花山大集市讲大法真相,被恶人诬告,被庄河蓉花山派出所恶警非法抓走,当晚被庄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押送到大连市姚家看守所。办案警察:张晓东、杨殿。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近一个月后,二人被大连市“六一零”、庄河市公安局及庄河市蓉花山派出所恶警送往沈阳市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

二、恶警非法私拆信件,制造假信欺骗,黄桂英嘴被打出血,送酷刑室迫害了一上午

沈阳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女所警察表面上称法轮功学员可以给家人写信,她们给邮寄,但实际上大多数信件根本就不给邮寄。亲属的来信也是,警察认为对她们有利,就转交给收信人,否则,根本就不转交。有时为了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甚至伪造假信,欺骗法轮功学员。

在马三家,警察还经常会散布某法轮功学员被保外就医回家后离世的假消息,动摇狱中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当出狱的法轮功学员写信给还未出狱的人澄清事实时,警察们就会扣押信件。

黄桂英二零一零年九月被绑架至马三家女所三大队。她的亲属因多次给她写信均未收到回信,担心其安危,在二零一一年三、四月期间又给她寄了一封信和一份报纸,告诉她被非法教养期间是保留工职的。当时黄桂英在三分队被逼做繁重的奴役劳工,信没到她手里,但听说别队的人已读了她的信。

晚上,三分队、老年队被安排在一起,三分队队长孙鼎元站在讲台上,找人念黄桂英亲属的信。黄桂英立刻对孙鼎元说:“亲属来信,没经过我同意怎么能读呢?”黄向读信的人把信要了回来。但在孙鼎元的授意下,报纸还是被当众读了。

黄桂英要回报纸,撕了。恶警孙鼎元与于晓川、张卓慧一起对黄桂英大打出手,于晓川要抢黄桂英的信,黄桂英不给,把信放在嘴里想吃下去,三人从她的嘴里把信抢过去了,然后于晓川拿着撕的报纸往黄的嘴里塞,叫嚣:“你不是能吃纸吗?”当时黄喊了一句,她们不打了。用手机拍照,口出污言秽语,把手机放到黄的眼前,意思让黄扔手机,黄没听她们。黄嘴被打出血了。第二天又以黄桂英不懂礼貌,有反“转化”言论为借口,将她拉到东岗(酷刑室)迫害了一上午。

后经确认,黄桂英的亲属写给她的信是三页稿纸,而黄只拿到一张A4纸,而且字是打印的。可以确定此信完全是警察伪造出来的,企图用于欺骗法轮功学员。

警察私自扣押、拆封、伪造信件,未经当事人同意,在大庭广众面前宣读私人信件都是违法行为,特别是伪造假信欺骗并殴打法轮功学员的恶行,更是执法犯法。

三、抻床酷刑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酷刑演示:抻床酷刑(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马三家女所逼法轮功学员背管制犯人的“三十条”,是女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硬性规定,其险恶用心在于逼你承认自己有罪、是犯人,必须心甘情愿地接受改造,接受迫害。说穿了,是想经过此番洗脑后,使你理智不清,丧失辨别能力,进而放弃修炼。这种“规定”在三大队不但得以彻底实施,而且成为整人的砝码,借以任意发挥。恶警们除了强迫饭后背三十条外,大队长张环及各分队队长随时检查,哪个不会,便被罚抄、加刑期,甚或上刑。

一天晚上,三大队全体学员在走廊里坐小板凳,罚背三十条,要求统一反复背,然后各分队轮背。不达标的分队就不停地背下去。哪个人不背,就遭训斥、用刑。黄桂英因抵制不背,被弄到东岗上抻床抻了一天,抻肿的手活动都很费劲。

行使抻床迫害的恶警是张磊。此人运动员出身,已沦为中共的打手,参与了对众多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迫害。

四、恶警张磊

张磊上任后,为了显示她的邪劲、淫威,每月不定期的要求法轮功学员答诋毁法轮大法及大法师父的所谓“调查问卷”,对不答或如实回答的学员均进行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抻床(把学员的手和脚分铐在床上梁和床腿抻)
酷刑演示:抻床(把法轮功学员的手和脚分铐在床上梁和床腿抻)

抻床是女所迫害学员的主要刑具之一,张磊不仅能熟练使用它,还能衍生出新花样,按她自己的说法叫:“简、狠、快”。“简”,东岗的床是现成的,只需外加一副手铐,把你铐在两床之间就可以了。“狠”法有二:一是把学员的手和脚分铐在床上梁和床腿抻;二是将学员的手一高一低分铐在两张床上,恶警们两头用力抻两床,使被害者斜着身子,蹲不下,站不起,顷刻间便大汗淋漓,十分痛苦。“快”,手一上一下抻,“坐飞机”等剧烈抻法更是残忍至极,难以承受。

酷刑演示:抻铐
酷刑演示:抻铐(将法轮功学员的手一高一低分铐在两张床上,恶警们两头用力抻两床)

老年队的徐亚娟、苗凤兰拒答诽谤、谩骂大法师父的卷子,在东岗从早上抻到下午,期间午饭不让吃,厕所不让去。徐亚娟的一只胳膊不会动,腿发麻,行动困难;苗凤兰被抻得屎拉在裤子里,一只胳膊不听使唤。

大连法轮功学员刘荣华在东岗一个星期,精神和身体遭受了严重的摧残。

二零一零年十月份以来,马三家教养院女所三大队一直以非常残酷的方式和手段迫害被非法关押在此的法轮功学员。

五、马三家教养院采用罚蹲、罚撅、脱光衣服、上背铐、吊铐、劈腿、抻等酷刑“攻坚转化”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一日以张君、张磊等为首的恶警对大连法轮功学员梁宇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迫害,并叫嚣“让你们看到一个全新的梁宇”。一周后她们的迫害没有动摇梁宇,恶人的嚣张气焰被打击。

十月十八日将梁宇、方彩霞(大连)、高德英、王金凤、孙连军、李春红六名法轮功学员调至一、二大队和普通劳教人员一起从事高强度的超体力奴工劳动。恶警开始对三大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迫害,以应付每年年底中共司法局对被非法关押在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成果考核。

劳教所此次所谓的“攻坚转化”动用了包括女所三大队十多个警察组成所谓的“攻坚小组”,并有男所及教养院院部、教育科等部门的大批人员参与迫害,由院长、所长石宇等亲自督战,采用罚蹲、罚撅、脱光衣服坐在地上、上背铐、吊铐、劈腿、抻等多种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身体出现严重病状反应。

酷刑演示: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
酷刑演示:劈腿,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

万晓辉,大连法轮功学员,从四月份刚被劫持到马三家时就被迫害致心脏出现问题,这次恶警竟一边逼着她吃药,一边对其进行了长达近一个月的迫害。

于杰,大连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后,手脚很长时间都处于麻木状态,一直只能一瘸一拐的走路,由于不能跟上队伍,还被恶警多次侮辱并威胁对其再次迫害。

大连法轮功学员刘荣华、黄桂英、均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恶警张磊,从大约二零零零年就一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三月份被提为管教副大队长后,强迫其所在的分队劳教人员长期看诋毁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录像,强迫每顿饭前饭后唱邪党歌曲,饭后背管制犯人的“三十条”,每天晚饭后就逼抄写应付上级检查而编写的所谓“作业”。以上的行为法轮功学员稍不配合,就会被残酷迫害。

被非法关押在此的法轮功学员每天都承受着高强度体力劳动。曝光的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迫害真相由于中共的封锁被掩盖。

中国正义律师普遍认为:公民修炼法轮功、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到北京上访等是合法的,是宪法赋予公民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行为都是执法犯法。
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特性要求自己做好人。而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其本质是“假、恶、斗”,采用的手段是谎言加暴力。

《刑法》第251条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非法剥夺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善恶有报的天理正在彰显,马三家教养院已经被彻底解体,马三家教养院的罪恶一定会得到彻底清算!薄熙来、王立军的下场是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人员的下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