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何以将子女推入虎口?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七日】法轮大法明慧网报道,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二日晚,曾被非法拘禁在精神病院达十二年的河北邯郸钢铁集团职工、现年四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刘勇,再次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而此次打110报警并将刘勇送入精神病院的,与十二年前主张将刘勇送入精神病院的却是同一个人,她就是刘勇的母亲。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日,刘勇的母亲配合邯钢将刘勇送进保定第六医院。在那里,恶医们每天强迫刘勇吃破坏中枢神经的药,每次还要他张嘴检查是否将药咽下。参与迫害的恶医对刘勇说:“我们知道你没病,我们这么做是迫于压力,不得不这样做。”为了让刘勇达到精神病的状态,医院强行给刘勇注射一些不明药物,在极度痛苦中,刘勇险些丧命。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三日,刘勇走出被囚禁了十二年的精神病院。河北保定第六医院明白真相的医护人员发出正义之声:“刘勇根本没有精神病,身体一直很好,每天也就是打坐炼功,还帮助别的病人,是一个很好的人,是得到全医院公认的好人。”

然而仅仅两个月,刘勇的母亲竟然再次将刘勇推入精神病院。人们不禁要问: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母亲?怎么能忍心将自己的儿子送入虎口?她本人是不是精神病?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一个母亲身上,确实令人匪夷所思。可是,在对法轮功十四年的迫害中,这样的事例却有许多。

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十四所法轮功学员张玉龙,二零零一年从江苏方强劳教所被非法劳教回来后,又被劫持到南京脑科医院(精神病院)。十四所“六一零”打手张长爱等人对张玉龙父母多次恐吓,强迫其在迫害书上签字。其母因极端恐惧,不许张玉龙在家学法炼功,只要发现,就主动联系当地派出所,导致张玉龙一次又一次被送进南京脑科医院迫害,至今陆续遭南京脑科医院迫害已十多年。

第一军医大学原副政委崔宏沈,卖力迫害法轮功,曾亲自将女儿送劳教,强迫其“转化”。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山东青岛平度市云山镇长岭村法轮功学员李京东被迫害致死。而李京东早已离婚的妻子得知儿子李兴刚也修炼法轮功,便找上门来强迫儿子放弃信仰。儿子不从,她就伙同李兴刚的姨妈强行将他送到莱西精神病医院迫害,并用李兴刚打工一年的工钱作费用。

读着这样的案例,人们的身心有一种被噬咬的感觉。常言道:虎毒不食子,又说:父爱大如山。谁人不知父母对子女的爱是世界上最无私的亲情!可是在现今的中国,怎么会出现如此违背人伦的事?我们如果把这样的罪恶和中共恶党的独裁联系起来,会发现这样的罪恶出现在恶党统治时期又是必然的。其实,这样的罪恶在文革时期就已经多次发生过。我们看两个事例。

据香港媒体报导,中共现任党魁习近平,文革开始的时候,他才十三岁,可是却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分子。中央党校召开批判六个走资派的大会,最后一个人就是习近平。他戴着铁制高帽子,帽子重,只好用两只手吃力地托着。他的母亲就坐在台下,台上喊打倒习近平时,妈妈也被迫举手,跟着大家喊口号。一天夜里下大雨,趁着看守不注意,习近平跳窗户跑回了家。妈妈吓坏了,问他怎么回来了?习近平哆哆嗦嗦地说:妈妈,我饿。他想让妈妈给弄点吃的,然后进房间换衣服。习近平万万没有想到,妈妈不但没有给他做饭吃,反而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冒着大雨向领导告密去了。习近平知道后,只好饿着肚子又跑进了雨夜。

《九评共产党》还记述了这样的一个案例:周恩来和孙炳文是同志,孙炳文死后,其女儿孙维世被周恩来认作干女儿。文革中孙维世挨整,孙维世的家人在她死后发现她头上被钉进了一颗长钉子,可是在孙维世的逮捕书上签字同意的却是周恩来。

以习近平的身世和周恩来的身份,这样的事情也能发生在他们身上,父母将子女投入虎口的事情该有多普遍。那么为什么会出现如此泯灭人性的事?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中共是六亲不认的。任何一个人,官位尊贵也好,身处卑微也罢,在需要表明立场时,都必须无条件的和中共保持高度一致。中共的党性主宰了一切,而人与生俱来的人性、人伦、人情在与中共党性发生冲突时,都必须自行割裂,哪怕那是最纯真、最天然的母子、父女之情,也概莫能外。当然,亲情割裂了,子女就落到了一种孤立无援的处境,中共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对这些父母亲来说,割裂了与子女的关系就等于完全放手让中共处置。而对于自己的子女该不该被处置,他们一点表达的权利都没有,一切由党说了算。

中共的罪恶超出世人想象之极限,由此可见。这是中共统治下中华民族的悲哀,也是中华民族的大不幸。然而文革过去二十多年后,这样的罪恶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又大面积的出现了。从人情上讲,父母对子女的爱是最无私的、最伟大的;从人性上讲,无论是自私还是无私的人,都会将自己的子女放在最安全的地方,有风替子女挡着,有雨替子女遮着;从人伦上讲,长幼有序,父母理应为子女承担一切。即使子女做错了事,父母也会揽在自己身上。可是中共却用谎言和暴政把人最圣洁的人伦、人性、人情扭曲。中共邪党是想把中国人民的父母都蜕变为兽类。

作为父母不能正面认识自己的子女,却听任一个邪恶政党的谎言,将自己的子女投入虎口,这样的事情也只能发生在共产党统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