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葫芦岛尤跃宏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七日】家住辽宁省葫芦岛市新区望海花园的尤跃宏,是连山区地税局职工。他严重的肺结核病因炼法轮功得以康复。他毕业于大连理工大学,老实、厚道,从不拿单位的一点东西,在单位口碑很好。就这样的好人,因修炼法轮功,今年八月二十五日早,被非法闯进家门的十几名不明真相的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葫芦岛看守所,已有一个多月。

现在尤跃宏身体状况很不好,在看守所得了肺结核病。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使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遭受巨大的打击。其实这样的打击对于这个家庭来说已不是第一次了,早在二零零三年尤跃宏在单位工作期间,被龙港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强行带走,送到兴城洗脑班,强制其放弃信仰。在五天的时间里,市政法委、六一零警察、尤跃宏单位领导多次威胁说,他必须说“不炼了”,写个保证书,还得骂大法师父不好,骂大法不好,才能继续回单位上班、可以与家人团聚,否则将会被开除公职,劳教三年。

尤跃宏认为这是对他无理的迫害,自己通过炼法轮功,确实达到了祛病健身的效果,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没有错。由于没有妥协,尤跃宏被送至看守所,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中旬被送入教养院劳教三年。在他被送入洗脑班期间其年迈的母亲始终茶饭不思,整天以泪洗面。年轻的妻子每天强打起精神照顾年迈的母亲和年幼的孩子,眼泪只能偷偷的流。

这样的人间悲剧岂止尤跃宏一家,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十四年来,葫芦岛地区参与其中的部份党政官员与警察,给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造成了难以挽回的巨大灾难。据不完全统计,仅在葫芦岛一地,经公检法系统冤判的法轮功学员中,至少有二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毒打折磨致死。目前仍有三十五人被非法关押在监狱中,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折磨。

从葫芦岛地区这冰山一角,我们不难看到辽宁省,乃至全国正发生着什么,我们整个中华民族将面临着什么?那么您不禁要问,为什么我们的政府对此不闻不管?为什么司法系统执法犯法?理由看起来很简单,在一九九九年,中国大陆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六一零办公室”,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江泽民又命令六一零办公室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并由各级政法委机构操控迫害。在具体实施过程中,中共还采取了“株连”等手段,“一人炼法轮功,全家受株连,单位领导受处分”。这样一来,许多家庭、单位领导为了自保,不惜出卖自己的亲人、同事、朋友,这对于本来就已经在承受巨大苦难的法轮功学员来说,更是雪上加霜,无数的家庭因此而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造成的冤假错案是“文革”的数倍。我们知道,任何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个人或组织都是非法的,听命于“六一零”办公室的公检法系统,在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镇压中,充当的是傀儡的角色。

下面仅举两例,希望通过这些真实的案例,唤起世人的良知,向那些受到中共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伸出援助之手。

第一例是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四日上午,葫芦岛市连山区法院非法开庭审理因购买光盘盒和神韵光盘封皮等被绑架的五位法轮功学员。

庭审中,所谓“公诉人”所有的“公诉罪状”全部被律师一一驳倒,一条也站不住脚:“利用邪教组织”不存在,因为查遍中国所有法律,没有一条法律认定法轮功是“邪教”。公安部认定的十四种邪教中也没有法轮功。也就是说,打击法轮功是完全没有法律根据的。“破坏法律实施”,法轮功学员只是通过电话、信件、上访等和平理性的方式向民众讲述受迫害的真相,这完全是在行使宪法和法律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由此可见,真正“破坏法律实施”的是中共自己。而所谓的“罪证”(光盘盒和神韵光盘封皮等)恰恰是公民私人合法财产,是受宪法保护的。最后“公诉人”没话可讲,只好两个人窃窃私语。

在法庭上,北京律师李长明、张传利、兰志学、董前勇,他们从信仰自由角度、政教分离角度、刑法只惩罚行为、而思想(信仰)不构成犯罪角度、中国法律没有给法轮功定为“邪教”等方方面面为被诬陷的法轮功学员做了有理有据、合理合法的无罪辩护。律师们的慷慨陈词震惊法庭所有的人。令“公诉人”理屈词穷,无以言对。审判长是李德海,他曾把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送进冤狱,罪大恶极;他也曾经多次领教正义律师们慷慨陈词的无罪辩护后而无言以对。法庭没有当庭做出所谓“判决”,然而三个月后,这五名法轮功学员却突然被判刑,最高的刑期是十二年,最低的三年。

另一例是,湖北杜导斌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拘捕。三十九岁的杜导斌是多个网路和杂志社的专栏作家和长期撰稿人,在网上言论很多,但被捕发生在他发表了题为《良心不许我再沉默》的文章之后不久。杜导斌在文中例举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大量事实,从“六一零”办公室层层施压地方官,不惜采用一切手段禁绝法轮功上访,否则将被“立即就地免职”,到“六一零”杀人如麻,各地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他将这场发生在中国的野蛮迫害比作纳粹的奥斯威辛集中营、日本“七三一”部队的虐杀和中国的文化大革命。

杜导斌感叹道:“法轮功弟子──也是我们的同胞,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他们在自己的国家里所遭受的迫害惨不忍睹,已经超过了良知所能容忍的极限!让我感到无地自容的是,这些残酷的令人发指、令人震撼的迫害就发生在我们身边!”

杜导斌并在文章的结尾说道:“我要大声向大陆的知识界和网民们呼吁,中国善良的还缄默着的人们,你们醒醒吧,就在你们保持缄默时,纳粹的幽灵回来了,占据了我们的国家政权,用最不人道的方式残杀你们的同胞!该出手了!该救救他们了!用你们的声音支持那些和我们拥有同等国民权利的不幸的人们吧!向那个巨大的怪兽勇敢的说出‘不’字吧,冤狱已经到了必须结束的时候。”

值得一提的是,杜导斌是一位良心人士,并非法轮功学员,但因其看清了法轮功在中国受迫害的真相,向公众勇敢的传达了有关信息,就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记得一位纳粹集中营的生还者,曾一再提醒世人,面对超越人类道德底线的迫害事实时,不要沉默以对。他在1986年接受诺贝尔和平奖时说:“我们必须选择立场。中立只会帮助压迫者,沉默只会鼓励施暴者……”

亿万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残酷迫害和酷刑折磨令全世界震惊,十四年来法轮功学员唯一的反迫害形式就是向全世界的民众讲受迫害的真相,并且一再给中共当权者机会,要求其停止迫害,这样大善大忍、和平理性的反迫害行为感动了世人,赢得了全世界各国政府和民众的支持,法轮功弘传了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台湾,一国两制的香港和澳门)。如果不是心怀真、善、忍,谁能做到十四年来面对如此残酷,如此灭绝人性的迫害,始终坚守信念,和平反迫害呢?在中国大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觉醒了,支持法轮功,司法界的许多律师、维权人士纷纷站出来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要求政府为法轮功平反。

其实法轮功不是普通的气功锻炼,是佛法修炼,历史上有许多先知都预言了人类的今天,也许您也看过,迫害正信、迫害修佛的人,结果会怎样呢?二零零二年在贵州平塘县发现的藏字石,石头断面上“中国共产党亡”的六个大字已尽显天机,人不治天治, 善恶终有报,这是天理啊!

衷心的希望看到这封信的朋友能够明辨是非,向正在遭受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伸出援手,历史会记住这一切,您这正义的善举同时也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