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骊歌

农安四中教师于长丽之死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七日】二零一三年六月,吉林省农安县—昔日的黄龙府,这座远近有名的古老县城,上演了这样的一幕: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被刑讯逼供。逼供者赤裸裸地叫嚣:“我不怕遭恶报。”“我叫唐克,国保大队的。明慧网上有我的名,于长丽就是我打死的。”——题记

二零一零年阴历四月十八日,络绎不绝的人们从四面八方赶往庙会。寺庙附近各种叫卖摊位鳞次栉比,过往游人川流不息。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位慈眉善目的中年妇女不断地和过往游人打招呼,祥和的诉说着什么。她就是本文的主人公——农安四中教师于长丽。她在告诉人们法轮大法的美好,她在向不明真相的人们传递“真善忍”的信息。

就在这一天,她和另一名女法轮功学员,在从庙会归来的路上,遭遇了早已盯梢跟踪的恶警便衣。

接踵而来的是:逼供、抄家、诱劝……用各种软硬兼施的手段逼迫她作出对法轮功的背弃。坚强的长丽没有屈服,以零口供坦然应对眼前的残暴与压力。因为法轮功使她明白了如何做人的道理,是法轮大法引导她找到了人生的真谛,她要用生命的全部捍卫大法,捍卫真理。

了解长丽的人都知道,她心地善良,善解人意。尤其修炼法轮功后,更能尊老爱幼,先他后己。亲朋好友,谁家结婚、生小孩、有病住院……大事小情都愿意找长丽。谁需要她帮忙,她总是能出钱就出钱,能出力就出力。公婆常年在外地,没有时间照料年逾九旬的外婆,长丽每隔一段时间便去探望。并且每年都要从姨婆家里把老人接过来,住一段日子,并悉心照料老人的生活起居。长丽被关期间,老人时常念叨“长丽咋不来看我,我想长丽”。老人哪里知道,心爱的外孙媳,为救一方百姓已身陷囹圄。

在长春第三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个月后,长丽被转回本地。在农安看守所,为制止迫害,她开始了近两个月的绝食抗议。绝食期间,当有人看到她拖着脚镣出现在农安县医院时,身体虽有些虚弱,但脸上依然透着坚贞不屈的刚毅。

在她被害的前几天,家人曾极力营救,要求保外就医。当时,就是这个唐克,百般阻挠,不予审批。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日,传来了长丽遭遇不幸的消息。那天,天空露着太阳,却不时地淅淅沥沥下着小雨。

就读高中的女儿从家人的眼神和气氛中,预感到妈妈的不测,再三追问下,知道妈妈已离她而去。坚强的孩子没说什么,只是含着眼泪回到房间,不停地写着:妈妈,我爱你!妈妈,我爱你……

“正当今夕断肠处,骊歌愁绝不忍听。”被强行出殡那天,女儿久久的伏在妈妈的灵柩前,泪流无语。小小年纪,哪堪承受这永远的骨肉分离。年迈的婆婆,心如刀割,上哪再找这样的好儿媳。长丽的丈夫、长丽的哥哥再也抑制不住内心巨大的悲恸,两个七尺男儿抱在一起,失声痛泣……

世人啊,谁能知道,十多年来,中共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中,酿造了多少这样的悲剧?

只有你不放弃法轮大法修炼,劳教、判刑、送精神病院……不讲法律;更有甚者,中共恶徒为贩卖人体器官,牟取暴利,竟惨无人道的对法轮功学员在不打麻药的情况下,活活摘取,然后焚尸灭迹。

这人间血泪,何止长丽!

正告那些还在行凶作恶的人们,迫害善良,违背天理。善恶必报,毫厘俱细。报应来时,后悔无济。何去何从,自酌自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