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大法 无神论不攻自破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八日】我是一位科研工作者,从小到大的学校教育灌输的都是唯物论、无神论、進化论等东西,日常的生活和工作中也都是用这种观点看问题。

一九九六年,我因为体质很差走進了法轮功。练气功能够锻炼身体、祛病健身,我只有这样简单的认识,对法轮功还一无所知。炼功点上每天都打着一个横幅,上面写着“法轮佛法”。刚开始看到“佛法”两个字时,有一点诧异的感觉,觉得这“佛法”似乎只跟寺庙及和尚有些联系,好象不是社会大众和公共场所的所属。我去的炼功点只有几个人,是靠近马路的一块草地,职工的班车和一些朋友上下班也经过这里。他们听说我在这里炼功后,觉得好奇就注意往这里观察。见到我后,他们开玩笑的说:你炼功就是每天跟几个老人打坐啊!我无暇顾及他们说什么,心里只是在想:炼这法轮功有些奇特!

那时已是深秋,凌晨四点钟的时候一般气温很低、霜很重,炼功时比平常衣服穿的少很多。等到炼完功的时候,发现手冻得通红,头发、眉毛上都结着霜,按照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冻出一场重感冒来都是轻的。但白天上班的时候,不但没有着凉的感觉,反而觉得全身发热、精力充沛,让我很是不解。

几天后,我得到了一本书《转法轮》,花了几天时间一口气就读完了。我意识到:自己以前所学到的所有科学知识,其实只是一个局部领域的知识,都是人的事情,而法轮功展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博大无边的知识领域,除了人的事情,还有许许多多超越人的事情。人怎么能够知道超越人的事情呢?所以我觉得李洪志师父非同一般,下决心好好修,这机缘很难得。

那段时间每天按部就班,早晨四点钟去炼功,白天做好工作上的事情,下班回到家吃完饭忙完家务,再看看法轮功的书籍,然后睡觉,也没多想什么。一个多星期后的一天下午,我在家午休,妻子突然把我喊醒:你怎么三点多钟了还在家呼呼大睡啊!我猛然坐起来,这时我们同时意识到:困扰了十几年的神经衰弱消失了!由神经衰弱引发的其它病症也随之消失了!真是奇迹!我以前是怎么也睡不着啊。

这巨大的变化让我感到很震撼。我所学的专业是物理,出于科学工作者的本能思维,我很想明白这巨变后面的真正原因,同时对法轮大法的高深莫测而升起了深深的敬意。

此后,我对《转法轮》中谈到的许多超常的事情都非常严肃,尽管有些人不相信、甚至嘲弄。那时我认识到:比如学物理、化学的人都知道,物理定律的成立都是有它的条件的、化学实验的结果也是要依赖它的实验条件的,条件不满足就不一定能得到相应的结果;那么超常的现象就有他超常的要求,这也是一对因果,人们认识不到超常的东西是因为人们达不到那个超常的要求所致。佛也好、神也好、特异功能也好、宗教中说的三界也好,现在的人们认识不到,那是其自身的条件限定才认识不到的。

对那些超常的问题,我就没再多想。因为从《转法轮》中我已经知道,修炼的目地主要是修心,而且法轮功的修炼形式是在工作、家庭等各种常人环境中修炼,时时处处要按照“真、善、忍”的原则来要求自己做更好的人。内心的充实、愉悦,工作上的认真负责,对人的真诚善良和宽容,赢得的是领导和同事的赞许。

半年后,无意间我发现眼前多了一些东西,抬头向远处望去:高远而深蓝的天空,半空中巨大的圆盘在高速旋转,边缘处在深蓝的背景衬托下发射着金光!啊,这不是《转法轮》中“法轮图”的情景吗?原来《转法轮》中讲的是如此的真实啊!霎时间,我感到无神论那种朦胧的壳解体了,一眼再望去,远远近近都是大大小小的旋转的法轮,还有许许多多无法形容的东西,已经身临其境是在另外的空间中的感受了,能清晰的分辨出这与一般的理性上的相信所不同。

如今,我已修炼法轮功十几年了,对大法法理的感同身受无以言表。我看到当今有许多人还在探讨着有神和无神,试图用自己的什么科学方法证明有神或无神。我就在想:有什么方法可以证明有神呢?那神就在我的眼前,还用的着去证明吗?回顾自己所走过的路,当初不也是有他们那样的思想吗?只不过是我得到了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我能够真正的按照大法的要求修心向善,放下常人的各种不好的心,道德水准的提高带动着身心的巨变,从而证实着超常的事物,这还不是真正的科学吗?是能证实神佛的超常科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