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走到无法原谅自己的那一步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八日】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在这个世界,任何人都会说错话、做错事。孩子在做坏事后的施教最有效果,年轻人在摔了跟头后反思和成长;中年人在屡次挫败后找到事业出路和方法;老年人在回顾历史中为后人留下经验和教训。其实,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犯了错误,能改则正,能补即补,这是普通人的处世理念。

但是有一些人,做过一些事后,却再也无法解脱,深深的自责挥之不去,沉痛的悔恨常常萦绕,致使自己精神疲惫,痛苦不堪。有的几十年在阴影中徘徊,已经是作茧自缚,枷锁自扛了。他们究竟做了什么,他们为什么无法原谅自己?

“文革”期间,在一场红卫兵武斗中,十六岁的王冀豫挥舞大棒砸向了对立派的王岩宏,就这样十九岁的王岩宏的生命,在血泊中溘然而逝。在以后的日子里,王冀豫常在黑夜中醒来,问自己:“我打死人这事儿该怎么算呢?”再后来,六十二岁的王冀豫选择站出来向世人说出自己的罪。他说:“人年轻的时候,有些事儿根本就不在乎,或者能给自己找各种各样的托词,只有到了五十多岁以后,发现这事儿是个事儿,晚上会睡不着觉。倒不是会做噩梦,就是觉得良心上对不起人家,难受。”“那年冬至日烧纸,给我奶奶我爸爸点的,火柔顺平顺;给王岩宏烧,就是点不着,我急了:‘不用你原谅,我欠你的!恨我,也别和自己过不去。’‘火’突地燃起来,兼有阵风,风助火势烧了个痛快!”

平心而论,那时候,王冀豫才十六岁,他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在“造反有理,革命无罪”宣传下,在日复一日“党让干啥就干啥”鼓舞中,少年的他迷信盲从、狂热躁动,他积极参加武斗,以打击异己为能,但是命运跟他开了个荒诞悲哀的玩笑,参加中共的革命没有给他带来丝毫的益处,却使自己成为了穷凶恶极的暴徒、杀人犯。他说“四十二年了,越来越背负着杀人的自责。”

“反右”、“文革”结束后,当大多数人愤愤控诉那个时代里那些穷凶极恶者时,巴金老人首先指责和揭发的却是自己。在《随想录》中他写道:“我对自己的表演(即使是不得已而为吧),也感到恶心,感到羞耻,今天翻看三十年前写的那些话,我还是不能原谅自己,也不想要求后人原谅我。”实际上,巴金当时迫于压力,只是为了自保而违心地批判过冯雪锋的“凌驾在党之上”,批判艾青的“上下串连”。那时为了蒙混过关,大多数人都要跟风表态。但是当尘埃落定后,他重读自己当年的文字时却感到“我好像挨了当头一棒,印在白纸上的黑字是永远揩不掉的,子孙后代是我们真正的审判官,究竟对什么错误我们应该负责,他们知道,他们不会原谅我们。”就这样,巴金始终无法原谅自己“跟在别人后面丢石块”的耻辱行为。

客观的说,“那时候人变成了狼狗,只会听从主人的命令去咬人,真理已经泯灭,中国淹没在黑暗之中。”(茅于轼)在那样混乱的年代,巴金没有上蹿下跳的揭发检举,也没有处心积虑的栽赃陷害,更没有置人于死地的恶行。他完全可以把自己的所作所为归于迫不得已、无可奈何。而事实上,罪恶就是枷锁,巴金只有“把笔当作手术刀,十分笨拙地,一下一下割自己的心”,写下了三十八万字的《随想录》

自从一九九九年中共对法轮功群体发动迫害以来,在中华大地上,再一次上演了同室操戈、人整人的悲剧。中共动用整部国家机器迫害手无寸铁的善良修炼者,利用特务跟踪、利用警察毒打、甚至利用医生毒害修炼者。有特务在抓捕学员时说道“这是我的工作,我也得养家糊口”,有警察在殴打学员时叫嚷“共产党给我饭吃,让我打谁我打谁”;有的狱警在虐待学员时吼道“我不怕报应,我就要整死你。”十四年来,这样的悲剧每一天都在上演。在世界走向文明的今天,人整人在中国还继续着。在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中,已经证实有四千多名修炼者被迫害致死。这是全体中国人莫大的耻辱和悲哀!

回顾历史,今天的我们能够清醒的认识到:在历次运动中,施暴者和受虐者,同是被害者,施暴者也只是中共棋盘上的一个棋子,任由中共摆布,而最终作恶者自负。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任何的歧视、迫害、运动无论多么黑暗残暴,终会有结束的那一天。当真相大白于天下,当政治清明,法律公正到来时,一切的罪恶都要面临正义、道德、良心的审判。人可以犯错误,但不可以犯罪。错误可以原谅,罪恶不能饶恕。杀人放火、栽赃陷害、乱施酷刑,就是罪恶。罪恶也许能够逃脱法律的审判,道德的谴责,但灵魂却从此不得安宁。所以,无论我们的职业是什么,无论我们的权力有多大,我们都要保持理智、清醒的头脑,不要迷信忠于邪恶,不要盲从施暴于人,不能构陷良善,更不打人杀人。做一个明白真相、明辨是非、有道德良心、有行为底线的人,让自己的所作所为,能经得起时间检验、历史的考验。这样,才能给自己的灵魂一个安宁的家园。

信仰自由、修炼自由,暴力迫害才是罪恶。今天谁参与杀害了法轮功修炼者,谁的明天就会象王冀豫那样,背负着杀人犯的罪名苟且偷生。谁落井下石参与了迫害,谁的未来就会象巴金那样,自己割自己的心,用余生去忏悔赎罪。

我们都会老去,当我们白发苍苍的时候,都会躬身自问,我做了什么,我对得起自己吗?无论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无论怎样的无可奈何的境遇,不要盲从、跟风作恶。要明白,给别人留生路,就是给自己留后路。不要作恶到无处可逃、自寻死路。

心里有罪不得安宁,这是人类最起码的道德水准。害别人就是害自己,这是世间最根本的道德铁律,千万别走到无法原谅自己的那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