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给了一本书 胰腺癌患者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九月份得法的,学法前性格急、脾气暴躁,特别要强,名利心很重,再加上孩子小,工作紧张,一九八三年开始身体逐渐下降,先得的甲状腺肿瘤,接着化脓性阑尾炎、心脏病,一九九五年又胆摘除手术,最后一九九七年八月份得个要命的病:胰腺占位性病变(医学术语癌症)。

我的病是按着葫芦起来瓢,这个病好了得那个病,为治病我遍寻名医,偏方,练气功等都无济于事,经常住院,每年医药费都在八、九千元以上,给孩子的学习、丈夫的工作带来负担,病重时,正常人的白细胞五千至一万,我已经降至两千四。胰腺部位疼痛时就靠打止痛针维持着,脸色灰黄,四肢无力,吃上一口饭得疼上一宿,得靠打止痛针睡觉。痛苦极了,不到五十岁的年纪头发全白了,我感到自己的人生已经到了尽头,时时在想着为什么活着,为什么这么苦啊?跪在床上冲天喊着老天爷救救我呀!我又哭着、喊着让丈夫找值班护士再打一针。护士来了,我丈夫对护士说:“还有什么招,人都疼完了。”护士说:“你已经打两针了,不能再打了,再打就中毒了。”

护士站在我身边跟丈夫聊了半天我的病情,这时我感觉身体非常舒服,护士要走,我一把抓住护士白大褂,说:“你别走,我这有橘子、苹果你吃,你吃我就不疼。”我心想我从来没舒服过,我可不能让她走。

护士愣了一下,我不知道她当时想的是什么。护士说了一句:你把手松开,我给你拿样东西。这时我不抱什么希望松开了手。因为我疼的时候丈夫经常骗我,让我查数、看书。我以为护士也骗我。过一会护士真的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本书,捧给我说:“你如果有缘你就永远不疼了。”我当时想,什么书呀?是一本叫《转法轮》的书,看了几页我就抱着书睡着了。从那以后,我再也不用打止疼针了。

一周的时间,我的身体就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胰腺部位也不那么疼了,手术也没做,一天比一天精神,能吃半碗饭了,走路也不累了,但丈夫不太相信,病那么重怎么好的这么快,提出找专家复查,左查右查也没查到原来诊断的肿瘤,专家拍拍我丈夫的肩膀说:“你偷着乐去吧!”在回家的路上,我丈夫说:“咱们别高兴的太早了,我看你是抖精神,回去还得住院。”我不同意,自己做主就回家了。

从那以后,我如饥似渴的看起了《转法轮》,不但病好了,还懂得了生命的意义,深知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才是一个真正的好人。“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

所以我在做事上能按照“真善忍”去规范自己的行为,做人要真诚善良,如:一次我拿五十元的鸡蛋票到商店取鸡蛋,回家一看鸡蛋票忘给老板了,当时想到了自己是学法轮大法的人,要做一个好人,赶快送回去了,老板当时又惊又喜,过后给他讲了法轮大法真相,他认可大法好也做了三退。

以往我是一个争斗心很强的人,不能忍耐,脾气暴躁,得理不饶人,管孩子不是打就是吵,家庭吵闹是常事。通过学大法,身体变化很大,从一九九七年学法到现在告别了医院,告别了药罐子,没吃过一片药,现在才体验到一个人没有病是多么的幸福。我的脾气也改了,现在能平和的对待周围的人,能做到宽容、忍让,无私无我,思想道德在不断的升华,我深感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是教人心向善的好功法,必将在全社会带来道德回升。人心向善,这就是我苦苦寻找的人生真谛,我庆幸我得到的不仅仅是生命的延续,更得到的是道德的升华。

我现在无病一身轻,凡是认识我的人,亲朋好友、同事都从我身上见证了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功效。人们见我就问你有多大岁数了?当我说出我已经六十岁时,人们的表情很惊讶。他们说,你怎么这么年轻?我回答:“学了法轮大法不用做美容,请记住法轮大法好吧,有美好的未来!”

二零一零年大年初一的早晨,我和丈夫去拜访亲友,路上遇见我市原政法委的一位领导,我俩刚要向他打招呼,他马上抱拳并说:“法轮大法好,新年好!”在初一拜年的电话里我也能听到“法轮功好”的话语。

不管是同学、朋友以及家庭聚会,在酒桌上经常让我听到的是祝你永远年轻。我身体的变化,来自大法,是法轮大法让我重获新生,是法轮大法使我道德更加高尚,心灵更加纯净。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是佛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