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疯狂:重金、重判、重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八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已进入末日疯狂阶段,这从明慧网最近几天报道的迫害案例中可以鲜明的看出来。

重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的报道《黑龙江密山市政法委洗脑班正在犯罪》中说,密山政法委向上级承诺在二零一三年“转化”十名法轮功学员,而黑龙江省政法委许诺完成“转化”指标后拨给二十万元的“酬劳”,即每迫害一名法轮功学员就会得到两万元,密山政法委遂于二零一三年六月再度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报道中还列举了两个例子:洗脑班的恶人找到马秀芹丈夫的原单位密山市水田良种场,勒索良种场每月拿四千元钱交给洗脑班。而良种场领导找到马秀芹的儿子,强行让他儿子先打一个四千元的欠条,单位再从他爸的退休工资里扣。最后马秀芹的丈夫被逼无奈向单位补交了四千元钱。另一个例子说的是,洗脑班恶人勒索侯宝华,因侯宝华家境贫寒,实在拿不出钱来,洗脑班恶人就敲诈侯宝华所在乡政府拿出四千元钱。

这篇报道中还有一个例子更血腥。在密山洗脑班,不法人员威逼大庆法轮功学员魏君签写“三书”被拒绝后,就采用恐吓手段,拿出两个盒子对魏君说:“你再不签字,就把你大开膛,把你的器官卖了。”随后折磨魏君三天三夜不让睡觉。

重判

同一天明慧网还有一篇报道《四位昆明市法轮功学员被诬判重刑 律师控告法院违法》。报道中说,云南省禄丰县法院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一日对四位昆明市法轮功学员刘晓萍、刘翠仙、彭学萍、冉晓曼进行非法庭审,并当庭非法宣判四人七年半到十年重刑。而重判四位法轮功学员的证据仅仅是因为她们在禄丰县妥安镇向村民们赠送了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神韵光盘。一张光盘能判十年徒刑,判决之重,前所未闻。

重刑

还是在九月二十三日,《唐山优秀教师身陷冤狱 妻子恳请关注》的报道中揭露,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下午,卞丽潮见到妻子时,第一句话就说:“秀珍,每一次见面都可能成为诀别。”六月十四日,石家庄监狱强迫卞丽潮到重体力生产车间第八监区,卞丽潮因心脏病不适合重体力劳动没答应。六月十五日卞丽潮就遭到七八个犯人的哄抬,致使卞丽潮晕死,左侧身体麻木,一夜没有知觉。而且在这一夜,狱方一个小时拿手电筒照卞丽潮一次,不睁眼强行扒开眼睛。随后又将他劫持到只有他一个人的严管大队,每天二十六个人用“包夹”酷刑折磨他,形成了狱中狱、牢中牢。

《六旬王淑华被关进天津女子监狱》是明慧网九月二十一日的报道,其中说到,现年六十四岁的天津塘沽渤海石油公司法轮功学员王淑华,因讲述法轮功真相遭绑架,随后被诬判五年,非法劫持在天津女子监狱。她的家属九月份到天津女子监狱探视她,发现她身上、头上都用东西包着,只露出少部份脸。王树华对家人说:这里比以前她被非法关押的邪恶监狱还要恶上十倍,自己一度都不想活了……

上述这几篇文章很能说明问题,中共至今一直沿袭着使用“重金、重判、重刑”的老套路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且达到了史无前例之“重”。关于重金,在以往,中共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也是先对其党徒许以重赏。而且洗脑班还借此机会对法轮功学员及其所在单位进行勒索。过去中共的洗脑班大都是靠地方出资,或靠勒索法轮功学员的资金作为迫害费用,可这次黑龙江政法委竟然许诺给以重金,这重金许诺的背后除了暴露出迫害者的邪恶外,还暴露出了中共要想维持对法轮功的高压,不靠金钱的大力支撑已经维持不下去了。

我们再从中共对法轮功学员重判的案例来看。神韵演出被誉为“世界第一秀”,受到世界各族裔民众的喜爱。赠送这样的光盘本身就是在弘扬中华文化,何罪之有?然而,中共法官竟然据此重判四位法轮功学员七年半到十年的重刑。为什么要判这么重?中共的目的是想恐吓赠送神韵光盘的法轮功学员。可是中共的重判中,也暴露出中共恶徒恐惧的心态。对这些中共恶徒来讲,对法轮功学员不判这么重,他们好象就没有安全感。这正是中共迫害法轮功走入末路后的疯狂表现。

从重判的过程及法庭上的辩护中,也能看出法轮功学员及有良知的世人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抑制。这四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为她们聘请了四名北京律师。从一月初到五月下旬,县公安局连续十四次剥夺律师会见法轮功学员的权利,可见中共官员的胆怯。在法庭上,按照四位法轮功学员每个人自我辩护、律师辩护、家属作为诉讼代理人辩护的顺序,辩护席上十二位辩护人都从不同角度证实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法轮功学员与秉持正义的世人所展现出来的胆识,令中共恶徒无还口之力。最后一位律师对法庭人员严正指出:“从公诉人提出的证据,到公诉人指控我的当事人‘利用××组织破坏法律实施’这个罪名,整个过程证明,四位法轮功学员并没有犯罪,真正破坏法律实施的是今天所有参与庭审的公检法人员,你们才是破坏法律实施,具体破坏了《刑诉法》、《法官法》、《律师法》等。你们明知我们的当事人无罪,却要假借法律治她们的罪,你们才是在真正犯罪。”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刑罚历来都很重,为摧残一个法轮功学员竟然找来二十六个犯人作包夹施以酷刑,足见中共运用酷刑摧残法轮功学员又一次地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在中共恶徒的疯狂酷刑中,我们看到的正是迫害陷入绝路后,迫害者想用最残酷的酷刑来弥补他们内心的胆怯,及迫害力量的不足。

现在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日渐式微。特别是薄熙来倒台后引发的效应,快令江泽民集团彻底崩盘。在政治博弈已经失势的情况下,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集团唯恐对法轮功的迫害彻底失败。因为法轮功的反迫害一旦成功,他们不但面临着被清算的下场,而且在被清算之前,他们就可能会被政治对手扼住喉咙投入监牢。这才是这些刽子手们最恐惧的。由此看来,江泽民集团不惜使用重金、重判、重刑来维持迫害,正说明他们的末日即将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