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信奉无神论才是真愚昧和真迷信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九日】我出生在一个中共邪党的干部家庭里,父母十六、七岁就加入了中共邪党,也是所谓的高干了。我在娘胎里就随着部队行军作战,是所谓长在“血旗”下的一代,一直受到共产邪教、无神论的灌输和毒害,天不怕地不怕、不敬天地、不尊神佛、不惧鬼妖、半夜也敢只身穿越乱葬岗。倒不是真的胆子有多大,而是在共产邪教无神论的毒害操控下,以为天只不过是无边的真空,地只不过是没有生命的物质,人死如灯灭,什么都没有了,以为敬天地神佛是迷信,其实是一种被毒害的失去理智、失去自我、头脑发昏、狂妄愚蠢、无知之极的表现。自己已陷入危险的境地还浑然不觉。直到有一天,师父慈悲让我见到了另外空间的情景,及与人世间的关系,使我如梦方醒。

真的是上天的高级生命在安排主宰着人世间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一天。之前,我父亲因积劳成疾住院,作为子女,我们轮流去医院护理。这天夜里,我在熟睡中被人叫醒,醒来后见一英气勃勃的年轻人,轻声的让我随他走,转瞬间带我到一大门处,让我推门进去。大门内外两重世界,里面整个是一比皇家园林还美的地方,远处的绿树映衬着鲜艳亮丽造型美妙的琉璃瓦建筑,飞翘的屋檐象是在和我打招呼,比北京故宫还漂亮。当时脑中一闪念:这不是人间,是天界。因为人世间还没有比故宫更美、色彩更亮丽、更雄伟的琉璃瓦建筑。

行走间,年轻人带着我顺一公园小径来一房前。我推门进去,竟然是我父亲病房,屋内场景物品映入眼帘。向右边一看,只见我妹妹直溜溜的站在我父亲床头前,向我这边看着,父亲半靠闭目安静的躺在床上。这时,忽见我父亲焦急急速的摇着头,象要拒绝什么,嘴里不停的说,但发不出声音,眼皮不断的眨着,象是要力图睁开双眼,片刻后,父亲头向左一歪,安静下来,没有生息,象是过去了。惊诧间,我被送回了自己的房间。我坐在床上,回想着这一切,百思不得其解。

其后的日子如往常一样,我们子女们照常轮班去医院。

一天早上,我带着饭去医院换班。一进门随手把盛食品的保温瓶往地上一放,我愣住了。只见屋内的一切场景、一应物品、摆设如那日在那美丽的地方的房内见到的一模一样。我再向右边看去,见到我妹妹也是那样直溜溜的站在父亲床头前向我这边看着,父亲也是那样半靠闭目躺在床上。这时,忽见我父与那日所见一样,焦急急速的摇着头,不停的说着,眼皮不停的用力睁着,也是一样的听不到说什么,一样的睁不开眼,在过了如那天见到的一样的时间后,一样的头向左一歪过去了。医生过来抢救一会儿,宣布父亲去世。

这件事对我震动极大,非常震撼。就是说,在我父亲去世以前,有人带我上天(另外空间世界),提前看到了我父亲去世的全过程,一模一样,分毫不差。现实中事情的发生发展,简直就是按照那边展示的在演呢。我明白了,另外空间是存在的,那样一个比我们世间不知好上多少的地方,相比我们人世间,就是宇宙中一高层空间,我们看不到那里的高级生命,而那里的高级生命不但能看到我们,而且还安排和主宰着我们世间的一切。我们只不过是在表现着他们的安排。心里虽不情愿,但这是事实。那么,这些高级生命对人意味着什么。那就是我们中华五千年文化中称谓的神。

我开始理解了中华五千年文化的内涵,古人的真诚和睿智。另外空间是存在的,上天是有的,天上是有神有佛的,是被中华五千年文化证实了的,是被现实中不断发生、发现的所谓“奇异”事件证实的,也实实在在的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冷静想想也是,宇宙无边无际,时空无限,怎么可能只在小小地球表面有生命有人,而且是历史如此之短,生命质量如此之差,对宇宙的认识如此之肤浅谬误,对宇宙而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又狂妄无知、自我陶醉的一群生命。我幡然醒悟。

从此以后,我的世界观开始发生根本的转变,心中豁然开朗。

可能为了使我能够更清楚的认识客观世界,进一步破除我的无神论观念,在安放骨灰的前一天晚上,又让我经历了一次。这天晚上又被人叫起,起来一看还是上次带我经历的那位年轻人,依然英气勃勃,依然透着慈祥,依然充满期待的眼神。我一点没犹豫马上跟着走了。这次去到外面,没有了上次的光明和美丽,只觉的四周黑乎乎、昏沉沉,心想,这次带我来的地方不好。但隐隐约约也能看清。

正走间忽见一院落,四周高墙围着俨然一府邸。进入院门是前院,右侧一小径通向后院,通过前后院间一小门来到后院,见一正殿两厢房琉璃瓦已斑驳陈旧的三栋房子。年轻人一指东厢房对我说:“就这儿,你看怎样?”我心里想不怎么样,中间正房大殿又高又大又宽敞,那多好。

第二天去八宝山取骨灰,到八宝山“革命公墓”安放骨灰。原来所谓八宝山“革命公墓”正是头天带我看到的那所院落。一样的高围墙,一样有个前院有个小径,通过前后院间相同的小门来到后院,有一样的三栋房子。工作人员指着东厢房,上面写着“正二室”字样。原来头天领我来看的是安放我父亲骨灰的地方,只不过头天从院子正门进入,院子围墙是完整的,第二天是从前院东墙另开的门进入,院子正门锁着不用。难怪头天去的地方黑乎乎昏沉沉,阴间能不这样吗?

我父亲骨灰安放在“正二室”,正房大殿是“正一室”,放的是朱德等所谓邪党“开国元勋”们的骨灰。

事情已很清楚了,无神论可以休矣。天上、地上、地下,天堂、世间、阴间都是存在的,并非什么迷信。真的是上天的高级生命,也就是神、佛在安排和主宰着我们的世界。

无神论、共产邪教以一叶障目、改变本质的手法,以隔断历史文化、大帽子压人、栽赃陷害、人身迫害为手段,以现实利益、高官厚禄,发财享乐为诱饵,迷惑搞乱人们的思想,让人们远离真相,强制的向人们灌输,控制人们的思想,把人们拖进它们的战车,推向邪恶,走向毁灭。由于人们不信神了,迷失了方向,失去了道德的规范和底线,没有了顾忌,再加上共产邪教斗争哲学蛊惑欺骗纵容,为了追求人世间的权利、财富、情欲,各种欲望的膨胀,争权夺利,互相倾轧,你死我活,人人为敌,坑蒙拐骗,杀人越货,黄赌毒泛滥,甚至于活摘人体器官卖钱牟利,无恶不作,狂妄的与天、地、人斗。社会道德急剧下滑,与宇宙“真、善、忍”特性背道而驰,越行越远,生存、生态环境急剧破坏,人们已没有任何安全感。祖国母亲大地灾难深重,从宇宙飞船上往地球看,只有中国大地一片焦黄、浊气滚滚,中国人何以生存?!无神论、共产邪教完全是骗人的鬼话,害人的毒药,毁灭人类的邪说,已把人民推向巨大的灾难、毁灭的边缘。盲目听信政治说教,冥顽不改,不敬天地神佛,甚至诬蔑谩骂“真、善、忍”宇宙最高特性的法轮大法及大法的弟子,充当邪恶迫害大法、迫害信奉“真、善、忍”大法的修炼者的帮凶和打手,把自己放到宇宙大法的对立面,宇宙的对立面,神佛的对立面,能有什么下场?!听信歪理邪说,把自己和家人置于灭顶之灾的危险境地,不知悔改,才是真正的迷信,才是真正的愚昧。无知啊,危险啊!世人清醒吧!快快回头吧!

十几年以后,我有幸得法轮大法,走上回归之路,见到伟大慈悲的师尊,方才知道原来那时带我去天上、地下,经历见证真相,破我无神论观念,拯救我于危难之中的年轻人,正是我们伟大慈悲的师尊。

感谢师尊!

愿天下人都能了解真相,都能得救!
天下人都能回归!

邪党高官们凄惨境遇

父亲去世不久,一天晚上有人来叫我去看我父亲(天上、阴间是存在的,又有神相助,这不是什么难事,更不是不可思议的)。来到父亲呆的地方,其境况真令人惨不忍睹:居住的房子是用竹席围起来的,房盖都是竹席,在竹席围起的墙壁上开了个方孔,算是窗户了,一小竹席卷挂在方孔上方就是窗帘,房间内一个用木头支的床铺安放在泥地上,上面铺些干草,父亲就坐在干草上,屋里床上家徒四壁,什么都没有。心里不由得闪过一念头:“不是无神论吗,就这下场。”顺着窗户向外一望,外面荒凉的黄土地上都是这样一间一间的席棚。父亲的共产大员的邻居们——那些共产邪教无神论的信奉和推行者们,被毒害和毒害者们,当然包括朱德等邪党“元勋”们也都脱不了如此凄惨的境况,还有更大的灾难在等待着它们。

这真是害了国家害人民,害了别人害自己。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方是出路!

展现在我面前的神佛的辉煌

有幸得大法后,看到了无限的空间、法轮和神佛。那一日看书学法时,忽然间眼前展现出一个无限广阔的空间,深邃的宇宙的空间中,无数的法轮在旋转运动,也有排列整齐的法轮,一排排一列列整齐划一的运转着,非常壮观。又一日看书学法时,金光闪闪的佛出现在面前,面带慈悲的微笑,宛若师父的容貌,周身放着金光,光焰万丈,但不刺眼,金光照射在我身上,顿觉强大的慈悲能量,通透全身,非常舒服充实。

佛光普照 大法无边

这些事情虽然已过去十几、三十年,但一件件、一幕幕仍历历在目,永世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