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做“大事”、做“英雄”的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当有同修告诉我为这次法会写交流稿时,我的脑子自然的就想到我哪些事情做的好,可以写出来帮助其他学员。其实背后隐藏着一颗显示心,想要让别人知道我做的多么好。但事实是我在修炼中一直是跌跌撞撞走到现在。尽管做了好多事情,但我一直想掩盖自己的缺点,很多事情做的并没有达到正法的要求。我意识到应该把这些没做好的事情写出来,以帮助我自己和其他学员跟上正法進程,完成自己的使命。

我大约在七年前喜得大法。那时我是一名很成功的、白手起家的企业家,妄自尊大。我有完美的物质生活,但却走在一条毁灭的路上,利润、贪婪、自私、喝酒、自我构成了我的世界。所以我看到师父得用重锤才能敲醒我层层的自我,让我醒悟。

我刚得法的时候,我弟弟在做悉尼的英文大纪元。他跟我交流在这个媒体项目中遇到的挫折,于是我们一起设计了一个商业模式,我们认为按照这个模式一定能让英文大纪元走入珀斯的千家万户同时盈利。那时珀斯还没有中文大纪元,我们感觉这个模式在珀斯准备好了之时,就拟定了一个宏伟的计划,开始做英文大纪元,但却带着强烈的证实自己和自私的建立自己威德的执著。我的自我在此时膨胀到了顶峰。然而,作为一名新学员,我还没有准备好应对接踵而来的各种考验。

我们想要改变原有模式的做法激起了来自全澳学员的批评。记的那时每天都收到几十封电子邮件强烈批评我们,希望按他们的想法做。由于未能放下自我,也没有在这个小小的报社团队中开创神圣的修炼环境,致使报纸的运作出现了亏损,最后在报纸已经在书报亭出售的情况下不得不关闭。报纸的发行随着我们不好的修炼状态而下滑,当发行量无法维持时,就不得不停止印刷。从这个项目中,我们学到了正面的教训,包括学员们的想法对一个项目会产生的影响。如果那时能达到师父为我们设定的修炼标准,那么今天澳洲的英文大纪元应该会很不一样。

在做珀斯英文大纪元的过程中,弟弟和我对适用于英文媒体的成功商业模式有了很深的理解。我们面临的挑战是需要启动资金和持续强劲的流动现金。由于我之前用于支持大纪元的常人生意受到金融危机的冲击,那时这两个条件都不具备。于是我们决定再成立一个公司,希望借此赚钱来作为大型英文媒体的初始投资和持续现金流的来源。

这家公司迄今已运作四年,但没有达到当初预期的设想。这个结果也是证实自己和放不下的自我带来的。由于修炼上差距太大,以致所有可能在一个新创企业中出现的问题在这个公司都出现了,在过去四年的大部份时间里,我一直面临着破产的问题,也造成我在修炼上的分心。从人这面来说,这是财务危机,但从修炼上来说,这帮我还清了很多业力,同时也让我变的平和。我看到师父总得用重锤敲我。每次到我即将破产想关闭公司的时候,一系列的奇迹就会发生,生意又变的好起来。师父一直在帮我去掉对时间的执著,有求之心,显示心和很难去掉的自我。下一步对我来说就是在头脑中去掉对我的企业的执著。如果安排了我能够支持大法的项目或证实大法的媒体项目,那当然好,但如果没有这样的安排,我也不应该在这上浪费太多时间。

几年前,我应邀参加了新唐人在澳洲的落地项目,试图找到相应的技术和商业模式让新唐人回到澳洲。尽管已经忙于常人工作和证实大法有关项目的责任,但我觉的还可以做这件事情。这个决定的背后其实还隐藏着强烈的证实自己的执著(尤其英文大纪元关闭后),我觉的如果没有参加一个大的证实法项目,就是被落下了,不能走好自己的路。我也掩盖了自己想成为英雄一鸣惊人的执著。

我看到新唐人需要一个技术方案以使人们去看新唐人的节目,这需要大规模的推广。在落地项目组工作一年后,找到了一个技术方案,下一步就是如何让人们知道新唐人。一年前在纽约法会后,我与珀斯一些同修创立了一个生活杂志来推广新唐人,向华人社区介绍新唐人的节目。我真的很珍惜这个小组中华人学员提供的修炼环境,帮助我提高并意识到我修炼中的缺点。

过去这些年中我也保持一些好的习惯,如早晨在家人醒来之前炼功,晚上孩子睡下之后两个小时的学法。由于珀斯只有不多的学员,所以有时我需要在公众面前讲话,如跟《自由中国》有关的活动,一些政府工作和洪法活动。现在也要为神韵和杂志忙碌,我期待着通过向更多西澳人讲清真相以救度他们。

回头再看这些项目,通过这次写交流稿,我清楚的看到:我想被别人佩服、想成为英雄的执著破坏了我所参与的这些事情的纯净。我感恩师尊的洪大慈悲,发誓在正法進程的最后关头更加精進。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一三年澳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