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延续了我的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我大学毕业,全国注册执业工程师,高级技术职称,是九六年下半年开始接触法轮功的,当时我在政府权力部门工作。当时我妈在我们家住,帮着带孩子,早晚学炼法轮功。妈妈深知我的身体状况和性格弱点:一是有家族乙肝病史,家族直系亲属不是乙肝患者就是病毒携带者,奶奶、爸爸、叔叔都是五十岁左右因肝硬化腹水去世。我从一九九一年检查确诊开始治疗,时好时坏,还不断发展,也知道发展下去的最终结果和现在的医疗水平;二是上班几年后腰痛越来越严重,可能是骨质增生,上几层楼就直想就地躺下,九五年严重到晚上几乎什么家务活儿也不干,吃完晚饭就趴在床上,等妻子刷完碗后站在我腰上踩半个多钟头,才能入睡;三是小心眼儿,心胸狭窄,爱生气,视财如命。

当时我妈劝我也炼法轮功,说:“你炼上这个功我就放心了,炼这个功不怕生气。”(乙肝患者易生气,这种病怕生气)我看了《转法轮》后,跟母亲说:“这个功好是挺好,但是我得先挣钱,趁现在手里有权,等挣够十万块钱我再炼。”虽然没炼,但碰到身体不好的熟人就推荐法轮功,平时也老问妈妈李老师最近又说什么了。

我当时可以利用职务便利承揽工程施工,白天上班不能耽误(想当官,没有工作便利就揽不到工程了),抽时间材料采购、工地现场管理(怕窝工),晚上拉关系、做预算和设计、备料。妻子对我有怨气,三天两头带着孩子回娘家,我经常中午、晚上拖着疲惫的身体進家门还得自己做饭,几乎每天晚上都十二点以后才上床,早晨不到五点就醒了。由于操心太多、烦恼太多,经常晚上失眠,就从妈妈那儿拿了《转法轮》书在睡不着觉时看一会儿,就感觉有人劝我:这些麻烦不算什么,没什么了不起的,想开些,都会过去。随之烦恼就减轻了不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九八年十一月,承揽的一项工程实在干不下去了,与建设单位也闹翻了,身体病情急转直下,医生对我说:“你现在必须住院,要命还是要钱吧?”真是万般无奈,又气又怕:气是好不容易与建设单位多年建立的关系全完了,工程干半截损失钱;怕死,知道病情的严重后果,肝区一痛就吓得冒一身冷汗;怕单位知道病情后不让上班,失去前程;怕妻子知道病情后离婚。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在妈妈的劝说下,我在九九年一月份开始炼上了法轮功,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觉得这是慢性病,该输液输液,该吃药吃药,炼功管用更好,不管用也不耽误治疗。

学法炼功十几天后,在学法点说了我的身体情况,问功友我怎么办?该不该再吃药?一个男学员给我讲了他的炼功亲身感受和在炼功前自己的超常经历,我听后坚定了信心,一咬牙壮着胆子几天后就把每月千元的各种药停了。从此后一直到现在,除了创可贴外,没有给自己买过药、吃过药。腰痛自炼功后没有再犯过,即使在二零零零年因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关在拘留所两天一夜未挨床,腰也没有痛。

炼功前身上有汗不敢出门,怕风吹着感冒,每年必须住院、因感冒输液至少三次以上,炼功后也有难受、感冒的症状,但不用治疗自己就好,近两年即使这种情况也很少了。炼功前中午、晚上难以入睡,一旦不能很快入睡就害怕又睡不着了,现在头一挨枕头很快就睡着了,妻子说:前半句还跟你说着话,后半句你就打起呼噜了。

得肝病时,全身乏力,老是没劲儿,目中无神,整天无精打采:能坐着不站着,能躺着不坐着;现在这种感觉全没有了,在单位上班有时整天不闲着,都快当成小伙子使了。二零零四年单位组织体检,检查乙肝两对半指标抗—HBs为阳性,其它均为阴性(身体中产生抗体),二零零六年体检乙肝两对半检查指标均为阴性;以后就再未参加单位组织每年一次的体检。

二零零零年从拘留所回家后不久,全身起了“疥疮”,在身体的奇痒难忍和家人的心理折磨下,通过学法炼功,几经心理波动,咬牙坚定之后,经过八个月的煎熬,在没有吃药治疗的情况下,不治自愈,身上没留有疤痕,愈后全身发热,是舒服的温热,先是这儿一片儿、那儿一片儿的热,最后是成片的热,这样持续热了近一个月。

感谢大法救度,否则在这个乱世中,以我的身心缺陷,如果没有法轮功,我都不知道怎么活下去,活成什么样儿。谨以此文献给慈悲的李洪志师父和伟大的法轮佛法。善劝因造假宣传而对法轮功心存误解的中国大陆同胞,希望你们了解真相,明白真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