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要回退休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患有严重的类风湿疾病,发病时关节红肿,手萎难伸,全身酸痛,甚至解手、穿衣都不能系上裤腰带。即使在炎热的夏季,也不能吹一丝凉风,中药西药那真是山吃海喝,非但于病无治,反使身体日益憔悴,真是苦不堪言,愁云密布。

一天,有人对丈夫说,现在县城里流行一种功法,对治病很有效果,不妨去试一试。对于一个病痛缠身的人来说,任何的希望都是不愿放弃的。丈夫也很积极,说他先去学会功法,然后回来教我,因为当时我连走路都很困难了。

就以这样的机缘,我们家请回了宇宙大法《转法轮》宝书,我和丈夫以及儿女都幸运得法。特别是我,初步得法,沐浴着神圣而慈悲的法光,真是激动莫名,把家里所有的药品全都抛進了垃圾桶,从此信师信法,坚定不移。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及学员進行了疯狂的诬蔑与迫害,作为大法弟子,本着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洪愿与使命,我和丈夫去了天安门广场。由于当时学法不深,没有做到正念正行,结果遭到迫害,丈夫两次被非法劳教,我也被非法拘留。

我本是企业女工,后工厂被邪党腐败倒闭。二零零四年,按政策我已到退休年龄,可当我办理退休时,才知道当时公安局的政保科及610已将我的档案非法抽走,并以此为要挟,逼迫我放弃大法修炼。由于当时没有悟到这种经济的迫害,是大法所不许的,天赋的公民权益是不能剥夺的,认为邪党这么干也是“意料”之中,“理”所当然,所以错误的承认了这种迫害,也就没有据理力争。丈夫也和我一样被非法剥夺退休。十年来,我俩靠所谓的“低保”及子女的贴补度日,不仅自己生活维艰,也影响了正法救度的正事。

今年三月份,本地一同修告诉我,说现在由于正法洪势的不断推進,很多被经济迫害的同修都用正念要回了自己应有的工作和利益,建议我也应该要回自己的退休权益。我也在法中学到“那么我们修炼人就更不应该这样去做了,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凡是真正炼功的人,出了功以后的人都有师父在管,那师父在那看着你干什么,拿人东西,他的师父也不干哪。”[1]

师父也明确讲过,大法弟子是有福份的。所以我不能承认这旧势力的干扰与迫害。于是,我去了社保局,然后又去档案馆,确认档案被公安局政保科(现国保大队)抽走,于是去国保,去610,逐级去找,义正词严的在讲真相的主导目地中要求他们还我权益。真是“念一正 恶就垮”[2],也没多费什么口舌,他们就答应替我办理。终于于前几天,我拿到退休金。但毕竟已经损失了十年,这不能不说是个沉痛的教训。

过程中,我深切的感受到正法洪势的伟大力量对表面世间的巨大改变,众生失去了邪恶的操控也都在幡然清醒。师父给我们铺垫好了一切,只等着我们去做。

层次有限,不当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