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同的大学 迥异的人生

给赵斌在山东泰山医学院校友的公开信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高等学府常被喻为“象牙塔”,令人向往,大学生探索人生,获取知识,为社会工作奠定基础;大学是花样年华,学生纯真、热情,人们在大学期间建立了友谊以致爱情,演绎出无数动人故事。可是朋友,我们今天要讲述的是一个引人深思的悲惨故事;故事的主角同是从泰山医学院这所“象牙塔”里面走出来,不同的经历,不同的选择,谱写了迥异的人生。

赵斌,男,一九五五年五月二十日出生,山东省潍坊市人,一九八二年毕业于泰山医学院。赵斌在大学里是班长,又是篮球队的成员,妻子是他的大学同学,他们曾经是令人羡慕的一对。赵斌毕业后在监狱工作,曾是一名狱医。他们有一个女儿,工作稳定,生活幸福。当他正值壮年的时候,却不幸的患上了癌症。他自己是医生,却没有办法使自己康复。正当他被病痛折磨,几近绝望的时候,他遇到了在中国大陆弘传的法轮功。他成了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很快,癌症消失了,他恢复了健康。他明白是法轮功给了他第二次生命,深知大法的珍贵。他急切的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他人,想让更多的人来得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赵斌受到了迫害。他不放弃修炼,被单位无理开除,失去了生活来源,妻子与他离了婚。从此,他只身一人流离在外,靠出卖劳力、做装卸工维持生活。他身材高大,修炼法轮功使他身心健康,他没有因为生活的反差而抱怨,只要能够修炼,艰苦也满足了。

救世的大法遭受诬蔑、善良的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时候,赵斌当然没有忘记向世人讲述真相。因为被共产党邪说欺骗的世人,因敌视救人的大法,将会被神佛抛弃,遭受天理报应的惩罚。作为一个坚定的老弟子,赵斌深深的懂得这一点:不明真相的世人才是处在最危险的境地当中。

向世人讲述真相,让他们远离危险,是救世人的唯一办法。赵斌想到了自己的老同学,他用自己微薄的收入,制作了神韵光盘送给老同学,生活拮据的他,每一次上门还不忘记带上一点礼物,这对于赵斌,哪怕是一篮水果,那是要付出多少劳力、装卸多少货物才能挣来呢?

赵斌找老同学韩宝惠的时候,刚好他不在,赵斌就把真相光盘放在水果篮中,让保安送给他。这一次,他被老同学恶意举报了。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晚,赵斌与法轮功学员庞光文被上海恶警绑架。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一日,上海长宁区法院对赵斌非法判刑四年。作为非法判决的证人证词,他的老同学韩宝惠、尹化斌、王雷等对他的恶告内容,白纸黑字的写在非法判决书上。

二零一三年九月三日,赵斌被劫持到上海市提篮桥监狱,不到两个月,于十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八岁。

韩宝惠,一九八二年本科毕业于泰山医学院,官场、职场顺利,获医学博士学位,并留学美国。现为上海交通大学教授,主任医师。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肺内科主任,博士生导师, 享有中共国务院特殊津贴。

尹化斌,一九八二年毕业于泰山医学院临床医学系,主任医师,泰山医学院、复旦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 放射科主任,影像医学教研室副主任。

韩、尹二人都是当今中国大陆有一定知名度的专家学者,如果赵斌当年向中共妥协,名利地位未必在他们之下。但是赵斌修炼法轮功后癌症获得痊愈,他知道感恩;大法被涂抹,他选择了正义;众生被欺骗,他放弃了舒适的生活,为救度众生奔忙。

而韩、尹二人,在中共的暴政之下,他们选择顺从中共,对坚持真理的善良法轮功学员持敌视态度,甚至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自己同学的迫害。孔子讲“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在中共的统治下,好人被迫害,中共就是要把人变成鬼,让人在一条路上走到黑。

赵斌送给老同学、后来被当作“罪证”的光盘是什么?那是他用省吃俭用,攒下来的钱,制作的高质量DVD光盘,内容是神韵艺术团的演出晚会。神韵是海外华人组成的艺术团体,被誉为“世界第一秀”,其宗旨是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弘扬中国传统的价值观。神韵艺术团技艺精湛,舞台无与伦比神韵晚会节目取自于中国传统文化,引人入胜,意义深远。很多西方主流社会的人,看了神韵演出了解了中华传统文化,神韵是海内外华人的骄傲。神韵在国际上声誉鹊起,但在当今的中国大陆无法看到神韵。赵斌本想和朋友分享神韵带来的视觉享受和心灵盛宴,却导致了他和庞光文被绑架,迫害,使赵斌失去了生命!

今天是赵斌去世第十天,他的死有太多疑问。赵斌的刑期是四年,他实际受到的却是我们无从知道的惨烈迫害,仅仅四十六天被害死,死后只见骨灰,不见尸体!他身体健壮,不会自然死亡。可能是被酷刑折磨致死,我们更有理由质疑他是不是被活体摘除了身体器官。这个黑幕在国际上已经揭露出来,中共把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配型做好,等到能出高价的有钱人来做器官移植的时候,就把法轮功学员器官活体摘除下来,卖得高价。这就是中共干的在国际上被称为 “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举报赵斌的韩宝惠,所就职的上海胸科医院,以及上海的东方医院、长海医院等就被指控参与了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摘除。

不论赵斌是酷刑折磨致死还是被活体摘取器官,都是中共邪党犯下的另一滔天罪行。今天一个赵斌,下一个是谁?是否被关押在监狱、劳教所的人们,不管是不是法轮功学员,都会面临这样的危险呢?

联想到“文革”期间,父子相残,师生反目,夫妻相互举报,人心叵测到无人可信的地步。时间过去了五十年,那一幕仿佛很遥远了。现在,多数人只要遇到校友,便亲近三分;同班同学更是亲如兄弟。赵斌这些老同学们,现在都已经满头白发了,竟然有这样恶意举报的事情发生,真是令人不可思议!老同学们,你们知道自己将赵斌送到了黑暗残酷的不归路吗?

这里并不是指责举报赵斌的老同学,他们只是被中共邪党蒙蔽,丧失了辨别是非的能力,罪恶是邪党中共造成的。他们对中共的顺从,酿造了自己的悲剧。当公众都知道了法轮功被无理迫害的真相以后,他们良心将何以面对?生命的位置将如何摆放?

赵斌和韩、尹二位是老同学,虽然不知道他们读书时彼此到底感情如何,但三十年没有忘记,应该是超越一般朋友的。“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当曹植做《七步诗》时,魏文帝也感伤兄弟之情。现在赵斌的神灵已归佛位,他身后一片清白。而作为恶意举报他的同窗校友,不知作何感想。

最近许多文革时迫害过老师或同学的人,他们都公开站出来道歉谢罪,这是出于人性的反思,也是减轻自己的良心煎熬。你们若是后悔,必须将功赎罪!你们也有这样的条件,追查赵斌的死因,追查活体摘取器官的罪行,曝光中共邪恶的黑暗罪恶。

真正迫害法轮功学员、酿造血案的是中共邪党,是罪恶的黑窝提篮桥监狱。中共邪党天生与善良为敌,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无所不用其极。当人们都认识到共产党的邪恶本性的时候,它将无处存身;当人与人之间互相关爱,邪党就无法利用人们迫害善良;人们都看《九评共产党》,传播《九评》的时候,邪党将在人间解体。

曝光悲剧是为了不让悲剧再度发生,揭露罪恶是为了消除罪恶。我们希望泰山医学院的校友们,医院的工作人员们,医学界的同仁们,都来关注与赵斌有类似遭遇的人群,共同制止这个星球上最大的邪恶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