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神的路上 我无比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下面我把这十几年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和大家切磋交流,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喜得法,获新生

我家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婆婆九十多岁,需要我来侍候,还有儿子、媳妇和两个姑娘我们一起过,可想而知,我这中间的婆婆不好当啊!

在常人中,由于不爱说,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把它放在心里,也就落下了一个爱打嗝的毛病,还有心脏病、血压高、血脂粘稠、气管炎、肾结石这些病折磨的我觉得活着没啥意思,每天吃各种药,但病并没有好转,尤其气管炎,白天晚上不停地喘,有一回心脏病犯的厉害,不得不住院治疗,但出院后生活不能自理,靠老伴儿伺候。

就在这时,亲戚来到我家说,学大法吧,学大法就不生气了,病也就好了,我说:我家上有老下有小,哪有不生气的呢?也就没学,没过多久,亲戚又来了,带来了师父的讲法录音,虽然我听不懂,却从头到尾听完了,也许是缘份到了吧,心想:炼吧!身体能好。

过了几天,我到小花园参加了集体炼功。三天以后,身上的疾病全部消失,我感到法轮大法太神了。邻居们看到我说:原来你病恹恹的,现在你身体怎么变的这么好啊!我就告诉邻居们法轮大法的神奇,他们也跟着走入了修炼。

一天,我刚从学法小组回来,忽然觉得腰腹疼痛,心里也没有害怕,觉得是好事,师父管我了。可是疼痛的感觉越来越重,我已经站不住了,就上了床,用头顶着墙,脚踹着凉席,疼得我把凉席都踹到地上了,汗水不断往下流,把衣服都湿透了,就这样疼了一天。晚上腰腹痛没有减轻,还不断的解小手,这样又折腾了一夜。

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消肾结石的病业呢,虽然疼痛难忍,但心里非常踏实。第二天早晨,疼痛神奇般的消失。我立刻坐起来,双盘打坐一个半小时,非常舒服,要在平时,腿早就痛的难忍了。

通过这次消业我明白了就象师父说的:“我们就要把他的身体给以净化,使他能够往高层次上修炼。”[1]从这以后,我身体所有不舒服的感觉全没了,真是无病一身轻啊!心想:这法轮大法太好了,我炼定了。

修心性,时时在法中

通过学法我明白了生活中的事也要在法中修,在日常的生活中对老人精心照顾,无怨无恨,对孩子们宽容,体谅。

冬天的一个下午,现在我都想不起来是谁打的电话说,我女儿出车祸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就傻了,但我慢慢的冷静下来后,想:我是修炼人,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我平静的做完晚饭后,就和老伴(同修)一起来到医院看望女儿,看到女儿的腿肿的吓人,医生还说:“是粉碎性的骨折,要做手术,术后也许会落下残疾。”我也没动心,想起了师父说的话:“我不是讲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吗?最起码你所带的能量场是对你全家人都是有益的,因为你是在正法修炼,所带的那种慈悲祥和的力量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的状态。”[2]不会有事的,手术那天,我也没去医院,留在家里照顾老人。由于术后,女儿生活不能自理,就搬到我家来住,我要做这么多人的饭,还要照顾老人,但精力充沛,从不感觉累,从早到晚乐呵呵的。

从做手术到出院,肇事者一面儿也没露,手术费也是自己掏的,我想:现在的人怎么这样啊!刚一这样想,就感觉不对劲,我是修炼的人呢,怎么能这样看问题呀,这时我想起了师父在《精進要旨》〈境界〉中说:“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从那以后,再也没想过这事。

医生说:女儿的腿每天都要压,不然就直了,走不了路了。这样每天就由女婿和妹妹分别给她压腿,我只是做饭和照顾老人。看到女儿压腿时的痛苦表情,我就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说:“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1]。修炼人就这么难。从法理中我也明白了,人的难,是自己的业力所致。再看到女儿的痛苦表情时,我也就不再动心了。女儿也恢复的很快。一天,肇事者突然来到我家,也没说什么,给我女儿一千元,匆匆就走了。我也没多想什么。

婆婆是一个挑剔的人,每天三餐都要精心侍候,就这样,婆婆有时也会不满意,我就拿这些当作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经常在吃饭时,嫌菜不合口,我就放下碗筷,再去重做。等菜做好后,饭也凉了,我也不怨,因为我是修大法的,对待别人都要好,何况自家的老人呢!

在老人生病期间,大小便不能自理,我就和老伴(同修)一起照顾,经常是做着饭,就给老人端屎、端尿,甚至老人解不下大便时,我就用手去抠。后来老人病重,夜里需要翻身、解小手,我就和老伴(同修),睡在地板上,这样照顾老人就更方便了,一直到老人过世,我和老伴才到床上睡。

在安葬老人的过程中,我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活着赡养、死了安葬。不争不斗(婆婆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而且我还把婆婆生前的三千元积蓄,给大姑姐一千元,大姑姐不要说:“你活着养老人,死了安葬老人;我一分钱也没花,怎么还能要这钱呢?”怎么说也不要这钱,我只好拿回了家,给大伯哥送一千元时,也说不要,但我还是给他留下了。

救度众生 兑现史前誓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所有媒体开始疯狂的对法轮功师父和大法修炼者進行造谣、诬陷、谎言铺天盖地,不准我们学法炼功,街道办事处、居委会、派出所来到我家不断地骚扰、还抄了我的家,还想绑架我到洗脑班,在家人强烈的反对下,邪恶没有得逞,但是居委会的人不断的骚扰我,让我写“不炼功、不去北京的保证”,还说法轮功是×教,当时我怎么也想不通,这大法教人做好人,做事考虑别人,身体还好了,怎么能说成是×教呢!我怎么也转不过来这个弯。但在压力下,由于情和怕心,违心的写了“保证”。过后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痛苦,自己大哭一场。虽然,写了“保证”,心里知道大法好,还是放不下,知道自己说了谎,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心里又也开始沮丧,慢慢的脱离了修炼的状态,病又回到了我的身上,我又开始吃药了。在病魔中又挣扎了三年。

后来亲戚(同修)来到我家说:“你还想修大法吗?”我马上说:“想啊!但我做了错事了,师父还要我吗?”亲戚(同修)说:“要啊!”就这样,我又走入了修炼中,亲戚(同修)给我拿来了师父的各地讲法,我如饥似渴的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写了严正声明。我按照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身体迅速恢复了健康。

通过学法,我认识到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光是修好自己的问题,而且还要救度众生,做好三件事。让众生了解这场对信仰真、善、忍,这群好人的迫害,远离邪恶,选择美好未来,才是最重要的事,我就开始和同修一起配合去发真相光盘和小册子。刚开始的时候,我怕心重,只在车筐中和信箱中发放,根本不敢上楼。通过不断的学法,发正念清除怕心,和不断的魔炼自己,现在我可以自由的上下楼发放,而且心里也踏实多了。

在面对面讲清真相方面,我利用常人中的一切机会如:亲戚的婚事、和朋友聚会的机会给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有一年,年底回老家的时候,我也把和我见面的十几个人全都劝三退了。下面说说讲真相方面的几个例子。

有一次,我去菜场卖馒头,旁边的两个年轻人说:“大娘,我看您怎么冒壮气呢。”我想:这是师父把有缘人领到我的身边,让我救,我就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身体才这么好的,还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骗人的,还讲了法轮大法怎么好,他们听得非常高兴,我还告诉他们要三退,才有美好的未来,他们都非常高兴的办了三退,还想给自己的父母要书看,由于当时自己也没带书,只能告诉他们,让你们的父母敬心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的。

还有一回,在市场里买肉,旁边的妇女说:大娘,我看您半天了,怎么感觉您说话这么善呢。我就说:那我说话你信吗?她不加思索的说:“信。”我就给她讲了“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我又问她,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吗?他说:“不知道”。我就告诉她共产党太坏了,光干坏事,迫害好人,天要灭它,你退出来保个平安吧。她爽快的答应了,做了三退。临走时,还向我道谢。

有一年年底,租我家房的人来电话说:年底了挣不着钱,能不能减点房租。放下电话,我和老伴商量,当月的,就少要一百元,下个月的,就不要了,再下个月等人家挣了钱,再要吧。商量完,我和老伴又拿了几件防寒服来到了租房家。我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房客,房客激动的又是作揖,又要炖鱼给我们。我说:“不用了。”并告诉他们,我们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师父告诉我们做事要考虑别人,你们出门在外也不容易,借此机会我和老伴就给他们讲了“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骗人的,房客还特意问了那块儿大石头的事,我们就告诉他,这块石头是经过地质专家实地考察过的,是天然形成的,这块石头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上面有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这是天意啊!天都要灭它。我连忙问:你们是少先队还是入过党、团呢?他说:“我入过少先队。”我说:“那你退了吧。”他马上说:“退。”临走时,我说:“这些衣服给你们穿吧。”他一再感谢,并祝我们老俩口好人一生平安。我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