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杨洪女士再次被迫离家出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九月三十日下午,重庆市渝北区黄泥塝派出所、龙塔街道、红土地社区的一群人又去绑架今年六十三岁的老太杨洪,在门外守候了几天几夜。杨洪老人被迫离家出走,现在有家不能归。

眼看天气越来越冷,老人还不能回家拿衣服。中共不法人员找不到她,就经常骚扰她女儿,逼她女儿。下面是老人自述她的部份经历:

我叫杨洪,家住重庆市渝北区黄泥塝大帝花园。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不放弃信仰,长期受到邪党人员的骚扰迫害

炼功前,我除了鼻子无病外,全身是病,常年在病魔中煎熬着,各种病把我折磨的死去活来,尤其是胃上的病被断定为百分之八十的癌症病变的状态;炼功后无病一身轻,精神焕发,思想境界也升华了,看淡了名利,在工作中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是单位上下都公认的好人,也为国家节约了大量的医药费。

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我为了向政府说出心里话,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就因这一张火车票,我被绑架到江北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二零零零年,我正在上班,厂里的“六一零”骗我去开会,就把我绑架到华蓥山(厂里的打靶场)洗脑班进行迫害。二零零一年又对我迫害,就因我说炼而非法判我三年牢狱。

二零零四年出狱后,那时家住大兴村,大兴村派出所、街道、社区长期上门骚扰。家搬到茶园后,雨花村派出所、五里店街道、雨花村社区、以及市“六一零”人员也经常上门骚扰。后来搬到大帝花园。五里店街道恶人也经常上门骚扰、迫害。

二零一一年七、八月重庆市大量抓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我也被他们列入黑名单,他们经常上门骚扰,要绑架我。当时我正带着两个小孙子,父亲在病中需要我照顾,为了不被恶人迫害只好带着一岁半的小孙子和大孙子离家出走,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邪党恶徒对我的迫害加重了父亲的病情,他带着对女儿和重孙的思念、担心而离世,在他最后的日子,我都不能在家尽最后做女儿的孝道,那些参与迫害我的人良心何在?

二零一三年三月份,我在杨家坪发真相资料救人,被恶人陷害,被绑架到杨家坪派出所,当天下午出来。九月三十日下午两点钟左右,黄泥塝派出所、龙塔街道、红土地社区的一群恶人又来绑架我去“洗脑班”,我当时立即关门反锁。这群恶人在门外守候了几天几夜。不管他们怎样叫门、喊话,我都坚持不开门。几天后,我趁他们放松监视,离家出走了。

现在,我又是有家不能归。他们找不到我,就经常骚扰我女儿,逼女儿交出我,常常打电话骚扰、恐吓、威胁她,让女儿过着担惊受怕的生活。

在此,我正告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法网恢恢”数据库网站(wwwfawanghuihui.org)所报道的因迫害大法修炼者而遭恶报的人数,迄今已有五千一百零二例确证。这些人中,有在抓捕法轮功学员时说:这是我的工作,我也得养家糊口;有在殴打学员时说:共产党给我饭吃让我打谁就打谁,扬言“不怕报应”。古往今来,迫害正信的哪有一个落得好下场?希望还有机会赎罪悔过的人,抓住所剩不多的机会尽可能弥补自己的罪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