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中共迫害 我仍然有幸走進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日】我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大法以后得法的。很多人不理解说,迫害前炼法轮功还情有可原,因为当时社会上有好多人在练各种各样的气功,法轮功是公开合法的。但我在如此残酷的迫害之下走進大法,就觉得很不可思议了。

经验和事实告诉我迫害的一切理由都是捏造

我不是一个容易相信别人的人,我今天从内心里坚信法轮功,也是经过了一个很长的过程。

我从小耳闻目睹了中共邪党以前搞的那些政治运动,今天说好,铺天盖地的宣传,明天说坏,就来个“甄别”“平反”,过几年从来一遍,翻来覆去的整人,因此在我的思想中,很早就下了一个结论:报纸、电视、广播宣传的并不一定可信。尤其这些年来,在邪党这种假宣传的带动下,社会上的诚信缺失,从中央到地方,包括国家统计局的GDP造假,老百姓都心知肚明;那些广告做的当当响、市场上非常火爆的产品,最后都销声匿迹了;社会上的骗子无孔不入的,在这样的环境下让我轻易的相信什么,是不可能的。

在江泽民大搞迫害之前就听说过法轮功。那时我虽知道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很好,但我没有病,用不着炼,而且听说炼功要早早起来晨炼,很辛苦的,自己身体好何必去吃这份苦,就这样与大法擦肩而过了。

当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开始铺天盖地的造谣、抹黑法轮功宣传中,虽然我并不了解法轮功,但我周围的法轮功学员从来没有给我造成什么不好的印象,况且在这之前我也从未听说过电视上宣传的那些杀人、自杀的事,所以我从来没想过法轮功如何不好。当我在大动干戈的宣传以及在残酷的血腥迫害下,法轮功学员表现的大善大忍、和平理性但又坚定、顽强的告诉人法轮大法的真相,倒使我思考了:是什么能让他们可以放下自我的得失,甚至生命也要维护这个法?

上下班有时看到一些学员在县政府上访,就被一些人(可能是便衣警察?)强行拖上车带走。我和一个要好的同事(后来也走進了大法修炼)私下里议论:炼法轮功的人怎么那么坚定?这位同事还说,以前早晨上班路过法轮功的炼功场地时能听到他们的炼功音乐,怎么那么好听呀!有一次还听另一同事议论说,他邻居一个老太太原来买东西的时候斤斤计较,炼法轮功后变的怎么怎么宽宏大度了等等。

当时邪党有一个电视节目,说南方某市的一个老太太,花一百多元钱买了十来本法轮功的书。节目的本意是要诋毁法轮功,说法轮功让老太太浪费钱买书,但宣传里面老太太的一句话我印象很深,老太太说:原来不认字,学法后书上的字都会认了。

后来在我接触大法后,知道身边就有几个没上过学不识字的老太太学法后,大法的书都能看了。

二零零一年初,天安门自焚伪案出台后,开始我并没细看,不知道是造假,但我认为即使是法轮功的人自焚也不能说明什么,只能说明他们学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迫害,去北京上访就被单位开除直至判刑劳教,妻离子散,在监狱和劳教所受到非人的残酷折磨,甚至迫害致死,没有别的办法,他们只能利用自己的身体来表达对迫害的抗议!就象八九年六四学生用绝食抗议一样,并不是炼法轮功就要自焚。

后来从一个大法弟子那儿知道了真相:学法轮功的目地是为了把身体炼好,怎么会自杀呢?而且自焚录像的慢镜头中可以发现破绽百出:自焚的刘春玲被一穿军大衣的军人用重物击中头部倒地而死;自焚的王进东衣服都烧烂了,最易燃的头发却毫发未损;两腿间装汽油的雪碧瓶却完好无损;刘思影全身大面积烧伤,做气管切开手术治疗,四、五天后就能清晰的接受央视记者采访,说话声音清晰,还能唱歌,完全违背医学常识!显然,所谓法轮功学员“天安门自焚”完全是恶党造假,意图在挑起全国人民甚至世界人民对法轮功的仇恨,为这场残酷迫害制造根据。因为当时国人对迫害法轮功没有多少人支持,知道这只不过是江泽民挑动的另一政治迫害。

当我给一位有正义感的朋友说“自焚是假的”时,这位朋友说,“我就知道是假的,要是真的话,炼法轮功的人那么多,应该今天一帮、明天一伙的都去自焚才是,怎么就那几个人呢?”对法轮功的迫害,完全是建立在谎言、蒙蔽、栽赃陷害的基础之上的。可见,尽管中共费尽心机,真正有头脑的人是不会上当的!

无助中走進大法 体验大法的超常

中共建政后有计划、系统的毁灭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几代中国人都不曾接受到传统文化的教育,并且被强力、强制的灌输无神论,不让人相信善恶有报,致使良知沦丧,道德崩溃,娼妓遍地。在这种大环境下,我的家庭解体了。

那些日子我吃不好,睡不好,长期靠安定片睡觉,身体被搞的很糟。表现上是五脏六腑都疼,风湿,怕冷。我家的一个邻居,是位五十多岁的妇女,因风湿病两手骨头关节变形,找了很多中、西医治疗,花了不少钱,也承受了很大的痛苦。我想人家好歹五十多了,而我才三十多岁就这样了,以后怎么过呢!

在心灵和身体的无尽的痛苦中我想起了法轮功。

我认得我地公安局中的一个人。听别人私下说,这个人从查缴的大法书中留了两本。我就找他借,我说想看看上面是怎么说的,都说看了法轮功就不爱生气了。他知道一些我的情况,很同情我,就把书借给了我,一本是《转法轮》,一本是《法轮功》。

有了书以后晚上睡不着就起床看会儿书, 照着书上写的动作,慢慢揣摩每一节手怎么动。但到底怎么走还是很迷茫。于是我就到附近一位修大法的大姐家,对她说,我想看一下你们这功的功法动作是怎样的。大姐就给我示范了一下,我心里便有数了。

当然我没有告诉她我要炼法轮功。以后还是晚上睡不着觉就起床看书,或打会儿坐。刚开始单盘只能盘十五分钟,腿麻酥酥的,可从那以后睡觉可香了。

得法没多长时间就去掉了我的一些不良嗜好,特别是再也不玩牌了,随之各种或轻或重的病都没有了。得法十年来没吃一粒药,节约了一笔可观的医疗费,且浑身轻松,精力充沛。我亲自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

借给我书的那位公安人员,也得到了福报。

得法后,在日常生活中,我用师父要求弟子做到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来要求自己,遇到矛盾找自己,看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平时处处为别人着想。我的家人和朋友都跟着直接或间接受益:因为原来心情不好时好拿孩子撒气,得法后很少生气了,不再动手打孩子,对父母长辈更孝顺了。

大法化解了我对孩子父亲及其家人的恩怨,在利益上也不和他们争了。我悟到他们种种不好的行为都是有原因的,不正是自己要修去的执着吗?这些如果我不修炼大法是很难忍受的。时间久了,邻居看到我会和法轮功学员接触,发现我也不玩牌了,都知道我是学法轮功了。其实在他们心里都知道法轮功能使人变好。师父的书只是讲一些人人都能理解的道理,可只要你看,你的身体就在变好,就这么神奇。

中共必须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发现法轮大法不只是祛病健身,而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在把修炼的人往高层次上带的同时,对社会的精神文明、道德回升也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如今中国社会到了十恶毒世,各种天灾人祸层出不穷,老人跌倒了是不是应该上前扶起来,竟然成了人们心中难以回答的问题,可对大法弟子来讲,却是无需犹豫的事。只有大法在带动社会向好的方面转,只有大法才能救人,只有大法才是人类的希望。

大法弟子自己处在苦难中,在真实的生与死的考验中苦口婆心的告诉人们真相,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世人。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大法弟子心怀善念,用平和理性的方式澄清事实真相是在合法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

我是一名法院工作人员,但对这场迫害并没有在法律上深入的研究,只知道邪党是实用主义的,想立什么法就立什么法,人大只不过是橡皮图章。后来权威法学人士研究发现,即使抛开宪法所定下的信仰自由的原则,尽管在对大法持续迫害长达十多年中,中共也操纵人大常委、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连续炮制了多部形式上的所谓立法、司法解释,从表面上仿佛解决了对法轮大法迫害的合法性问题,其实,因为这些文件的制订实质是严重的政治跟风,而不是严谨的立法与司法解释。所以,在中国现行法律中,法轮功仍然完全具有合法性。

就拿公诉人及判决书引用的法律来说吧。首先《刑法》第300条根本找不到法轮功破坏了什么样的法律、法规的实施,有权解释法律的人大及其常委会没有对“邪教”的定义给予有效解释,也没有任何能把法轮功和所谓“邪教”联系起来的逻辑推理和判断,两高不仅没有解释法律的权力,而且两高的解释是完全是借解释法律名义在无中生有的制造法律。

邪党利用人们对科学的尊崇来打击维护人类道德的信仰。先不说中国几千年来都有人信仰佛教、道教的,也不说在美英等西方国家,科学那么发达,可就是这些科学高度发达的国家中的人民却绝大多数都有自己对不同神的信仰。三十多年前的唐山地震时没有科学的预测,在邪党鼓吹自己的科学已很发达的今天,汶川地震也没有科学的预测,有的只是无数害人的豆腐渣工程和建筑,哪里有科学的影子?毒食品,矿难,酒驾,豆腐渣都是直接针对人的生命来的。追名逐利,趋利忘义之风潮已渗透到各个领域,和平的环境下,无数人失去了生命,人们曾经追求和向往的未来成了不存在的幻想。人类道德不能够再这样沦丧下去,只有大法的力量才能让人有勇气去坚守善良的本性,抵御堕落的侵蚀。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评共产党》问世,把为祸一百多年的共产邪党的邪恶本质揭露出来,引起了全球退党大潮。

我庆幸我走進了法轮功,真心希望所有有缘人都能够了解法轮功真相,象我一样感受和体验到大法的美好,在大法中受益。也真心希望所有有缘人都能够了解共产邪党的本质,珍惜自己生命的永远,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

佛恩浩荡,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谢谢引领我進入大法的同修及在大法修炼中帮助我的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