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去掉亲情的执着 唤醒掉队的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日】师父的《二十年讲法》发表后,对我触动很大。师父时刻慈悲看护着弟子,一个都不想落下。我更加惦记我的一个弟弟,他住在偏远山区,现在还处于独修状态,师父的近期讲法和《明慧周刊》也看不到。和他通过几次电话,发现他还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对师父的讲法有疑问、不理解,甚至还有埋怨情绪。他认为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当然不会再有十年了”,现在时间到了还不结束,很是想不通。就是对结束时间的执着严重障碍着他。

为了帮他解开心结,尽快跟上来,我三番五次的请他来我家。去年冬天请他来,他说家中离不开;到了春天说很忙;到了夏天又说天太热。我也几次想上他那去,但总是有事离不开。后来经我再三催促,他总算答应来了。不过有个条件,让我去车站等他,他下车后,我们在车站见一面,让我把师父的近期讲法拿给他,然后原路返回。这话听起来是多么荒唐,他的家离我这有七、八千里路,费用也很多,我们都不富裕,这是玩儿呢吗?我说要是那样就不要来了。这件事就这么搁下了。

大法弟子遇到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可我竟遇到这种事。我开始认真的向内找,发现我太执着他了,这是对亲情的执着。找到对亲情的执着,又牵扯出对我母亲的执着。母亲在世时,我没有尽到孝心,母亲去世后,又无法弥补,常常痛悔不已。但是修炼后,看到师父在《法轮大法义解》中讲了这样一段法:“说你修成佛了,你父母可是积大德了。但是出三界的很少,他只是积了德了,做了好事了。有你这么一个儿子,有你这么一个女儿,他也算积了德了,因为有这样一个因素存在。但是说父母因此也要成佛,那可不行。那得修,他只是作为一个不同层次的天人享福。”我就想,如果我们哥俩都修好了,对我母亲也能有一个回报。这是埋藏在我心底很深的一颗执着心,我自己要不去深挖,从表面上谁也看不出来。修炼可是非常严肃的,哪一颗执着心都是修炼路上的一堵墙啊!更何况是这么大的修炼的基点问题,所以我要意志坚决的把它立刻去掉,也不再执着弟弟同修的修炼状态,不再要求我弟弟来了。修炼人都有师父管着,一切听师父的安排,一切由师父做主。

事情就这样放下了。可是没过多久,弟弟同修突然来了,说是师父让他来的。原因是他自己也莫名其妙的就想来。更奇怪的是去车站买票,几天内都没有票了,他想买个站票,就是站着也要来,可是站票也没有,根本上不了车。就在不知怎么办的时候,售票员突然惊讶的说:这怎么还有一张明天的票呢?而且是有座位的。到车上后发现还靠着窗户。这是最理想的一张票了,本来为了省钱也想买硬座的。这可真是奇怪了,所以他说是师父让他来的。

弟弟同修来到后,首先嚷嚷着要买好第二天的票,只住一宿,明天返回。我就觉的他好象还是被什么东西障碍着。我就找我自己,发现自己有一颗非常急躁的心,急的都不知道跟他说什么好了,恨不得让他一下子就跟上来。我越急,他就越不接受。我马上清理自己。这时,女儿同修和他切磋,我就在一旁对他发正念,解体他背后在另外空间干扰他的黑手、烂鬼、邪灵、乱神和一切邪恶的生命,让它们全部灭尽,彻底清除。

过了一会儿,他还是抱着他的想法说:师父说了不会再有十年了,十年过去了,该结束了,还不结束。我问他:你修好了吗?他说没有。我说:没修好你着急结束干什么,真结束了,人家修好的都归位了,你怎么办?他说:我修到哪儿就把我安排到哪儿,我无怨言,因为我没修好。师父不是说过以后还有人修大法嘛,到那时我再和他们一起修。我一听,这还是看不到新经文、也看不到周刊上同修的交流文章、独修造成的后果。我说:现在有师父在,有法在,师父把法讲的再明白不过了,即便这样,有问题还给解答,自己悟不明白的,师父的法身还给点悟,就这样你还修不上去,以后你还修什么呀?现在有师父拽着都拽不上去,以后你还能修上去吗?再说了,师父想要進行下一步,只因有些大法弟子还没走出来,没达到修炼人的标准,所以又给我们延长了这么一点时间。有开天目的同修看到师父给延续来的时间是用师父的鲜血换来的,师父为我们承受的太多了。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我是万分的感激,非常的珍惜。因为以前没做好,利用这点有限的时间抓紧做好,要说结束,我还真的怕结束,现在结束了,对没修好的大法弟子来说,太可怕了。

女儿同修在一旁也说:在二零零九年,有个同修看到师父讲法,知道师父给延长了时间,激动的说话声音都颤抖了,打电话连声说:我们还有时间,我们还有时间。我认为师父给延长了时间,真的又救了很多没修好的大法弟子,其中就包括我。

经过一番切磋,弟弟同修的状态有所好转,可还没有完全解开他的心结。他说反正今生就来这一次了,再也不来了,就不用急着明天回去了,我一看他不急着回去了,就好办了。我深知只有师父的法才能打开他的心结。于是我把师父的近期讲法全给他摆在眼前了,说:“你好好看看新经文吧。”

弟弟同修来的那几天,每天睡很少的觉,每顿吃很少的饭,也不说常人的话,放下筷子就是如饥似渴的学法,看《忆师恩》。通过大量学法,他知道了没结束的原因,体会到一点师父对我们的慈悲和承受等待。一层包裹他不精進的壳熔化了,他醒过来了,想到了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他问:你们正念还发不发了?我说:不但要发,除了四个整点之外,有时间还要多发。他一听非常后悔的说他已经半年没发正念了,原因是一发正念就有干扰,经常这样,他悟到这可能是不让他发正念了,但是他没悟到这是谁不让他发正念,所以就不发了,已有半年的时间了。我听了,顿时想到慈悲的师父对我们的良苦用心。我说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形式就是到学法小组去集体学法、互相切磋,有事大家配合着做。要有学法组,怎么也不能悟成这个样啊!回去后,找个学法小组吧。

第二天傍晚时分,我忽然发现弟弟同修坐那脸色有点发白,两眼发直,经文也不看了,耷拉着脑袋一语不发,和他说话也不吱声。我感觉他是痛悔以前没做好,现在时间又有限,好象是要失去理智,不顾一切要走极端。我有点慌了,赶紧说以前没做好,现在没结束,还有时间,我们把以后的事做好。你千万不能走极端,我认为走极端也是破坏法呀。我这样说他啥反应都没有。

我立刻想到师父的法,随手拿起周刊,给他念“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1] 、“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2]。念完一遍跟他说一定要理智、智慧的做。然后又念,念完了又说,说完了又念。过了一会儿,他慢慢抬起头来说:我不能走极端。我说那你刚才想啥呢?他说:我刚才啥也没想,脑袋里一片空白,啥也没有。然后又自言自语的说:我来的太晚了,早点来就好了,来的太晚了。看得出他那种追悔莫及的痛苦表情、那种无助的样子,真是可悲又可怜。师父讲:“真的圆满的那一天,我告诉大家,真的是大法弟子白日飞升,全世界都可以看的到的。(鼓掌)圆满不了的,那一天你就坐那哭吧!没修好的,我看哭也来不及了。”[3]我看何止是哭啊,都麻木了、傻了、简直是不想活下去了。我赶紧安慰他:来晚了也不怕,相信师父。你看师父是咋说的,我拿起《二十年讲法》给他念:“当然修炼没有结束,你还可以去继续做大法弟子该做的,把以后的事情做好,那对你来讲还是有很多机会、有时间去做。”

弟弟同修认真的听完了,脸上有了一丝笑容。他说,这次师父让他来,使他醒过来了,师父再一次救了他,太谢谢师父了。以前所想的、所说的,真是太对不起师父了,今后绝不会再那样想了。这次回去后首先学习师父全部讲法,把以后的事情做好,尽快赶上来,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看到弟弟同修彻底的明白了,真正的走回来了,本来是件大好事,可不知为什么,就是想哭。写到这里,眼泪直往出涌。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感谢师父的浩荡佛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