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听师父的话 做一名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了,回顾自己修炼路上走过的这十五个年头,内心充满了喜悦和感恩:我为自己能得到这万古不遇的大法而感到幸运;我为自己能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而感到荣耀,我为自己能时时刻刻有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着而感到幸福。

下面主要从放下名利和讲真相救众生两个方面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放下名利,做真修弟子

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人在常人社会中,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这点利益,去伤害别人,这些心都得放下。尤其我们今天在学功的人,这些心更得放下。”[1]

从一开始走入修炼,师父的这句话就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每次在名利得失面前,我都会时时提醒自己,一定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

这个市级模范我不要

有一天,办公室的一位同事找到我,非常羡慕的告诉我,你快回去填个表吧,大领导(单位一把手)说咱们单位就你符合条件。我接过表来一看,原来是一张评选市级优秀模范的表格,需要填写一些个人基本情况和事迹。说起评优,我并不感到新鲜。因为我工作很认真,尤其修炼大法以后,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已经获得过很多次荣誉、奖励。但这次的荣誉却很诱惑人:因为它是市级(地区级),而我们单位地处小县城,且全市才有几个名额,还能和将来的评职称、长工资等挂钩。

我回到家,打开书房的电脑,想看看这次评选活动的具体事项。没想到网上有关文件中却提到评选的条件是:要拥护××党的领导,要拒绝邪教……,看着这些内容,我犹豫了。“这个表填还是不填?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是法轮大法健康了我的身体,提升了我的道德,开启了我的智慧,我应该证实大法才对。如果填了表,当上了这个模范,是不是等于在跟着邪党一起亵渎大法呢?”这时,母亲在另一房间里自己大声嚷道:“你不要骗我,你变个花样我也能认出你来……”此时,我更感到这件事情的严肃,心想还是先学学法吧,请求师父点悟我。

我来到自己的卧室,桌子上正好摆放着《精進要旨》。我拿起书,认真读着,书中的一段话映入眼帘:“目前在广播、电视、报纸等宣传工具中被宣传的好人好事,很多都是我们大法学员由于修炼了大法,心性得到提高后所做的。可是报导中却冠以该人是模范,是什么骨干人物等原因所为的,完全抹煞了由于修炼大法而出现的行为。其主要原因是弟子们自己造成的。修炼是伟大而殊胜的事,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的告诉采访者你是因为修大法而为呢?如果报导者不想提大法,那我们也不要为窃法而又不证实大法的任何形式抹粉。我们大家都是在做好人,对社会、对人类是有益的,为什么就不应该有一个公正的合法环境呢?弟子们你们要记住,大法圆容着你们而你们也是在圆容着大法。”[2]

我反复读着这段话,法理越来越清晰:我的事迹简介中应该介绍我是修炼了法轮大法,才取得这样优异成绩的。可是在邪恶疯狂迫害大法的这种环境下,即使我这样写了,他们会认同吗?会如实报道吗?若不真实报道,我当这个模范岂不是为邪党抹粉吗?况且,评优文件中还有亵渎大法的内容。想到此,我毅然决定不要这个模范,绝不能和邪党站在一起亵渎大法,更不能为邪党抹粉。

我直接找到大领导办公室,把没有填写的那张评选市级优秀模范教师表格还给他,说:“谢谢领导对我的肯定,但这个模范我不想当。”他很吃惊,也很意外,因为大家想争都争不来的荣誉,我却不想要。他问我“为什么?”我坦诚告诉他:“评优条件中有亵渎大法的内容,而我是大法修炼的受益者,不能为了这个荣誉而违心的说不应该说的话。”借此机会,我又和他讲了一些大法真相(以前曾和他讲过,他还是比较认同大法的)。他仔细看了看手中的表格,说:“这上面哪有什么不好的内容呀?”我告诉他,表上是没有,但网上的评优文件中有。他听我这样一说,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尊重我的选择。从领导办公室走出来,我心里非常轻松。

不再抱怨

几年前,丈夫有个关系不错的朋友说,他的厂子要添加一些设备,急需一些资金,自己的钱现在周转不过来,想让丈夫帮他筹集一些资金,并保证一年后就还钱,还表示要给比银行更高的利息。丈夫觉得和他关系不错,他有困难应该帮,况且钱存在哪里都一样,不仅自己拿出三万元借给他,还劝说邻居也借给他三万元。可是,一年、两年过去了,他的朋友并没有兑现承诺,反倒有意躲着丈夫,很少来我家了。丈夫对他的朋友越来越不满意,责怪他说话不算数。这三万元钱也许对做买卖的有钱人来讲算不了什么,但对于一般工薪家庭来讲,就不是个小数目。况且还有三万元钱是邻居借给他的。他不还钱,我们怎么和邻居交待?

面对丈夫这样的朋友,开始,我也动了心,跟着丈夫一起抱怨,有时还主动催促丈夫快点想办法把这些钱要回来。因为他的朋友不再上我家来,丈夫只好给他的朋友打电话,他的朋友每次都答应的很好,但就是不还。我意识到,作为一个修炼人,在修炼中没有任何偶然的事,他总不还钱肯定是与我有关系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梦中我和丈夫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在一个屋子里,我看到有一把尖刀向我刺来,要杀了我。这时,我丈夫写了一张条子给了一个长的很黑的男子,那个男子拿着条子走了,那把刺我的尖刀也不见了。醒来后,我回忆这个梦中的男子,他长得很象借钱的那个朋友。我悟到,我以前可能是欠了人家的东西,现在要通过这种方式把它还了。这应该是个好事。我要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从此,我不再抱怨丈夫的朋友,还耐心劝丈夫不要再追着和他的朋友要钱了,这几万元钱算不了什么,邻居的钱我们可以先用自己的钱还上。

师父说,“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当我正劝说丈夫先用自己的钱去还邻居家的钱时,借钱的朋友意外的来到我家,把欠邻居家的钱如数还清了,而从我家借的钱至今也没有还。我和丈夫也都不再提起此事,好象忘了曾经借给他的朋友钱的事。

二、完成使命 救度众生

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完成你自己的使命,在你自己修炼中所在的境界救度你该救度的生命,从人中解脱出你自己要解救的生命,完成大法弟子的责任”[3]。

利用工作环境讲真相

我的职业是一名教师,那么课堂就成了我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好地方。每个学期开始,在学校要求我们做学期计划时,我就把要讲的真相也做好了计划,想好了哪些真相资料适合穿插到哪些教学内容中去讲。然后提前准备充份的资料,在实际教学当中,便把这些真相资料很自然的穿插進了教学有关的部份去讲。因为是提前充份准备好了的,这样真相讲的就比较到位,效果也较好。也因为是比较自然的循序渐進的讲,学生也比较容易接受。

当然,有的时候也会根据实际情况及时進行调整。比如有一个班级,我本来是计划到后面几节课再讲大法真相。可有一次我上课时,让一个学生回答问题,不知为什么这个学生却突然诬蔑起大法来,那么我就正好借此机会,给全班同学讲了我对大法的认识,让学生及时明白了真相。

每次在给学生讲真相时,我从不把我的观点强加给学生,而是提出一些问题,启发他们自己去思考,在循循善诱中,让他们自己得出正确的结论。比如,一提法轮功,同学们马上就想到所谓“天安门自焚”。我便启发他们,天安门自焚在我看是假的,当中有很多疑点,你们自己可以分析一下:那个小女孩做了气管切开手术,第四天,记者采访她时,她能用宏亮的声音和记者说话,还给记者唱歌,你觉得可能吗?我们回家可以咨询大人或问一下大夫,这符合医学常识吗?还有,那个叫王進东的,衣服都烧烂了,为什么腿中间夹着的装汽油的雪碧瓶子却完好无损?你们回家可以做个实验,找个空雪碧瓶,不用装汽油,你就把它放在火上烧烧看,它是否变形?你觉得这符合生活常识吗?在这样的启发下,学生若有所思,此时我進一步再启发学生,如果大法真的象媒体宣传的那样,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在炼?为什么会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为什么只有中国大陆在迫害?

为了增强讲真相的说服力,有时我会让学生马上查阅相关文件。如一提法轮功,有的同学会立即脱口而出:“邪教”。我便告诉他:“请你拿出手机来,查一查公安部认定的邪教有哪些?”当他查到这个资料后,我让他读给全班同学们听。此时同学们都知道了公安部认定的邪教中并没有法轮功,那又是谁说的呢?我再進一步告诉学生,这是江泽民为了迫害法轮功,自己提出来的,国家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说法轮功是“邪教”。这样学生们就从法律层面,认识到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将来一定会受到法律制裁的。

为了提高讲真相的效果,我会精心准备每一堂课,经常给他们讲一些有趣的富有哲理性的小幽默、小故事,和他们一起做一些轻松愉快的小游戏,小实验。这样学生们非常喜欢听我的课,这就为我讲真相奠定了基础。尽管有的同学对大法很有成见,不同意我的观点,但出于对我的尊重和礼貌,他们在课堂上保持沉默,不影响我给其他同学讲真相。课下再找到我,和我单独交流,说出他们的一些疑问和自己的看法。我尽量给他们解答明白,解开他们的心结。

我对所有的学生都是一视同仁的,不歧视任何一名学生。我对他们的关心和真诚,使他们都觉得我是很值得信任的老师,有什么心里话也愿意和我说说,我就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再深入的给其讲真相,做三退。

记得有一个女生,在班里人缘很不好,同学们都很讨厌她。甚至有的学生还提醒我不要给她讲真相,因为怀疑她很可能会到领导那里打小报告。我开始也有些犹豫,可我还是想救她。师父看到我这颗心,就给我安排了机会。有一次,她没来上课,下课后我便很关心的给她打电话,问她怎么回事。她在电话里有气无力的告诉我,她发高烧,感觉要不行了。因为宿舍里只有她自己,她现在一点也动不了。我告诉她,我马上给她请大夫过去。她说不用了,她已看过大夫了,现在已吃了药,过几个小时就会好的,这是老毛病了,自己心里有数。我放下电话,直接去了她的宿舍,给她弄一些热水,让她喝,整个一个下午,一直陪着她,直到她们宿舍有同学回来,我才离开。从那以后,这个女生特别愿意接近我,有什么苦恼也愿意和我倾诉。我便告诉她我原来身体也很不好,也有很多苦恼,但自从我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我不仅身体健康了,而且乐观豁达,凡事都能想的开,都能从积极的角度去想……,就这样,在亲切的交谈中,让她了解了大法的美好,明白了真相。

这些年来,在给学生讲真相中我深深感受到学好法的重要。当法学的好,正念强时,几句话就能打动学生,他们会非常认真的听我讲完,也会非常赞同我,脸上表露出非常高兴的样子。下课了,有的学生还非常兴奋,他们有的走到我面前喊“法轮大法好”,有的在黑板上写下“法轮大法好”,还有的学生告诉我说,他看过法轮功的光盘,真是非常非常美。我也为这些生命能明白真相、能得救而感到高兴;但有时学法一放松,或学法没用心,就会觉的人心很多,尤其怕心很重,准备好的内容也想不起来了,再加上有的学生一表现出反感、不愿接受真相,我的心就被带动了,讲的效果就大打折扣。师父说:“所以学法还是最重要、最重要的,那是你要做的一切事情的根本保障。”[4]今后我一定要更加重视学法,一定要用心学好法。

侄子的急切邀请

有一天,我正在上班,突然接到外地一个侄子打来的电话:“我奶奶想你,你快来一趟吧。”我告诉他,我工作很忙,等有时间我一定会去的。他又说:“这个星期天你能来吗?我奶奶想马上见到你。”听到电话那边侄子急切的声音,我意识到我必须尽快去,是那里的亲人在盼望得到救度啊。正好这个星期天不用加班,我立即答应了侄子,“那好,我这个星期天就去。”

星期天一大早,我便带上给姑妈、表哥、表嫂和侄子等买的礼品,以及提前准备好的神韵晚会光盘和其它一些真相资料,坐上了去侄子家的长途汽车。中午就到了侄子家。一進家门,就看到大厅中间摆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姑妈、表哥、表嫂早已等候多时了,大家都非常高兴。当表嫂说我这些年没有什么变化、还和原来一样时,我便抓住机会,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我之所以身体好,是因为我一直坚持炼法轮功。表嫂很认同,并说想和我学。

姑妈却因受媒体毒害比较深,对大法一直抱有成见。我便耐心的给她讲法轮功怎么好,我怎么受的益,邪党怎么恶,怎么迫害死了中国八千万同胞,并让她回忆她自己的一些亲身经历,如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等。因为有充分的时间讲解,姑妈终于明白了真相。晚上,我和他们一起观看了神韵晚会,又送给表哥、表嫂一张《明慧十方》光盘,让他们有时间好好看看。第二天我顺利的给表哥、表嫂做了三退。姑妈年岁大了,说自己什么也没入过。我便送给她一个护身符,让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姑妈的房间里,我发现她的窗台上摆放着一个近一尺半高的毛魔头的瓷质塑像。我就告诉她放着这个东西害己害人,千万别再供这个邪灵了,赶快砸了。她说她供了好多年了,可舍不得砸。我发正念清除姑妈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彻底清除她另外空间的共产邪灵,并请师父加持弟子。当我要离开她家的那一刻,姑妈同意我带走那个魔头像,处理掉。我从心里感谢师父,让弟子终于帮她清理了这个邪灵。

姐夫的意外到来

姐姐和姐夫因为年龄比较大了,平时很少来我家,要来的话,一般也是在农闲时俩人一起来。可有一次,在大忙的季节姐夫一人来了,让我很意外。我问他,有事吗?他不好意思的告诉我,想和我借一些钱,装修一下房子。因为姐姐不让他和我借,他就偷着自己来了。姐夫这个人很看重钱财,和谁交往都想占些便宜。在这之前,他已向我借过两次钱了,都还没还。姐姐上次来时曾叮嘱过我不要再借给他钱。但我想我是炼功人,不应和他计较,他确实生活不容易,我能帮就帮他吧,就答应借给他。他可能没有想到我会这么爽快的同意,很是感激我,说我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我趁机给他讲真相,告诉他,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才会这样做的。我们修大法的,都是为别人着想的。他使劲点着头说:“是,是,是。”看得出,他是发自内心的认同的。过去我给他讲真相时,他总是站在邪党一边反驳我,还说他什么都不信。姐姐劝我不要再给他讲了,怕他做坏事。因为他曾在家里扬言要举报我。今天他的态度完全变了,象换了个人似的。我又问他入过党团队吗?他告诉我,戴过红领巾。我说那我帮你退了吧。他痛痛快快的答应着,“行,行,行,我退,我退。”看到一个生命清醒了,我也发自内心的高兴。

我本来是一个比较内向、不太爱与人交往的人,再加上工作繁忙,所以平时不怎么和亲戚朋友们来往。但这两次经历使我改变了观念。我要充分利用节假日时间多走亲访友,因为他们都在等着被救度。

随时讲真相

我每次出门,无论去做什么,包里都要带上神韵晚会光盘、翻墙软件光盘等,只要有机会,就送给有缘人。因为我有救人的心,师父就把有缘人送到我面前。有一次,我正骑车往前赶路,路边一个女孩子却拦住我,问我教英语的某某老师在哪住?我很抱歉的告诉她,我家不住在那一带,我也不认得某某老师。我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拿出一张神韵晚会光盘递给她说:“你想学英语是吗?我送你一件礼物吧,这里面的主持人就说英语。”她很高兴的接过光盘,连声说:“谢谢!谢谢!”我再送她一张介绍神韵晚会的传单,告诉她:“这是介绍,也请你看看。”她再一次向我表示感谢。

还有一次,我从一餐馆买完午餐出门时,一位女士很有礼貌的主动给我撩起门帘。我表示非常感谢,便从包里拿出一张神韵光盘送给她,表达对她的谢意。她还有点不好意思,又马上感谢我。

我平时在给陌生人讲真相,发资料时,往往都是一对一的讲,一对一的发。在阅读同修的交流文章中,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我经常问自己:我为什么不能象同修那样在很多人面前堂堂正正讲真相发资料呢?答案很明显,就是自己还有很多人心,如怕心、顾虑心、爱面子心等等没有去掉。于是,我否定这些心,不承认这些心是自己,并在实践中努力去磨炼自己。

有一次我去街上买桃子,在卖桃子的人旁边还有卖西瓜的、卖菜的等等。我买完桃子,从包里拿出一张神韵晚会光盘和神韵传单,送给那个卖桃子的人时,并没有回避旁边的人。这时,那个卖西瓜的男士主动和我招手,示意我也给他一张。这让我很感动,当然也很惭愧:众生都是我要救度的对象,可我还胆胆突突的要回避众生。我深深意识到:其实讲真相并不难,都是那些人心在障碍着自己,使自己错过了很多有缘人。

层次所限,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法正人心〉
[3]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4]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