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写作中纯净心灵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日】很多同修在交流文章中写道,梦中见到师尊给了自己一只神笔,从此文思泉涌,妙笔生花。我这两年也是走在写作证实法的路上,却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也鲜有这样的感受。写作对我而言,是一场呕心沥血的艰难之旅,几乎每篇文章都伴随着一次剜心透骨的心性关,不但走过去才能顺利成文,即使登出来了也会面临一场心性的考验,所以我一直认为,这是一件比我之前所做的任何其它证实法的项目都苦的事情。

以往一直很羡慕那些有偏得的学员,也有些妒嫉他们的写作才能,可是两年后回过头来看看,自己的一些异常顽固的根本执着就在这跌跌撞撞中一点点去掉了,内心也越来越纯净祥和;写作水平虽然远未达到专业的要求,但也能够驾轻就熟的写些揭露邪恶、唤醒众生的文章。这不就是师尊苦心安排的结果吗?师尊对我们每个人的珍惜与呵护远非在迷中的我们能够知晓万一啊。

踏上陌生又艰难的写作之旅

二零一一年,我写了篇揭露本地同修遭受迫害的报道之后,接到了明慧编辑部同修的一封来信,问我是否愿意为明慧网写综合报道。看过信我顿时欢喜雀跃,能够为明慧网写作,是我做梦都不曾想过的殊荣。只是理工科出身又疏于动笔(十几年来写了不到十篇文章)的我文笔笨拙,如何能够承担得起这份神圣的使命,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我在征询编辑部的要求后,开始了艰难的写作之旅。我先找了本新闻学教材猛补了一番新闻知识,因为我连什么是综合报道都搞不清楚,至于怎么写,更是一头雾水。而后我在明慧网上搜索出同类文章,依葫芦画瓢,总算以速成和取巧的方式在一个星期后勉强完成了第一篇稿件。虽然几乎是从同修的文章复制过来,只是将事例和内容换成了我手头的材料,还是意外获得了编辑部同修的肯定和鼓励。我感受到了编辑部同修的包容,这才有了在这条路上走下去的信心。

现在说起来似乎很轻松,可是当时感到压力很大,几乎超出我的承受极限。每篇文章材料的搜集、归类、取舍就是一项浩繁的工程,还要将众多的材料梳理出脉络,再考虑如何谋篇布局,段落之间怎样衔接,文字是否通顺,议论是否恰当……而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如此陌生,常常在一番费尽苦心、绞尽脑汁之后还是一团乱麻,有时不得不发很长时间的正念才能将焦躁不安的情绪平复下来。等到好不容易完成了稿件,已是身心疲惫,仿佛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一点不夸张的说,踏上写作之路我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呕心沥血”,而看其他同修的交流文章,似乎他们都很轻松,所以我不时又会冒出这样的念头:“编辑部同修是不是看走眼了?我根本不是写作的料,这条路对我来说太难了,还是让那些会写的同修去做吧。”可是巧的是,每次刚刚这样想过,马上就遇到文章被采用的喜悦或者收到编辑部同修让我坚持做下去的鼓励,这时我就会将泄气的想法抛诸脑后,从新打起精神继续下去。

在配合报道中去根本执着

我一踏上写作之路,就开始在自己投稿之余配合本地负责协调的同修写一些真相材料。由于各自的想法和认识不同,我们之间时常发生一些分歧。而我因执着于自己的事情(学习写作和投稿),很少认真的参与沟通,因此合作总是不太顺畅。

记得最突出的一次分歧是关于本地的一次庭审报道。几位协调同修觉得应该突出某一方面,我则认为应突出另一方面,结果不止收集来的材料和我预期的大相径庭,我还被同修指责为:都什么时候了,思想还在人中。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说话也开始不客气,但还是尽量忍住怒火将我需要的材料详细的列了份清单,总算协调同修也很配合的将事情大致了解清楚了传给我。但这还只是烦恼的开始。

几位协调同修还是认为我报道的重点偏离了方向,就废掉我的文章找另一位同修从新写了一篇,并将他的文章作为最终定稿传给明慧网。我一看那篇文章虽说强调的是同修的正念正行,其中表现出来的却是很强的争斗心,并不是修炼人慈悲的体现,在征得协调同修同意之后我将自己的稿件传了出去,以便相互做个补充。

文章很快刊登出来,没有料到的是,编辑部同修采用的是我写的那篇,并将另一篇文章中的某些内容(我写作时不知道的)填充到了我的文章中,结果引来了同修的误会,以为是我综合两篇文章之后发出去的,来信责怪我不该坚持己见,自作主张。我当时觉得委屈极了,心里想,你们的文章不发,怎么不向内找呢,反而冤枉我的不是。澄清了之后就不再想和他们联系了,觉的不止浪费时间,还无端的生出这许多的烦恼来。

不过同修指责的另一个问题我却无法回避,我在传稿时糊里糊涂将草稿也传了出去,里面含有承诺了常人保密的内容,文章登出来了才发现。面对严重的失职,我终于开始向内找自己的问题。表面上看,我所认定的报道角度似乎是正确的,可是一直以来,我都是将自己的学习和投稿作为第一要务,参与本地的报道总是不情不愿,多半是被协调同修推着走,发生了分歧也不愿解释清楚,因为怕耽误时间和带来新的麻烦,只想速战速决,尽快脱手,结果在心急火燎和抱怨抵触中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间隔了我们整体,而这才是麻烦不断以致酿成过失的真正原因。

向内找,我还发现抓紧时间学习、追求写作技能提高后面其实隐藏着一个强大且根本的执着。我的配偶是邪党喉舌媒体的记者,在邪党的高压下我们被迫离婚,几乎同时我也开始了流离失所的日子。失去了好的工作和家庭,又居无定所四处漂泊,我似乎从云端跌入了谷底。后来环境宽松了些,我的人心也冒了出来,对助纣为虐的喉舌媒体开始耿耿于怀。我时常望着那耗巨资建造起来的办公大楼幸灾乐祸的想:等到某一天,大法弟子办的媒体進去了,不可一世的喉舌们从大楼里灰溜溜的走出来,那才叫快慰人心呢。而如果我也学会了写作,如果那时我也正好是媒体中的一员,那就更加痛快淋漓了。所以我的用功也是为了迎接那扬眉吐气的一刻所做的准备。

表面上看,这是一种仇恨和失衡的心理,但我知道,它根植于我对情的强烈执着中。而我几乎所有的魔难都是因情而起,情关也一直是伴随着我修炼的最大关难。这一次,它又阴险的躲藏在这种失衡的心态背后,让我误以为留下它还可以作为敦促自己不断提高的动力。可它恰恰成了证实法的一个巨大障碍,不止阻碍着我与同修的配合协调,也使得我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证实自我而作,而不是为了兑现誓约和救度众生。

在放弃这些不好的心之后,我看到了协调同修的不易。每次他千辛万苦冒着风险收集来素材,找到各位会写作的同修,总是遇到一些同修象我一样站在自己的角度,因为忙啊,或者对协调人有什么想法而推辞,但他总是不计较各方的态度,一遍又一遍的催促,将几乎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这上面。我从内心里开始体谅和敬佩同修。

我终于沉下心来与同修认真的配合了。在经过了一段很好的合作之后,我就开始考虑今后如何稳定的分配好自己写作和为本地写作的时间。这时,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梦中很多人站在一个大型广场上,每个人手里拿着自己做好的答卷,对照着一个耸立在广场中间的电子屏幕上的答案给自己打分。每道题下都有两道满分各五十分的小题,都答对了,这道题就获得一百分。结果我获得了很多的一百分,周围的人都羡慕不已。醒来后我知道这是师尊鼓励并告诫我,哪方面的写作都不能偏废。

去除求名之心 以纯净的心态写作

一直以为自己的情虽重,求名之心却很淡,在写作的过程中才发现这颗心异常的强烈。如当有一个好的思路时,会心潮澎湃的想,这篇文章一定能够被采用,一定会受到称赞;或者受到外界打扰时,就会认为被耽误了而心绪不宁。而每当这些情况出现,大脑都会被一堆热灼灼、浑浆浆的物质填满,继而处于混沌不开的状态,不得不无奈的停下笔来。我深受其害,却又难有决心去除它,就将这种状态归结为写作水平欠佳,火候不够。心想,如果在技能上再提高一大步,象其他同修那样,援笔成章,一挥而就,就不会被干扰到了。可是师尊没有成全我这个自以为是的想法,反而让我在达到这个状态之前就栽了个大跟头。

那段时间,我还有一种心态,觉得写作是件很苦的差事,由于掌握的知识有限,每篇文章开篇之前的查阅资料都费尽心力,我想摆脱这种状态,轻轻松松随心所欲的写。结果懒惰之心一起,接下来的好几篇文章都没有被采用。我一面苦恼着找不出原因,一面又心有不甘,就想,不如试试其它的媒体吧,看看自己的文章是否真的那么不堪。由于第一次投稿,诸多考量,没敢署名(化名)就投过去了。不料这篇被明慧网否定了的文章竟然被其它媒体以特别报道的形式登了出来。我一时懵了,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慧网和其它媒体的要求如此迥异,更闹心的是,我为自己没有署名,白白浪费了一次出名的好机会而惋惜,以致很长时间都心痛不已。

正当我沉溺在揪心的懊悔中时,“无意中”听到媒体上有人说:“执着于虚名,本身就是对自己的写作信心不足的表现。”这话简直就是冲我来的。其实我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内心是虚弱的,只是止不住的想,一个还在写作路上瞎摸乱撞的新手能有多强的信心啊,而正因为再也难有这样的运气才会感到惋惜啊。这个昏乱的念头象气泡似的一个劲的往外冒,挡在我的面前让我就是不愿意去面对“虚名”两个字。

师尊说:“执著于名,乃有为邪法,如名于世间则必口善心魔,惑众乱法。”[1]作为修炼人,已经知道“名”的危害如此之大,为什么还这样难以割舍啊?我在同修面前将自己从小到大的类似心态做了一次不留情面的剖析,居然又一次归结到没有去干净的根本执着上,如虚荣和色心、想舒适和求安逸心等等,它们都潜伏在我前面谈到的那个报复的幻想背后。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终于冷静下来,看到了自己的糊涂。同时我也明白了那几篇文章被明慧网否定的原因。师尊说:“实在、准确、干净、不带有人情的文章不是常人能写出来的,因为修炼人的内境是清净的。”[2]而我在写这几篇文章的时候,心中涌动的是表现自己、显示自己,想象的是文章发表后的陶醉感,以及又多了一份功名的满足感,还贪求着懒惰和安逸,带着这些强烈的自我写出来的文章,怎么可能达到大法对我们的要求呢?

而这时我也回想起,当初编辑部同修鼓励我的时候,就说过我的文章干净到位,这或许是在提醒我,用纯净的心态写出来的文章才是大法所需要的,因为那是对真善忍的证实,是一个大法修炼者慈悲状态的真实展现,这样的文章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而这,也就是明慧网和面对常人的媒体要求不同的原因所在吧。

回归了纯净的心态,接下来的文章又被很好的采用了,我也惊奇的发现终于不再有那种落笔千金、混沌不开的状态,可以轻松一些写作了。虽然和其他同修的状态相比还差的很远,但我已经知道了今后努力的正确方向,那就是:用心学法,保持一颗纯净无私的心,以修炼人的最佳的状态打磨出救人的法器。

结语

回顾两年来的写作之路,真是感慨万千。这条路虽然苦,有难耐的寂寞,有各种各样的艰辛,但因为是和大法修炼溶合在一起,沿途留下的是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一串神奇——我不止在很短时间内完成了一个门外汉写作的速成,更是在内心深处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学会了忍耐、包容以及放下自我去配合他人。

不久前我还对同修说:“以往的我就象一炉燃烧的烈火,内心躁动不已,而写作仿佛给我的生命注入了一泉清流,使我渐渐沉静下来,开始理清自己思想的脉络和理智的看待世上的人和事,这就是成熟理性的开始吧。”而同修也颇有感触的说,两年来我确实成熟了很多很多。

我终于明白师尊为什么给我安排了这条对我而言艰难无比的道路,尤其是在静心写作中慈悲善念涌现出来的时候,最能用心灵感受到师尊的苦心,那时往往会为师尊的慈悲救度潸然泪下。

弟子无以报答师尊的救度之恩,唯有走稳走好今后的路,用纯净的心灵写出更多更好的文章,救度更多的世人。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2]李洪志师父著作:《新经文》〈成熟〉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