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烈日炎炎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看到明慧编辑部主办的《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修炼心得交流会》的征稿,心情非常激动,我虽然只是小学文化程度,不是很会写文章,但也要把自己走过的这段非凡的路写出来与大家共享。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同修的帮助。

我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现已六十多岁。我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但身上所有的病都好了,在名利情中也看开了很多。尤其是最近的正法这几年,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外出讲真相从不耽误,越做越顺。我把《洪吟三》抄在纸上,在公交车上背,最后都背会了,就把目录写在纸上装包里,有时间就看着目录背,睡觉前必背《论语》。

闯出一条自己的路

我住在郊区,这里大法弟子很少,不明真相的人很多,前几年邪恶迫害严重,我认识的几个同修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三、四年前,同修拿来一些真相资料,我就去附近发。一段时间后,这地方基本上普遍发过一次了,我松了口气,觉得做过了,行了,就跟同修说,下次少给我一点。因我是被当地中共人员迫害的重点对象,恶警常来家里干扰,家里放多了资料觉得不安全。谁知有一天晚上,同修打车来,拿来两大袋真相资料,好象有四百多份。我很不高兴,又害怕,觉得会给我带来麻烦。

这么多真相资料放在家里不安全,可我去哪里发呢?我犯了愁:我住的附近已经发过一次了,都是晚上散步出去发的,而晚上一个人去外村很难,路远且没路灯,骑车看不见路,晚上又不通车;农村晚上狗多,白天闲人多,很多老年人和妇女都在街上闲坐,看见陌生人来,就问找谁家,还非要看到你没了踪影才放心。可是那么多资料放家里怎么办?我就尝试着白天骑自行车,带一些资料去附近农村发。一次拿二十来份,做完赶紧走。可是附近几个村做过了,又怎么办?别的地方也不认识。于是我又尝试坐公交车去较远的一些地方去发。我怕重复做或遗漏,每次回来都要记一下。从此,越做越顺,越做越多,几年长期坚持下来,到现在已经做了二百三十多个村子,二百五十多次,包括两个市,三个区,两个县的许多村庄和一些小区。后来我对同修说起:感谢你当时给拿那么多资料,才使我闯出一条自己的路来。

烈日炎炎的路上

我在常人中是个坚强的人,很少掉眼泪,雷厉风行,又没工作,说走站起来就能走。我都是一个人去做。在车站牌前看个村名就出发了。有时路过几个村子,或打听前后左右有什么村子,或到了哪倒什么车,又能去多少村,就都记在纸上,找时间去。每做一个村,都是从东到西,或从北到南,整个村子过一遍。尽量不漏过有缘人家,把光盘盒小册子放到门里边,或粘贴在汽车雨刷上,车门把手上,车筐里,或人们容易看到取得的地方。今年又面对面送神韵晚会光盘,有时村子大,带少了,就记住哪边没发,下回再去。有时村子小,带多了,就把剩下的拿回来。

我有个会谱,看哪个村赶庙会就去。赶庙会人多,亲朋好友会去走亲戚。他们得到真相资料会互相传看议论,使更多人了解真相。有的人家里没DVD,亲朋好友也会拿去光盘看,不会造成闲置或浪费。但是有的农村没有庙会,就抽中午的时间去做。中午人们都在吃饭、休息,街上闲杂人很少,尤其是春天夏天。这样做起来快,也做得多。等他们下午出门,真相就在眼前。

我一般是早上发完正念,炼完功看书,然后吃点东西,把得体的衣服穿戴整齐,提前准备好的资料放包里,带一瓶水。冬天带两个小苹果或梨,又当饭又当水,没啥用的尽量不带,背包里放支记号笔,碰到合适的地方写真相。带上讲真相的电话,一边发资料一边打。别人以为在找人,也可以做掩护。也可以等车或抽空打;带上真相币。每次出门前我都是把这些东西放在一旁,先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正神保护。发完正念,背起背包出发。后来近的地方做完了,越做越远。有时倒三、四趟车,骑车骑十几二十华里。

记得有一次看会谱,得知有两个村赶庙会,一个在东边,一个在北边。我准备了两袋资料,提一袋,背一袋,上路了。倒换了三趟车,到了东边的地方,下车一看,一个人也没有,这哪里是赶庙会。好容易碰个人一问,原来昨天都赶过了,会谱印错了。進村还有三、四里路,那地方很偏僻,众生也得赶紧明真相,得救度。可是这大中午,这么大的太阳,烈日炎炎,又拿两袋资料走那么远。我看看四周没人,把一袋资料放進玉米地里,做了个记号,发了正念,然后顶着烈日,背着一袋资料踏着乡村的路往村里走。天气太热了,鞋底太薄,马路把塑料鞋底都要烤化了。中午路上没有一个人,没有一辆车,我一个人迷路了,在岔路口不知往哪走,拿出水来喝了一小口,润润嗓子,喝多一下没有了。想想应该走这边吧,一路背着师父的经文:“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走着看见村子了,原来是刚才庄稼挡的看不见。進了村,人们有的在乘凉,有的吃午饭。村子不大,我边发资料,边打真相语音电话,边发正念让有缘人得到真相、互相传阅。全村走了一遍,剩下的资料还背着,按原路走出来。

到记号那又拿出一袋资料。我想要不要去北边的村子呢?大中午太阳这么大,相距又远,马路烤的都要化了。我的脚来回走了十来里,脚被烤的钻心的疼。我又饿又累,又热又渴,实在是走不动了。又一想,今天北边村赶会人多,要让村里人和亲朋好友得到真相,再说回家有点顺路。我又倒了两趟车,正是下午三点多,天气更热,车顶的铁皮烤的人脸火辣辣的疼。下了车,脚象走在烧烤的铁板上,烫的我脚都不能着地了,走一步,钻心的疼一下。勉强用脚的侧面走,一拐一拐又走了三、四里。進了村,这是一个靠坡的山村,山路不好走,高低不平,我边发资料,边发正念,边打真相语音电话。坐那里休息讲真相。帮人做了三退,出了村,边走边在电杆上和合适的地方写上真相,心想,好不容易来一趟,多做点多救人,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来。最后我回到家时已是下午六点多钟了。脱了鞋袜一看,忍不住流下泪来,脚底下烫起两个鸡蛋大的水泡。太疼了,太累了,我看家里没人,干脆偷偷的哭了一会儿。可是只要众生能得救,能多救人,这算什么呢?

有一次也是去发资料,我背了一袋,上公交车的时候,腿一下撞在汽车的踏板上,痛的趴在汽车的台阶上起不来。我知道是邪恶干扰,不让去。一边发正念解体邪恶,一边咬牙爬到一个座位上,看也不看腿一眼,就请师父保护。车走了三十多里,下了车,腿又拐又疼,我撑着到朋友家借了辆自行车。那个村子赶庙会不通车,骑了五、六里后得推着车,其实是拄着,因腿太疼了,我一拐一拐、一家一家的发资料,全村走了一遍,发正念让有缘人得到真相,互相传阅。返回家后一看腿,吓一跳,裤子都卷不起来了,腿上的包肿的比蒸馍都大,中间一个大口子在淌血。我的眼泪长长短短的,又哭了一把,反正也没人知道。

修炼有时很苦。冬天冰天雪地,冻的脸都肿了;夏天烈日暴晒,胳膊起皮,脚起泡。吃不上饭,喝不到水,那是常事。尤其是农村条件又差,除了这些,还要更加理智,更加注意安全。但是我们是正法弟子,是世界上最荣耀最幸福的生命,只要能多救人,吃点苦算什么呢!

天门开

说了这么多,我好象做得很苦,那就给大家说个高兴的吧。今年大家都知道很热。前段时间我去发资料,中午十一点半多骑着自行车出发,正是太阳最毒的时候,我带着真相宝物,骑了十五里,去了一个村。快到村口时,我突然有感觉,抬头看到天上竖起一座天门,高大雄伟,辉煌壮丽,有雕刻的花纹和图腾,一个意念打到我脑中:这个村子(天国世界)的众生要得救了,神叫我救他们来了。我下了自行车,再看上空,天门消失了。我到现在还能记得天门的样子。我知道是师父鼓励我,叫多救人,一个村子的人等大法救度,也是一个天国世界的众生在等救度。我進村边发资料边发正念,见到人就送神韵晚会光盘,又打听了附近还有几个村子,好下次去做。

在回家的路上,一边走一边在合适的地方写上真相标语。大中午,天太热了。我骑上车,一边回家一边高歌:“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佛光普照。”

政法委书记吓慌了

我一有时间就出去游走打真相电话。有时干脆坐到庄稼地里,两部手机一起打。等对方接电话的时候,又能打另一部。省时间,多救人。除了给常人打,有时也从明慧网抄录电话给恶人或他的家人打。有时众生会说:“我知道了,谢谢。”也有恶警说:“你有本事你过来。”我不为所动。

有一次给副市长、政法委书记打,他老是不接。我每次先给他打,不接再打别的。有一天他接了电话,一个男的声音传过来,带着哭腔说:“我什么事也没做,你们那么多人、那么远给我打电话。”可见大法弟子的真相电话有多大的威力,震慑邪恶。

我每次拿很多资料,每年给资料点两千元,有时三千元。我的生活不是很富裕,春天就去地里挖野菜吃,师父说:“为了填饱肚子,他抓起什么吃什么,只要填饱肚子,而没有对任何一种食物的执著,是无所谓的。”[2]讲这些是想告诉众生,大法弟子不容易,要珍惜真相,珍惜缘份,珍惜生命。

想念师尊

我是闭着修的,什么也看不见,但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就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别的也不多想,也没空想。其实弟子做了这些事,都是慈悲的师父加持和呵护,才走到今天。文章写完,审稿时又不知道掉了多少泪。可能是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只会流泪。师父把我们从地狱里捞起来,呵护着一步一步让我们成为世上最荣耀、最幸福的生命,这是千言万语、任何方式都无法回报的。

我常想师父,一想到师父就热泪盈眶。我真的想见到师父,哪怕是做梦也行,但是从来都没有过。我想大家要都好好修炼,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多救人,把恶党早点解体掉,迎接师父回大陆,那时就能见到师父了吧?!我想得好高兴,眼泪又掉下来了。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