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共特务的良心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一日】在中共未迫害法轮功之前,我就奉命冒充学员潜伏在了法轮功学员之间,那时只是在炼功点跟着看书、炼功并观察这些人的动向;这段时间看到书中讲了许多道理,并没有修自己,只是按照上级指示在完成中共邪党的命令。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全面迫害法轮功以后,我得到的命令是带头转化,带头揭批、诬蔑法轮功,好在局部地区造成一定的声势,让不明真相的修炼者都放弃修炼。

我潜伏的炼功点是由九人组成的有影响力的炼功点,能够干扰到附近六、七个炼功点上的一百人左右。下面谈谈几年来我作为一个中共特务所做的事和所遭受的报应,以及每次报应后的思考。

一、在洗脑班搞转化遭恶报

九九年八月份,我被安排到一个临时强制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我第一个开始转化,并拿着所谓的一些法理去引诱法轮功学员转化。在我的蛊惑下,在强大的外在压力下,有的学员陆陆续续开始转化了,也有的写了污蔑法轮功的材料,在八月底,我和三名人心重而转化的人分别上台宣读了污蔑文章,蒙骗台下的观众有五、六百人。

我因此遭受的报应:一、异样的眼光:我做过这样的事以后,周围的同事都对我投来了异样的眼光,包括亲人对我讲话也是阴阳怪气,总之,从他们的眼神中,我看出了他们对我有一种不信任的危险感觉。二、腰生蛇盘疮:后来我的身体腰部长了一圈的蛇盘疮,异痒难忍,时常坐立不安,很长时间才治疗好。三、老婆食物中毒:老婆快生孩子的前十天,突然有一天食物中毒,晚上十二点时上吐下泻,身体虚弱,我赶紧打120急救电话把她送到医院抢救,医生检查后说已没有了胎动,赶紧输液,输完一瓶液体后,孩子才有了胎动,医生又说再晚来一会孩子就保不住了。

我的思考:为什么会发生这一连串的怪事,难道真有“做坏事就有恶报”的事,难道我帮助上级转化做错了?其实我内心并不愿意做人家的转化,谁愿意信仰什么是他的权利,跟我有什么关系,上级真是吃饱了撑的。当时我的借口是:为了生活、为了养家,我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

二、在看守所搞转化遭恶报

后来,我又被安排到了看守所,在某市看守所的七号监室,我们监室五个法轮功学员,全所非法关押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在这里,我又被安排第一个转化,然后写诬蔑发言材料。在我的带动下,先后有五、六个人去看守所的广播室念出了所谓“转化”材料。在七号监室,我先后碰到了两个坚定的大法弟子,他们都和善的劝我不要转化,我假说转化后出去再炼也一样,他们不知道我是特务。我对他们很尊敬,我不想对他们转不转化而费心,因为他们不仅善良,而且他们的行为没有对任何人产生负面影响。我对他们说:你们要保重!我在这里看到转化后的人,连犯人都瞧不起,坚决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反而受到了犯人和看守狱警的尊重,这真是让我思考的。

我遭受的报应:一、免疫力下降:在看守所半个月以后,一次做梦时梦到自己被手铐脚镣绑着正被几个人押往监狱,梦境中和现实生活一样,那么真切,只是内心充满了恐惧,很快我出现了难闻的口臭、掉头发、失眠等;二、老婆得怪病:老婆在家里也莫名其妙的浑身疼痛难忍,特别是到了晚上,骨头节都疼,翻身都困难,夜不能寐。三、儿子长疱疹:儿子满嘴长了疱疹,不能吃东西,夜夜啼哭,全家人不得安宁。

我的思考:这次不仅我自己出现了恶报,也殃及我的全家,真是老婆、儿子都跟着倒霉;我跟着上级做“转化法轮功学员”这样的事,可能是违背了天理。我开始思考,从我上学到现在所学的无神论、人是猴子变的等观点是否正确?共产党为什么要发动文化大革命,为什么要在六四屠杀学生,今天为什么又要镇压法轮功?

三、在劳教所搞转化遭恶报

我从看守所出来休息了一段时间后,上级说可能近期有新的安排,我听了后本能的产生反感,在看守所时做那个梦的恐惧还萦绕在心头,但是摆脱不了上面的命令,几天后,我还是被安排到某省劳教所去冒充法轮功学员,继续迫害法轮功做他们的转化工作。我故伎重演的走了转化、揭批、写“三书”的过程,几十、上百个人上了我们的圈套。

我遭受的报应:病了一个月,常咳血,头发脱落了很多,智力、体力、精力都大不如以前。

我的思考:在生病期间我想了很多问题:这种迫害法轮功的“工作”真是见不得人,尽干一些下三滥的勾当,既不是为了国家利益,又不是为了经济发展,只是为了那个人小心眼式的妒嫉、狭隘的喜好,而去残酷镇压善良的普通老百姓,这样的人一定是理智不健全,这样的政权我不跟它干了,这样的“工作”我也不要了。

以后的一段时间,我就提醒暗示很多转化的学员:我说你要有主见,不要看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要有自己的思想。可是很多人已经听不懂我的暗示了,因为大陆的劳教所真是中共邪恶势力的黑窝,里面充斥着各种各样毁灭修炼人的邪恶思想,法轮功学员能在这里保持一个清醒头脑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今天在这篇文章上我可以告诉所有被转化的学员,所有被转化的人都是上当受骗了。

四、良心的选择

很快我离开了劳教所,我保持着自己内心的稍存正义,不再协助中共干迫害法轮功的坏事,我调整自己的状态,用自己的能力周旋于邪恶与正义之间。空闲时,我时常想起“潜伏在法轮功学员之间学法练功”那段时光,细细想想,也是我人生中很幸福的日子,和他们在一起,充满了祥和,没有世间名利的打扰。对比之下,在中共下的所为,简直就是一个小丑,肮脏邪恶的小丑。我不屑于再与中共为伍,不想再从事这种卑鄙下贱的职业,后来,我调到了其它部门。

法轮功的书籍我都有,在一个休息日,我找出了《转法轮》慢慢的细读起来,看完第一个问题我突然觉得自己也是从高层次上来的,第一讲看完后,我产生了返本归真的愿望;整本书看完后我被深深震撼了,我的心灵和身体好象被高能量物质清洗过一样明亮了。接下来,我抽时间把李老师其他的讲法系统的看了一遍,很多道理我都明白了,也明白了我的职业是老师安排让我接触大法,为修炼大法创造条件,绝对不是让我协助中共邪党迫害度人的大法,于是我下定决心开始修炼;同时决定,再不能与中共同流合污,助纣为虐。

二零零五年我看到了《九评共产党》,在大纪元网站用化名退出了中共邪党。老师多次讲即使学员是特务也救度的法理,我认为我也一定能修成。“亚特兰大”事件后,老师针对干那类坏事的特务下了最后通牒,他们再不收手就会在恶报中生不如死。我更加明确自己过去的所为罪恶滔天,我想起了我做过的傻事以及所遭受的报应,所以就写了出来,就算是向老师和大法的虔诚悔过吧!

我认为公开我的罪恶不仅是为了赎罪,更重要的是我的这种做法是要符合“真善忍”的标准,我说了真话,公布了中共邪党极其邪恶的真实面目;同时也表示我弃恶从善,远离中共,选择良心,弃暗投明。对邪恶的忍让就是对善良的扼杀,我不能再忍了,再忍下去就等于和中共是一伙了,就会彻底失去被救度的机缘,就会在继续遭受恶报后的万分痛苦中被形神全灭。

我知道前几年参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各种特务非常多,有些明白了真相,有些目前还没有从中共骗子的魔爪下摆脱,希望我遭受的报应能唤醒你们的良知。其实不仅我,很多人都遭到了恶报,只是他们不明白而已,我还是衷心希望他们早日明白中共邪党害人、法轮佛法救人的真相。希望他们不要再优柔寡断、心存侥幸,要抓住这稍纵即逝的一线生机,与中共邪党决裂,从人类和自身最大的劫难中走出来,希望他们有一个美好的将来。

在此,我也简单向李老师汇报一下几年来的修炼情况,我明白真相后,就开始认真的学法修炼了,空余时间我也出去讲真相,劝三退。今后,在师父用巨大的付出延续来的时间内,修好自己,多救度众生,以报答师父和大法的慈悲挽救之恩。再次谢谢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