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修炼 以德报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一日】十多年的正法修炼,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救度与呵护,哪有我的今天啊!师父的救度之恩,弟子只有在做好三件事中回报。

感大法超常,全家人学法炼功

九七年,听别人说法轮功太好了,我也请了一本《转法轮》。一看了这本书,如获真宝,心里非常高兴。得法前,我是一个多种疾病在身的老年妇女,每天躺在炕上,一点活也不能干,到处求医问药,钱倒是花了不少,却毫无效果,别的气功我也练过,但都无济于事。我学炼法轮功不长时间,奇迹竟然在我身上发生了,一身疾病一扫而光,什么活都能干,也不觉的累。街坊四邻都说:这老太太真是变了一个人,身体好了,还这么能干活。我告诉他们:是法轮功救了我。我用亲身经历和感受,证实大法、洪扬大法。

老爹过世后,老妈身体非常虚弱,长期打针吃药,也不见好转。回到娘家,我对兄弟媳妇说:让妈到我家住一段时间吧?她说可以,但你“别不让妈吃药啊!”那时,她只知道我炼法轮功,可她对法轮功并不了解。我说:“不能啊。”带上药,把老妈背到车上,拉到我家。

我向老妈洪法,让她学法炼功。老妈说:“我都八十多岁的人了,也不识字,怎么学呀?”我说有师父的讲法录音、录像带,你可以听呀!我天天放带给她听,教她炼功。老妈炼功站不住,我叫她依着被垛炼,身体渐渐硬实了,也能站住了。天天听法,老妈的心性提高了,她说:“师父讲了,炼功人身体不舒服是消业,不能吃药。”她把从家里带来的一大包药,放到锅灶里烧了,从这以后,老妈的身体越来越好。

来我家时,老妈是被人背到车上;半年以后,回家时老妈自己从车上下来走到家中。老妈的身体变化,让我弟弟的一家人非常震惊,兄弟媳妇说:“法轮功太神了,我也学炼法轮功!”

老兄媳妇满身是病,什么活也不能干。农村人靠自己的双手养家糊口,失去劳动能力那等于断了自己的生路。然而她迫切要求学法炼功。我给她请了一本《转法轮》,抓紧时间教她炼功。大约修炼了半年时间,她身体百病全无,家里什么活都能干了,清理玉米苗,十来多亩地,一个人一天就干完了,比年轻小伙子还能干!

全家人备感大法的超常,之后,全家人都学法炼功了。

以德报怨,伺候公公婆婆

娘家人,很讲究传统礼教,家风平和。结婚后来到婆家,公公性情暴躁、得理不让人;婆婆处事粗鲁,不体贴人;丈夫在外面上班不在家,只由我一人陪着两位老人过日子,真是有些不适应。

我在娘家养成的那种温柔软弱的性格,公公、婆婆看不惯,他们认为我软弱愚笨,开始时常斥责我,我还能够忍受的住。后来,对我稍有不满时,公公就张口大骂,让我难以承受,默默的暗自流泪。初期自己一忍再忍,忍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承受不了了,患上了“癔病”,发作时大叫大闹,哭笑无常,言语错乱,成天的胡说八道。这时公公婆婆对我更失望了,也不避讳街坊四邻的议论,在我犯病时又打又骂,用竹棍满街追着打,把我屁股都打的变色了,企图把我赶回家,不要我了。想起公公婆婆那时,对我的残忍虐待,心里总是愤愤不平。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1]

修炼后,我必须放下对公公婆婆气恨之心,从情中走出来,按真善忍的要求,善待老人,这才是师父所要的。大法让我明白了:今生今世老公公婆婆对待我这样,可能是我前生前世欠他们的,这一世偿还了,不是好事吗?

婆婆躺在炕上六年时间,吃、用、起居,全由我一手伺候。她想吃什么,我给她做什么,她想要什么,我给她买什么。躺在炕上六年时间,身上没生一块褥疮。婆婆感动的对孙女说:“就你妈长心,现在的人找不着你妈那样的好人哪!伺候我比自己的闺女伺候的还上心啊!”

婆婆过世,发送婆婆的三千元钱,全部由我一份承担。大伯子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外地教学,住在城市,双职工。婆婆躺在炕上六年,大伯子与大伯嫂没伺候过一天,公公内心很不满,发送婆婆的三千元钱,公公叫大伯子承担一千元,大伯子不拿,公公很生气。我劝公公别生气,我能承担的了。虽然我们是农民,经济条件不如大伯家。但大法造就了我,让我得了福报。

公公躺在炕上四年,我伺候他三年,公公感激的对我说:“儿媳妇啊!我对不起你呀!以前我那样的打你骂你,你不记前仇,我们老了,你能这样的伺候我们,我没想到啊!谢谢你呀!是我错了,我很后悔呀!”我告诉他:“是大法,是师父让我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我才能这样的对待你们哪,你不要感谢我,要感谢的是大法,是我的师父!”

公公躺在炕上两年多了,大伯子和大伯嫂不闻不问,公公心里有些愤愤不平,老公公叫我把他送到大伯家去。我知道大伯俩口子不愿意伺候他,我就劝公公:我伺候你不一样吗?我哪没做好,你提出来,保证让你满意。公公说:“不是那么回事儿啊,我省吃俭用的供他上大学,我老了,他一天也不想伺候我。有这样的道理吗?”我一劝再劝不让他去,但老爷子性格暴躁,不按照他说的做不行,天天闹!大伯家我从来没去过,只好求内弟帮我把公公送到大伯家。一到大伯家,大伯嫂就不满意了,我再三向她解释也没用,她说:“你既然送来了,你就不能走,你得在这伺候老爷子。”回来后,不到三个月又把公公送回来了。虽然公公当初拿我不好,但我伺候他无恨无悔,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得做个让师父高兴满意的人。

慈悲的呵护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你要真正的修炼,马上就遇到生命危险,马上就牵扯这个问题。”“真正往正道上修炼,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1]

不知我从哪来的圣缘:觉的自己得法之前,师父就管我了。我两次从房子上掉下来、两次遭遇车祸、一次被铁线剐了眼睛,都没出现什么危险。

那年我帮儿媳妇盖桃房,小四轮拖拉机往山上拉木杆,车装好了,让亲家公在下面坐着,我在车斗里站着。上山的小道凸凹不平,车到半山腰,一个跩窝把车颠翻了,恰巧我掉在一个坑凹中,木杆哗啦一声堆下来,压在我的上面,儿子吓的脸发白了,喊:妈,你怎么样?我说没有事!儿子从杆下把我拽出来,亲家公说:你们炼功人就是不一样,我说:“我有师父的法身保护,没有事儿的。”亲家公和儿子都领教了大法的神奇。

我家住的是倒制房,一个初冬的夜晚,天先下小雨后下小雪,老公公上房顶上盖草帘子(保温),他那么大岁数上房顶,我不放心啊,我也随着上去了,盖的过程中,哪知道脚底下一滑,我从房顶上掉下来了,这时老公公坐在房顶上,哭着喊着:“这下咱们家可完了呀……”我听到老公公又哭又喊的,我告诉他没有事儿!你别哭!可从三米来高的房顶上掉下来,说没有事,他能相信吗?我从地上站起来,说:“你看一看,我真的没事儿!”老人家一看,真的没伤着,激动的说:“真是老天爷保佑啊!”我说:不是老天爷保佑!是大法保佑!是师父保护了我。

一次,我帮儿媳往暖房里挪桃树,一手拿一棵树,往暖房里走,一不小心,铁线剐到我的眼睛,当时就出血了,我用手捂着眼睛,血从指缝流出来,儿媳妇吓呆了,我说没事儿!回家洗洗就好了,他们硬把我抱到车上,送進医院,医生给清洗一下包上,医院又想给我打针,又想给我开药的,我说什么也不用。儿媳妇理解我是修炼人,没逼我,回家了,四天后全好了。全家人万分的感谢大法!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一人修炼 大家受益

我们屯有个人,得法前身患气管炎、股骨头坏死等疾病,成天躺在炕上起不来,不敢见风,生活不能自理。因受中共邪党谎言的毒害,她畏惧邪党的迫害,几年来,我多次向她洪法,讲真相,她都以各种理由回避。

怎样能使她坚信大法呢?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法正乾坤〉),是我的慈悲心不够,解体不了另外空间干扰她得救的邪恶因素。我再次到她家洪法讲真相,她接受了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了。

过些日子,她来找我说:“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真好使啊,我现在不喘了。你帮我请一本《转法轮》吧?我也要学法。”我真为她高兴,她这个生命终于得救了。

她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半年多,股骨头坏死好了,其它各种疾病也不翼而飞了,上山干活,到市场赶集,什么活都能做了。现在,她是我们学法小组中很精進的一名同修。

一人修炼,大家受益。邻居们都亲眼目睹了大法的超常。这时又有人主动的走入大法中修炼。本屯有一位四十几岁的中年妇女,得了类风湿好几年了,成天躺在炕上不能动,全身疼痛的难以忍受。邻居修炼后什么病都好了,也让她看到了希望。她要求邻居带她学法炼功。因她不能行走,集体学法就挪在她家里,经过了一年来的学法炼功,她能走出来学法了。现在,她用自身的修炼经历,向街坊四邻证实大法,讲真相救人。

修炼大法身体好了,不是为了常人生活,而是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们屯已有百分之八十的人,明白真相,做了三退。但离师父的救人要求还差的很远。我们要進一步努力把它做好。

本人做的与师父要求的差距很大,不足之处,望同修多给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