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童年岁月(三)

黑龙江省遭中共株连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孩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接上文

五、因迫害致精神受挫的孩子(二十例)


1、闫树鹏,男,双城市单城镇政德村法轮功学员闫善柱之子。他七岁时,父母到北京为法轮功讨公道,双双被绑架,关押半个月,后被勒索六千元钱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妈妈陈秀梅正在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姥姥,被闯进屋的恶徒绑架。时隔一年,爸爸再次进京上访,被劳教三年,回家时身体已被迫害得极度虚弱,二零零四年十月三日含冤离世。那年小树鹏只有十一岁。在他十四岁的时候,小树鹏精神失常了。他害怕再失去妈妈,恐惧感与日俱增。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妈妈陈秀梅在哈市打工期间被恶警绑架非法被劳教,闫树鹏再度精神失常。

2、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于跃进之女,四岁(二零零四年)。她的母亲于跃进因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三年三月被非法抓捕,后被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劳教三年。哈尔滨市南岗区公安分局警察把四岁的她送到了哈尔滨儿童福利院。原来活泼可爱的女儿,由于突然失去妈妈的照料和生活环境的变化,在精神上受到了很大伤害,变得少言寡欲,经常发呆。

3、哈尔滨法轮功学员袁清江的女儿,七岁(二零零三年),先天残疾。爸爸袁清江多次遭绑架关押,她亲眼目睹爸爸被暴打,呆呆的站在卧室门口,在下雪天看着三个“警察叔叔”把光着脚丫子的爸爸拖下楼梯、塞进警车。孩子欲哭无泪,在床上整整昏睡了一周。现在一听到敲门,孩子就说:妈,警察来了。她是被那可怕的夜晚吓坏了,那看似短短的“一瞬”,在她的脑海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

4、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徐向东、崔晓娟的儿子徐晚舟,十三岁(一九九九年)。晚舟目睹妈妈的惨死,爸爸的非法关押,失去双亲关爱的他性格抑郁,伴随他的是苦恼和寂寞。每天苦苦盼望早日与爸爸团聚。

5、哈尔滨市呼兰区法轮功学员于怀才的女儿,父亲被非法关押多次,被呼兰公安不法人员勒索。母亲杜秀英也被迫流离失所,正在上小学的女儿被迫停学,寄居在亲属家里。孩子幼小的心灵遭到了无情的打击与摧残。于怀才于二零零七年四月被迫害致死时女儿在读小学,年龄大约十三岁左右。

6、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许祥华的女儿,十岁(二零零零年)。妈妈许祥华曾被三次绑架到看守所,一次非法劳教。遭受了多种酷刑折磨。许祥华的丈夫承受不了这巨大的压力,离家出走。年幼的她承受了太多的苦难,十二岁被迫辍学,居无定所。动荡不安的生活,给许祥华女儿的心灵留下了太深的阴影,每当外面警车鸣叫,女儿都会不由自主地双腿打颤,心跳加快已成病态。

7、鸡西市鸡冠区立新煤矿法轮功学员薛福春、张慧玲的外孙东东,六岁(二零零零年)。妈妈在外省做生意,东东从生下来就在姥姥、姥爷生活。鸡冠区公安、立新矿派出所和保安员好几车人闯进薛老家,翻箱倒柜,并绑架了二位老人,吓得东东大哭不止,东东也一起被恶警们绑架,年幼的东东整天哭着要见姥姥、姥爷,孩子吃不好饭,睡不好觉,一下瘦了许多。妈妈带着东东从外省来哈尔滨看望姥姥,可劳教所不让见。东东的希望一下破灭了,生病住进了医院。

8、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倪文奎的儿子,十二岁(二零零二年)。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三日下午,恶警硬冲进他家,将爸爸绑架到庆新派出所,当时恶警要把他也带走,被爸爸制止。随后十多个警察和几辆警车来他家打劫,吓得孩子不敢开门。恶警们晚上七点半左右不见有人回来就砸门,砸不开门,这群匪警又叫来几个帮凶,找来吊车,暴徒把他家的阳台玻璃砸碎,先进来一个把门打开,然后十多个恶警蜂拥而进,从阳台窜到房间翻箱倒柜,家里东西全翻遍了,室内被翻得一片狼藉。把他家的电脑、打印机、刻录机、收音机、坐垫等物品以及一本大法书和几十份真相资料全部抢走。同时又恐吓孩子,让说出都谁到他家来,孩子什么都不知道。从此以后孩子只要听到楼道里有人大声说话都害怕,吓得发抖。

9、绥化庆安县法轮功学员赵洪的孩子,未满十四岁(二零零八年)。恶人庆安县联社主任左云峰,伙同职工赵勇,为了寻找赵洪,竟挖空心思在赵洪的孩子身上打主意。赵洪的孩子当时正在庆安二中读书。二零零八年五月十日,左云峰、赵勇二人、庆安二中教导主任郑庆国,亲自去一年级六班,将赵洪未成年的孩子提出来进行非法讯问,这种扭曲人心灵的威逼,孩子根本无法承受。在极度的惊恐中,孩子放学后走失。后经家人寻找,才得以回家。在哈医大二院诊断为“恐惧症”,现在强烈的精神压力下仍无法上学。

10、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刘桂华的女儿(一九九九年)。因妈妈刘桂华遭迫害,恶警的骚扰、威胁和恐吓,年幼的孩子只要看到警察或警车,就立即吓的脸色苍白,身体颤抖。(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一日刘桂华含冤离世)

11、鹤岗市法轮功学员周家富、柏桂霞的女儿,十一岁(二零一二年),小小年纪就被带到派出所,爸爸妈妈遭迫害,整日担心他们的安危,无人照顾,精神遭受严重打击。

12、大庆法轮功学员李小荣、许淑芬的儿子李华逸,十三岁(二零零一年),因父母遭迫害,看见警车就害怕。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四日李小荣遭迫害致死。二零零六年六月九日,十八岁的李华逸在身心遭受极大伤害中去世。

13、齐齐哈尔市大法小弟子雪莲,十二岁(二零零二年)。自雪莲爸爸被带走后,她孤苦无依、备受白眼与歧视。每天上学校长、主任、记者、派出所警察三天两头的把她叫到办公室,开大会,教导主任对着她的前胸推搡着吼叫,她的脸被挠得一条条的。雪莲身体不舒服在家休息几天,校长、主任等都得到家里去“观察”,不让法轮功学员照顾他;一日爸爸托人把给雪莲的信送到学校,被老师翻出来送到警察手里,警察到学校将雪莲扯下楼梯,带到派出所。七、八个警察恐吓雪莲,一个问题反复问七、八遍。这一系列的打击不是一个年幼孩子所能承受得了的。

14、绥化市法轮功学员于丽波的孩子。孩子还未出生时父亲就被判了冤狱,未满周岁时母亲也被枉判冤狱,一直由爷爷奶奶带着生活。后来爷爷去世,奶奶意外伤了一条腿,祖孙一起艰难度日。妈妈回来后又被不法人员轮番监控,妈妈又含冤离世,给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了无形的伤害。二零一一年十月三十一日于丽波遭迫害致死,儿子十二岁。


15、大庆法轮功学员郑洪军的女儿郑妍旭,十一岁(二零零五年)。父母离异,自幼瘫痪、弱智、言语不清、生活不能自理。父亲郑洪军遭非法绑架,绝食抗议二十多天,生命危急。她由于惊吓,睡眠减少,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总是流着泪用手拍打自己的胸口喃喃地说:“爸爸,爸爸。” 天天望着爸爸的卧室不住地说:“回来啦,回来啦。”爷爷奶奶领她去公安局要爸爸时,她还不停地拍打着座位说:“回来啦,回来啦”。她终日流泪,与年迈的爷爷奶奶艰难度日,日夜期盼亲人回家。

16、 佳木斯法轮功学员石锐与孙庆和的女儿,十四岁(一九九九年),爸妈多次被绑架关押,劳教、抄家。妈妈被开除公职,强行取消国家公务员资格,还被录像,上佳木斯电视台大肆炒作,含冤离世。多次的无端迫害,使孩子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五日石锐含冤离世)

17、大庆市让湖路法轮功学员柴树湖之子,男 ,十多岁(二零零七年)。因父亲做好人无辜被抓,各方面压力很大,整天精神不振,学习成绩明显下降。

18、 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王爱荣的大女儿,十四岁左右(二零零六年)。孩子目睹妈妈被强行绑架,哭着从屋里跑出来要救自己的母亲,被和胜乡派出所恶警阻挡,一恶警推搡并打了女孩肋骨一拳,女孩急了,咬了他一口,恶警随后抓起女孩的衣领,将其抛了出去,女孩被重重地扔在地上,眼看母亲要被带走,她忍着剧痛从地上爬起来,又冲着二道湾另一恶警哭闹,和盛派出所一恶警又过来阻挡,女孩不听,俩恶警同时掏出手枪恐吓“再闹急了毙了你”。恶警随后上车,两辆车扬长而去。孩子因被恶警打得肋骨很疼不能使劲,摔得胸腔胀痛不能正常呼吸,在加上害怕,她目光呆滞,几乎不能走路。

19、大庆法轮功学员牟永霞的儿子,十五岁(二零零零年)。因妈妈遭非法关押,爸爸另娶,姥姥忧伤离世,家破人亡,孩子自此愁容满面。他本是一名成绩优秀的跳级生,在此重创下,他学不下去了,因而误了学业。又因中共株连迫害,一年多不给落户口,孩子急得嗓子都哑了,一天茶饭难咽。他二十岁时,仍然无法就业,精神受到重创,苦不堪言。

20、某法轮功学员的小儿子。因妈妈两次被非法绑架劳教三年,正上初中的他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品学兼优的他,被迫中断了学业,失去了上高中、上大学的机会。后到职业高中就读,学习成绩班级前十名之内。一天给同学讲法轮功真相,遭到一个不明真相的学生的打骂和恐吓,说要告诉学校将他开除学籍,告公安局抓捕等等。他因为亲身经历了妈妈多次被恶警非法抓捕与抄家等迫害,听到这个学生的恐吓后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导致了精神失常。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