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迫害生命垂危 鸡西市顾爱民仍遭骚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一日,黑龙江鸡西市顾爱民被绑架到鸡东看守所,在那里,她被灌浓盐水,九天后,被迫害得没有脉搏,血压差大,生命垂危,看守所怕担责任,于第十天,将顾爱民放回家。之后,恶警又不断骚扰。此期间,另有四位鸡西市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他们是张海涛、李海岩、赵春艳、张作君、杨一云。

顾爱民,女,现年四十四岁,鸡西市城子河区东海矿人。一九九八年秋,她到母亲家,听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很好,也跟着学炼起来,在很短的时间里,收到了很好的效果,身体健康、家庭和睦了。可是,十几年来,顾爱民一直遭中共恶警迫害。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四日早六点多钟,鸡东县国保大队长刘洪波带领八、九个人,开了三辆车,又闯进了顾爱民住的房子,亮出一个什么证件,也没让她看清,就说她和谁有关系,把顾爱民绑架到东海派出所,再次趁家中无人之机,用抢去的钥匙开了顾爱民家的门,偷走她家有价值的物品、现金三百多元等。一个多小时后,又把顾爱民劫持到鸡东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审讯。在什么也问不出来的情况下,就在讯问笔录上写上“无语”就算完事了。

当天下午,他们把顾爱民关进鸡东看守所,顾爱民抗议这种迫害,绝食三天,警察给她灌食浓盐水二斤,顾爱民全吐了,以后再灌食,灌不進去,就改用打针的方法,不见效。九天后,再检查,顾爱民没有脉搏,血压差大,看守所怕担责任,急忙报告公安局长,局长亲自到现场看后,怕出人命,第十天十点,就放顾爱民回去了。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顾爱民回家后,恶警们还不甘心,经常去她家监视并告诉邻居监视她的行踪,说看见顾爱民回家就给公安局打电话。邻居们都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就说:“她也不是杀人犯,也没干坏事,这个人挺好,我们不干这种缺德的事。”因而拒绝了警察的无理要求。

法轮功学员顾爱民有一颗坚定修炼大法的心,在十几年中共迫害法轮功期间,顾爱民多次被恶警绑架,遭殴打、“上绳”、灌食、被迫流离失所等。下面是顾爱民自述遭迫害的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害怕好人多了,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在法中受益的我决心维护大法的尊严,要向领导反映事实,在当地不能解决问题,我决心到北京上访,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功是正法,国家迫害政策是错误的。我和当地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末来到北京,俩人拉起一米五长的“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证实法轮大法是伟大的,然后安然回家了。

同年十二月二十日,我又進京上访,还是无人理睬,我就在天安门广场打坐炼功,被绑架到前门派出所,恶警打嘴巴,因未报姓名,绝食,被恶警非法关押到角门看守所灌食,后又绑架到迁安市看守所迫害。我认为自己无罪因而绝食抗议迫害,但是恶警还是拽头发,打嘴巴、上绳等等。恶警李坚利(音)最狠。最后没有别的办法使我屈服,恶警无奈放我回家。

二零零三年四月,我向民众讲自己受迫害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被城子河区东海派出所宋文革绑架,又被送到城子河分局,国保大队刘世增非法审讯后,又把我关押到鸡西第二看守所,我不承认邪恶的迫害,向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我就绝食抗议。恶警王丽君指使在押人员给我灌食,灌浓盐水,造成两耳流脓,失聪,肺子受到了严重伤害,最后他们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把我送去劳教,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警察没有办法只好把我送回家。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中旬,鸡东县国保大队长于洪军伙同东海派出所所长宋文革带领一帮警察突然闯到我家,他们跳过板杖子,砸门闯入我家,也没出示证件,就翻箱倒柜弄的尘土飞扬,抢去电脑一台,把我绑架到鸡东县公安局。在刑讯逼供中,恶警用白塑料管打我的脚心,打嘴巴,半年后,绝食闯出,回家了。

回家不久,恶警又到家来找我,使我在家不得安宁,我不能在父母床前尽孝,被迫流离失所,给年迈的公公生活上增添了很多困难。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十八点三十分左右,东海矿派出所刘志刚等数人又闯進了我租住的土房,抢走了我的大法书籍,把我绑架到派出所,连夜又送到城子河区分局,非法审讯中打我,逼问我都和什么人来往?参加过什么活动?谁供给你钱财?等等,我什么也不说,他们就把我手脚扣在椅子上,侮辱大法书和大法法像。国保队长王利指使恶警杨洪宝、金希东迫害我,在威胁、恐吓的情况下,我坚决不配合邪恶,零口供。他们恼羞成怒,把我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无论警察们问什么,我就是不说话,最后他们说;别问了让她签字她也不签,说也不说,咱们自己签上一个“无语”就得了交上去算了。然后他们把卷宗移交给鸡东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韩恒昌多次追问:以前如何如何?我什么都不回答他,我记住师尊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我不说话也不吃饭,恶警没办法,把我交给鸡东看守所,在看守所被关押期间,被送去医院体检,体检不合格,没办法,韩恒昌要勒索我家两万元,我家属不同意,最后被逼无奈,交了八千元,把我放回了家。在家还是不能呆,只好还得漂流在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