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的”司机的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八日】

市场卖肉老汉的大实话

〖大陆来稿〗一次到一个肉铺去买肉,买肉的人不算少,就听见有人在吵吵,我挤过去看,只见卖肉老板拿着一张百元大钞说:“你这钱怎么有字?”买肉老汉瞪起眼说:“咋?那不是钱吗?”卖肉老板一愣,立刻满脸赔笑的“啊哦,啊哦”,又高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当场有一警察过来问老汉:“这钱在哪弄的?”老汉没事似的回答:“谁给我一百块钱啊?自己写的呗。”警察问:“你炼法轮功呢?”老汉说:“我不合格!人家法轮功都是高人,都是顶尖的好人啊!人家能象我这样的吗?”

接着老汉滔滔不绝的说起来:“我告诉你们吧,都是江泽民整的。你看江泽民左边是流氓和贪官;右边是二奶和小三;前边是百姓在喊冤;后边是假冒和谎言;上边是七色法轮天上旋;中间有个蛤蟆在捣乱,据说有个遗传基因是汉奸;下边老毛在地狱喊:“江泽民你真完蛋!你下地狱我去干!”满屋哄堂大笑。

“不玩喽,走喽!”老汉嘻笑着走出肉铺。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议论起来:“编的还挺顺口呢!”“你还别说,还都是大实话。”人们不约而同的说:“真的哎!”

市场写真

〖辽宁来稿〗今儿是周末,象往常一样,一大早要去市场采购,推开家门,抬头看四周雾蒙蒙,秋风凉飕飕,我下意识的拽了拽衣领,走向市场。

市场早已是人声鼎沸,叫卖声、吆喝声、吵嚷声不断,好不热闹,我沿着摊位往里走,忽然胳膊被碰了一下,见是位大妈递给我一本法轮功真相小册子,并一再叮嘱我:“好好看一看,明白真相是福。”大妈那真诚关切的话语让我很感动。

不远处传来好似读书的声音,我顺着声音望去,见是位买菜的后生,正站在道中央手拿一个小本本高声念到:“法轮功至今已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世界人民的爱戴和尊重,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大法因对人类身心健康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获得各国政府各类褒奖和支持议案及信函三千多项,法轮功书籍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发行……”后生那洪亮的嗓门儿透过喧嚣与嘈杂,让市场上有好多人停住了脚步,有的回头看着后生笑,有的则惊讶的睁大了双眼。

过了寂静的十几秒钟,这时有人说话了:其实法轮功挺好的,他们的人都非常善良,都是一群好人,可是共产党容不下好人,整天抓呀、打呀的迫害人家。另一位说:炼法轮功是信仰自由,符合宪法的,如果都象法轮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社会就安定了。有的接着说:共产党的官都是腐败分子,特别是中共的高官把贪腐的钱都存入外国的银行,国家都被这些蛀虫掏空了,共产党要是不垮台,中国就没个好,老百姓就没个好。人们议论着、谈论着,象是压在心头很久了……

雾渐渐散去,柔和的阳光照在人们的身上,暖融融的。

“摩的”司机的歌

〖大陆来稿〗十月的一天,我在苏州观赏园林。一位气质优雅的老太跟我搭话,说来说去是一家人,是同修。她是某大学的一个博导。

她跟我说:“这么多年让共产党把个中国和中国人糟蹋的。残暴的统治,人们敢怒不敢言,不过,也在一点点觉醒,现在也有最底层百姓用不同之方式发出声音的。我去亲戚家没打着车,不远,就打一“摩的”。

那“摩的”师傅一路就骂共产党,最后还哼上了小曲——‘共产党是只狼,所有百姓都恐慌,哪里有了共产党,哪里人们就遭殃。共产党迫害狂,西来幽灵是它娘,不祸西方祸东方,培养一批大流氓……’我没听完就到地方了,我付了钱,刚想和他搭话,一溜烟跑了。我望着远去的烟尘默默为他祝福。”

老太说完,我们便分了手。

同事去北京后回来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

〖大陆来稿〗不久前,我单位一同事与朋友们一块到北京去玩,回来后对我说:“天安门自焚肯定是假的!

她说:我和朋友六人在天安门广场玩,立刻就过来了一群卖帽子的人,但是他们根本不卖帽子,只是盯着我们看,那眼神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就是便衣特务。天安门广场戒备这么森严,别说点火自焚了,就连拿出雪碧瓶往身上倒汽油的机会也不可能有。

同事接着说,“广场里面十个游客,就得有七个是便衣特务。一天听北京出租车的司机说,‘天安门自焚’就是假的,是中共导演的一台戏。”

同事给我在讲时,旁边还有另外几个同事在听,大家听的心惊肉跳,都说:“共产党好可怕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8/“摩的”司机的歌-2828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