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得法 应验家族中的传说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日】我今年七十四岁了,少年时就听家族中老人讲:在康乾交替年间,在赤峰和河北交界的地域,有一九十多岁的董姓老喇嘛,童颜鹤发,声如洪钟。这年康熙围猎在那扎营休息,召见老喇嘛,问他在干什么事情?喇嘛说:圣上有旨“让所有僧侣化缘攒银子,在承德府地方,仿西藏布达拉宫建庙。”康熙又问:“有多少银子?”喇嘛说:人烟稀少,还不到一百两。康熙又问:“那得什么时候才能攒够呢?”喇嘛说:“不易了,我年纪大了……”康熙稍加思索说:“也是,这样吧,就在此地(那时在接近围场的地方叫倒栽柳的小地名)给你划50垧地(每垧15亩),带着你的僧侣和家族子孙种地卖谷纳钱吧。”就这样,老喇嘛尊圣旨,纳钱修庙,到承德布达拉宫完工的时候,老喇嘛一百多岁了。

老喇嘛圆寂的时候,把另外哥仨叫到一起说:“我要走了,你们要把这个家管好,不能铺张,把剩下的银两如数上交。这个家从咱这辈起只能维持三辈,以后就发生变故了。不管怎样信佛理念的心不能变,你们一定要传下去。以后每辈有一支是哥四个的,有一支无儿无女。等到种地不用牛,庄稼不上粪,撒白面的时候,在东北方向,有一李姓大圣人传转轮佛法。那时咱家就没当喇嘛的了,有一人能得转轮法,无论男女,外姓媳妇不算,这不易呀,必须有福份、有缘份的人才行呀。不管到哪一朝哪一代,都不能越轨,要安守本份”。

后来真的不管哪一辈都有一支是哥四个的,有一支无儿无女。到近代我曾祖父那辈,老三无儿无女;爷爷辈,二爷无儿无女;父亲辈,老叔(老四)无儿无女;我这辈,大哥无儿无女;到我这辈正好是第九辈。我有幸得到了“法轮佛法”都应验了。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单位派我学气功回来教职工练,什么鹤翔桩、鸭子功种类很多,我觉得哪个也没劲,就没练,回单位也没教。后来老伴到亲戚家看见有不少人炼法轮功,老伴也跟着炼,老伴炼完前四套功法,感觉很舒服,能量很大,音乐很好听。因为当时大法书很缺,老伴只带回一本(《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我很快就看完了,功法功理讲的很全面了,过去那些气功根本就没提过。

开始我也没到炼功点去学,就照着《大圆满法》学炼,刚一炼就觉着一阵热流从头顶上下来,通遍全身,也意识到师父管我了。过两天,老伴从炼功点请回一本《转法轮》。我觉着书名都新奇,我一口气从下午四点到第二天上午九点,通读一遍,看完后心情特别激动,这是天书呀!当时也觉着小腹部位一阵搅动,可不觉得痛,知道是师父给下法轮了。

得法前,我身体很不好,高血压、高血脂、冠心病、心律失常、矽肺病、风湿性关节炎、 慢性胃炎等。学法炼功不到两个月,都好了,无病一身轻,七十多岁的人,上山走多远,脸不红、不上喘。体检时大夫说我的心脏象三十多岁的。

在看《转法轮》时,超常的现象展现出来了,书上字就象排队一样,一排一排的都立起来了,并从字里行间跳出不同颜色闪光点。

炼功第二个月,晚上睡觉心里什么都明白就是动不了,觉得左胸被掀开一样,却不觉得疼,心脏部位一阵搅动,然后左胸给合上了,好象用手一抹一样。这时清醒了,其实根本就没睡,啥都知道,就是动不了。自己理解是师父动手术把心脏治好了。过半个月左右,晚上睡觉也是啥都知道、动不了,法轮在身体上下左右转动一遍,并有嗡嗡响声,到二零零二年初才没有了。有时感动的我直想哭,无名眼泪老是流。

下面是我目击的一件超常事:二零零八年四月,坐朋友车到市里办事,在一急转弯处,看见一辆大型货车和一辆大型农用三轮车相撞。大型货车撞在石坡上,玻璃全碎,车楼变形,司机满脸是血晕死过去。大型农用车拉一车玉米,车后轮卡在水泥墩上,前轮在两米外坎上悬着,车轮在转着,大约五分钟,司机从车楼里慢慢下来了,哆哆嗦嗦好象傻了一样。站了一会赶紧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真相护身符,声泪俱下的喊着:“法轮大法好”、多亏大法师父保护了我!

四个警察听到了,其中一人问:你是炼法轮功的?司机说:是炼法轮功的一位大婶,给我的护身符,告诉我常念“法轮大法好”能化险为夷,得福报。四个警察什么也没说,互相看了一下。过一会儿叫来一辆大车,挂上钢丝绳,把三轮车拉到公路上,司机上车在开走时大声说:回家我也炼法轮功。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