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的违法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原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曾下过一个黑令——“2010至2012三年转化攻坚计划”,即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这个黑令使无德无能、妄图利用迫害善良人升官发财的小人们兴奋不已,黑龙江省政法委“610”的副处长顾松海就是其中一个。

顾松海在黑龙江省内勾结各地政法委“610”人员,将善良法轮功民众肆意绑架并秘密劫持到无人知晓的地方,非法拘禁少则一个月,多则七个月,还要勒索当地百姓的血汗钱每月一万元作为“转化费”。那个无人知晓的地方就是中共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而私设的黑监狱(洗脑班,谎称“法制教育”)。

黑龙江省内的主要洗脑班黑窝有十几个: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五常洗脑班、七台河六吕洗脑班、鹤岗洗脑班、伊春市洗脑班、密山市政法委洗脑班、鸡西洗脑班、双鸭山新兴广场对面家属楼洗脑班、大庆洗脑班、牡丹江洗脑班、齐齐哈尔洗脑班、哈尔滨江北洗脑班、哈尔滨市张九连屯(张九)洗脑班等。

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对外谎称“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其迫害已由一开始仅局限于农垦系统内部,逐渐蔓延到农垦系统以外。自2010年4月至2013年9月,透过明慧网报道的数据统计,能核实到共有52位法轮功学员和1位法轮功学员家属遭青龙山洗脑班非法拘禁。有的人是在家中被绑架,有的在路上行走被绑架,其中法轮功学员刘淑芬和蒋欣波是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冤狱期满,项彬是在佳木斯监狱冤狱期满,由当地“610”直接从监狱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的。至今建三江法轮功学员石孟昌和韩淑娟夫妇仍被非法关押在里面。

2013年11月14日,石孟昌、韩淑娟的家属和四位律师到青龙山洗脑班,要求立即释放石孟昌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律师和家属向洗脑班黑窝不停喊话,直至傍晚。洗脑班人员紧锁大门,缩在里面不敢开灯。

2013年11月14日法轮功学员家属和正义律师来到洗脑班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并对相关责任人提起控告
2013年11月14日法轮功学员家属和正义律师来到洗脑班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并对相关责任人提起控告

一、政法委“610”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青龙山洗脑班的地理位置处于黑龙江省东北部的同江市境内,藏匿在偏僻的黑龙江农垦总局建三江管理局青龙山农场公安局的后院。青龙山洗脑班对外谎称“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人们很容易误认为这是个宣传、普及法制知识的什么机构,其实不是,它实际上是一个整人“学习班”。 它打着法制的旗号,专干非法的勾当。它抓人无需手续;关人不用审判,也没有时间限制;想怎么折磨人就怎么折磨,施酷刑没人管,还说成是搞人体承受极限的“研究”等等;一天24小时不间断的播放大量经过剪辑、编造的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引诱、误导、欺骗法轮功学员,软硬兼施的把人折磨得精神崩溃、生不如死时就拽着法轮功学员的手在纸上写他们需要的所谓“三书”等相关材料,以达到所谓的“转化率”。

青龙山洗脑班地理位置

青龙山洗脑班内的行恶者和主要打手有:主任盛树森和房跃春、女警陶华和房秀梅、协警金言鹏、周景峰、任响、韩笑和李明,多个雇佣的“帮教”(一些被强制“转化”后不敢再炼法轮功的人)。

黑龙江省政法委“610”副处长顾松海,几年来四处流窜,私建洗脑班犯罪黑窝,哪里没有关押大法弟子,他就会积极“催促”当地政法委“610”继续抓人、关人。青龙山洗脑班是由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政法委“610”于2010年初非法成立的,由黑龙江农垦总局副局长、政法委书记李涛直接主管。

黑龙江省农垦总局下辖9个管理局,113个农场,分布在全省12个市。2010年7月,建三江管理局政法委书记刘博曾召集各“610”头目在青龙山洗脑班开会,预谋实施迫害。2011年9月23日,李涛下发关于在建三江办洗脑班的文件,并给九个管理局下达硬性指标,绑架农场管局内的法轮功学员到青龙山洗脑班实施迫害。至今,能够核实到的已有6个管理局配合实施绑架迫害,分别是建三江管理局、牡丹江管理局、宝泉岭管理局、红兴隆管理局、北安管理局、齐齐哈尔管理局,用本农场百姓的血汗钱将本农场职工劫持到洗脑班,迫害范围波及全省大部份地区。

二、实施迫害的主要手段

实施迫害的重要手段有,肉体上酷刑折磨,精神上恐吓威胁,经济上巨额勒索。每当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建三江政法委“610”,建三江公安局国保大队,各农场公安分局和青龙山洗脑班,利用酷刑折磨,恐吓诱骗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说出自己认识的法轮功学员的名单,活动情况,联系人,资料点情况,逼迫法轮功学员交出法轮功的资料和书籍,逼问书籍和资料点来源,图谋绑架更多的人。

(一)强制洗脑

1、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必须写“三书”——“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晚上也得写一遍。

2、每天上午要看录像、电视、光碟等各种诋毁大法的节目、评论等,下午写读后感。如果写的文章不符合“转化”的标准,恶人就从新做“转化”工作,和刚进来的人一起再从新看洗脑的东西。

3、如果有人被迫“转化”了,还得去“转化”新来的人。如果不去做、去说,就会遭到进一步的迫害。时时有人监视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恶人还强迫法轮功学员杀活鱼、喝酒,如果拒绝就被认为是假‘转化’,继而对学员实施进一步的严酷迫害。

4、威逼写诋毁大法的文章。强迫学员写出做过的事,认识的法轮功学员的姓名、电话、住址。洗脑班会把名单报到各地派出所,迫害更多的无辜善良人。每天这些恶人两班倒,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点到十二点不等。恶人轮流的宣讲他们的歪理邪说,不停的播放假自焚、假案例,诬陷、抹黑法轮大法。

酷刑演示:抻铐
酷刑演示:抻铐

洗脑班主任房跃春,经常手拿着法轮功创始人的法像和一根针,对学员说:“你写不写三书?如果不写我就用针扎你师父。”房跃春经常指挥恶人们把法轮功学员用手铐铐在两个床上,站不起来又蹲不下,长时间蹲铐。又拿多张李洪志师父的法像放在的受害学员左右前后,甚至在受害人的臀部底下放上师父的法像,如果受害人坚持不住就会坐上。法轮功学员都十分尊重自己的师父,在酷刑折磨中身体承受达到极限时,也不愿做出对师父不敬的行为。中共邪党之徒道德良知底线全无,竟无耻的利用极邪恶手段来“转化”法轮功学员。

如红兴隆管理局法轮功学员吴东升女士自述被绑架后到青龙山洗脑迫害的情形:房跃春对着我说:“你写不写三书?如果不写我就用针扎你师父。”我见他这样,一把将师父的法像抢在手里。后来他们就对我实行了酷刑迫害,采用的是蹲铐。两个打手将我抻在两床中间,女警陶华拿四、五张师父的法像放在我的脚底前、后、左、右各一张,我为了抵制这种迫害,一头撞在地上,陶华以为我昏过去了,一把将我拉起,用手掐我的人中,房跃春令那两个打手将我的手铐打开。过了一会看我没啥事,就一把揪住了我的衣领,说:“你竟用这种办法来威胁我们,你不是想死吗,这回我让你死。”话音刚落,就“咣”、“咣”照我头部猛击两拳。 后来我开始绝食,房跃春说:“你不要绝食吗,我给你女儿打电话,让你女儿给拿钱,我们给你打针,一针五百元。再不行,就给你判刑。”

(二)恐吓威胁

为了迫使法轮功学员“转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用以增加对法轮功学员的压力,摧垮他们意志,恐吓威胁是青龙山迫害法轮功学员又一种邪恶手段。

1、经常惯用的邪恶手段就是用劳教判刑威胁,原洗脑班主任盛树森经常威胁一位法轮功学员说:“你得判七年徒刑。”主任房跃春对不配合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恐吓说:“不写‘三书’,就送监狱。”

2、用“整死你”相威胁,盛树森不但指挥打手毒打法轮功学员,还亲自殴打,并气急败坏的说:“打死算自杀(江泽民曾下密令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现任洗脑班主任房跃春经常恶狠狠说:“让你们死是很容易的事……”

3、对有工作的法轮功学员威胁,如不“转化”,开除公职,对耕种土地为生的法轮功学员威胁说如不“转化”,没收土地,对有子女的法轮功学员威胁不让子女上学。

4、对女法轮功学员用流氓手段威胁恐吓。原青龙山洗脑班主任盛树森,对被绑架的法轮功女学员经常掐脸、掐大腿,动手动脚;并用淫秽下流的语言经常威胁说:“如不放弃信仰就扒光衣服,找几个老光棍强奸你。”

5、用酷刑恐吓威胁,不“转化”就上电刑,上大型,再不“转化”就把你送到五常洗脑班,那里的刑罚谁也承受不了,不死也得扒层皮。

6、盛树森,房跃春对讲真相讲法律的法轮功学员威胁说共产党叫我干的,到哪里你也告不了,房跃春咆哮说,“这里是共产党的天下,对法轮功就是不讲理。”房跃春不听真相还恶狠狠说:“我们就是干这个的。”

7、对女学员耍流氓。盛树森其人卑鄙流氓,经常猥亵女大法弟子,动手动脚扬言:“你们不写,我就叫人强奸你们,谁敢告我?”夏天穿的衣服都很少,盛也不顾廉耻的随便闯入女法轮功学员的房间;开着监控器对女法轮功学员不断的窥视,对被绑架的法轮功女学员经常掐脸、掐大腿,动手动脚;并经常用淫秽下流的语言威胁说:“如不放弃信仰就扒光衣服,找几个老光棍强奸你。”

(三)酷刑折磨

对红兴隆管理局霍金平的酷刑迫害

霍金平被关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期间,一直绝食抗议无理绑架。施恶者看问不出什么名堂,在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一日晚上,将他秘密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迫害。那里的人早已做好了准备,霍金平一到,马上来了俩男一女,直接就让霍金平写所谓的“三书”。看霍金平不写,他们按着霍金平的手写。青龙山洗脑班的主任房跃春,看霍金平闭眼睛,为了不让霍金平睡觉,他用手猛劲抠霍金平的眼睛。他们强迫霍金平蹲着,直到大约半夜十一、二点钟, 警察中午不让霍金平睡觉,晚上也不让睡觉。有一次晚上停电了,吊瓶打空了也不知道,打滚针了,霍金平的胳膊肿有腿那么粗。这时青龙山洗脑班做饭的看停电了,假装来关心,以唠嗑的方式纠缠霍金平,还是不让其睡觉。随后又拿蜡烛的火苗烤霍金平的下巴颏,霍金平的下巴颏被烤焦,皮肤灼伤后落下了疤痕。

强制洗脑三十五天后,洗脑班恶人看霍金平不“转化”,他们对霍金平的迫害开始升级。 五月一日中午,青龙山洗脑班警察金言鹏找碴打了霍金平几拳,当时就把霍金平打吐了,因为霍金平已绝食近两月,身体非常虚弱。 五月三日从中午到晚上,金言鹏又象被魔鬼附体似的,疯了一样往死里打霍金平,拳打脚踹,不分部位,一个猛拳把霍金平打到床底下,又拽出来用脚踹,连续打了一个多小时。

霍金平的脑袋被打肿了,脑皮一按一个坑,耳朵也肿的老大,整个脸及浑身青紫,肋骨处被踹的不敢喘气。当时霍金平只穿一条单裤,在阴森森冰冷的黑窝内,他冷的直哆嗦,整个人象个冰块似的。房跃春假装不知道,又唆使邪悟者和洗脑班做“转化”的人不让霍金平睡觉。霍金平白天被逼着灌输洗脑,晚上也不能睡觉。第一次警察周景峰陪着,金言鹏在监控室里监看,连续三天二宿没让霍金平睡觉,。

五月十九日,金言鹏又疯狂暴打霍金平,真是失去理性一样的往死里打,周景峰也上来帮着打。霍金平的尾椎骨被踢坏了,浑身被打的一点都动不了。金言鹏边打还扬言说:“我打你我不累呀?领导说了,你欠收拾,领导发话了,我们就得收拾你。” 青龙山洗脑班对霍金平的一系列暴力强制“转化”迫害手段,都是在洗脑班主任房跃春指使下干的。金言鹏、周景锋俩人是洗脑班的打手。

五月二十三日,金言鹏和周景峰事先预谋好来势汹汹,这次他们两人勾结起来同时对霍金平行恶,二人同时出手,失去人性的凶狠残暴。二人同时前后夹击,同时踹霍金平身体的同一部位,他们同时后退几十步,又同时起脚向前跑,猛踹霍金平的身体,当时霍金平五脏六腑被震的撕心裂肺的痛苦。第二天霍金平翻身也翻不了,裤子也穿不上了,腿肿的老粗,对于一个绝食近两月的人,如果不是因对法轮大法的坚信与正信,他是无论如何也走不过来那最邪恶的暗无天日的岁月。

直到五月二十九日,青龙山洗脑班的人来给霍金平换床单,说省里来了人。果真,省里来的人见到霍金平说:“因为你抓了不少人,我这次还不放你。等你酸中毒(即器官衰竭)的时候再放你回去。”

霍金平从被绑架后,一直绝食抗议无理绑架。青龙山洗脑班就强制给霍金平插管。一根管子插两个月,从不往下拔,二个月更换一次管,六个月换了三根管,每天灌五遍食。霍金平当时只穿一条单裤,浑身从里到外,凉透了,人象在冰窖里一样,肿胀很粗的腿如同两根冰柱子,而且每隔十天打一组吊瓶,后来霍金平瘦的皮包骨,仅有七、八十斤,已没人样了。而且他的口腔全部溃烂,特别是第三次换完管后,霍金平憋的不行了,上不来气,就象一口痰在嗓子眼里出不来,只有头发丝那样微弱的气息,霍金平把衣服穿好,做好了死的准备。靠到第二天,他们把霍金平弄到医院打点滴,先打了七天,后又打了四天,熬到九月份,霍金平又不行了,咳嗽的厉害,舌头都烂了,到医院作了透视,医生说是肺部感染。,此时的霍金平生命垂危,只剩一口气。

九月二十一日,霍金平在青龙山绝食已六个月,胃被插坏了,每时每刻疼痛难忍,弯腰近九十度,行走非常艰难,扶着东西才能勉强挪步。霍金平的生命已危在旦夕,直到十月二日,奄奄一息的霍金平才得以回家。

对前进农场法轮功学员于松江的酷刑迫害

在建三江农垦分局政法委、“610”指使下,前进农场公安分局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二十四日绑架了前进农场法轮功学员于松江、潘淑蓉和李景芬。 盛树森曾气势汹汹冲进屋骂于松江不识抬举,不给他面子,要是再不写三书(放弃法轮功信仰的“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就弄到五常去,那里的酷刑谁也受不了,不死也得扒层皮,还得判几年等。盛又说:“问你最后一次,写还是不写?”于松江说:“我都说过多少遍了,不写。”盛树森发疯似的抡起拳头,照于松江头上和胸前一顿打,并威胁说:“一会给你好看的。”

以下是于松江回忆当时的情况:

“一天晚饭后,七点钟左右,盛树森带了几个协警,冲进来边骂着便劈头盖脸的向我打来,连踢带踹把我带到审讯室,几个协警有金言鹏、周景峰、任响、韩笑等,他们把我双手分开拉直铐在两个铁床头的底边横梁上,使人既坐不下,也站不起来。盛树森拿椅子坐在我的面前,手打着我的脸边说抬起头来,边打我嘴巴,还咆哮着不写就上刑。他叫那几个协警和金言鹏轮番打我六、七十个嘴巴子,接着掀开我衣服在我后背上,用皮带狠抽了几十下后,金言鹏又骑在我的背上象骑马似的上下不停地颠着。盛强迫我蹲着。由于长时间的蹲着我的双腿失去了知觉,不自觉的坐了下去。盛等人恼羞成怒,五、六个人连踢带打让我蹲下,就在这时,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使我几乎站起来,手铐连着的两张床也被我提了起来。几个人都吓慌了,抱腰的,踹我膝盖的,拉床的,他们费了好大的力气,又把我强行摁蹲下。说我好几顿没吃饭了还是很有力气,这时金言鹏问我以后报不报复他,我告诉他我们炼功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知过了多久,我又一次不自觉的坐了下去,打手们五、六个人坐着的两张床,竟被我把床拉近了。他们一阵连骂带打,想叫我再次蹲下,此时我什么也不知道地昏了过去。

酷刑演示:用扫帚棒支起眼皮不让睡觉
酷刑演示:用扫帚棒(或牙签)支起眼皮不让睡觉

“我醒来时,感觉满脸是水,双眼疼痛的睁不开,金言鹏用牙签支着我的眼皮,我不自禁地闭了一下眼睛,牙签折了。盛树森这时进来叫喊着:‘不能叫他睡觉,今天就是不能让他睡,不写就不许休息。’五常来的莫振山(五常市‘610’副主任,五常洗脑班积极参与迫害者)也说:‘不能让他休息。’盛、莫叫几个人打开手机放音乐。老莫来到我的面前说:‘小于子,你写了三书就可以回去了。不然你是过不去的,就得判刑。’这一夜我被迫害休克了三次,当我最后一次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终因难以承受的痛苦折磨,违心、耻辱地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不该做的事——妥协了。

“当我扶着墙艰难的回到监号,发现两个手腕被铐的都肿起来了,而且看见了露着的骨头,血迹都凝固了。手腕上的血是凝固了,可此时我的心在滴血呀,从此要违心屈辱的活着,真的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痛苦。”

对红兴隆管理局孟繁荔的酷刑迫害

孟繁荔在家中突然被绑架到青龙山洗脑班。头两天被洗脑班人员伪善诱骗写“三书”,不写就威胁恐吓,再不写就酷刑折磨。第五天,孟繁荔开始被强迫蹲在床边上,两边有两个协警看着,身下被放着法轮功创始人李大师的照片或书籍,如实在承受不住,想坐就只能坐在李大师的照片上。

第六天的时候,孟繁荔又被单独关到一个屋里,恶人们对她进行吊铐,三个协警使劲压她的两个胳膊,令她痛苦不堪。他们使用威胁、诱骗、恐吓、侮辱等手段,企图让孟繁荔主动写“三书”,到第七天他们开始使用酷刑。大白天,关着门,拉上窗帘,他们强迫孟繁荔蹲着,到晚上孟繁荔被迫害得双腿酸痛。两个打手把她架到没人的大厅,把她双手戴上手铐,分别铐在两个椅子上,椅子上坐着人,将椅子使劲抻到极限,强迫她蹲着。打手们把她塞到桌子底下,又拉出来,还不时活动她的双手,让手铐扣的更紧,孟繁荔感到心脏象要撕裂般的疼痛,双手被手铐勒得麻木、剧痛、血压急剧升高,双腿酸痛,酷刑持续了几个小时。

对建三江法轮功学员张喜增的酷刑迫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二日,张喜增在工作时被警察绑架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后,在洗脑班主任房跃春指挥下,多个警察强行给戴上手铐,铐在身体两侧床上,站不起来又坐不下去,并用一根铁棍连续狠打张喜增的两肋和两个肩膀。

对牡丹江管理局法轮功学员陈敏酷刑迫害

陈敏在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二日被密山公安局绑架,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二十一个月,冤狱期满后又被劫持到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期间,陈敏抵制邪恶,他们就把陈敏铐在铁床上半个多月,放下来后,他们强迫陈敏在“三书”上签字。陈敏还是抵制邪恶的要求,他们又给陈敏戴上铁铐子把双手抻开铐在两边的床上,这种酷刑是让受害人站不起来也蹲不下,有的警察还坐在受害人的身上。

青龙山洗脑班恶徒们连续给陈敏上抻刑三次,铁铐子都勒进肉里去了,钻心地疼,大滴的汗珠从脸上往下淌,陈敏在酷刑的逼迫下,违心地写了所谓的“三书”。

对红兴隆法轮功学员刘让英的酷刑迫害

2011年11月14日刘让英为抵制这种非法行径,不得已绝食反迫害。协警金言鹏对她一阵拳打,晚上不让她睡觉,整天站着,直到站不住为止。周合珍(五常)、陈梅、李景芬(建三江前进农场)、赵凤荣(建三江七星农场)、警察陶华、房玉梅围着她,讲一些诬蔑大法的话,用谎言,恐吓、打骂、逼着她回答他们的邪说。

恶人金言鹏、周景峰、在“610”主任房跃春的指挥下,对刘让英实施“蹲铐”酷刑。把刘让英的双手分别铐在两张床头,把两张床拉开,两手抻直,两腿蹲着,站不起来,坐不下。在洗脑班被迫害的日子是那么令人恐怖无助,犹如在地狱一般的痛苦绝望,刘让英甚至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四)长期非法关押致病危,跟踪迫害

农垦各级政法委“610”、洗脑班不经任何法律程序把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残酷迫害,时间长达三个月,对于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不限期延长加重迫害,如对法轮功学员霍金平的迫害长达7个月,直到奄奄一息生命垂危时才放人。

按照政法委“610”人员讲,这样长期迫害效果好。因为在长期的肉体折磨,精神摧残,强制洗脑的邪恶迫害中,不但可以摧毁人的肉体,还可以摧垮人的意志,扭曲人的灵魂。法轮功学员在佛法中修炼多年,为人善良,性格开朗,身体健康,被世界公认是一群好人。可是在青龙山洗脑班这个人间地狱摧残下,很多法轮功学员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如法轮功学员倪德财被迫害得时常咳嗽,吐出的唾液里有血,到医院检查是肺结核;石秀英胃疼剧烈,两个多月出来后经医院检查是胃癌,动手术切掉胃的四分之三;姜志慧验出四个加号的糖尿病。

很多法轮功学员从青龙山洗脑班回来后,疾病缠身,痛不欲生,生活难以自理。几乎每个被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出现精神颓废,意志消沉,心情烦乱,甚至神智恍惚的现象。

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回家前由当地的派出所来接,被继续监视一年,要留下联系电话,随时了解思想变化。回家后,强迫向派出所交大法的书,写思想汇报。 恶人给每个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建立一个“档案”,不定期进行所谓回访,当法轮功学员拒绝“610”洗脑班的要求时,他们就威胁说,你们不配合就从新把你们整回洗脑班。

(五)法轮功学员家属也遭绑架、非法拘禁

张喜增的妻、女儿前去洗脑班看望,其妻张丽华也被绑架,非法关押在洗脑班里,两个月后被逼迫“转化”才被释放。 创业农场法轮功学员徐海泉看望被非法关押在青龙山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房跃春立即叫人把徐海泉非法扣押在青龙山洗脑班,两个月后才被释放,还逼迫徐海泉家里交了两万元钱做洗脑班的费用。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二日清晨五点,齐齐哈尔管理局查哈阳农场“610”主任魏志学带领两名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赵长海的家,要强行绑架赵长海。面对强盗般的警察,赵长海的妻子王岩(未修炼法轮功)在喝令警察退出自家无效的情况下,忍无可忍,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举起菜刀横在自己脖子上。警察被迫退到门外。警察围困赵长海家长达四十八小时,后于十月十四日早五点,再次闯入赵长海家,非法抄家,并把赵长海劫持到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迫害。妻子王岩担心丈夫遭到迫害,也跟随一同前往,结果也被关进洗脑班,锁在大铁门屋里。夫妇俩被非法关押四十天后才被放回家。

三、2010年4月——2013年9月先后五十几人遭迫害

截至目前,据明慧网报道,被绑架到青龙山洗脑班共53人。其中,建三江管理局24人,占总人数的45%;牡丹江管理局10人;宝泉岭管理局6人;红兴隆管理局5人;齐齐哈尔管理局3人;北安管理局1人。农垦系统以外的大庆石油管理局3人,鸡西恒山区1人。

建三江管理局24人:
李景芬(前进农场)
潘淑荣(前进农场)
于松江(前进农场)
赵凤荣(七星农场)
张喜增(七星农场)
郑杰(前进农场)
张丽华(七星农场)
曹秀芳(七星农场)
茆泽芬(前锋农场)
张艳秋(管局水稻办)
郝春英(勤得利农场)
齐春霞(创业农场)
包华芝(前锋农场)
李军(管局电业局)
石秀英(七星农场)
唐姓锅炉工(前哨农场)
于晓燕(前锋农场)
李延香
徐海泉(创业农场)
彭晓孟
高姓法轮功学员
蒋欣波
石孟昌和韩淑娟夫妇
牡丹江管理局10人:
宋玉红(庆丰农场)
于国荣(8510农场)
周桂荣(海林农场)
倪德财(856农场)
李淑香(856农场)
侯华(857农场)
陈敏
张凤荣
两个不知姓名的女士。
宝泉岭管理局6人:
刘海滨(共青农场)
刘文章(共青农场)
姜志慧(共青农场)
张爱玲(共青农场)
景丽俊
陈冬梅(汤原农场)
红兴隆管理局5人:
吴东升(五九七农场)
刘让英(八五二农场第七队)
段有香(江川农场)
孟繁荔(江川农场)
霍金平。
齐齐哈尔管理局3人:
丁慧君(克山农场)
赵长海和妻子王岩(查哈阳农场)
北安管理局1人:
杨福义(红色边疆农场)
大庆石油管理局3人:
刘淑芬、郭树岩、石晶。
鸡西市恒山区1人:
项彬

参与迫害的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顾松海,男,现年约四十六、七岁,黑龙江省“610”某处副处长,家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手机13804536212.他的儿子现年十六岁,正在上中学。

黑龙江省农垦总局
地址:哈尔滨市香坊区红旗大街175号 邮编:150036
区号;0451 总机55198114
李 涛 农垦总局党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
55198318(办)82762777(宅)

建三江农垦管局及青龙山洗脑班责任人

通信地址: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建三江机关 邮编:156300 区号:0454
陶喜军: 建三江农垦分局党委书记 0454-5790243 (办)
15636456789
王晓春: 建三江管局党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 0454-5808801 (办)
13352545555
刘 博: 建三江政法委常务副书记 0454-5790507
(办)0454-5710817(宅) 13512600001
刘博妹妹刘丽英
13054362897
刘博表弟刘越 0454-5705555
田英民: 建三江政法委综合版副主任 新兼610副主任 0454-5807799
(办)0454-5710537(宅)13796366665
李春耀: 建三江政法委六一零副主任 已退休 0454-5790507
(办)0454-5725790(宅)13803674529
刘长河: 建三江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 0454-5835009 (办)
13329545007 13836638910
于文波: 建三江国保大队成员, 0454-5808019
(办)0454-5710509(宅) 13845433088
车 义: 建三江公安局政委 0454-5808002
(办)0454-5724096(宅) 15845173777
刘国峰: 建三江公安局局长 0454-5808001 (办)
18724281777
周 伟: 建三江公安局副局长 0454-5808003 (办)
13512600299
刘继红: 建三江公安局副局长 0454-5808005 (办)
13845482666

通信地址:黑龙江省建三江青龙山农场法制培训基地(洗脑班) 邮编:156333
房跃春:男,58岁,青龙山洗脑班主任,青龙山农场公安局副局长、“六一零”13846125557(负责人),住青龙山农场
陶 华:女,47岁,原青龙山幼儿园园长 13555430238 负责管理日常、指挥住青龙山农场
房秀梅:女,44岁,原是家庭妇女 13734535052
负责财会、出谋划策;住青龙山农场
周景峰:男,25岁左右, 13634654646, 打手 住青龙山农场
朱少鹏:男,25岁左右, 打手 住青龙山农场
金言鹏:男,25岁左右,15145444141,18245429966. 打手住青龙山农场

青龙山洗脑班邪悟者
李景芬: 15245415438
周和珍: 13644519136
赵凤荣: 13674540804
包华芝: 13351444402
于晓艳 13734535069

黑龙江建三江青龙山农场场领导
魏文华: 建三江 青龙山农场邪党书记 0454-5800801 (办)
0454-5800718(宅) 13845484718
吴金龙: 建三江 青龙山农场场长 0454-5800001 (办)
0454-5700001(宅) 15046472777
张碧岩: 建三江 青龙山农场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 0454-5700061 (办)
0454-5830798(宅) 13945417973
催维山: 建三江 青龙山农场副场长 0454-5700070 (办)
0454-5830797(宅) 13351443888
郑建平: 建三江 青龙山农场副场长 0454-5716182 (办)
0454-5716555(宅) 13039649055
王绍锋: 建三江 青龙山农场副场长 0454-5700063 (办)
0454-5700839(宅) 13039646898
葛如刚: 建三江 青龙山农场副场长 0454-5700067 (办)
0454-5830786(宅) 13845480888
高海英: 建三江 青龙山农场财务科长 0454-5700348 (办)
0454-5748998(宅) 13039623457
郝建东: 建三江 青龙山农场武装部长 0454-5700083 (办)
0454-5830796(宅) 13836638968
孙 建: 建三江 青龙山农场办公室主任 0454-5700077 (办)
0454-5800066(宅) 13845434591

黑龙江建三江青龙山农场公安分局民警
王继松 青龙山公安分局局长 0454-5716577
(办)0454-5794858 (宅) 13258606333
毕建利 青龙山公安分局副局长 0454-5700057 (办)
13091629033
沈长军 青龙山公安分局副局长 0454-5716514 (办)
0454-5800666(宅) 13945416377
伊国强 组长 0454-5700612 (办)
0454-5747398 (宅) 13845435977
薛艳超 民警 0454-5700612 (办)
13512600992
毛卫东 户籍民警 0454-5716513 (办)
0454-5748669(宅) 13284919798
刘俊河 队长 0454-5700301 (办)
0454-5742800(宅) 13054363550
江 强 民警 0454-5700301 (办)
0454-5747055(宅) 13039623445
孔令斌 队长 0454-5700301 (办)
0454-5800828(宅) 13351443989
王春健 民警 0454-5700301 (办)
0454-5748456(宅) 13284654987
张义平 队长 0454-5700643 (办)
0454-5747408(宅) 13019755982
薛俊礼 民警 0454-5700643 (办)
0454-5800900(宅) 13284919709
崔文河 民警
马晓航 队长 0454-7500301 (办)
0454-5800977(宅) 13039646138
董玉国 民警 0454-5700301 (办)
0454-5716858(宅) 13274684858
孙传友 民警 0454-5700301 (办)
0454-5800787(宅) 13199105813
谭义成 民警 0454-5700301 (办)
0454-5800808(宅) 13284919808
蔡建枫 民警 0454-5700301 (办)
13674540283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