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一天“人间地狱”煎熬 黑龙江妇女生不如死

黑龙江汤原农场陈冬梅揭露青龙山洗脑班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人间地狱。”当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陈冬梅刚刚被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时,接管的人员对陈冬梅如是说。在接下来的八十一天里,陈冬梅女士真正体验到了中共剥夺人精神信仰的恶毒,生不如死的真实体验,她和她的家人、亲属都承受了身心的煎熬。

陈冬梅
陈冬梅

陈冬梅女士出生于一九六九年一月六日,今年四十四岁。一九九八年底,她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大法的法理深深的触动她的心灵。陈冬梅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在不知不觉中,脾气变好了,从原来的傲慢女人变的可以和周围的人和睦相处了,原来的慢性胃炎、过敏性荨麻疹和风湿性关节炎都好了,从此身心健康,法轮大法的法理改变了她成为一个身心健康的人。此后,家庭也有了很大改观,陈冬梅和憨厚老实的丈夫和睦相处、几乎从不闹什么矛盾。可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陈冬梅失去了正常的修炼环境,也开始遭到汤原农场“六一零”的骚扰、绑架。

野蛮绑架

二零一二年九月三日中午十一点左右,陈冬梅正走在汤原农场办公大楼门前,汤原农场“六一零”王东和陈小平突然绑架陈冬梅,企图将她拽上车。当时,陈冬梅不上车,王东从车的另一侧爬到车内,把陈冬梅拽上车。到了公安局,他们谎称:就是去“学习”几天就回来了,没有事情的。他们逼陈冬梅去洗脑班时,陈冬梅不上车,汤原农场公安局教导员蒋双福威胁说:“你还要我们给你铐起来,拽你上车吗?”当时陈冬梅根本不知道要被劫去哪里,坐了五个多小时的车,只是感觉去的地方很阴冷,凉飕飕的。

罪恶的青龙山洗脑班

车开到了几百公里以外的青龙山洗脑班。陈冬梅被带进一个小房间,窗子有铁栏杆,门是双层的铁门,铁门上边下边各有一个小的门,不时会有人从上面的小铁门向屋里观看,屋内门的上面有摄像头和窃听器。

当时,陈冬梅正来月经,又长时间的坐车,心理压力很大,身心很疲惫。刚刚进门,陈冬梅仍然善心的对带她来的洗脑班人员讲大法真相,可这个洗脑班人员阴冷的说:“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人间地狱,还跟我们讲这些,我们听得多了。”

洗脑班协警出出进进关铁门的响声,就象砸在陈冬梅的心头一样,每天有很多人来逼她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天天逼她看谤师父、谤大法的电视节目。电视的声音很大,陈冬梅的耳朵出现了很多杂乱的声音,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疯掉,要等到回家的那一天。

1. 逼迫写“三书” 生不如死的精神洗脑

洗脑班不法人员逼迫每一个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天天写“三书”,还有什么骂师父的东西。法轮大法洗净了陈冬梅的灵魂,给她一个健康的身体,恶人逼迫陈冬梅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天天骂自己心里最尊敬的师父,那段日子,真是生不如死。对陈冬梅来说,“生不如死”原本只是一个成语,可是在青龙山洗脑班,却成了一种实实在在的人生体验。

2. 抽血

第五天,洗脑班不法人员给陈冬梅抽血、验尿、做胸透、心电、量血压、量体重。刚被劫持到洗脑班时,陈冬梅的体重是一百三十四斤,到了体检时,仅四天时间,她的体重变成一百二十二斤,每天掉三斤。陈冬梅在毫无自由和高压洗脑下,每天想哭,心在滴血,胸部疼痛,胸闷得厉害。

3. 精神的践踏

一天,陈冬梅听到协警陶华和邪悟人员李景芬嬉笑着说:“哎呀,你看那些四、五十岁的男人写完‘三书’哭的呀。”他们还说到一个建三江的大法弟子,大家叫她李大姐,大概六十一岁了,一米七上下的个子。她被不法人员逼迫写完“三书”,自己扇了自己十多个嘴巴子。这些恶人的嬉笑声在冲击着陈冬梅的承受底线,她好心痛啊。她知道那些违心写“三书”的人心里是怎么想的,在重压下,违心地向邪恶妥协,是每位大法弟子最深的痛。

4. 亲人的苦楚

十月二日,陈冬梅的女儿从上海来青龙山洗脑班看她,一同来的还有陈冬梅的两个妹妹。当时只有打手金元鹏在场,女儿和妹妹见到陈冬梅时,满眼的惊恐不安,母亲被绑架,女儿瘦了十多斤,因屋里有摄像头,她们也不能说什么,陈冬梅叫他们赶紧走了,不想叫她们与协警接触,被他们盘问。当女儿和妹妹们走出洗脑班大门,就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丈夫来时,陈冬梅见丈夫也消瘦了,他默默地什么也不说,陈冬梅告诉他洗脑班暴力“转化”大法弟子,叫他早点走。陈冬梅丈夫是个很憨厚的人,认识他们的朋友问起陈冬梅时,丈夫告诉他们说,在洗脑班的人如果意志不坚强,会被逼疯的。丈夫在默默地承受着。

陈冬梅在青龙山洗脑班被迫害期间,汤原农场拿出二万五千元钱给洗脑班,作为迫害陈冬梅的费用。当有认识陈冬梅的朋友问起陈冬梅去哪里了,公安局的人谎称去“学习”了。

洗脑班结束了 梦魇犹在

在洗脑班苦难的八十一天过去了,可是迫害没有结束,陈冬梅回到家里,经常在梦中惊醒,以为还在洗脑班,电话声、关门声都令她心惊肉跳。她每日精神高度紧张,丈夫说她象得了精神病一样,其实是陈冬梅在洗脑班被精神迫害的阴影太深了,即使已经回到了家里,可是洗脑班的恐怖依然笼罩着她。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汤原“六一零”王东又来骚扰,叫陈冬梅去见他“上面”的人,陈冬梅不去,王东就找到农场负责人后,王东叫她丈夫给她施加压力。陈冬梅的丈夫天天变得很沉默,公公婆婆以为他们夫妻不和睦了,也不敢插言,家里气氛很紧张,四个人都不说话。公安局要绑架带走陈冬梅的当天,王东的妻子出了车祸,住医院了,王东遭了恶报,才没有再来骚扰陈冬梅。

这次洗脑班对陈冬梅的迫害打破了他们一家安静的生活,婆婆问陈冬梅的女儿:你妈妈每年八月十五都来过节,怎么今年没有来呢?是不是生气了,女儿无言以对,只好善意的对奶奶说:妈妈有事情,来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