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修道彷徨 一朝得法破迷(图)

从道家传人到大法徒(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明慧记者荷雨、石芳采访报道)一九九八年初冬的深夜,瑞士伯尔尼一栋公寓七楼的窗户仍透着光亮,淑珍在父母像前叩拜:爸爸妈妈,女儿感激你们将我领進修炼的门,呵护我修道五十年。但女儿法理不明,回天无望,还一身是病,活得好苦!如今得遇至高的法轮大法和无量慈悲的师父,女儿决意修大法,待他日功成圆满,你们定会为养育了好女儿而欣慰。今天女儿就要升班了,来跟你们告别,希望你们如遇大法,也千万不要错过!

终于从矛盾的漩涡中解脱,淑珍毫无睡意,一任自己的思绪在过往半个世纪的时空中翩飞……

修道世家

一九四零年,淑珍出生在北京近郊的一个修道世家,祖父母、外祖父母、父母都是道家法门的传人。淑珍一出生就成这门中人,父亲是她在人间的师父。父亲自她懂事就教其打坐,教她为人要正直、尊老爱幼,不杀生、不贪占,要说真话。

童年的一件往事淑珍仍记忆犹新:“父亲的法门是讲喝酒的,他每次跟酒铺记帐打酒,秋后结账。那天父亲又让去给他打酒,我有些烦,没去就说人家不给赊了。父亲盯着我眼睛问:你要说真话,这是掌柜说的?我硬着头皮答是。父亲拉着我的手,前所未有的严肃说:你没说实话,今天不能吃饭,好好思过。我眼泪“唰”就出来了:爸爸,我说谎了,我知错了……”那时起,她再没说过不实之言。

淑珍父母的家族都是当地名门望族,乐善好施的父亲早年家境富裕,但神奇的是,在中共窃政前三年,他开始诸事不顺,一场大瘟疫最后将其家产几乎赔尽,这倒令他后来被定为“贫下中农”,躲过大劫。父亲传道很广,好多村庄整村人修道,连党委书记都修,后来工作队核定父亲成份时,没人承认做过他家长工,大家都保这位德高望重的好人。

五七年,因被告密是“道首”,父亲被中共“管制”了。那天下着倾盆大雨,淑珍见父亲因不检举牵连他人而被推在雨地里“反省”,她跑回家报信,妈妈让其不要惊慌,跟着家人一起打坐祈求上苍护佑。后来父亲安然而归,而告密者则在包括自己亲人的唾弃中凄然离世,这让淑珍深切体悟到善恶有报,天理昭昭。

当工作队要父亲写“交待”材料,她不愿父亲受辱,就代父亲写后送去,因“认识不深刻”,那帮人凶神恶煞地对小小年纪的她拍桌子、瞪眼,她都一人承受,不让父亲知道,不愿他难受。艰难与困苦铸就着淑珍的坚忍。

在那样的高压环境下,淑珍在外出求学和工作后住集体宿舍期间,甚至在婚后为不让丈夫有心理负担,她不能公开炼功,就在夜深人静、别人熟睡时打坐,就这样潜心苦修了五十年。

“神的儿女决不能与共产党为伍”

淑珍一直学业优秀,毕业后分到中科院院部工作,后来分管科技人员教育。在那里,她遇到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的丈夫。在胡耀邦代任中科院院长期间,她丈夫担任其秘书,后来胡调回中央要带他一起走,淑珍坚决反对,她希望丈夫搞技术,不要从政。“以前我父亲就告诫我千万不要入党,因为这党不让人有信仰,与神佛为敌,神的儿女决不能与之为伍;邪党作恶多端,组织内的人早晚会为它陪葬。”

'图1:淑珍与先生杨礼方'
图1:淑珍与先生杨礼方

父亲在七十岁仙逝,淑珍回忆当年方圆几十里的父老乡亲不分男女老幼,为他十里长路摆供果长跪相送的情形,仍为那人心灵里对神佛的不灭向往而震撼。“父亲之前就告诉我将在十天后离世,我根本不相信,因为他一直很显年轻,可在安顿好一切之后,他果真无疾而终。父亲临终前叮咛我要坚修不怠,后来他在另外空间仍呵护着我修炼。”

八十年代“对外开放”后,中科院成立了很多公司,淑珍丈夫也发起了国际光电公司,由经贸部出资,科学院出技术。八七年与瑞士公司合作,她丈夫赴瑞士担任合资公司中方首席代表,三年后淑珍与丈夫团聚,在伯尔尼定居。

何日拨云见青天?

尽管淑珍潜心修道半个世纪,却一直未脱病痛折磨。多年来严重结肠炎的腹胀、胃痛、腹泻令其痛苦不堪,在国内外八方求医也不好使。“这病累了犯,气了犯,紧张也犯,一遇冷风就找厕所,我先生管这叫‘风里拉’——不论冬夏,见风就拉,因此伯尔尼哪有厕所我是了如指掌。”

淑珍每次回国不带别的,就是带药。一次到中医研究院开了几十副中药,取其精华制成蜜丸,还是超过飞机携带限重,只好装箱空运瑞士。那药丸又黑又粘,看起来跟鸦片似的,竟被瑞方邮检怀疑是毒品。

“我家中药、西药、内服、外用、热敷一应齐全,真可开药铺了,每天我中药、西药多得要错开吃,药量大得跟吃饭似的。后来药物不起作用,就换用仪器,磁疗仪、电疗仪、周林频谱仪、针灸、拔罐,先生样样精通,可谓‘妻子久病,丈夫成良医’。”

然而旧病未去又添新疾,肩周炎、腱鞘炎、动脉血管硬化、青光眼、骨质疏松致脚骨折、卵巢囊肿……两次手术更雪上加霜,她身体更虚,腿脚发软,全身无力,心脏憋堵,整天疲惫不堪,心情郁闷,脾气越来越坏,终日满脸愁云。“人说生活在瑞士,就象在天堂,而我却为病痛魔得苦不堪言,常问上苍何日拨云见青天?!”

峰回路转

九六年淑珍与丈夫去香港时,遇到一位法轮功学员,得到了法轮大法著作《转法轮》。遗憾的是,直到九七年七月因右脚骨折休假在家,她才开始拜读。

淑珍一口气把书通读了一遍,被书中的法理深深震撼,她明白了人究竟为什么活着、为什么要做好人,以及怎样按真、善、忍做好人,洞悉了业力是一切疾病与不幸的根源,懂得了德与功的转化和提高心性是提高层次长功的关键。“这真是宝书啊!李洪志先生深入浅出地阐明了宇宙的真相,如拨云见日,令我心敞亮。”

然而淑珍却深陷矛盾漩涡——法轮大法好,毋庸置疑,可父亲传授的道,她毕竟已修了五十年,思前想后,实难取舍,想自己可能与大法无缘,就让先生修吧。先生拜读《转法轮》之后,立即走入大法修炼,淑珍却为自己不能修大法而深深遗憾!

抉择

九八年九月,淑珍随丈夫在日内瓦参加了瑞士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当李洪志大师一出现在我们面前,我就深切感受到李大师绝非普通人,是位大觉者。我为他讲的法理深深折服,内心涌起修大法的真愿。可想起父母临终嘱托,感觉无法向其在天之灵交代,也担心自己五十年的修道付诸东流。”

随后的几宿,淑珍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朦胧中我见自己穿着鸳鸯鞋行走,一只是旧的黑色高筒皮靴,靴口有很多晶莹的结晶体,另一只则是闪闪发光的崭新朱红矮帮皮鞋——这分明是在点化我,脚踏两只船,犯了修炼的大忌。是穿旧鞋走老路,还是穿新鞋走新路,必须作出决断。”

两个月后的十一月一日,伯尔尼法轮大法炼功点正式成立,日内瓦、苏黎世等地功友也来庆贺,在这片净土中,同修敞开心扉地交流、切磋,其间一位老学员的话令淑珍茅塞顿开:修法轮大法,你以前五十年的修炼不会白修,师父会把好的留下,不好的去掉。

晚上打开《转法轮》,淑珍就见:“这些事情我们都要给理顺,好的留下,坏的去掉,保证你在今后能够修炼,但必须是真正来学大法的。”书中还讲:“在国内外,真正往高层次上传功,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在做。”“这样的事情,机会不多,我也不会老这样传下去。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当然我们讲缘份,大家坐在这里都是缘份。”淑珍心被撼动,明师难遇,正法难求,现在不修更待何时?

夜深了,淑珍在父母像前跪拜,向指导她修行的父母表明心意:爸爸妈妈,女儿感激你们将我领進修炼的门,呵护我修道五十年。但女儿法理不明,也不得见真正师父,回天无望,还一身是病,活得好苦!如今得遇至高的法轮大法和无量慈悲的师父,女儿决意修大法,待他日功成圆满,你们定为养育了好女儿而欣慰。今天女儿就要升班了,来跟你们告别,希望你们如遇大法,也千万不要错过!

第二天清早,当淑珍推开七楼公寓的窗户,“就见虚空中有位形象非常年轻的巨大道家真人,身着红色马甲与道袍,神采奕奕、光焰无际地显现在我面前。父亲说:你不是没见过道家师父吗?现在看到了吧?我答:见到了,可我师父是李洪志,我决心修大法,不会改变了。”

“一经选择,李洪志师父马上就照管我了,我天目看到一白、一青的两条小龙离去了。从此父亲再没找过我,他见我修大法放心了。几年后,我修炼的亲人在另外空间看到我父母亲也在读大法书,这令我感到莫大的欣慰。”

神奇显人间

淑珍得法后,只觉相见恨晚。“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低层次上这些东西不需要你练了,我们把你推过去,让你身体达到无病状态。同时我们再把低层次上所要打基础的这些东西给你下上一套现成的,这样一来,我们就在很高层次上炼功了。’读到这儿,我眼泪“唰”一下就出来了:修小道蹉跎半世纪,如今得大法,真正进入高层次修炼,真是佛恩浩荡啊!”

淑珍意识到以前功上不去的根本原因是不知道高层次的法,不明白提高心性是长功的关键,就如饥似渴地学《转法轮》。“不同层次都有不同层次的法,我就一层一层地悟,越学越觉天机尽显。我每天学三讲法,三天读完一遍;在日常工作生活的矛盾冲突中,我就以大法为指导实修自己,心性在快速提高、升华。”

修道这么久,淑珍从未象现在对自己修炼的信心这么强烈,前所未有地感到回天不再是盼,内心里充满真正懂得“道”为何物的踏实、宁静与喜乐。

“得法那天,师尊就给我下上了法轮和整套修炼机制,我看到法轮在身体病处旋转。几天后我开始吐泻不止,意识到这是师父为我净化身体,也不惊慌,怎么难受都忍着不吃药。六天后,吐泻停止,我感到胃腹舒适轻快。从此,以前从不敢问津的冷饮能喝了,冰激凌也敢吃了,我彻底摘掉了‘风里拉’的帽子。”

经过五十天的净化,淑珍不仅无病一身轻,性情上也从郁闷焦躁变得豁达开朗、愉悦祥和。目睹这巨变,丈夫感叹说:大法太伟大了!仅仅五十天就从根本上改变了一个人。他们以一首宋词表达不尽的感恩:

路漫漫,五十年,百病缠身功未圆,感慨万万千。
法昭昭,五十天,身轻百倍精神抖,神奇显人间。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