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纪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在我们地区恶警的一次迫害行动中,我被绑架,进看守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一个老人说:你到这屋就享福了。有人指着一个年龄与我相仿的人说:这是王哥(牢头)。牢头说:法轮功挺好的!

在那次迫害行动中,这个看守所每个号里都劫持着大法弟子。有一天所教导员挨监告诉,不准欺负法轮功(学员)。一次,他在监栏前对我说:我不反对法轮功!法轮功可以炼,信仰自由嘛。大概在我被抓十天左右,区法院的一个法官来到监栏前,问谁是某某某,我说我是。他看了看我,什么也没说。一个月后检察院来提我。也就是说,我被抓没几天法院就已经知道了,就已经定好要非法判刑了。

一个持枪杀人抢劫犯,不了解法轮功,我就跟他讲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并给他背了李洪志老师的《论语》。他听完后大惑不解的问:就因为这个抓你们?

一个老人曾当过多年邪党书记,他一般人看不上,不太跟别人交谈。因为我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他就高看一眼,我们经常唠,最后给他三退。有个三十岁的物业经理对我非常尊重,总跟我聊天,有时看我在一旁坐着,以为我想家了,就过来安慰我。其实他怎么能理解修炼人哪。但这毕竟是他的好心。我给他讲了真相,遗憾的是他不接受三退。

牢头一直对我很好,第二天给我个牙刷。过年时,他自己捧了满满一把瓜子花生放在我手里。一个多月后,他被调往别的监,临走前他跟新牢头交待:法轮功(学员)不是刑事犯,照顾照顾!

正好两个月的那天,突然通知我转走,那个持枪抢劫犯立即跟我握手告别,我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他点了点头。监里的人都舍不得我走。

到了另一个看守所,我进的是一个过渡监,新来的都先到这个监,几乎每天都有新来的。听说我是法轮功学员,一个毒犯说:我还以为法轮功没了呐。一个小老板从来没接触过法轮功,我就给他讲了真相。这里有一些人是通过真相资料(光盘、小册子)了解法轮功的,如自焚伪案、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有三、四个人告诉我,他们都看过《转法轮》。有个长春人说,他姐姐曾经帮刘成军(长春插播主要参与者,后来被迫害致死)的家人给刘送过东西。

有个毒犯很爱说话,我们也常唠。有一天他对我说:法轮(功学员)加油哇!一次看电视,我们三个人坐在一排,我、一个犯罪的狱警,还有毒犯,毒犯问前排一个十五岁的孩子,你看我们三个谁最值(指进监狱值不值个)?那孩子第一眼就看着我说:他最值!紧接着跟了一句:信仰无价!我被深深的震撼了。

这个监的牢头很有意思,一次有个值班狱警说了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刚一离开,牢头就过来对我说:别上火!并且一边走一边举起右手,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法轮大法好!”所里的副所长在跟我谈话时明确表示:法轮功可以炼,信仰自由!并同情的问我:怎么不小心点?

不久,我转到了高间(就是有盒饭,每月交750元钱的)。有个富二代小伙子,进监后情绪很低落。有次溜铺(就是转圈走,算是休息)时,我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就过去跟他搭话。他向我诉说了他内心的苦闷,说他内心很纠结,怕死。我就用大法的法理启悟他的真念。他后来表示感谢,有机会一定要拜读《转法轮》这本书。

在这里遇见了一位三十多岁的台湾人,家在台北。我跟他谈起因炼法轮功而遭受的迫害,他大呼:太夸张了!台湾到处都是(指炼法轮功的)。他感叹大陆没有人权,他被抓时警察对他很粗暴。他说,在台湾的时候,没觉得台湾好,到大陆以后才知道台湾太好了。在台湾,如果是初次犯罪,一定判处缓期执行,一个月内审结完毕。台湾法律讲“情、理、法”,会考虑到犯罪的具体情况。在台湾办身份证,效率之高,速度之快,简直让人不可思议,整个办证时间只需五分钟。

有个西藏小伙子问我法轮功好吗?我说:好啊!后来他说:咱们差不多(指信仰,都是佛家功)他还说:“拉萨”骚乱“纯粹是共产党军人假扮藏人制造出来的。有个小伙子,他爷爷是军界的,能接触到高官和机密文件,有一次他告诉我说:你们的人都不知道,中国军队曾经有一个团的人都炼法轮功。他连那个团驻扎的省份都说到了。

跟一个当过兵的人劝三退,没说几句,他就表示:退!我说,可以用化名、小名,他立即说:用真名。在离开看守所前,有两个人主动抢着帮我缝被。牢头想把他的毯子让我放在被里,我谢绝了他的好意。

我在两个看守所里遇到的每个人对我都很友好,没见过一个反对大法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