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女子劳教所的残暴(下)

重庆风云二十年(13)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接前文

8. 部份图解酷刑

酷刑一: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对重庆法轮功学员暴力灌药

图解:二零零二年元月至五月期间,重庆市原江北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警察就是用这样的方式给法轮大法弟子邱翠香用注射器强行灌药。旁边指使的是劳教所女恶警杨明,强行灌药的都是吸毒劳教人员,他们侮辱性地把邱翠香的头发扎成奇形怪状,灌药时有的抱头、撬嘴,有的抱脚,有的按肩膀,另一个就是拿注射器,用自来水兑药,强行塞进口中进行灌药。重庆法轮功学员周成渝、龙岗、王积琴等,就是被劳教所的恶警们用这种邪恶的“灌药”方式摧残致死的。

在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这个所谓的“文明劳教所”里,臭虫、跳蚤、虱子、蚊蝇很多。法轮功学员长期被关押在阴暗的监舍里,动辄就被毒打和戴手铐或关进黑暗潮湿的禁闭室,因此很多学员身上出现红肿、湿疹等现象。劳教所便在“人道主义”的幌子下以“治病”为名加重迫害——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只要身上有点搔痒或红疙瘩或溃疡,警察就指使吸毒劳教人员施行强制“擦药”。有时警察让六~七个吸毒劳教人员对付一个法轮功学员,或把法轮功学员拖到操场上,浑身上下衣服全部扒光,几个吸毒者把人按在地上,用手套抓起硫磺膏一把把往身上乱抓乱抹,他们手套上沾满了脓血和尘土也不更换,继续又给另一个法轮功学员身上抹。对坚决反抗的法轮功学员抹完了还用手铐吊起来。一个个被擦药的法轮功学员满身灰尘、分不清哪是脓血哪是药膏。法轮功学员被抹药后,无一例外地出现了全身红肿、创面扩大,已经好转的又恶化甚至化脓等状况,痛苦异常。这些已成了日常折磨的一部份。

酷刑二: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长期吊铐重庆法轮功学员

酷刑图:吊铐
酷刑图:吊铐

图解:二零零一年五月,再一次遭到非法绑架,投入劳教所,在劳教所,恶警们不顾邱的强烈反对,两个头顶钢盔的男恶警对她一阵拳打脚踢之后,用绳子五花大绑,用胶布带封住口拖入示众会场,并用暴力狠压邱翠香的腰和两肩,邱当场痛昏死过去,劳教所的恶警们仍不肯罢休,把昏死的邱翠香拉到劳教所的各个大、中队游队示众几个小时。

回到队后,不知过了多久,邱翠香才苏醒过来。女恶警以杨明为首,把邱翠香的头发强行剪短,并捆上几个小发髻取乐,并强制要邱翠香转化,不转化就把她吊铐在办公室的铁窗栏上,全身悬空,只有几根脚趾沾地,并罚她三十个昼夜不准睡觉。在这期间,晚上十一点半,就吊到吸毒劳教人员汤小渝的床头上,并由她看守,如果一闭眼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被吊铐整整三十天后,劳教所所长王仁高才假惺惺的来“伪善”几句,安排邱翠香睡觉,但睡觉也是戴着手铐睡觉,一直持续了一百一十九天。后来,邱翠香获释出狱后,到重庆第三军医院检查,发现腰脊椎已经压缩弯曲裂断。

9. 参观、检查时

用法轮功学员的名字伪造值夜人员名单,应付上级检查,以表示这些人转化得彻底。有人来检查时便把被隔离的法轮功学员转至舍房,检查完后又转回隔离室。
一旦有什么检查团、参观团来了,就将早已准备好的生活日用品,什么花被套、专用毛巾、杯子、脸盆、水桶全摆出来,弄得犹如大学女生寝室,恶警个个变的“文质彬彬”,饭堂煮的全是好米、好菜,大队长杨亮还事先教在押人告诉参观者吃的是鸡、鸭、肉、水果、牛奶。检查、参观的人一走,东西瞬间全被搬走,恶警的脸瞬息变回地狱小鬼的脸。

10. 草菅人命

就在这个打着“教育、感化、挽救”牌子、墙外与大楼装饰光鲜的重庆女子劳教所,直接与间接迫害死至少有二十二位善良的女性法轮功学员。

● 不明药物致人死亡

何德容,女,五十六岁,重庆綦江松藻煤矿法轮功学员。曾多次遭受中共邪党迫害,在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被灌入不明药物,使其头部变形,眼球外突,肺部及心脏出现严重病变,整个人骨瘦如柴,于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含冤离世。

酷刑演示:灌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灌不明药物

周成渝,女,一九四六年九月九日出生,生前在重庆市渝州大学图书馆工作,户口所在地为沙坪坝区井口派出所。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被中共迫害。从此后,周成渝多次本着善念,向国家有关部门陈述法轮功的真相事实,但都被野蛮拒绝。为了行使宪法赋予公民合法上访的权利,她换来的却是被非法拘留、劳教、酷刑等迫害,以至失去可贵的生命。

周成渝
周成渝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底,周成渝再次准备到北京依法上访,在重庆火车站即被警察带回绑架至所谓的“学习班”。由于说真话,不违背良心写所谓的“三书”,于二零零一年二月九日,她被重庆沙坪坝公安分局强行劫往重庆江北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一年九月三十日,其家属突然接到劳教所通知,称周成渝已被送到医院抢救,数小时后抢救无效,医院宣布周成渝死亡。对于她的突然死亡劳教所等相关部门做不出任何合理的解释。

因周成渝坚持自己的信仰遭到劳教所女恶警杨明(警号:5032015)等残酷的摧残,曾五天五夜不准她睡觉,指使女吸毒劳教殴打她,致使周成渝遍体鳞伤,长期不能痊愈。女恶警杨明硬说周成渝身上长的是疥疮,要传染给他人,强迫周成渝涂抹外用药,而且还要吃药,周成渝坚决不配合。杨明恼羞成怒,就组织了女吸毒劳教人员谢贵平、贺小平、刘承玲、聂娟、沈玲、王素晓等每天大剂量的对周成渝进行强行灌药,每次灌药后,周成渝全身浮肿,肚子象冬瓜大,胸部特别难受,坐、睡不能。眼看周成渝的腹部一天一天的肿胀起来了,硬得象肚皮里塞了一块大石头,疼痛难忍,痛苦异常。但女恶警杨明却不死心,强行灌药、输液,长达一个多月,后导致周成渝无法进食。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晚十二点左右,周成渝蹲在便池上解不出便,脸色铁青,身体发软。杨命令吸毒劳教人员刘承玲、王素晓将周成渝拖出舍房,周成渝抓住铁床架,拼死不从。两个劳教拖不动,再向杨请示,杨明把脖子一偏,作出强硬拖出去的指示,两个女劳教拼死拼活将周成渝拖出舍房,在门口,周成渝向杨明要求一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出去,遭到杨的断然拒绝。一小时后,两吸毒人员回来后神色紧张,法轮功学员问她们周成渝在哪里,她们不敢正面回答,而且语无伦次。这一去,周成渝就永远的离开了人世,她去世时刚满五十五岁。

⑶ 王积琴,女,二十九岁,家住重庆市綦江松藻煤矿,于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往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劳教两年。王积琴在重庆市女子劳教所里被管教指使吸毒犯多次毒打。在体罚、毒打、身体严重损伤的情况下,杨明说王积琴有心脏病、高血压为借口进行“关心”,强行灌药;指使七、八个吸毒犯人对她强制灌入不明药物,王积琴被折磨得当场休克过去。为了推卸责任,劳教所将生命垂危的王积琴送回家。回家后王积琴一直吐血、便血、胸闷、气喘咳嗽、呕吐、腹泻、腹部剧痛,胸部以下严重浮肿,四肢无力,不能入睡。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三日含冤去世,五岁的儿子从此失去了亲爱慈祥的妈妈。王积琴当时年仅二十九岁。

王积琴
王积琴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五日上午七时,王积琴家属顶着压力,为王积琴举行了庄严的葬礼。那天阴沉而凄楚,下着绵绵细雨。几十名大法弟子胸前佩戴着白花,依次举着九个花圈,向世人诉说着大法弟子王积琴在邪恶残酷迫害下坚信大法的光辉历程。

⑷ 沈学娅,女,五十五岁,奉节县国税局工作能力很强的财会科会计,家住奉节县国税局单位宿舍,曾身患严重的风湿病、神经衰弱,导致她脾气特别暴躁,争强好胜的心很强。一九九九年,年初她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半年后,身体痊愈,脾气变好,有目共睹。

二零零七年七月,沈学娅在奉节县城讲法轮功真相,被奉节县公安局和奉节县国安大队绑架,劫持到这个劳教所后,这些恶警用尽了各种酷刑,怎么迫害她也不“转化”,最后就使用不明药物毒害她。每天强行让她吃一颗白色的药片,致使沈学娅精神失常,整天恍恍惚惚的神志不清。

一年半的不明药物等诸多迫害,使沈学娅的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被折磨的不成人样,变成神神叨叨、精神失常的人。劳教所见此人没有留用价值,便以“保外就医”的名义,于二零零九年二月放她回家。家中只有老人,难以监护,沈学娅于二零零九三月一日上午坠楼身亡。

● 残酷折磨 致人死亡

⑸ 杜娟,女,二十九岁,家住重庆市渝北区沙坪石油基地,系石油职工医院医生。杜娟先后两次被劫持至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遭受长达四年六个月的非人摧残。关押期间脾、肺、肝全部溃烂,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四日保外就医。随后,又被迫流离失所,于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四日含冤去世,年仅二十九岁。

杜娟
杜娟

⑹ 周良珍,女,五十一岁,家住重庆南岸区弹子石。二零零四年三月,被南岸区龙门浩派出所伙同南岸区警察分局恶警劫往重庆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在劳教所,周良珍遭受到残酷迫害,由几个大个子的女犯看管,每天被罚站十几小时,十一天不准大小便;大热天恶人把毛衣和棉衣套在她身上,再拉到骄阳下暴晒、罚站。当时,她汗水直滴,衣服全是汗水泡湿的。恶人企图用这种流氓手段强迫她承认自己有罪,但周良珍无论邪恶怎么迫害,都说:我没罪,是你们有罪!后来,这群恶警与“包夹”把周良珍迫害得奄奄一息,怕死在劳教所,才“保外就医”放她回家。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八日下午二点左右,周良珍含冤离世。

曾经身患癌症炼法轮功痊愈,而今被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死

⑺ 张大碧,女,约六十岁,家住重庆市双桥区重汽公司职工家属区。张大碧从小失去父母,靠哥哥抚养长大,一直体弱多病,早年又得了乳腺癌。九七年初,她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功),三个月后,身体发生了很大变化,癌症消失,身体痊愈。

张大碧
张大碧

张大碧因为说句真话,于二零零二年初被街道的吴某和恶警柳某绑架到双桥区龙滩子派出所刑讯逼供,受尽折磨仍不屈服。接着恶警又带人抄了她的家,还是一无所获。邪恶之徒还是不死心,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劳教一年。张大碧在重庆女子劳教所更是受尽各种非人的折磨,身心遭到严重摧残,身体状况逐渐恶化,后来送成都某医院治疗无果,于二零零二年八月被接回老家后去世。

⑻ 蒲新江,女,五十多岁,原重庆市火花塞厂退休职工,家住重庆市沙坪坝区汉渝路新华书店楼上。一九九五年八月喜得大法,开始修炼法轮功。在这前她曾患过多种疾病,如腰椎盘突出、子宫肿瘤及其它疾病,一米六几的个头才九十多斤。通过学炼法轮功,疾病痊愈,不到一年,体重达到一百三十几斤。

二零零零年六月九日,蒲新江第二次去北京抗议迫害,在天安门广场炼功,做头前抱轮动作,被恶警绑架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迫害,还被恶警打了两耳光,当天晚上被劫持到重庆驻京办事处。三天后,蒲新江被绑架到重庆市沙坪坝区白鹤林看守所,一个月后被劫持到沙坪坝区歌乐山洗脑班非法关押近一月,中共邪党人员欺骗说:蒲新江,把你送到沙区工业局写材料。结果蒲被劫持到茅家山劳教所迫害二年。

蒲新江
蒲新江

刚被劫持到劳教所时,蒲新江体重一百三十六斤,不到半年,就被迫害成不到一百斤。在劳教所三中队“转化”不了蒲新江,就转到一中队继续迫害。

二零零一年四月三日,警方叫家属去领尸体,于四月六日火化。家人悲痛万分,投诉无门。

⑼铁路分局铁通公司话务员被迫害致死

就在唐梅君最后一次被绑架到劳教所时,她的老妈妈叫三妹帮她代笔伤心的说:“梅君啊!妈妈眼睛看不见了,只好叫三妹代笔了,说你没有转化,我们见不到你,妈妈想你呀。”……

唐梅君,女,四十九岁,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日,在向世人发放真相资料时被非法抓捕,二天后被绑架至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

唐梅君
唐梅君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劳教所通知唐梅君家人到重庆市江北部队和平医院去。警察守在门口,不准家人进病房,只能在门外看。

劳教所的恶警头子装出一副伪善的面孔对唐梅君的亲人说,劳教所就是花再多的钱也要把唐梅君抢救过来。这时无意盖在唐梅君身上的被子下滑,一切真相暴露无遗,十二月的寒冬,唐梅君光着身子,两肩、肚腹、身上压着几包刺骨的冰袋。就是正常人也是受不了的,家人质问是怎么回事,医生支支吾吾的说是病人发热,是医疗处理。……

十二月三十一日,劳教所通知唐梅君家人撒谎说,唐梅君于当日凌晨四点三十分正常医疗无效死亡。

其实就在十二月二十八日,唐梅君家人看到唐梅君时,她早已被恶警疯狂迫害死了,见到的只是唐梅君的遗体。在重庆“610恐怖头子”的直接操纵下,对和平医院领导、医生们强施政治压力,共同导演一出掩人耳目的抢救现场,结果天不遂人愿,还是给曝露了。

家属看到遗体全身是血,脖子处全是利器扎的小孔,还正在淌血,十个手指呈乌血状,腰椎处一大块肉皮脱落,大腿根部也是小孔,还有被刀子划过的伤口。

(10)还有十三位被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限于篇幅,不一一阐述。她们是:

前面提到的被活活捂死的徐真、酷刑摧残的七十岁老人苏泽碧、长寿女党支书张素芳
六十岁的巴南区女工程师周良柱
五十多岁的江北区米亭子小学教师严光碧
长安汽车制造厂厂长办公室主任(退休)莫水金
潼南县寿桥乡五十多岁的医生张国珍
重庆铜梁县安居镇粮站三十三岁的女职工龙岗
渝北区渝北区洛碛镇五十多岁的张中芬
綦江松藻煤矿二十六岁的王积凤(王积琴的亲妹妹)
潼南县丝一厂下岗工人四十多岁的李兰英
江北长安厂庞定容
原四川省川东钻探公司五十八岁的退休职工何廷煊

莫水金

张国珍
张国珍

11. 解体前的黑暗

重庆女子劳教所于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五日解体,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全部回家。下面是此前一段时间发生的迫害。

▽岳春华,重庆沙坪坝法轮功学员。狱警因她拒绝写诬蔑法轮大法的话,指使“包夹”犯人脱光岳春华的衣服,将她赤身裸体的五花大绑、拳打脚踢、用牙刷刷她的阴部……真是丧尽天良。二零一三年岳春华拒绝做所谓“作业”,恶警给她非法加期四天,又说她态度不好,“整训”迫害一个月。

▽王娅,现年四十八岁,曾担任重庆大学校长秘书,后来参加一次八百人的考试,考取前三名,在重庆渝中区大溪沟社区担任社区主任。几个月前,王娅被关押在劳教所,被恶警教导员胡小燕、苏灿和邪悟者许静莲三人长期迫害,恶徒们将她打致晕死过去还不放手。据劳教所带出来的消息,当时,恶警恶人们还在对她施重刑迫害。

▽张志芬,合川法轮功学员,她拒绝写诬蔑法轮大法的话,被恶警关入小间折磨,严冬季节,被脱光衣服,一丝不挂地捆在铁架上,一群“包夹”犯人不停地往她身上洒冷水,“包夹”王春穿着皮鞋猛踢她的阴部,当她的阴部被踢肿大后,恶犯们又脚踩张志芬的双腿,用胶布粘扯阴毛。张志芬长期被单间关押迫害。

▽吸毒犯中有个当过兵的“包夹”,讲她们到小间怎么折磨法轮功学员:不转化的,就用矿泉水瓶子,装满满一瓶水,用一根线吊起。吊两瓶水,一瓶水用线缠到乳房上吊着,一瓶水就在肩膀后吊,很痛。她们月经来了,就用月经水泡着,按住往学员嘴里灌。不转化就这样整。渝北石油钻探公司法轮功学员陈昌英表示,身体被折磨得承受不住了,完全是违心的所谓“转化”。

参与迫害的恶警:程鹏辉、贾征、刘永超、杨倩、杨轶、胡梅、朱玉、简婕、严丽平、韩露、杨亮、陈小苓、陈艳艳;参与迫害的“包夹”:戴韦、黄永丽、王春等。

……………

如果说这些迫害好人的女恶警、女“包夹”是一群人间魔鬼,犹恐玷污“魔鬼”二字。

二零零六年四月七日,重庆女子劳教所已被列入国际“调查真相委员会”调查取证范围。

相信不久,重庆的、全国的女性同胞所遭遇的苦难,会在普天之下暴露无遗。行恶者,也一定得到他们自己种下的恶果!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