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11月26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 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徐海霞受到的迫害

  • 夏秀梅炼法轮功获健康 却屡受中共迫害

  • 兰州石化退休工人杨守辉经受的迫害

  • 四川遂宁刘春凤老人自述受迫害经历

  • 昆明市退休职工张正春女士自述被迫害经历

  • 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徐海霞受到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徐海霞,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单位中共人员的迫害,并被绑架劳教迫害三年。下面是她自述其经历:

    我叫徐海霞,今年五十三岁,家住山东省平度市,原是平度植物油厂职工,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身体患过多种疾病,胃炎、乳腺炎、鼻炎等,吃了好多好多的药也没治好;修炼法轮功以后,李洪志师父让我们以“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真正的提高自己,使我在思想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的病全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铺天盖地诽谤大法与师父,我和同修去北京上访,替师父讨公道,还师父清白。第一次进京上访后被北京公安绑架,劫持到青岛驻京办,后来被劫持到平度城关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好几天,当时还遭到平度公安局恶警于斌的毒打,他狠狠打了我头部两耳光,当时打得我耳朵嗡嗡直响。

    后来我被公安送回单位,身上带的生活费被公安局政保科扣押,一共四百元,后来公安政保科将四百元钱转到我工作的单位,厂长潘海舰一直不给我,我去要也不给,还让我写保证不再上访炼功,遭到我的拒绝。不让我上班,将我白天黑夜关在单位给洗脑,不写保证书就不让回家,还唆使我的家人到单位去哭闹,给我施加压力。后来,他们见无法转化我,潘海舰就对我施行另一种迫害,将身材瘦弱的我和单位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肖素敏(已在2008年被迫害致死)由科室调至最脏、最累的投包车间。

    体重不足90斤的我整日搬抬200斤左右的麻袋包,我因身体瘦小没太大的劲,很吃力,潘海舰还不许别人帮忙,让我一个人拖,干了好长时间。总之,哪里脏哪里累就让我去干,厂长潘海舰诱骗说不炼就回化验室,我没答应他的要求,就一直在车间干。其他工人投包只要搬至机器边用刀子将麻袋割碎倒出来就行了,这样既省力又能多挣钱,只是麻袋使用一次便报废了。但我和肖素敏处处以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任何环境都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总是将麻袋缝口解开投,麻袋完好无损,为单位节省了许多资金。而潘海舰看到我俩这样做后,竟然变本加厉地迫害我们,竟每月扣发我俩辛辛苦苦挣到的工资。

    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就派本厂保卫科的恶人尚国庆、李成章分别监视、跟踪我和肖素敏,随时向他汇报我俩的行踪,使我俩失去了人身自由。我俩多次向他们讲真相,他们也不听。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我和同修去北京证实法,再次被绑架回,这次厂长潘海舰气得象疯了一样,把我和同修送进了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出来后潘海舰也不让我回家,把我锁在宿舍里,不让我出去,由单位保卫科人员看管,想上厕所就拍墙、拍门喊人,上厕所时他们也跟着,回去后他们把门就又锁上了。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后,我开始想这样不对,我是修正法的,我没有错,信仰自由,我没违法,就开始绝食反迫害,一个礼拜后把我放出来了。回家吃饭时,单位派我的同事尚国庆跟踪,后来尚国庆遭恶报上吊自杀。单位还经常往我的家里打电话骚扰我和家人,让我和家人不得安宁。我多次给厂长讲真相他也不听。

    二零零一年五月,我因做大法真相证实法,被恶警绑架到泰山路派出所,恶警将我铐在铁椅子上一夜,第二天恶警说了很多不堪入耳的脏话侮辱我,并将手铐铐得更紧。后来我被送进了青岛大山看守所,做了一个月的奴工。一个月后,恶警还不放我回家,又把我关到了拘留所,准备送去劳教,我就开始绝食反迫害。四、五天后,恶警把我摁倒强行灌食,参与灌食迫害我的是平度精神病院的医生,连续灌了三天,那滋味是很难受的。因我身体虚弱,劳教所不要,恶警只好把我放回家休养恢复身体。过了一段时间,我去同修家送钱,我不知道自己被恶人跟踪,到同修家坐了一会儿,就有人“咚咚”敲门,我和同修没给开门,恶警就跳墙进入同修家中,把我和同修绑架到看守所,锁在铁椅上。后来我被送到山东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在劳教所里,我抵制转化,恶警就不让我睡觉,每天要干活做奴工,每天晚上干到十一点半才休息。在我被非法劳教期间,厂长潘海舰乘人之危将我开除公职。但善恶有报是天理,二零零二年二月初,潘海舰在去北京的路上遭遇车祸身亡。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在此奉劝那些至今还在盲目追随邪党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中共人员,赶快了解真相,停止作恶,为自己和家人留下一条生路。


    夏秀梅炼法轮功获健康 却屡受中共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夏秀梅女士因为修炼法轮功,重病痊愈,获得健康。可是却多次被中共迫害。近期,她又被当地恶警非法监视骚扰。

    夏秀梅,女,五十三岁,家住黑龙江省大兴安岭韩家园林业局。夏秀梅在学法轮功前,处于半瘫状态,因坐月子期间中风,两个胳膊抬不起来、两条腿使不上劲、上半身直不起来。夏天,夏秀梅还必须扶着东西走,行动很缓慢,稍微有一点点台阶就过不去;到了冬天只能在床上,下不了地,不能做家务。丈夫工资低,长期也买不起药治病。

    夏秀梅学法轮大法后,知道了修心性,夏秀梅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也能做家务了,家庭经济条件有了好转,还开了一个小卖店。周围的亲朋好友都知道夏秀梅是学法轮功学好的。学了法轮大法使夏秀梅省了很多钱,身体也变好了,家庭和睦了,丈夫的工资也提高上来了。

    可是这样一位善良的妇女,就是因为做好人,曾遭到三次绑架关押迫害,第一次是二零零零年一月,夏秀梅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被韩家园公安局非法关押在韩家园看守所一个多月。二零零零年六月,夏秀梅又一次被韩家园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第三次是在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晚上,夏秀梅被绑架抄家,关押韩家园看守所十五天。

    如今夏秀梅又遭受大兴安岭韩家园新兴派出所副所长王延朋的长期骚扰、监视。韩家园新兴派出所副所长王延朋,男,31岁,警号142658 ,几天前的晚上九点多突然敲韩家园法轮功学员夏秀梅家的门,开门后,王延朋说要换些零钱,可是又说没带钱。王延朋对夏秀梅的骚扰、监视不是一天了 ,王延朋经常到夏秀梅家说买东西又不买,问有没有什么东西,又说没带钱。王延朋的目的是打探夏秀梅在家干什么,谁在她家,与法轮功学员有没有联系,对夏秀梅进行非法监视。

    王延朋曾多次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例如: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晚,两辆警车突然开到韩家园林业局法轮功学员邵丽华家门口,从里面下来七、八个年轻力壮的男警察,带头的恶警王延朋、徐哲进屋就逼邵丽华在搜查证上签字,不许邵丽华动,其他人开始翻东西抄家,一伙人七手八脚翻了起来,足足翻了三个多小时,折腾到半夜一点多。他们把邵丽华绑架到韩家园公安局审问。第二天一早五点就又劫持邵丽华到韩家园看守所非法关押。

    相关信息
    区号:0457 邮编:165000
    韩家园新兴派出所副所长王延朋 0457-3532919

    韩家园新兴派出所所长宁英伟,37岁,警号142599,电话号码0457-3534623 3534833


    兰州石化退休工人杨守辉经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兰州石化退休工人杨守辉坚持修炼使他身心受益的法轮功,遭受中共各级人员的迫害,妻子黄友兰2010年元月14日含冤离世。下面是他自述其经历。

    我叫杨守辉,兰州石油化工机械厂退休工人,1939年出生湖北,今年74岁。我家本姓陶,1950年恶党土改,家里被划为地主,那年冬天一家十几口人衣服被强行脱的只剩一件单衣,带着两床破棉褥被赶到山上的一间破旧的石板房里,靠挖野菜、要饭度日。大人们经常被捆绑着出去揪斗,二哥被枪毙,大伯和母亲被一种阎王柱酷刑折磨的死去活来,母亲的双臂脱节,大伯后来死在监狱。80多岁的爷爷、奶奶、还有大妈、二嫂、大姐都时间不长连饿带吓的也离开了我们。一大家子一半都被邪灵恶党整死了,当时11岁的我由于年龄小,流落到远安县要饭,一家姓杨的收留了我,从此我随了杨家姓。1960年大饥荒我正好当兵,又躲过了这场共产邪灵造下的灾祸,66年退伍到兰州工作。

    1998年我有缘修炼了法轮大法,以前三天两头的跑医院,常年的失眠、头疼的精神官能症、慢性肠炎、冠心病、关节炎、痛风等病都得到了康复。1999年初,患有严重高血压心脏的妻子黄友兰也开始修炼,身体也神奇的得到了改善。法轮大法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无限生机。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了对亿万修心向善的法轮大法弟子的迫害,我妻子黄友兰2000年初上北京上访,被绑架回来非法拘留15天,从此以后派出所、610、街道居委会就经常上门骚扰、非法抄家,抢走炼功磁带、大法书籍。有时早上我们俩口子正在家里炼功,就被恶人砸门闯进来威胁、骚扰,搞得我们老俩口法学不成、功也练不了,身体各种病状又出现了。中共邪党真是无事生非的祸国殃民。

    2000年7月20日,邪党迫害大法一周年的这天夜晚,我与妻子出去贴真相资料被蹲坑的恶警跟踪到家绑架,敦煌路派出所恶警白勇带恶徒将家里抄了个底朝天,我们俩口子被关进兰州西果园看守所,苦了家中上初一的孩子,没人照顾去了亲戚家。孩子和亲戚到分局要求放人,610恶警说:你妈的问题还严重,要判刑。

    在看守所的日子真是度日如年,每天被强制奴工剥四斤瓜子,瓜子仁要完整的磕出来,许多人的手指肿的象面包,指甲盖钻心的疼,有的嘴唇嗑的瓜子皮上都带血,完不成任务不让睡觉,还要被牢头打,40天后我回到了家中。妻子黄友兰被非法关押两个月后送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因检查出严重的高血压、心脏病劳教所拒收被送回家中进行所谓的非法管制。此后恶人们更是肆无忌惮有恃无恐的随意上家里来恐吓、骚扰。为了避免被迫害,妻子被迫离开需要照看的上中学的孩子到了亲戚家。

    2001年1月1日我到达天安门广场为大法请愿,喊出了我的心愿:“法轮大法好!”被一帮流氓打手打的满脸是血,这一天全国上访的各地大法弟子非常多,我被非法送到景山派出所,后转交兰州驻京办,700多元钱被抢走。4日兰州车站上,敦煌路恶警白勇狠狠的用手铐铐住我的双手,一路上又打又骂,5日我第二次又被非法关进了兰州西果园看守所,还是暗无天日的奴工迫害。12月底整整一年后,被厂退休办及片警接回家。

    在我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邪党恶徒对妻子黄友兰的迫害也没有放过,四处找她妄图将她绑架到洗脑班。在兰州的亲戚们的帮助下,恶警没有得逞,又到学校诱骗、恐吓跟踪上学的儿子。这一年,妻子黄友兰的身心遭受了很大的伤害。

    后来,一次对一退休的同事吴树德讲真相,并送与大法真相资料,不料此人受恶党中毒太深,将我举报到厂保卫处,退休办找我谈话没有妥协后,厂610、敦煌路派出所、七里河分局妄图绑架我,我与妻子被迫离开了兰州,去了宁夏亲戚家。

    由于长期的迫害,不能正常的学法炼功,妻子的身体越来越差,心脏病复发严重,头部浮肿,2002年片警白勇带一帮人找到了宁夏亲戚的家,看到卧床中的黄友兰的样子才放弃了绑架的念头。当月底我们回到了自己的家。

    2003年夏,我又碰到了上次举报我的人吴树德,我希望他能够从邪党的毒害中清醒,再次向他讲真相,又给了一些真相资料,此人再次到厂保卫处举报,不久在我到退休办取工资条时,被厂610、保卫处处长、科长、街道610、派出所片警及退休办十几人围住,他们对我这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天塌一般的进行威胁、恐吓扣退休金送洗脑班,利用病重的妻子、上学的孩子逼迫,给自己及重病的妻子的心灵再次造成了难以弥补的伤害和打击。每当想此事都有痛不欲生之感。

    在历经10年的迫害中,妻子黄友兰2010年元月14日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


    四川遂宁刘春凤老人自述受迫害经历

    我名刘春凤,女,68岁,川中油矿“五七”退休职工。九五年有幸得大法,从此走上返本归真之路。

    得法前,我一身病痛,但医院都检查不出是什么病因,我就是吃也吃不得,做也做不得,废人一个。这样的痛苦折磨了我整整二十年。修炼后我坚持炼功学法、洪法,按师父要求修炼心性,不论在单位、在家里都按“真善忍”做好人,师父帮我调理身体,很快我的身体康复了,真实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好。

    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集团铺天盖地的用谎言诽谤师父和大法。为证实大法,还我师父清白,我于二零零零年一月去北京护法,在河南新乡被铁路公安绑架、劫持到成都火车站派出所,由单位保卫科干事接回送往遂宁收教所非法关押三天,灵泉寺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强迫家人交一千元保证金,打了一张白条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六日我再到北京证实大法,被北京天坛派出所绑架,关在崇文看守所,一天一夜不让睡觉,六天后被单位接回后送遂宁收教所、灵泉寺看守所。在看守所因与同修拒背监规,集体背师父经文,被女狱警赵世伟罚跪、打耳光、脚踢,最后强行将我推上龙椅(死刑犯的椅子)让人动弹不得,膝盖、脚被肿得很痛很胀,这样被虐待三天两夜。在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后被非法枉批劳教一年,(所外执行)并处罚款二千元才让我回家;还把第一次所交保证金的白条子骗了回去;又强行扣了我半年工资四千元,说是支付单位保卫科人员北京“出差”费用。这次他们抄了我家,抢走大法书籍19种。

    二零零一年农历正月十四,他们认为我与绵阳同修有接触,被遂宁公安局肖云龙、李波、郑大双、姜琼和单位保卫科王成义在家绑架并抄家,抢走大法书籍等,把我劫持到遂宁戒毒所非法关押,3月5日收到非法逮捕书,送灵泉寺看守所过检。八月份突然宣布“劳教二年”,十月二十六日送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于当时返回遂宁非法关押迫害六个多月,于二零零二年五月九日回家。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九日,我被遂宁市公安局郑大双、姜琼、李波等恶警绑架诬批两年劳教,又因体检不合格于10月份回家。

    二零零四年六月,本单位保卫科王成义带领公安姜琼、肖云志等恶警将我绑架到遂宁收教所迫害,让邪悟人员逼我“转化”,我不从,于十月份回家。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他们抄了我的家,非法抢走我台式电脑一台、诺基亚手机一部价值1800多元,老伴手机一部价值900元,还有切纸刀价值200多元,打印机两台价值3000多元,纸张和大法书籍等物件。被船山公安分局国安大队许军、廖林、刘志宏等恶警无端劫持到遂宁收教所,一个姓刘的老恶警要我交待问题时我拒绝回答,他说你知道修这么多监狱是干啥的?我说你们现在无辜迫害我们炼法轮功的好人,将来就关你们自己。他当时就狠狠地用穿着皮鞋踢了我一脚,把我脚踢伤了,好久才复原。

    他们在七月十几号把我关在船山公安分局提审,三天两夜不准睡觉,在收教所,由于迫害使我16天不能进食,家里老伴去收教所要人,去找了国安头头王清元要人说,我的人进来时是好的,现在这么多天未进食,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要找你们。他们不但不放人,反而批我劳教一年半,强行又把我送到楠木寺。我又因身体不合格,当晚又被送回遂宁收教所,又被非法关押了三天,家里又去要人,才把我放回家。

    回家后29天,我的身体还未恢复,又被城东派出所骗进洗脑班迫害两个月,强行收取生活费1071.40元(有收据),才于11月28日回家。在洗脑班出来前几天他们把我们关在办公室,不准睡觉,强行要我写什么保证,我拒绝不写。这就是中共这些年来对信仰“真善忍”的我的迫害。


    昆明市退休职工张正春女士自述被迫害经历

    昆明市布鞋厂退休职工张正春女士,一九九八年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修炼后身心受益,家庭和睦。然而自中共邪党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学员后,张正春女士却经常遭到派出所、社区、单位人员等的骚扰、威胁,并被绑架、洗脑甚至劳教迫害,原本和睦的家庭被搅的不得安宁,全家都生活在中共制造的恐怖中,备受煎熬。以下是张正春女士自述被中共迫害的经历。

    修大法身心受益 全家感恩大法

    我叫张正春,今年六十二岁,昆明市布鞋厂退休职工,一九九八年喜得法轮大法,如获至宝,当时感到这就是我要找的人生真谛。得法后我尽量按照师父《转法轮》的要求,做一个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去掉了很多坏脾气,夫妻关系、母女关系、姊妹关系都变好了,家庭也安宁祥和了。不仅如此,通过修炼,我的身体也很快健康起来,多种疾病痊愈,过去有骨质增生、肩周炎、十二指肠溃疡、胃炎,这些病在修炼了大法后都好了。以前不敢穿短袖衬衣,大热天都穿两条裤子,前胸后背都象背着一块石板一样僵硬,修炼大法不久后都好了,我和我的家人真是受益匪浅,感激师父的救度之恩。

    遭绑架、非法拘留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不顾人民的反对,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四日大年初二,我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共六十多人在昆明市下马村一个法轮功学员家交流,被冲入家中的一大帮警察绑架到马村派出所,之后又将我转到莲华派出所,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的杨成、李宏兵(音)、杨大兴(音)及一个女警,叫我滚手印、做笔录,非法审讯后将我带回我家抄家,抄家时还有五华公安分局一个姓廖的警察也去了。抄家时已是晚上十二点多,十多个警察闯到家里,从家里抄走了法轮大法书籍、师父经文,扣押物品清单叫我签字后也没留给我。抄家后又将我拉回莲华派出所,那天晚上就把我关在莲华派出所楼梯底下的小黑房子里。半夜派出所抓来了一个杀人犯,没有地方关,就把我放出来在值班室坐到天亮,把杀人犯送到小黑房子里关着。

    第二天下午,五华公安分局的杨成等人欲将我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然而去了好几个看守所,人家都不收,最后将我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强行送到关上看守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在看守所里,我每天被强迫干奴工——捡小米辣,每天要捡一大堆,象一座小山一样,捡不完还不让睡觉。非法拘留的这十五天还逼迫我自己出伙食费。这次参与迫害的人员还有五华分局张明、陈应权(音)、杨成,五华区610主任徐天武。

    合法上访 遭非法抄家、拘留

    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我和其他六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到云南省委信访处上访,一心想帮助省委深入了解我们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我们怀着赤诚之心,想表达修炼法轮功只想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希望能尊重我们的信仰,给予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

    我们一大早到省委信访处,那里还没有上班,等到上班时间后,值班室人员就将我们带到大厅,让我们每个来访的法轮功学员签名。我们有五位法轮功学员作为代表向接待人员反映情况。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就在院子里静静等候,过了一会儿,开来了几辆大客车,下来上百的警察,将我们围住,不许我们动,给我们拍照、录像,分别做笔录,问我们谁叫我们来的,谁带的头,谁组织的。我们回答:“没人带头,自己想来就来了。”之后我们被关在省委的会议室里两天一夜。

    等到第二天下午,将我们各自所属的辖区派出所警察叫来,按照所属派出所对我们绑架。我被莲华派出所警察带走,直接将我送到五华看守所非法关押,与我一起被莲华派出所送到五华看守所非法关押的还有同去的佘仁澍、李君萍、张文航以及冯永秀及女儿顾丽平。我被非法关押了三十天,五华公安分局杨成、李宏兵(音)、莲华派出所姓缪的警察以取保候审将我送回家。回家后,这些人天天来家里骚扰,威胁我叫我不要修炼法轮功。

    只因一句话 再次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零年七二零前的一天下午四点多,莲华派出所姓缪的警察打电话让我到派出所去一趟,我去了后,姓缪的警察问我去不去北京,我说:“北京又不是你买下来的,我为什么不能去?”就这样一句话,姓缪的警察就又把我绑架到五华看守所非法关押。

    我到看守所后,遇到了一同被绑架来的冯永秀、顾丽平母女。我们被绑架后的第二天,五华区610主任徐天武、莲华派出所姓缪的警察到看守所对我们非法审讯,非法关押二十八天后,我又被这些人接回家。回家后,依然经常被骚扰,五华分局的、莲华派出所的、莲华办事处综合治理办公室的以及莲华小区社区居委会姓夏的主任隔三差五的就来,搅的一家人整日不得安宁,没一天安稳日子。

    两次遭洗脑迫害

    二零零一年夏天,我被绑架到昆明海埂附近的航天疗养院洗脑班,莲华小区社区居委会姓夏的主任和另外两个社区人员陪同我在这个洗脑班近半个月时间,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进行强制洗脑“转化”,每天逼迫我看诬蔑大法的录像,还要所谓的表态,写批判文章。 从洗脑班回家后,我不断遭到五华分局、莲华派出所、莲华办事处综合治理办公室、莲华小区社区居委会等人员的骚扰,每次来家都是十多人,家人简直都受不了了,精神上受到极大的摧残。

    第二次在航天疗养院又开办邪恶的洗脑班,我已记不清时间了。五华区610主任徐天武、莲华派出所杨大兴(音)、五华防暴队的一个人以及我厂厂长唐明生逼迫我去洗脑班,我不去,他们就在光天化日之下掐着脖子、拽着我的手强行将我塞进一辆黑车里送到洗脑班。上车后,我看见我厂书记王志龙、莲华派出所一个女警也在车上。到了洗脑班,依然由莲华小区社区居委会姓夏的主任和另外两个社区人员陪同我在这个洗脑班,这次我被非法关押在这里半个月时间,每天仍旧逼迫我看诋毁诬蔑大法的录像,写保证。半个月回家后依然骚扰不断。

    发真相资料 遭非法劳教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下午,我在教场中路给小学生发了一张法轮功真相传单遭到举报,被绑架到莲华派出所,杨大兴对我非法审讯,当晚对我非法抄家,莲华派出所去了五、六个警察,我的老伴和两个儿子都睡了,这些警察把老伴叫起来,把老伴和孩子们吓坏了,许久都没回过神来。这些人抢走了法轮大法书籍、护身符、法轮功真相资料,还把儿子用的电脑也抢走了。抄家后我被送到五华看守所非法关押(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昆公五拘通字2005[1852]号拘留证),四十天后,五华区610主任徐天武以及一个姓马的将我从看守所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那天是二零零六年一月五日,我接到了昆明市劳教委[2005]第5779号劳教决定书,非法对我劳教两年。

    我被送到劳教所的三大队,分管我的警察是苏中菊,以及一个姓李的和姓张的,我被关在房子里,警察及邪悟人员轮番对我“转化”,逼迫我放弃信仰。早上被精神洗脑摧残,下午逼迫我挑大粪、捡垃圾、打扫卫生。我到劳教所两、三个月后,就开始腿肿、脚肿、发高烧,这个期间还以“检查身体”的名义被抽了一次血,但没有任何检查结果。

    二零零七年九月五日我从劳教所回家。当天下午刚到家,五华610徐天武及姓马的就到我家,以看望的名义继续骚扰。

    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十四年残酷迫害中,我的身心也备受伤害,通过修炼大法获得的健康的身体也在多次迫害中每况愈下,功能紊乱,双手发抖,精神压抑。同时,这场迫害也给我的家人造成了巨大的伤痛,使他们无故蒙受阴影。

    中共邪党邪恶至极,天灭邪党在即,愿人们赶紧选择,退出邪党,摆脱邪灵附体的厄运,迎向光明。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