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恋爱与走正大法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是九九年前得法的,那时还是个小弟子,迫害发生后一度放弃了修炼,后来又走回大法中。

二零一二年七月,我大学毕业。因为我个人条件比较好,尤其是修炼后心性高,为人好,所以有不少女生或明或暗的追求我。但是大学期间,我一直没有谈恋爱。刚上大学时,我就对如今大学的安逸环境很警惕,也认为走正路会很难。但是我对照法严格要求自己,尤其是在色欲心上。随着在一个个考验中提高心性,我逐渐认识到:大学里谈恋爱影响学业,是追求所谓的美好,是虚幻的,是不负责任的,到头来毕业时往往分道扬镳。师父在法中讲过“艺术团的学生,平时男女之间都不让他们随便接触的,而且小小年纪,更不准许男女之间交朋友。”[1]其实谈恋爱本身是一种变异的文化,追求个人感情的满足。我在和女生交往时是注意分寸的,我提醒自己我和她们只能是同学关系,不能暧昧。

我们学校有一个女生,因为我和她同属一个中队,有过几面之缘。印象中,她美丽、懂礼貌、学习好。我曾经对她产生过“暗恋”的情结,但是我放下了,没有和她有任何交往。

后来,因为现在社会沟通工具的发达,通过人人网、手机、QQ等我俩有了一些交流。我能感觉到她对我是比较欣赏、仰慕的,但是我知道自己不能和她谈恋爱。

毕业前,一次在QQ聊天中,她提到大学里学习好的同学基本上都是党员,而我不是,听别人说这是因为我不感兴趣,因此她认为我很正直。于是,借着这个机会,我发给她破网软件,引导她了解真相。她能很好的接受真相,这在我看来很难得。因为我大学里讲真相的对像大多接受程度不好,我也从未表露过自己是修炼人的身份。于是,我决定把我上次法会的投稿送给她看,希望能進一步劝她三退。她看后,没有表示反感,只是表示有一些不明白的地方。因此,我和她约了一个时间见面,我给她解答了一些疑问,她说她看过那篇文章后已经主动的退了,也下载了《转法轮》,想要了解。

这过程中,我表现出很重的情。因为如此好的一个女生,又明白真相,感觉上是一个理想的恋爱对象。但是,我问自己能不能这样做呢?我看了明慧网上关于修心断欲的交流文章。这其中的文章大多是反对谈恋爱,同修选择单身的文章。再加上明慧网也曾发过一个交流,建议正法末期的大法弟子不要随便和常人恋爱结婚。我深深意识到如果把握不好,那结果就会使修炼前功尽弃、毁于一旦,也会毁了世人。所以,我决定除非她看书后能得法,并且一定能精進,我才能和她進一步发展关系。

于是,我也不再过多联系她,她也说她看书后会和我交流。期间,我偶尔问过她看书的進展,她说她在看,但是很慢。后来她一直也没有联系我。这样,我由最初的欢喜到现在的失望,在心性上受到很大的考验,从未有过的考验。我知道这是师父在考验我是否能放下情,我也一定要放下。慢慢的,我能感受到自己在逐渐放下情,心性得到很大的提高。

这期间我看了一些美国电视剧(为了提高英语听力),看到人为了情真的是失去理智,对别人造成伤害;我也看了一些神传文化的故事,一些命中注定金榜题名的才子因为在色欲上犯错而被削去功名。我進一步认识到求学期间真的不能谈恋爱,我如果这样做,也是给大法蒙羞,这怎能留给未来作参照呢?

在毕业典礼之后,其实我心中对她还是有爱慕之情的。一天读法中,我悟到:老师也曾讲过:“我们这一法门,在常人中修炼的这一部份可不是叫你当和尚、当尼姑,我们年轻人还要组织家庭的。那么怎么对待这个问题呢?我讲了,我们这一法门是直指人心,不是从物质利益上使你真正的失去什么。恰恰相反,就是在常人这种物质利益当中去魔炼你的心性,真正提高的就是你的心性。你这颗心能够放的下,你就什么都能放的下,在物质利益上叫你放,你当然就能放的下。你的心放不下,你什么都放不下,所以真正修炼的目地是修那颗心。庙里边修炼它强制你失去这些东西,也是为了使你去掉这颗心,它强制你,让你完全杜绝它,不让你想它,它是这个办法。而我们不要求这样走,我们要求就在物质利益面前,你去把它怎么看淡,所以我们这一门修出来是最扎实的。不是叫你都当和尚、当尼姑。我们在常人中修炼的,将来我们功法传的越来越广,说人人都成了不是和尚的和尚,一个个炼法轮大法的都成这个式的了,这不行。”[2]

修炼人不是不能恋爱结婚,很多同修没有走正路,是因为执着心没有去,心性没有提高。恋爱和修炼不是矛盾的!于是我决定向她表白,问她是否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她说可以。于是我和她在离校前又见了一面。她说之前因为受无神论的影响,对书中有些内容不能理解,所以没有看完书,她说她会在暑假把书看完的(她读研究生,有假期)。

暑假期间,我和她相隔两地,只能通过短信進行交流。在学法中,我進一步认识到我有一个观点是错的:我不应该要求她精進,而是应该要求自己一定精進。即使是夫妻同修也有闹矛盾的时候,冷静下来发现都是不向内找、不修自己。一个精進的大法弟子怎么能受到别人的影响呢?不可能!

一段时间后,她告诉我她看完书了,但是觉得自己还是个无神论者。她问我,我俩还能在一起吗?因为我曾经说过如果她不能得法,我俩在一起可能不和谐。当然我现在已经改变了看法,我也知道让她一个人看书,一下子改变她也是不容易的。所以我对她说没问题啊。

于是,我和她继续交往。因为我时时提醒自己一定要走正路,稍有不慎,就是毁于一旦,所以我想以一种“高境界”的、理性的、不同于常人的方式和她交往。所以,我俩在短信交流时,没有什么甜言蜜语,我主动谈一些婚姻、人生,也包括修炼的道理。一次,她告诉我她虽然欣赏我,但是没有找到一种喜欢我的感觉。進一步交流,我明白了是我的这种方式让她接受不了。她觉得我好象不是真心的,于是我一再和她解释我的“理性”。但是越描越乱,结果她说认为我俩不合适,还是做好同学吧!

这真的打击了我,这也算失恋吧!但是我明白自己是修炼人,“情是越挣越紧的网”[3]。我不再解释,我要冷静下来,向内找自己的执着心。我发现我的“理性”正是一种执着,修炼人的高境界应该体现在心性上,而不是体现在形式上。我是怕自己掉下去,所以不敢正当的谈恋爱。男女正常交往是常人社会的一种形式,是法在人的一层的表现。我应该圆容法,心态很正,不混同于常人。

進一步向内找,我发现我在和人相处的其它事情上现在也有这个执着,比如认为常人的一些娱乐活动是浪费时间,而很少参与。走到正法最后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应该高标准要求自己,清楚自己的使命,但是我们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状态修炼。既要“符合”,又要“修炼”。这不矛盾,我们的修炼形式就是这样的。你的任何一个执着心,师父是最清楚的,师父一定会利用矛盾让你提高心性的。如果我们真能在矛盾中向内找,那一定能做到精進。而这些矛盾就会在你和常人的交往中发生,如果你和常人的接触越来越少,你怎么修炼,又怎么救人呢?这往往会造成常人对修炼人的不理解。

师父讲过:“可是修炼就是为了提高,你已经能舍此执著了,那么为什么不把怕执著本身也舍掉呢?舍它个无漏其不是更高的舍吗?不过修炼者或常人连根本的舍都做不到,也谈及此理,那是为执著心不放而找借口乱法而已。”[4]我们应该把怕执着的执着舍掉。

大法是宇宙的根本大法,是高德大法,我们是能够在常人社会堂堂正正的修炼、坦坦荡荡的救人,一定能既是一个好人,又是精進的修炼人、救人的觉者。因为法是贯穿从常人社会到神的世界所有层次的,大法有这样的威力!一些同修流离失所,这是恶党的迫害造成的,是旧势力的安排。同修在这种环境下全身心的救人,这是否定迫害,走正自己的路。大法无边,大法是圆容的,我们应该在不同的阶层、环境中发挥自己的作用。

后来在看《明慧周刊》时,看到同修在矛盾中讲清真相,从而解决了矛盾。我和她闹矛盾已经有两周了,此时的我已经没有了解释自己、执着情不放的心,相信是自己的东西不丢。但是,我想发生了矛盾,一定有我修炼人的责任,我做的不好也会影响常人对法、对大法弟子的认识,我应该向她坦白自己的问题,表示抱歉。结果,她欣然接受,我俩又重归于好。

无论我和她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我都不会执着,我会走正路,前途一定是光明的。我有时问自己:你是在谈恋爱,还是在精進呢?你从要求别人精進,到不要求,再到不在乎她是否得法,这是不是在一步步的堕落情网呢?我想不是的!我反观自己的三件事做得如何:这一段时间的三件事没有受到影响,反而更精進了。我对她的要求放松,正是对自己的要求加强。这体现了心的容量的扩大,能够包容别人。关键是修炼中要向内找,提高心性,修自己,而不是向外找,要求别人。

不足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什么是你的想往〉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无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