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九年冤狱 原林产公司经理李尚诗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盘锦市现年六十五岁的李尚诗,二零零四年被绑架、非法判刑十四年,被转至抚顺清台子监狱关押迫害,于二零零八年转至沈阳第一监狱,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被迫害致死,此前他被劫持在监狱高戒备监区。

李尚诗老人,原盘锦市林产工业公司经理,家住盘锦市兴隆台区。因不放弃法轮大法的修炼,连续两次被绑架、非法判刑,累计刑期十七年半。第一次二零零零年三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第二次二零零四年九月份被非法判刑十四年,现被非法关押于沈阳第一监狱。他女儿优秀大学生李鸿舒是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职工,也因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判刑十年。

绑架、非法判刑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日下午五点多钟,李尚诗老人从亲属家出来,骑自行车沿着辽河北大堤从东向西去魏家村另一亲属家住宿(因邪党迫害有家不能回)。骑到中间时,突然从大堤边上窜出四个青年人,一下子将他扑倒。当时,老人完全以为是歹徒抢劫,在挣扎过程中,一眼瞥见旁边还有一个岁数大的人在指挥,这才意识到被中共恶警绑架。

绑匪们一溜烟将李尚诗拉到盘锦市双台子区公安分局,连拖带拽把李尚诗拖到二楼,将李尚诗脸朝下摔在地上。后送盘锦第三看守所的小号。

第三天傍晚四点多钟,市公安局政保支队派恶警连杰及一名小青年对李尚诗进行非法讯问,刚开始时,他们以伪善的面目出现,诱导李尚诗。当提到有关法轮功的问题时,看李尚诗不配合,便恼羞成怒,左手抓住头发,右手左右开弓狠劲扇李尚诗耳光,然后又用右手攥成拳头猛击李尚诗的心窝,将李尚诗打倒在地。于是李尚诗大声呼喊,恶警连杰方才罢手。李尚诗捂着疼痛的心窝被送回小号。

次日,盘锦市公安局又派李国华及另一个小青年继续对李尚诗非法讯问,从开始讯问到结束,李尚诗只说了一句话:“中共政府在处理法轮功的问题上从来没有讲过法律,所以,我拒绝回答一切问题。”同时李尚诗将此话亲自写在讯问笔录上。从此以后,公安局再也没有找过他。之后,他们把已经编造的一些材料交给兴隆台区检察院。

直到九月初兴隆台区法院准备对李尚诗非法开庭。开庭期间,邪恶检察员裴光彦杜撰出一份所谓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起诉书。之后,一直充当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徒审判长马力(女,看守所犯人都叫她马大黑或马大吃,特别能接礼受贿)开始非法审判李尚诗,并非法判刑十四年。

入冤狱被迫害致死

中共酷刑示意图:野蛮灌食
中共酷刑示意图:野蛮灌食

被非法判刑后,李尚诗老人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八日与葫芦岛另两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抚顺二监狱(青台子监狱)遭受迫害。老人曾先后被非法关押在盘锦、抚顺、沈阳等监狱,遭受各种酷刑折磨和超负荷劳役迫害。一次李尚诗为抗议对他的迫害,曾绝 食二十八天,他被固定在死人床上遭强行灌食,胃被插管插坏。
二零一零年六月在沈阳第一监狱,被那里的恶警用电刑迫害后关禁闭,而后不让家人探视接见。当时三监区队长董贺轩伙同狱政处长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李尚诗等三名学员实施饿饭、不给吃饱,在精神上身体上 长期进行摧残,长期关小号体罚。狱方又以李尚诗不转化为由不让家里人探视。老伴多次拿上日用品到几百里之外的监狱看望,都被警察拒绝。无论如何哀求得到的答复都是:不转化,就不允许家人探视。家人被监狱方面剥夺探视权两年多,老伴整日以泪洗面,哭瞎了一只眼睛,愁掉了满口牙齿。

李尚诗在沈阳第一监狱遭到残酷的迫害,后被送到高戒备区对其迫害。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在高戒备监区,李尚诗突然大口地吐血,后被送监狱医院。在监狱医院里,不能医治,后又转至监狱外医院,但是医治无效去世。

李尚诗吐血而死后,监狱称李尚诗是肺结核。既然李尚诗患肺结核,为什么不给保外。沈阳第一监狱逃脱不了对李尚诗迫害致死应该承担的责任。

李尚诗女儿遭受的迫害

李尚诗的女儿李鸿舒,因与爸爸一起炼法轮大法,九九年被劳教三年,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之后,又在二零零二年初被判了十年徒刑,关在沈阳市大北女子监狱。李鸿舒自从关进大北监狱以后,多次受到非人的折磨与精神摧残。郭妈妈(李尚诗妻子)去监狱探望女儿,也经常遭到监狱方的拒绝。

在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日,郭妈妈去探望女儿,狱警说:“李鸿舒传看法轮大法经文,正在严管,不准接见,两个月以后再来吧。”就这样郭妈妈又一次带着失望含泪而归。回家后,她心如刀绞,不知女儿是死是活,因为有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死在监狱里。

郭妈妈度日如年的等到了二零零八年一月九日又去探望女儿,当见到女儿后,郭妈妈大吃一惊,女儿的右脸比左脸鼓起很高,而且眼睛肿得很小,而左半脸瘦得皮包骨,整个脸变了形。露在衣服外面的手和胳膊已骨瘦如柴,走路也很艰难,连站、立、坐都很吃力。

郭妈妈望着那九年来备受残酷折磨的女儿、慢慢移动的背影……象个木头人一样的站在那里凝望,她简直不敢再想,下次女儿又会是什么样。她转身走出监狱的大门,眼望着天,心在哭喊,谁来救救我的女儿呀!天理呀!人道呀!你们都在哪里?她的心在呼喊着。就这样,她带着心中的呐喊,拖着沉重的脚步,又踏上了九年来,她用泪水洗刷过百遍之多的,这条往返的探监之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6/遭九年冤狱-原林产公司经理李尚诗被迫害致死-2831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