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尊再造了我的身体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今年七十一岁了,从前我身体特别不好,不但有肝炎、气管炎、心脏病、风湿病,还有很严重的神经性头疼。自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这些病症统统的离我远去了。

无病一身轻的感觉让我更深切的体会了大法的殊胜美好和师父的慈悲伟大,我的老伴也一度走進了修炼。可自从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大法以后,老伴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活生生的身边的例子不相信,却听信邪党的造谣诬陷,他不允许我炼功,也不听我讲真相,我当然不能放弃。多少年来,他不但多次毁了我所有的书籍,更因为修炼的事儿常常打我。

恶党是非常邪恶的,它把这个国家搞得黑白颠倒是非混淆,又在对大法的迫害中,拉着许多无辜的生灵走上不归路,我看着亲属不明真相又不听真相,真是痛心疾首,却束手无策。这让我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

然而一段不寻常的经历让我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和师父的慈悲,也让我从新审视自己的修炼道路。怀着无比感恩的心情,写下这段往事,望与各位同修共勉。

二零一零年五月三日上午十点左右,我正准备去食堂买饭。过马路时,突然有一辆公交车违章闯红灯,冲过来把我撞倒了。我当场就失去了知觉。

昏迷中,我感觉自己去了好多地方。印象较深的是在某一个空间里有一座非常大的房子,房间大厅的桌子上有个圆圆的东西不停的转啊转啊,我看到有很多人飞着过来看。这个空间里看不见土,地上却长了很多扫帚状的植物,大概一米多高,上面结着五彩斑斓的果实,非常漂亮。

另一个清楚记得的,也是我醒来之前去的最后一个空间就是北京中南海的东门外,那里聚集了许多人,正陆续顺着东门往里走,好象都是过去共产邪党的一些领导人,就连周某也在其中。这时有个“人”对我说,“走吧,一起進去吧!”我一看,不对啊,这些都是死去的人啊!我摆摆手表示不能跟他们一起走。就这么一想,我竟然醒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六月中旬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女儿说我已经昏迷一个半月了,她说我被撞的非常严重,全身多处骨折,头盖骨也碎了,一半重一半轻,脑袋里全都是血,左脑的头骨已经没办法修复了,就连脑袋里的东西也是医生清洗后又放回去的。在那样的情况下,没人相信我还能活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手被捆在床上。女儿告诉我,手术期间,最多每天要打三十二种药,生命一直是靠点滴在维系。可是在昏迷的状态下,我总下意识的去拔针,弄得床上到处都是血和药水。后来医生就把我的双手给捆起来了。

女儿看我醒来了特别兴奋,她对我说,昏迷超过半个月能活过来的都很少,而您都在这儿躺了一个半月了。我突然下意识的去摸小腹,那一刻,我感觉到了法轮的旋转,于是松了一口气。昏昏沉沉的又睡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再醒来时,我隐约记起平时每天都会看一本书。闭上眼睛,果然有一本书显现在我的眼前,可是书的名字却被遮住了。

再看看周围的人,丈夫和女儿,他们的名字我都想不起来了,感觉整个脑袋都是空的。我当时就出现了这样的念头:这些常人的事儿我记不起来没有关系,但修炼的事儿我必须得想起来!我拼命地想,过了大概一个星期,我的脑海里出现四个清晰的字:“苦其心志”[1]。

“苦其心志”!这是我苏醒以来第一个明确的概念。我继续绞尽脑汁的想,用了十天左右的时间,我终于把整首经文想起来了。而此刻我也明白了这是师父又给了我一次生命,我一定要好好珍惜。

“在人心的考验当中,对于一个修炼的人来讲,在人和神两种概念的认识中、互相的碰撞中,就会出现这个状态。人的思想占了上风,那他就会走向人;神的思想与人的正念占了上风,他就会走向神。”[2]

在我醒来十几天后,制订了一个新的治疗方法,用车子推我去一个大楼,房间很大人很多,我不知道要干什么,他们拿两个耳机扣住我耳朵,我觉得震的很难受。第二天,我不愿意去,硬是把我推去。第三天又把我推去了,我当时说话困难,说不出来,心想:“我是大法修炼的人,不能这么治啊。”我大哭起来,女儿只好把我推回了房间,这时就感觉肚子里的法轮转动的很厉害,我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从此以后,我的身体明显的好转,头脑清醒度也在好转,血压也恢复正常了。

陆陆续续又想起来《洪吟》中的几篇经文和《转法轮》的〈论语〉部份,在出院的时候,我已经能够背诵〈论语〉前三段了。

在这中间,我又恢复了一个记忆,就是打坐。经过大概一周的努力,我才第一次勉强坐起来,可一下子又感觉天旋地转,昏了过去。坚持了十多天,我终于可以打坐了。虽然在常人看来我承受了极大的痛苦,不过说实话我在整个事件过程中都没有疼痛感,我知道师父为我承受了很多。

八月十七日,我出院了。出院那天,医治我的医生竖着大拇指说:“你年龄这么大,伤的这么重,能恢复的这么快,真是奇迹!”

回家之后第一件事是看看我放大法书的抽屉,却发现我所有的书、资料,包括装有老师讲法的MP3都没了,我就掉泪了,这时候的我也想不起来炼功动作……我当时就生出一念,我要尽快恢复走路,于是我每天努力练习走路,这中间的辛苦就不说了,因为有信念在支撑我,我想去找同修,那里有大法书!

十月份,我就能下楼了,同楼的老人们都很惊奇。有一个八十岁的老大姐,十年前我给她讲过真相,当时她女儿知道后,大骂我,还要到派出所告我,结果不久后,她女儿就得病死了。这一次她看见我出了这么大的事,身体却能迅速的恢复,就若有所思的说:“你说的可能是对的!”我也再次告诉她让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一回,她听了我的话,等我再看见她时,她脸色恢复正常,她说自己也受益了,身上没有过去那些病了!

到十月下旬的时候,我能走的远点了,我就赶快去同修家讲了我的经历,同修送我一本小本《转法轮》,我一看,哎呦,因祸得福了,我这眼睛,原来看大本的《转法轮》都得戴花镜,现在看小本的字都能看得清,可是,我再一看,忍不住又想哭啊,很多字都不认识了啊。回家,我就对着字典一个一个字的查……逐渐的,师父的书我也都凑全了,在大法的指引下,我很快恢复了更多的记忆。包括好多书上的字和五套炼功动作。

师父慈悲啊,再造了我的身体。身体恢复的非常好。刚出院那会儿,我就是皮包骨,出院后,我就开始长肉,从体重秤上看我只长了八斤,可我知道,身上的肉很多呢,绝对不只这几斤啊,我想大概不是这个空间的物质。

距那次出事一年半的时间了,我现在走在街上,不知道的人根本看不出来我象经历过这么个大劫的人。现在,我又可以出去讲真相了呢!

通过这事,我也真正体悟到:“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3]

只有坚信师父坚信法,奇迹才会在你身上出现!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