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安阳市众多家庭遭受的苦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中共当权小丑江泽民和中共相互利用于九九年七·二零发起疯狂迫害法轮功的运动。聚焦古都河南安阳市,人间悲剧接连上演。十四年来,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庭被摧残,无数可贵的生命横遭涂炭。

女儿被迫害致死 父母在悲痛中过世

马瑜,大专毕业,性格开朗,人缘好,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是一个爱笑的善良姑娘。原是安阳市药品检验所职工,在家中排行老小,备受疼爱。一九九六年风华正茂的马瑜,因修炼法轮功,生命有了全新的意义,生活、工作更加充实、光明、快乐,工作踏实勤恳,看淡名利。药品检验所很多人都评价“要评劳模就是马瑜”。 他们的父亲原在自行车公司从事技术工作,母亲原是实验小学校长。亲人间相互关心、理解、帮助,是个幸福、祥和、美满之家。

二零零零年,马瑜为了维护信仰自由,放弃舒适安逸的生活,冒着失去个人一切的危险,只身去北京证实大法。

二零零一年三月,马瑜被非法扣押在洗脑班迫害,她面对邪恶之徒的种种威胁,坚韧不屈,正念闯出洗脑班。此后每年至少两次被市“610”洗脑班恶首王原生、文峰区“610”恶首黄泽指使文峰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非法搜查、劫持绑架到洗脑班,有次在工作期间她外出办公事,在大街上就被公然劫持绑架。几乎每年大年前都要被绑架到洗脑班折磨迫害,有两年大年期间只有马瑜一人被单独关押在蔬菜公司洗脑班。她几次绝食抗议对正信的无理迫害。“610”胁迫指使药检所长期不许她上班,停发工资。由于邪恶之徒长期对马瑜的恐怖威胁、身心摧残,使她身体极度虚弱、消瘦,拉肚子,不能进食,二零零五年八月初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四岁。

父母的掌上明珠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走了,女儿的冤屈无处申,父母的心碎了。二零一一年秋,马瑜的父亲在过度忧伤中离世;马瑜的母亲在医院昏迷不醒长达近一年,二零一三年十月带着无限的哀怨离开人世。一时间苍天垂泪,洒雨送行。

受中共毒害丈夫频施暴 王文霞凄苦离世

二零一三年四月份的一天,在安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的一个普通病房里,一位中年女士,脸色苍白,在一阵乳腺大出血后,凄惨离世,去世后眼睛睁着。病危期间,看不到丈夫、独生女儿在身旁守护,此景令人匪夷所思。

王文霞女士,原安阳市第一自行车厂职工,修炼前心脏有病,修炼大法后身心健康,夫妻恩爱,家庭幸福和睦。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二零零三年五月期间,王文霞和其弟弟无辜被龙安分局绑架,又被劫持到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四个年轻恶警吊起来对这个弱小女子轮番毒打,刑讯逼供。他们毒打一阵,停下来,测量一下她的血压、心跳,来判断她是否心惶恐惧,然后接着毒打、逼供,几次测量后恶警很奇怪:“她为什么不害怕?”因为他们不懂修炼人做的正,内心是平静的。恶警还威胁恐吓她,再不开口,就要把她七、八岁的女儿也抓来吊起来毒打。后王文霞被非法劳教两年,在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这座人间地狱遭受非人折磨。

王文霞从劳教所出狱回家后,原本温和体贴的丈夫受中共欺骗宣传毒害后,忽然象变了一个人,疏远、冷落、歧视她,不许她炼功。多年来对她的生活、健康不闻不问,在外面和一女人长期同居,因找不到王文霞的任何过错,他借酒后回家对她非打即骂。王文霞没有经济来源,仅靠打工的微薄收入维持生活,还要负责抚养女儿及上大学的费用。邪党迫害的高压恐怖、长期的家庭冷暴力,精神的屈辱、痛苦,一齐压向这个弱女子,导致她身心交瘁。就在她病重期间,其丈夫不但不安慰、照顾,不负担她的治疗费,还对命在旦夕、乳腺流血不止的她拳脚相加,还不让在外地上大学的独生女儿回家看望母亲,年仅四十六岁的王文霞凄苦离世。一个正常家庭就这样被中共摧毁。

石艳娥深陷囹圄 慈母丈夫先后离世

石艳娥,女,五十八岁,安阳市电筒厂退休职工,原本有一个让人羡慕的家庭。妻子吃苦耐劳、勤俭持家,丈夫温文尔雅,人品好,有技术,收入颇丰,日子过得其乐融融。

自九九年七·二零后,风云突变,大难降临,她由于坚信大法,不断受到来自“610”、公安局、街道办事处、居委会、所在单位抄家、骚扰、施压、威胁,多次绑架到洗脑班、看守所,曾流离失所数年,约在二零零八年才回到家中。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早,安阳市“610”市国保、文峰区国保大队恶警白东明为首的一伙人到石艳娥家,石艳娥拒绝开门,恶警如土匪一般,前后出动几十人、几辆警车,动用开锁匠撬开房门,从家中强行绑架走了石艳娥和正在她家做客的吴青钗。石艳娥被非法关押在安阳市看守所期间,她绝食四十多天反迫害,四十多天里一直被戴手铐、脚镣,并灌食。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二零零九年底前后,石艳娥的丈夫承受不了一次次的魔难打击,身体健康的他突发急病,含冤去世。其家人找到文峰区国保大队和检察院要求放人,或至少让石艳娥与遗体告别,被恶人恶警毫无人性的拒绝,随后没几天又悄悄把迫害材料转到法院,石艳娥被非法判刑三年,关进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

石艳娥的母亲痛失孝顺的女婿,日夜思念狱中的女儿,在石艳娥非法关押期间几次不能吃喝,出现生命危险,在石艳娥从监狱回家后不久,慈母的牵挂似乎承受到了生命尽头,原本身体健康的她,二零一三年大年后突然撒手人寰。就这样一个幸福温馨的家庭非正常痛失两位亲人。

父亲被夺命 丈夫又身亡

李伏琴,女,五十八岁,原安阳市助剂厂会计。因身体不好修炼法轮功,修炼后无病一身轻。工作、家庭里里外外挑重担,是个人人称赞的大好人。父亲李振山,安阳市第三地毯厂退休职工,心地善良,乐于助人。修炼后胃炎、皮癣等多种顽疾不治而愈,精力充沛,走路生风。

九九年七·二零后,李伏琴一家便家无宁日,二零零零年因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从驻京办事处被当地“610”、警察劫持回安阳,非法关押到安阳市看守所长达半年多。李伏琴家经常受到“610”、派出所、办事处、街道等不法人员骚扰,她多次被绑架到“610”洗脑班迫害,就连没有文化的老父亲也被定为迫害的重点之一,严加监视、抄家、骚扰。长期的高压恐怖,导致李伏琴父亲精神压力过大,身体健壮的他于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突发脑溢血症状,几天后含冤离世。亲朋好友街坊邻居无不惋惜。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李伏琴又被文峰区国保大队恶警白东明为首的一伙人从家中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非法关押在十八里河劳教所迫害。理由是行使了公民的权利,向村民散发了几份法轮功真相传单。

李伏琴的丈夫在邪党人员无休止的淫威下,精神近乎崩溃失常。在李伏琴被非法关押在十八里河劳教所期间,她的丈夫在一次外出时,在精神恍惚中横遭车祸,一条腿被压断,李伏琴从劳教所回家后不久,丈夫在一系列的打击下,突发疾病,离开人世。

家中唯一支柱被判刑 三家人相继离世

王芳,女,四十来岁,家住安阳市文峰区西大街。娘家在南方,只身一人在安阳。丈夫脾气暴躁,对王芳非打即骂。王芳修炼大法后,无怨无悔,勤勤恳恳照顾好一家老小,家庭趋于平静稳定。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王芳坚定修炼大法。她家生活极为困难,王芳是家中唯一的支柱。年迈的婆婆身体不好,丈夫半身不遂、瘫痪在床,还有三个未成年的女儿,大的打工,小的在上学。信仰“真善忍”的王芳在各种魔难中变得坚韧。

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王芳外出讲真相时被绑架。安阳市文峰区邪党法院对王芳非法开庭,恶人恶警临时把王芳的婆婆、几个亲属和三个女儿带到法院,企图利用亲情迫使王芳放弃修炼法轮功。王芳回答:“法轮大法好!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所谓开庭没有进行下去,警察匆忙把王芳带走,王芳的婆婆当场晕倒。王芳被非法判刑三年,被监禁在新乡女子监狱,全家陷入痛苦绝望,瘫痪的丈夫只好被婆婆送到福利院,几个月后丈夫便去世,后婆婆、大伯子也相继离世。一个家庭接连失去三位亲人。

解体中共 让我们的家庭回复安宁

以上几个家庭的悲惨遭遇,只是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冰山一角,从中折射出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前后她们家庭状况的鲜明对比。

中共邪党谎言加暴力,煽动仇恨,人为制造悲剧。安阳市“610”是邪党迫害政策的积极追随者和执行者,地方公安国保充当打手,检察院、法院充当帮凶,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及家庭的人员都起到了推波助澜、落井下石的作用。

中共历次运动迫害死八千万善良无辜的同胞,周期性的政治运动迫害了一半以上的家庭。今天,血债累累、罪恶滔天的中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天灭中共已成定局。人命关天,欠债要还,迫害正信,天理不容。所有罪犯必将遭到清算和报应。

附:安阳市“610”洗脑班信息

安阳市蔬菜公司招待所,位于安阳市人民大道“三八岗”东百米,路北。外围繁华热闹,进去往北通向后面一僻静的小巷里,一座平房小院,铁丝网的大门紧锁。这便是鲜为人知的安阳市“610”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所在地。这个打着“法制教育学习班”幌子的洗脑班,是对安阳广大法轮功修炼者非法秘密关押的黑监狱。不仅对法轮功学员肉体折磨,而且是对精神进行摧残,摧毁的是人的意志,完全是在践踏人权和法律。洗脑班超过德国纳粹“盖世太保”集中营对犹太人的迫害。

'蔬菜公司招待所大门'
蔬菜公司招待所大门

'洗脑班大门'
洗脑班大门

'安阳市“610”洗脑班位于蔬菜公司后院一僻静的小巷路东。'
安阳市“610”洗脑班位于蔬菜公司后院一僻静的小巷路东。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