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追着要真相资料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三日】我今年六十岁,出生在辽宁省南部山区,从小家里十分的贫寒,家中兄弟姐妹十一个,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在这些兄妹当中,我又是最不幸的一个。

我从小体弱多病,六岁时得了“掉旋风”,犯起病来口眼歪斜,胯骨还长个无名疮,流脓流水,干治治不好。由于家庭困难,我念了四念书就不念了,那时才十二岁,就下来到生产队干农活,十六岁患上顽固性肠炎,一个星期保准腹泻一次,用什么药也不好使,拉的我面黄肌瘦。没过几年,我又患上甲型肝炎,也没钱看病,等到三十八岁时病情加重,去医院检查已经肝硬化,什么活也干不了,躺在炕上不敢动,肝部疼痛难忍,人生的一切希望均已破灭,什么也不敢想了,就等着死神来接我了……

法轮大法使我起死回生

在一九九八年秋天,我已经病危在家里,痛苦不堪。有一天我外甥从外地特意来看我,告诉我说:“二舅,你有救了,有一种功法叫法轮功,不用花钱就能好病。”我立刻来了精神头,竖起耳朵听他介绍法轮功,之后我两只耳朵直冒热气,还听到大板车的隆隆声音,而我们村根本就没有大板车。外甥告诉我,是李洪志老师在给你净化身体呢!当时别提我有多高兴啊! 万念俱灭等死的人,生命又有了生的希望。

随后,我就跟着外甥去他家学功。到晚上睡觉我就犯愁了,在我自己家里睡觉需要盖两床被都冷的不行,在外甥这儿冷怎么办?可是睡到后半夜,我后腰滋滋发热,热的我受不了,起来就问我姐姐,姐姐也是修炼人,姐姐告诉我说:是老师在管你呢!我就放心了。

我在姐姐家里学会了炼功动作,就去了炼功点和大伙一起炼功,浑身直冒汗,汗顺着脸往下淌,七八天后就一身轻了,所有的病都好了!

我恭敬的请了一本《转法轮》,带着大法书去我妹妹家洪法。妹妹身体也不好,得了一种怪病,浑身疼痛难忍,花了很多钱也没治好。我告诉她大法的神奇,她亲眼看到我身体的神奇变化,便很认真的学炼起来,从此得法。她的病很快就好了,而且顶着巨大的压力一直坚定的修炼至如今。现在我们亲人里有四人得法实修的,亲朋好友都明白真相,支持我们修炼法轮功,从此我们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其乐融融。

风云突变

正当我沉浸在佛法修炼的幸福之中时,九九年七二零,全国以江氏流氓集团为首的掀起了迫害法轮大法的运动,突然在电视里二十四小时不停的攻击大法。我没有相信电视说的,我知道邪党政府开始造假欺骗老百姓,心里很着急,怎么办?最后去了我妹妹家和她切磋交流:现在好人被诬陷,我们不应该躲在家里,应该让人知道真相,法轮功是好的,大法师父是清白的,法轮大法是正法。过些日子从妹妹那里回家,带很多大法资料:传单和真相光盘,那时路上设有很多关卡,警察盘查的很严,我求师父保护加持,我明显感到很强的能量场,就觉的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我,我没有了怕,安全到家。回家以后,找到同修切磋交流,应该让世人知道真相,证实大法的美好,告诉世人大法师父是清白的,法轮大法是正法。和同修很快就把资料发完了。

二零零五年有一天,晚上我和女儿去外村贴不干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恶意举报,被警察抓到派出所,逼我说出资料来源,我不说,就打我,继续逼我说谁给的,我就是不说,接着打我,搧嘴巴,打了我一宿,我也没有出卖同修。

第二天我被劫持到看守所迫害了二十多天。在看守所里我向内找漏洞在哪里,想到当时那几天心情不好,和老伴因为农活吵了嘴。找到自己争斗心强,善心不够,但即使这样,也不允许旧势力操纵恶警迫害我,这不是我应该呆的地方,请师父加持我出去,我要出去,还有很多事情没做,还有很多世人需要我去救度。我心已定:决不能出卖同修!决不能背叛师父!邪恶再也没有招了,也没让我签字。这样二十一天我堂堂正正的回家了。从那以后一直到现在,警察再也没有找我的麻烦,我一直稳健的走在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路上。

人们追着要真相资料

我和我们乡里十几个同修顶着邪恶的压力一直向世人讲清真相,世人由原来的受蒙蔽不明白真相,到现在抢着要、追着要法轮功真相资料,有的甚至到家里来要真相资料,从九九年七二零到现在,我地处方圆五十里,跨三个地区交界处,各个村屯家家户户都得到了大法真相资料,明白了法轮大法好。我们讲真相的方式由原来的晚上家家户户送,到现在面对面向世人讲真相还到集市讲,边讲边发。

一次我们来到集市上,走到人多的地方,先掏出“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小册子、神韵晚会光盘,就开始讲大法真相,再讲“亡共石”,天灭中共是天象、刘伯温预言、退党保命等等,围着一帮人静静的听。这时有一个当官模样的人要神韵晚会光盘,说再多给他几个光盘,又多要一个护身符,然后他说:“我是某某村大队书记,我回去也给你发。”

就在这时,我一回头,看到一个年轻人正拨电话,好象有要举报的意思,我没有害怕,给他一个真相护身符,他高兴的说“谢谢”。这使我悟到,就是看我心动不动,有没有怕心。我不慌不忙还继续讲法轮功真相,这时听真相的世人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都上来要各种法轮功真相资料,资料不够分,看着众生带着遗憾离去,我心里很不好受。

还有一次,和同修配合一起赶集讲真相,我把小莲花上面刻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拿出来作为开场白,送给你“法轮大法真相护身符”,有车的挂车上,没车的挂家里,灾难来时能保命,又拿出小册子、光盘,讲大法真相和三退,这时已经围了不少人,人越聚越多,我带的大包资料没有打开,我又拿护身符,有人问是什么?我又讲一遍“法轮大法好”,大难来时命能保。大家都想要光盘小册子,我又问:“你们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大家一起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一连喊三遍,非常奇妙,喊的非常有节奏,太震撼了,我满眼的泪水再也噙不住了,扑簌簌的流下来:那喊声震撼着层层天宇,那喊声净化着层层大穹……更净化着我的心灵,不是我给予众生的多,而是我给予他们太少、太少。我用手抹了抹眼泪,弯腰把真相资料包打开了,大家一下子都上来抢,这时我怕有不明白真相的世人把资料拿走,我就抱起资料包就跑,人们就在后面追,我又停下来了,才发给他们资料,资料立刻就没了。

这时和我配合的同修在一边讲,有人认出了她,就问:你是不是也有法轮功资料?同修说“有”,便拿出来发,没有得到资料的人都围向了同修。同修问:你们知不知道我为什么送你们这些东西?他们说知道法轮大法好,同修七、八份资料一下子都送没了。没得到的人打开同修的包,一看没有,很失望,其中有两个五十多岁的妇女依依不舍的跟在同修后面走,泪眼汪汪的,同修详细的给她俩讲了真相,并做了三退。临走时她们还告诉同修:你下个集还来呀。

这些年之所以能坚持这样讲真相,是因为我们重视学法、发正念。每次出去都是先学好法、发正念,才出去讲真相。得有一个纯正的心态,才能救得了人,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但也有心性把握不好的时候,这方面的经验教训也是有的:

有一次,我骑摩托车到很远的地方发资料,还剩七、八本时,有人截住我,我正念走脱,当走到村路口时,有一辆面包车企图截我,我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机智的骑上摩托车摆脱面包车,刚走没多远,路的正前方有五六个人手拉手截我,我没有停车,他们松开手,我冲了过去,转入小路拐弯隐蔽处,心想邪恶看不见,这时,好几辆警车、面包车都赶到了,就听他们说,就看见在这儿,怎么没有啊!过一会他们走了。这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1]

这次有惊无险回到家,我及时向内找。原来和我常在一起配合的同修自己出去发资料了,没找我,我心里不平衡,心想你自己行了,不用我了,我自己出去发资料!也不用你,这次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漏,向内找吧!原来我有这么强的妒忌心和证实自我的心啊!在这里诚心告诫同修,做证实法的事基点一定要正,心态不好时要及时调整归正,一定要用最神圣的心做大法的事情,才能救得了人,否则邪恶就会钻空子,给证实法和救度众生造成损失,给师父添麻烦。

这些年来我们地区发放《九评》约有一卡车,小册子、光盘无数,虽然大部份世人都得救了,但是我还要和同修们配合的更好,让更多更多的世人明白大法真相。心里无限感恩伟大师尊对满身业力的我慈悲救度,没有师父就没有我,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用我的全部身心报答恩师,那就是用心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