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大法的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三日】我老伴是一九九四年跟师父班得法的,我是看了她拿回的《法轮功》得法的。由于工作很忙,没有到炼功点去炼功,有时在家里自己炼。直到一九九六年我才到学法小组学法,到炼功点炼功,走入大法修炼。

一、维护大法,证实大法

师父在《精進要旨》中说“自我做起维护大法同样永远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因为他是宇宙众生的,其中包括你。”

我刚走入修炼时,在工作上遇到一个难题,我的工作就是组织专家搞建设项目(包括土建工程,工业项目)评估论证,对其科学性,经济性提出意见,给政府部门批项提供依据。当年从北京派来一个市长,带来一个板式散热器项目,并指派我去调研。这个项目的设备投资7.3亿元,完全从西欧引進,有的领导告诉我,新市长带来的项目你不能提不同意见,弄不好牵扯你这个局长能不能保的问题。还有的说,你想溜须还没机会呢。

我想我修大法了,得按“真善忍”标准做事,不能按常人标准做事,师父让我做好人,我就做好人。我带两个高级工程师,到北京各大建筑设计院调研,同时也咨询了清华大学建筑系教授,还有其他一些建筑专家,最后客观、实事求是的写出了个不可行的报告。主管审批项目部门市计划委把报告转给市长后,市长批示:我提出的项目还敢否定,这很好。后来,相关报纸头版报道。如果这个项目真上去因市场问题就会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后来这个市长在调到北京前,又找我论证一个他关心的污水治理项目,他觉的很客观、很满意。在九八年国家体委到本市调查法轮功时,我在会上发言。体委调查说:法轮功对祛病健身有奇效,对道德回升也有促進作用。

九六年《光明日报》出现了诽谤大法文章后,许多学员写信揭露谎言。不久,当地报社也出现了一篇一个精神病练功出偏的文章报道,当时很多学员去报社要求更正和道歉,也有的到报社炼功洪法,因为我有政府部门通行证,我就進了报社找到一个副总编,向他介绍法轮功,最后我说:气功不是佛家的,就是道家的,你们也搞不懂,道听途说就会搞错。他说,你要早说我就不让登了。虽然他们没有公开道歉,以后再没发生此类事情。

九九年“七二零”前,邪党为了制造迫害法轮功的谎言,指使中央电视台制作诽谤录像片。我听到后,分别给电视台打电话,他们一边撒谎说没有这事,一边继续做坏事。我决心站出来维护大法,我用真名真姓给中央电视台写了一封信,用快递寄到技术部,告诉电视台不要诽谤师父和大法。可是不久,这诬陷录像真的出笼了。

我两次進京证实法。第一次是一九九九年十月二日,我和老伴進京在北京郊区租了一个院,接待全国来京上访的同修,那时同修们在一起互相切磋、一起学法、一起炼功,形成一个祥和的场。当我们在电视中看到江魔头在法国访问诬蔑法轮功后,于十月二十五日,我走上天安门,被天安门派出所绑架。到天安门分局院内有上千名大法弟子,大家一起背诵《论语》,洪音响彻云霄,那证实法的洪大场面无法形容。我被非法押回本地时,公安局以组织上访为由欲逮捕判刑没得逞,超押七个半月,二零零零年六月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日,第二次上天安门举“法轮大法好”横幅证实法,当喊出“法轮大法好”时大脑一片空白,便衣怎么打我没感觉,被劫持天安门分局地下铁笼里,同修一起背诵《论语》、《洪吟》,震的楼都颤动。后被当地公安劳教迫害一年。在这两次迫害中,我都是正念面对,对被非法拘留、劳教等一切程序全写不同意,用我亲身经历揭邪党的罪恶,用自己修炼前后身体、道德变化证实法轮功没有错。有一个近六十岁警察看到我比他大几岁,不戴花镜看报纸,他很惊奇,他已戴花镜多年。夜间炼功他也不管了。

二、剜心透骨的过“名、利、情”关

我第一次去北京证实法被押回后,在当地产生了震动,邪党人员认为给你个局长你还不听话,很生气,省长在全省干部大会上点我的名,当时参加会的本市干部吓的直发抖。开始,他们想让我“转化”,并扬言,找电台录像录音,前后有二十名局级干部“做工作”,我给他们讲历次政治运动都是整人,都是错的。然后他们找我三个儿子轮番“做工作”,我大儿子蹲下哭着求我放弃修炼。

儿子的情使我的心难受起来,我父母去世时我也没流过泪,这次触动了我“名利情”,晚上躺在黑窝里,我流着泪背诵师父刚发表的新经文《见真性》中“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修去名利情 圆满上苍穹”[1],我意识到这是我要过的修炼的第一大关,我决心跟着师父走,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决心一下,我不哭了,心里也畅快了。

第二天,市纪委一名副局长找我谈话,直截了当的问:你要局级干部,要党票、还是要法轮功?我坚定的回答:“我坚修大法到底。”过几天,当地报纸,省市电视台都报道了说我参与了冲击人民大会堂,被市委、市政府撤销职务,开除党籍,还说我背叛了邪恶马列主义。对这个报道,我不感到惊讶,因为我选择了大法修炼这条路,这样公开断交更好。但是,《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又一次写了三退声明,我想,我不仅在人间和邪党决裂,在另外空间也要与它彻底决裂。

三、讲真相救人 兑现史前誓约

师父每次讲法都要求弟子多救人,我与师父要求上,总觉的做的不够。但我还是努力去做。邪党搞的整人运动,从斗地主开始,我都看到了,如“四清”、“反右倾”等我也参加过,因此《九评》所揭露的邪党“假、恶、斗”邪恶本质我都有亲身体会,讲真相时我就用自己所见去说,甚至以见证人的身份去说,对没经历的年轻人来说还有一定的说服力。

讲好家庭成员的真相,不仅救了他们,同时也开拓了正法宽松环境。我家有三个孩子,开始,对我修炼是阻挡的。我第一次進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回来后,儿子就阻止同修到我家里来,甚至我外出也受到限制,工资也不给我,出去发真相资料、洪法都很难做。他们认为我的高工资没了,对他们经济帮助也没了,损失太大。

经过反复讲真相,他们逐渐明白邪党的邪恶本质,真心退出邪党组织。同时他们也看到,我身体健康,在家里霸道气没了,比以前善良了,原来在家里不干活,现在全家卫生都是我干,原来有的风湿性关节炎,胃肠病,好感冒的这些表象全没了,我70多岁了,血压、心脏全正常,这些让他们感觉到了大法的美好,他们不仅不阻挡我修炼,有时在单位还打真相资料给我。同修生活上有困难他们也帮忙。

我的亲家有的是地方电视台台长、银行行长、大学教授,我在向他们讲三退时,儿子、儿媳都帮我讲真相,劝说自己父母,姐姐,姐夫,外甥女等退出邪党组织,儿女亲家都得救了。这样家庭阻力没有了,我证实法的环境越来越好。

有一次我的一个上中学的孙子听到一个物业人员跟人说,看到楼道里有真相资料,又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如何如何。我孙子当时就和那个物业人员吵起来了,我孙子说:“炼法轮功有什么不好?”后来那个人见了我说:“你孙子可真厉害。”我向他讲真相后,他的态度也变了。

我觉的我的亲属、同学、同事都是与我有缘的,他们都是我救度的对像,我就挨家挨户的去讲,有在农村的,有在别的城市的,远的就坐火车去。我有个舅舅是林彪部下的,在某省任厅级干部,我两次被非法关押时他很关心我,我就先后几次写信洪法,并把师父解读《梅花诗》写给他,他的孙女来我这上大学时,给她讲明真相后,再让他孙女给他爷爷讲,最后他孙女告诉我,他爷爷同意退出邪党。接着他儿子、儿媳全家都退出邪党了。

还有我一个同学是省里的副厅级干部,我给他讲真相时他和他的妻子都退出邪党,后来我又给他们送去《九评共产党》、《江泽民其人》、神韵光盘等,让他们认清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每次见面都给他讲。我认为只有反复讲,让他真正明白真相,彻底清除邪党对他的毒害,才能真正救了他。

妻子的哥哥是个处级干部,经过两年多讲真相才退出邪党,因为他受无神论影响不信神佛,我和我妻子重点向他介绍法轮功,他也看到了我俩炼功后身体健康。他心脏病、糖尿病很重,经过反复讲,对法轮功抵触的不好思想被清除掉了。他的四个儿子、媳妇、孙子、孙女全家都退出邪党组织。

现在,我学完法就到街道、交通点、理发馆、早市等公共场所去讲真相。师父让弟子多救人,我就尽量多救。

四、配合整体

师父在《排除干扰》经文中告诫我们“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我深深感到,修炼路能否走的正,关键是能不能按照师父的要求、大法的要求去做。

二零一一年年末,我地区发生几起被绑架事件,造成很大损失。根本原因就是学法跟不上,不按法的要求做。有个人她很愿意搞协调,又不懂得协调,于是到外地学协调的经验、学营救同修的经验。当时,我就拿出《路》的经文让她看,经文中说“学法修炼是个人的事,但是往往有很多学员总是把别人作为榜样,看别人怎样做,自己就怎样做。这是在常人中养成的不好的行为。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为每个人的基础不同、各种执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点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环境不同等等因素,决定了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去执著心的状态不同,过关的大小不同,所以在表现上是很难找到别人给铺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车。如果真有铺好的路与顺风车的话,那也绝不是修炼了。”

这位同修听不進去。有一次有个同修发神韵光碟时被派出所绑架,在营救中,这个协调人还要邀请外地协调人来做。我严肃指出:你协调人向外去求,不仅没按师父要求做,而且还阻挡本地同修走自己的路,她放弃了那种想法。我和另一同修到被绑架同修家,把设备和真相资料转移后,去到派出所要人;有的同修给家属讲真相,让他们出来要人;还有到看守所去看望、加持正念,使被绑架的同修原来想花钱出去、转到信师信法的正念上来。由于同修们主动配合,坚持讲真相救人和同时修好自己的理念,被迫害的同修不到一周就回家了。后来她俩个哥哥也学法炼功了。

还发生一起同修间隔的事。本地有一部份同修主张户外炼功,认为这样做才达到修炼如初;另一部份同修认为,这样做不安全,不符合大法学会的通知精神。双方都到经文中找依据压对方,争论不休,在我地区产生很大波动。为此,我到双方有关学法小组切磋。

师父在《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指出:“学法小组、炼功点、法会,这是我给大家留下来的,我一直支持他们这样做。但是因为有些学员修炼状态带有不注意安全因素,一时高兴了什么都不管了,或者有走极端的、抱有显示心的,都会给其他学员造成损失或带来危险。可以这样做,但不能不管不顾的做事。”经过学法和切磋,形成三点共识:(一)要以法为师,共同证实法,不要争谁对谁错;(二)重大问题看明慧、看佛学会,大法学会通知的事,要无条件执行;(三)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做好以后的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多救人。经交流,现在,想写信给明慧的,也不写了,大家在法上拧成一股劲,圆容整体。

师父在《转法轮》中已告诉我们“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们法轮大法的人”。我认识到,我地区所出现几次被邪恶严重迫害,都是偏离法的缘故。我一定多学法、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走正最后的修炼路。

以上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指正,谢谢。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圆满功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