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任国保大队长的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四日】在这十四年的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中,太多的警察参与其中,尤其是国保警察和派出所警察。其中有许多警察是良知尚存的人,但是如果不能醒悟,继续被中共利用,将坠入无生之门。我真心希望警察们能了解真相、守住良知、善待大法弟子,这就是在为自己选择未来。

下面是三任国保大队长的选择:

第一任国保大队长自语:“师父,比父亲还好”

那是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在去北京的途中被劫持回当地,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几次被非法提审的过程中,我一直用平和的语气、慈悲的心态向他们讲述大法的美好,师父的伟大以及在上访途中被劫持后所遭受的各处警察施暴的事实。

他们会静静的听。他们提的问题不多,可每次提审时间都在一小时以上。我说着,他们记录着,结束后,那个做记录的警察(国保大队长)就把记录稿拿给我,意思是让我看看记录是否准确。我都仔细的看。

我发现记录中将“师父”写成了“师傅”,我告诉他应该改成“师父”。他诧异的看着我,问:“是父亲的父吗?”我说“是的。”他又说“难道比你父亲还好吗?”我说:“这是不能比的,父母给了我一个肉身,而师父却给了我一切。”他脸上露出羡慕的笑容,小声说:“师父,比父亲还好。”

一个多月后,这个国保大队长调离此岗。后听一个同修说,在提审我之前一个月,她曾遭这个国保大队长暴打过。

第二任国保大队长说:“退,退,退!”

二零一零年二月初,我再一次被绑架。在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办公室里,我一言不发,专心发正念。在认为时机成熟后,再给警察们详细的讲述大法的真相,讲《九评共产党》,讲神韵,当讲到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时,国保大队长(后来才确认他的身份)非常惊奇的问:“多少?”我说:“一百多个”,他又重复问:“多少?”我说:“比一百个还多!”他一边用手比划着,一边问:“这么多?”我点了点头。

此后,我特别向他说到了法轮大法在土耳其洪传的情况。他表示出极大的兴趣,接着我向他讲述了法轮大法在印度洪传的情况,警察学校的警官们在那炼法轮功的景象,我告诉他,善良不分民族,信仰没有国界,他很赞同。之后,每進来一个警察,他就对他们说:“一百多个国家都有人炼法轮功!”那些警察看看他,又看看我,我微笑着点头肯定。稍后一个时间里,我对他说:“你退党吧!”他连声说:“退,退,退!”后来他也调离此岗。

第三任国保大队长说:“你是我的精神领导呀”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的第一天,我又一次被绑架了。在被非法押送去拘留所的途中,一个警察点着我的名,说:“你要是给我介绍个对象,我就退党。”

我告诉他,你得先使自己变成一个善良的好人,不再迫害大法弟子,退出恶党,你的一切就都会变得美好。那时你还能找不到媳妇吗?他说,我不管别的,我只要有对象就行。我说,就算你有了媳妇,可是你仍然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不退出恶党,一直做坏事,心里都是恶念,那媳妇能对你好吗?指不定给你戴个绿帽子,你能幸福吗?他仍然继续纠缠此话题。

我当即说到,你以为你是谁?佛非得度你吗?佛度你有瘾吗?他不说话了。

那个开车的司机,从不说话,是个陌生的警察。此前,他参与了对我的绑架和搜查的全过程,但没和我说过一句话。我也只在对面办公室和走道里看到过他两次,后来才知他是第三任国保大队长。

这位大队长问我:你会把我们和你的儿子同等对待吗?我说,在我的眼里,都是众生,都是要救度的众生。这时,警车已驶入拘留所,我又说了一句,多了解真相吧,别迫害大法弟子,给自己留条后路。

在以后的接触中,我给他讲真相,他问我:“你是来救我的吗?”我说:“我就是来救你们的。”他笑了。后来他告诉我,他自己上了退党网站,并暗示我,他已退出中共。

在后来的见面中,他直呼我“领导”,我否认,他说:“你是我的精神领导呀。”此后他们再也没有以任何理由或借口骚扰过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