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铜陵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部分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自从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铜陵地区众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押、劳教、判刑,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被迫流离失所。下面是铜陵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部分情况。

一、被迫害致死、致疯

1、江凌生修大法后白血病痊愈,因坚持信仰屡遭迫害,于2001年8月含冤去世。

江凌生,男,1964年生,安徽省铜陵市第2麻纺厂工作,家住安徽省铜陵市机场新村2号,是安徽铜陵地区最早的老学员,于1994年4月和12月参加过法轮功师父两次讲法班(分别为合肥、广州)。修炼之前患有白血病,在法轮功学习班上身体得到彻底的净化,后经铜陵市人民医院检查病已痊愈。多年来状态一直很稳定。

99年7.20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他于1999年12月初毅然去北京上访,以自己炼功后身心受益的切身感受向政府讲明真相,却被抓回铜陵市非法关押在看守所15天。后来第2次进京上访被刑拘30天,家里花3千元保释出来。2001年5月又在铜陵市讲真相,被非法劳教3年,送安徽宣城南湖劳教所迫害。因入所检查为“白血病”,被退回了铜陵关在第二看守所。恶警不准其炼功学法,也不准讲他炼功之后白血病不翼而飞的事实。后被公安机关送进市公安医院,在那里被强迫抽过1次骨髓,打过1次针,该针打完后病情急剧恶化,回家后40多天于2001年8月3号在市人民医院去世。

2、张良民,男,50多岁,安徽省铜陵市磷氨厂职工,家住安徽铜陵横港长江村9栋16号。95年开始学法轮功,是铜陵横港地区的辅导员,自99年7.20后多次被铜陵横港派出所及磷氨厂保卫部门和居委会骚扰并且拘留。2000年,张良明因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当地公安非法劳教,送往安徽南湖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医院被注射不明药物致使神志不清,由于惊吓和各种折磨最终导致精神失常,后被家人接回保外就医在铜陵市第二人民医院,于2008年6月12日离开人世。据知情人透露张良明死亡时肺部已溃烂,可能是由于内伤所致。

3、58岁的法轮功学员方翠娥被安徽省女子劳教所注射不明药物致疯。方翠娥二零零七年被邪党恶警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安徽省女子劳教所。一天,方翠娥在劳教所食堂门口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当时恶警紫玲玲(音)把方翠娥拉到二楼,恶警盛诗琴、周明凤、林芸等给方翠娥戴上了手铐,方翠娥又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恶警把方翠娥拉到单间牢房,长期铐手铐不除,不许大小便。恶警多次给方翠娥注射不明药物,致使方翠娥不省人事了。方翠娥被折磨的只有几十斤。其中一晚夜间两点钟,恶警周明凤看方翠娥清醒过来了,就马上又给她打了一针药水,方翠娥又不省人事了。

方翠娥在合肥女子劳教所遭酷刑迫害,也被折磨得精神失常,随后放回家。迫害方翠娥的恶警:林芸、周明凤、盛诗琴、王璐璐、何新、兹玲玲、过军等人。

4、张清香,女,60多岁,在铜陵市五松山饭店办的洗脑班被迫害得精神失常,六一零非但不让其家人接回治疗,却毫无人性的批她劳教两年,在送合肥女子劳教所被拒收后,仍不让其家人接回,直接送铜陵市精神病院秘密关押迫害。

5、田来胜,男,被非法批四年劳改。在安徽第三监狱迫害致疯,情况不详。

6、曹生,男,原住在铜陵市狮子山区,60岁左右。2001年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期间遭受严重迫害,导致理智不清,2011年去世。

二、被非法劳教、判刑

1、韩忠被非法多次劳教,后被非法判刑六年

韩忠,男,四十五岁,铜陵市化纤厂职工,乐于助人、秉公守法,也是邻里、亲朋好友公认的好人。可就是这样的一位好人,由于其坚持修炼法轮功而多次遭到中共绑架、劳教、洗脑和各种酷刑的迫害。2001年至2007年间,因不放弃法轮功的修炼,韩忠被当地“610”恶官多次强制劳教,多次非法关押在安徽南湖劳教所。南湖劳教所位于安徽宣城境内,是非法关押全省男法轮功学员的法西斯集中营,这里的邪恶恐怖,用当地人的一句话可以形容,就是“人到凤凰山(南湖凤凰山),不死也得瘫”。

2001年夏,韩忠在南湖劳教所遭非法劳教迫害期间,由于不放弃信仰,曾受到南湖劳教所恶警残酷的折磨,据说当时被一恶警用手铐吊在窗子上15天15夜,不让睡觉,不让洗澡,任凭蚊叮虫咬,并且被狱警多次用高压电棍电击,最长时间达4个多小时之久。除此之外,还经常受到普犯打骂,身心遭到严重的摧残。

2006年11月前后,韩忠在南湖劳教所遭到同监犯人、及多名恶警殴打,导致右眼失明。据韩忠回忆,有一天,他上完厕所,准备回去劳动车间时,有两个劳教人员挡住他的去路,并故意闹事。该所恶警闻声过来,询问事件的过程中,原本韩忠想与他们讲道理,其中一恶警却拿起一带有铁丝的饭盒砸向韩的头部,另一孟宇(音)的恶警还一拳打到韩的右眼上,当时就流血了,又有另外的恶警不顾韩右眼流血,继续殴打他,并把他拉拖到办公室。其后,有一该所叫王太平的恶警看到韩忠在办公室没有去干活,就质问韩为何不去劳动。当韩忠告诉他,眼睛被打伤了、很痛,要求去医院检查时,他不但不答应韩的要求,反而又过来拳打脚踢一轮。韩提出抗议。

之后,直至2007年4月,该所一直不给韩忠检查受伤的眼睛,也不给予任何治疗。韩忠曾多次提出要到医院检查、治疗;恶警们不但不予理会,反而多次殴打韩忠。到了2007年4月5日,韩忠才得到检查,证实右眼已经失明。

2009年6月前后,韩忠与方瑜一同被非法抓捕,并枉判六年。韩忠被非法关押在安徽省铜陵市看守所时,犯人殴打他,一个犯人对别人说:“怎么打韩忠都没关系,因为他是法轮功。”在中共的强力洗脑和谎言灌输下,一些人丧失良知、为了私利参与迫害,一句“他是法轮功”似乎就可以掩盖罪行。实际上,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身体力行,在社会上是一群最善良、正直的好人。

2、陈玉田,男,60多岁,原是铜陵地区“法轮功辅导站”站长,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由于大法遭到迫害,他克服种种压力去北京上访,被安徽驻京办问出姓名地点后唆使当地公安非法遣回,由于不放弃对大法的修炼,被邪党“610”机构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巢湖监狱迫害。由于长期在黑窝环境下,被邪悟的犹大以“放下对炼功的执著”谎言欺骗邪悟,做了修炼人不该做的事。劳改到期回家后,邪党“610”机构认为他在铜陵地区影响力大,用金钱利益诱骗其在“610”设立的洗脑班做所谓的帮教迫害大法弟子。在07年上旬,陈玉田在大法慈悲的感召下醒悟过来,为自己在这期间做帮教伤害了很多同修而深深的痛悔自责,为此一个个登门道歉,表明自己回到大法中了,劝说被他在洗脑班欺骗而被“转化”的同修从新修炼大法。当中共邪党“610”恶官发现陈又从新修炼大法,又将其非法劳教两年。

3、俞文革,男,40岁左右,原铜陵市钢铁厂职工,2000年被非法判刑7年。

4、吴闯,男,50岁左右,与俞文革同时被非法判刑7年。

5、王某某,男,铜陵县某小学教师,与俞文革、吴闯同时被非法判刑3年。

6、高进军,男,原铜陵有色公司职工,2003被非法判刑2年。

7、铜陵顺安镇陈晓厚因修炼大法多次遭到迫害,曾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从劳教所出来后,仍屡次被当地派出所骚扰,12月30号晚上,安徽铜陵顺安镇派出所张铁等人,企图入室迫害陈晓厚一家,将他家的门强行砸坏。

8、王芸,女,40岁出头,由于坚持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个好人,在2007年9月上旬被铜陵市邪党610绑架并非法劳教两年,送合肥女子劳教所迫害。在这两年中,由于王芸一直不配合劳教所邪恶所谓的“转化”,遭到劳教所对其进行了残酷的身心迫害。2009年9月中旬到期解教,王芸家人去接时,发现王芸身心极度虚弱,两年前的黑头发现在发现全都白了。迫害王芸的当地邪党公安“610”认为王芸没有“转化”,又想预谋对王芸进行迫害,去了两辆警车来到劳教所。当王芸发现让她上车回家的是当地“610”人时,王芸拒绝上车。中共“610”恶徒采取强制手段非要绑她上车,在拉扯当中,有一恶警还动手打了王芸。本来身心极度虚弱的王芸,被打了后,全身立时出现剧烈发抖,昏迷倒地。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就由她家人将其接回了。当时,铜陵市邪党“610”机构还是不死心,不断对王芸行进骚扰、监视、迫害。

9、方翠娥(女)、张清香(女),与王芸同年被绑架劳教。

10、刘飞,男,三十五岁左右,家住铜陵市杨家山村,是铜陵市公交总公司技术精湛服务热心的保修工。2009年10月1日凌晨五点多钟,一名恶警以欺骗手段叫开法轮功学员刘飞家的门后,宋长湖、吴钧(音)等六名恶警蜂拥而入,强行抄家:撬柜门、找隔层、翻箱倒柜……把刘飞家的电脑和MP4等私人物品强行夺走,并将刘飞绑架到铜陵市拘留所,后被非法劳教2年。

11、程凤仙于2007年11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监外执行。2009年4月初,程凤仙姐弟又被绑架,弟弟因拿出医院的乙肝病历,非法关押三天后被释放;姐姐程凤仙仍被非法关押。兄妹俩年龄在四十岁左右。

12、夏玉芳(音),于二零一二年七、八月间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现已被非法关押在合肥女子劳教所。那里的恶警说:你要不“转化”就延期。夏玉芳说:你们说了不算。在此之前,大概是二零零五前后,曾被非法劳教过两年。

13、方善培,于2010年3月份被绑架、被非法劳教2年。方善培是铜峰电子集团职工,在张贴法轮功真相不干胶时,被恶警绑架到铜陵市看守所,尔后恶警们又到方善培家非法抄家,抢走部份法轮书籍等属于其合法所有的私人财物。

14、管宏友,于2010年4月初被绑架,被非法劳教,期限不详,于近期送到安徽省南湖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管宏友,四十岁左右,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2007年曾被非法劳教二年,非法关押在安徽省南湖劳教所迫害,2009年5月份左右回家。回家后当地邪恶“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仍然监控他,经常派恶人到他家骚扰,他被迫到外地打工。据悉,在2010年三月底铜陵“610”派人到管宏友打工所在地,非法进入其居住的出租房,找到了一些法轮功真相资料,随即将管宏友绑架到铜陵市看守所。管宏友家中有六七十岁的寡母,无人赡养照顾。(补充:最后,再次被非法劳教两年)

15、顾剑英、林怡凤是夫妇俩,均为三十岁左右,家住铜陵市景湖园小区,大约在二零零八年的八、九月间,在当地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恶警绑架到本市拘留所。正念闯出后仍被监视盯梢。因他们坚持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当地六一零、国安等邪党职能部门秘密非法劳教,其中林怡凤被劳教二年、顾剑英被劳教一年。在己丑年新年前夕,被非法秘密绑架到劳教所。现已得知顾剑英被非法关押在安徽省南湖劳教所,林怡凤关押地点不详。

16、王如意,安徽铜陵市啤酒厂职工,被非法劳教2年,2000-2001年关押在安徽省宣州市南湖劳教所,因在六大队不“转化”,被送其它大队迫害,两个月后,原来一百二十余斤的体重下降到八十余斤。

17、奚祥明被非法劳教2年半。自2001年开始,其所在单位铜陵市钢铁厂保卫科多次积极配合铜陵610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多次绑架迫害奚祥明。2001年7月,2003年7月,2005年9月,被非法绑架到所谓的“学习班”进行“转化”,每次1-2个月,2004年8月被原五松山分局非法刑拘1个月。2005年9月被非法劳教两年半。铜陵市钢铁厂保卫科参与迫害的恶人有:保卫科科长郭品貌(音),保卫科副科长于正桃(音),积极参与迫害的铜陵市国保支队副支队长宋长河,铜官山国保大队大队长王国卿,原五松山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赵某某。

18、李小平,女,60多岁,铜陵有色公司铜矿退休职工。2001年因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1年。

19、刘某某,原铜陵市钢铁厂烧结车间职工,大约60多岁,2003年左右被非法劳教1年。

20、万国红,男,50岁左右,铜陵火车站职工,2004年被非法劳教3年。

21、焦志忠,男,60多岁。铜陵有色公司铜山矿车队司机,2007年被非法劳教1年。2008年又被非法劳教1年。

22、洪玉萍,女,40岁左右。2001年被非法劳教3年。在被劳教期间走向反面,后参与铜陵610组织的2003的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

23、小曹,男,35岁,铜陵市田家炳小学教师,2001年去北京上访,北京警察对他说:小伙子,你回去吧,这里不是你讲理的地方,后来小曹整理了自己通过修炼后发生变化的资料上交给北京信访办,结果被抓后被非法劳教1年,曹被劳教后他母亲精神失常。2003年他又被铜陵610绑架到“学习班”迫害,小曹所在学校的校长在他被绑架到学习班期间,多次到学习班要人,结果610放人后又抓人。

24、小田,女,40多岁,裁缝,2002年被非法劳教3年,在被劳教期间被迫害得理智不清。

25、周保芸(音),女,40多岁,家住铜南小区,曾被非法劳教2年。

26、胡兰,女,40岁左右。2002年被非法劳教1年,后放弃修炼。

27、 王文英 ,女 曾被曾非法劳教过一年半

28、 石萍,女,被非法劳教1年。

29、余秀华,女,被非法劳教2年

30、柯秀华 ,女,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31、王忠英, 女,被非法劳教2年。

32、李洪玲 ,女,被非法劳教3年。

33、孔德佩,男 ,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34、张大梅,女,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35、郑在菊,女,大概在二零零四年左右,曾在家中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几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两年。

36、许彩华被枉判六年劳改,许彩华,女,于2010年3月16日早上被绑架到市看守所、洗脑班迫害几个月后,被非法判六年劳改。

三、被迫流离失所

1、铜陵县高级工程师方瑜女士有家不能回

方瑜女士曾担任过铜陵县房地产开发公司经理、铜陵县监理公司经理、铜陵县城投公司总经理等职务,是职工公认的不贪不占、秉公守法、关心职工疾苦的好领导,曾被推选为铜陵县副县长候选人。

她在任开发公司经理期间,坚持以法轮大法“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没收过一分钱红包,没多占公司一分钱。一九九六年过年期间,她先生用她的手机给新疆的姑妈打个电话,事后她都把话费补给公司了(因她的手机话费是公司报销的)。在她担任经理三年期间总共给公司职工解决六套住房,却一直没给自己解决住房,(她的住房只有五十几平米)。

可就这样一位以“真、善、忍”为做人原则的好人,却遭到中共邪党的多次绑架、关押洗脑和各种酷刑的迫害。在二零零九年五月左右,由于她揭露了铜陵县“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头目洪炜及铜陵市国保大队队长荣军一伙迫害铜陵县法轮大法学员的真实情况,遭绑架,并非法抢走她的手提电脑、手机、银行卡等私人物品,秘密判刑七年。因方瑜在狱中绝食二十多天抗议,多次出现生命危险,最后狱警让其家人接回。

为躲避恶人的继续迫害,二零零九年七月,方瑜被迫远走他乡、流离失所,为了不给恶人可乘之机,她都不能给家人打电话,因为家人的电话都是被监控的。她的父母、丈夫、儿子、妹妹等亲人焦急万分,四处寻找。那些坏人还经常三更半夜到方瑜的家去骚扰她的家人。方瑜上有体弱多病的父母,下有一个正在读高三的孩子,这个家多需要她呀,可她有家不能回。后续情况网上也报道了。

2、章兰芳,女,现年五十多岁二零零零年左右曾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押送回铜陵后,在市看守所关押十几天。在被送回途中和在看守所多次遭恶警毒打。正念出来后被单位非法解雇;大概在二零零六年底和二零零七年底分别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零一零年底,邪恶闯到她家欲绑架她。她关上房间门发正念,两名恶警当时未找到她。

为了不再被迫害,章兰芳流离失所至今。近几年,社区、派出所、公安国保和六一零人员屡次到她家,无理要求其家人配合找回她,都被她家人坚决拒绝。

四、被绑架拘押(洗脑班)迫害

1、铜陵市老年法轮功学员王福久、周腊梅夫妇2012年9月被绑架,当时王福久(七十多岁)与老伴周腊梅(六十多岁)在向路人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家中被抄,七天后回到家中。王福久曾是白血病患者,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恢复健康,这事周围很多人都知道。

2、裴学文,男,33岁,安徽铜陵县新民大队人,于2009年5月8日被绑架,恶警抄走电脑、打印机、光盘,他家有八十多岁的老奶奶,有病的母亲,还有未成年的孩子,他被关在洗脑班被迫害。

2010年3月30日下午被当地派出所非法传唤扣押,后被铜陵市公安局的恶警带走非法关押在铜陵市看守所,裴学文因被绑架失去工作,生活艰难。主要迫害裴学文的是天门镇派出所所长李永青和国保大队长荣军。铜陵市公安局反××支队(这个支队的负责人叫荣军,就是这个支队一手策划绑架的裴学文,据悉该支队早已秘密监控裴学文达一年时间)。

3、一姓贾的60岁左右的老年大法学员(家住铜陵市第一中学附近),2009年10月中旬左右,在发真相资料过程中被一蹲坑的便衣绑架,此恶警凶残的一手将此老年学员头发狠狠地抓住,逼着这位老年学员带了一帮恶警去了他家,随后家里被抄出了很多大法资料、光盘等,连夜被关进了市看守所,被恶警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被释放回家。

4、大法弟子金大霞2009年2月17日上午,正在单位上班被铜陵县610恶警绑架,直接送入县看守所迫害。家中留下年迈多病的婆婆和双目失明的公公,以及上学的儿子。

金大霞,女,46岁,家住铜陵县五松镇观湖西苑,是铜陵县钟鸣国税分局聘用的客车司机。由于金大霞的丈夫在一次车祸中不幸丧生,撇下了他们孤儿寡母,从此她和儿子相依为命。在她人生最黑暗的日子里,是法轮佛法“真、善、忍”的光明,使她走出了阴霾,心中充满了希望。家里的顶梁柱没有了,一个女人家带着孩子生活确实够苦的。为了公公婆婆和上学的儿子,她谢绝了好心人的劝说,一人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她既要上班,又要照顾上学的儿子。还一如既往的孝敬年迈多病的婆婆和双目失明的公公。

2009年2月17日上午,在铜陵县610(专迫害法轮功)主任洪炜、铜陵县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荣军的指使下,恶警把金大霞从单位绑架后。然后他们又把金大霞在铜陵市安工学院上学的儿子带走,对孩子进行恐吓,非法抄家,并抢走了孩子学习用的电脑等物品。由于思念妈妈和受到惊吓,这个品学兼优的孩子,学习受到严重影响,生活也没有了着落。

当公公婆婆得知金大霞被绑架后,二位老人痛心疾首:这是什么世道啊?老人家怎能不伤心呢?儿子遭车祸去世了,这么好的儿媳又被绑架,上学的孙子怎么办?金大霞年过古稀的老母知道女儿遭绑架后,难过的心如刀绞。亲人们在遭受精神折磨的同时,更担心金大霞的人身安全,不知她会遭受到什么样的酷刑迫害。

5、铜陵市法轮功学员许彩华女士,于2010年3月16日早上被绑架。

6、韩忠、包海军以及女法轮功学员小黄,2009年先后遭“六一零”绑架和抄家,被非法关押在铜陵市看守所和“洗脑班”迫害。

7、大法弟子陈桂娥2009年遭铜陵县恶警绑架,在绑架她的时候,公安人员无耻地对她家人威胁说,不许说是被抓,说是到亲戚家去了。

8、铜陵县供电公司法轮功学员傅通2008年被绑架

9、铜陵县64岁法轮功学员潘长兆2008年被恶警绑架。

10、周正培,男,曾是铜陵市国税局涉外科科长兼涉外分局局长。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后,因坚持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于二零零零年被撤职、二零零一和二零零四年都是在单位上班时,被绑架到市“洗脑班”迫害。

15、陈六四,男,原是铜陵市工商银行某科科长,高级经济师,现年七十多岁,已退休。一九九六修炼法轮大法。七·二零迫害发生后,因坚持修炼大法,于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到市看守所十多天。二零零一年又被绑架到市“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八年又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十五天正念闯出,几个月后又被绑架到市“洗脑班”迫害,因始终不“转化”第三次被关進市看守所一个多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