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洗脑班险恶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四日】同修们这些年风风雨雨的不容易,为了走好修炼的路,有的甚至在监狱饱受折磨。然而相比较监狱的直接迫害,洗脑班的迫害更为阴险和邪恶。有些同修因为不能严肃的用法来衡量,从而被伪善所迷惑,放松了正念,不能全盘否定邪恶,容易被“转化”邪悟而不自知。下面是对洗脑班险恶的一点个人认识:

1,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监狱里是直接暴力,大法弟子虽然经受魔难,但是在法理上是清醒的,内心是否定这种迫害的,是在正念否定,可是洗脑班采用的手段不同,它会先给你一种关心,温暖,和你交朋友、谈心,甚至给你买些东西等小恩小惠,吃的伙食也好的多,让你觉得不象监狱里那样邪恶啊,可是用心却是阴险的,如果因此放松,被伪善迷惑,就不是否定邪恶的这种洗脑班安排,开始认可他们,觉得他们也不容易,他们也没那么坏啊,那是手段,为了迷惑你,使你松懈了全盘否定邪恶的正念,而且一定会有犹大讲当年他是如何如何的坚定,学法如何多,而且会背的法也不少(有的甚至背的一套一套的,从法中断章取义的背熟了好些,目地却是用来佐证它的歪理“转化”你的),让你佩服他,认可他,正如师父所说:“不论他过去被抓被打表现的如何好,都是为了他今天跳出来迫害法、迷惑学员做准备的。”[1]你要是觉得它那时候做的很不错啊,那为什么今天在这里?权且听一听他说的什么,这就已经上套了。你只要抱着好奇疑惑等等想法,我听听他讲的是什么,或者分析分析他讲的有没有道理,就已经完了,很多同修曾经就是在这一瞬间被“转化”的。

如果他们真想交流,那么可以把你放回家去,为什么关到这里交流?而且那里也充满了邪恶的因素,也是无孔不入的,有同修看到这个过程,当同修要听一听时候,一下子那些不好的东西就趁机上来,不知不觉被附体,之后就觉得他说的对了,所以一定要保持清醒,必须全盘正念否定。“还有的人跑到别的气功师场上去听报告,回家很难受,那当然了。那法身为啥不给你防着?你去干啥去了,你去听,你不是去求了吗?你不往耳朵里灌,它能進来吗?”[2]

2、对于已然上套的学员,他们是不会去用暴力“转化”的,暴力会惊醒正念的,他们会主动让看书,当然不是让你回家看书或者想看啥看啥,而是圈在这里,并且他们要给你進行解释,主要是《北美巡回讲法》、《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这几本,以“交流交流”的借口,断章取义,歪曲着法给你讲解它的那一套,引导你顺着他们的歪曲的认识去理解,最后让法理不清的学员在不知不觉中认同,这就会不自知的邪悟。

这样邪悟的学员,表现出来的就是,洗脑班不邪恶,让看书,简直是在春风化雨,那里的人也不容易,人都对我也不错,我要是不写“四书”,或者不说出来点什么多对不起人家啊。人心被邪恶带动,一步一步偏离着,远离了师父的要求,上了贼船。

3、监狱折磨人的肉体,洗脑班却要毁掉学员的正念。这才是真正的邪恶之处和目地。也有的同修能认识到对犹大的邪悟理论不听不看,可是没认识到洗脑班的真正邪恶目地,它们就换个方法,用人情来打动你,我们对你怎样?没打你吧?你看我们也不容易,你总得让我们对上边有点交代啊;有的说我们没想关你,上边硬要这样做,我们也没办法,都不容易,你们不是讲善吗,为我们考虑考虑;甚至还出现洗脑班头头假意退党的,有同修内心知道不该有丝毫妥协,可是觉得他们人不错,以为对自己没用监狱那样的暴力,甚至表面很温暖,这就是对自己好了,所以不接受它们那一套邪恶又不好意思,它也知道,可是它就抓住这个观念了,目地是不让你全盘正念否定,最后顺着它的安排,毁掉你的正念,不管你真心假意,最后写“四书”,往你身上加不好的物质,反正它的目地就达到了。

4、而对于真正清醒的学员,他们这些伪善的举动都被看穿之后,邪恶就会撕破伪善的面孔,露出凶恶的那面,直接暴力洗脑,熬夜不让你睡觉,威胁不“转化”送监狱等等,不再详述。

有这么一种现象,被洗脑班算计了的同修,往往出来后表现懈怠,不爱炼功,不想学法,或者发正念倒掌,不想做三件事,或者脸色不好,那是因为身上有邪恶安插的脏东西在干扰,在洗脑班时候被钻了空子,所以建议不情愿走了洗脑班安排的,最好能曝光一下洗脑班的手段,或者交流交流,这样认清自己认识不到的邪恶,看清是哪里被钻了空子,才能更好的清理掉强加的不好物质。而认为洗脑班不错的,同修们一定要主动跟上進行交流,帮他认清邪恶,从而清理邪恶强加的不好的东西。即使正念从洗脑班出来的,也一定要和同修交流的同时学法,清洗清洗自己。

最后,有些地区洗脑班能够有存在的空间,也可能跟大家对其伪善和邪恶本质认识不清有一定关系。个人认识,还请同修补充和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窒息邪恶〉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