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两年半的正法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四日】我在大陆机关单位工作。一九九八年下半年,从母亲处得知法轮功,被法轮大法的博大法理所震撼而走入大法修炼。得法后,因孩子幼小无人照看,选择了自己在家独修,没有和本地的同修来往,单位里除了个别人,没人知道我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全面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时,我因为不精進,对法理的理解只停在表面,也感到害怕。因为没有消息来源,随着迫害时间的延长,我在家也不看书,也不炼功了,渐渐成了一个常人。但我心里想着还要从新修炼。

二零一零年二月过年时,我单位一同事的姐姐从外地回来过年,她是一名大法弟子,她通过同事找到我,告诉了我大法弟子要做“三件事”等等。我就象迷失的羔羊猛然找回了回家的路,异常激动:师父还认我这个弟子啊!我决心好好开始修炼,马上就做“三件事”。从那时至今我走过了两年半的正法修炼路。

师父说:“但是得法晚和出来晚的学员,你的修炼和证实法这两件事情同时在一起,就更显的你压力大。”[1]总结这两年半的修炼路,真的没有轻松过。我在系统的学法后明白了: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须做好“三件事”才是正法修炼,才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因篇幅有限,这里我只汇报我是怎样在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众生的实践中,不断在法中归正自己,一步步提高上来的。

—、走出自己的路

我在常人中做事时,算是个责任感比较强的人,当我一知道师父要大法弟子讲真相、救度众生时,马上就感到急迫,我很快对一些亲朋好友讲这些真相,劝退了一些人,但往下走,我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本地的同修我不认识,不知怎样找到他们。这时慈悲的师父让某个同修从网上给我的常人邮箱发送破网软件,我从此登上了明慧网,汇入了大法弟子的整体中。

大量同修的交流文章感动着我,激励着我,给了我极大的帮助。师父说:“修炼路不同”[2],我决定走自己的救度众生之路。我在常人中的工作使我比较擅长语言表达,与人沟通的能力强一点,我选择面对面讲真相,怎样讲,我就学网上同修交流的方法和内容,开始对陌生人讲真相。第一次是在出租车上对司机讲,当时我是以第三者的身份讲“自焚”伪案,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中共的邪恶,很顺利的劝退了他。这是师父给我的鼓励,我有了信心,此后每天我都寻找合适的机会讲真相,劝三退。不久,我觉的这种形式太单一,救人太少,怎么办?我想自己也应当制作真相资料去发放。

想到就做,我马上购买了一台激光打印机,后又添加彩色打印机,塑封机,自己制作真相资料、简易护身符。每当我感到害怕时,我就自问自答:我在干什么?我在救人。为什么要做?因为师父慈悲于人,叫我们救人,我一定要听师父的话。何况我是一个修炼人,又怎能见死不救呢?然后,我就反复念师父的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3]“所以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大家不要害怕,任何事情都要堂堂正正的,是邪恶在害怕”[4]等等。因为我在学法时,把师父讲的关于去怕心的法都抄下来,看师父的法,然后清除怕心,这样我每天坚持利用空闲时间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包括单位同事、熟人、朋友、外面的陌生人,晚上出去东南西北各个地方发资料。

外地同修几个月后回来一次,给我带来《九评》、《我们告诉未来》光盘,我又翻刻这些光盘,在面对面讲真相时送给有缘人光盘和真相资料。我也一直使用真相币,开始用手写,现在按明慧网介绍的办法自己做光敏印章盖上去很方便。在讲真相中,一些有电脑的有缘人有兴趣看《转法轮》,我在U盘中下载电子版《转法轮》送给他们,这样的U盘送出了四、五十个,希望他们都能成为师父的下一批弟子。

每天做三件事成为我生命中的头等大事,有趣的是,工作上的事越来越清闲了,家事越来越少,我想师父看到我是真心实修,给了我更多时间。对照师父的经文《讲真相的根本目地》,我查找自己基本能做到用心讲真相,经常能顺着人的执着让人愿意听或者争取多点时间讲清楚,许多众生明白后的表现也是让我感动的。更让我感动的是,我虽然在讲真相上花点小钱,可这两年师父让我们家得到的更多,所以我告诉丈夫,我们的钱都是师父给的,以后救人需要多少,我就要用多少,你可别跟我算计钱。两年多来,我面对面大概劝退了二千余人。我知道我们大法弟子救的人数离师父的期望差的太远,师父的无量承受换来众生得救和大法弟子树威德的时间,我不能停下。

很多同修十几年一路证实法,在腥风血雨中走过来,救度了很多世人,我很惭愧,但我也不气馁,在最后短暂的时间里,我会继续讲好真相多救人。

二、在否定旧势力的魔难中提高升华

我在讲真相的过程中,经历过危险、经历过旧势力强加的魔难。在师父的保护下、点化下,我不断提高心性,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越来越成熟、理智。

有一天晚上,我遇到一个很大的危险,我将发剩下的一份真相资料送给一个站在路边的人,没想到他是个警察。其实当时师父点化让我走,我没有悟到,这个人抓住我的手,然后就打电话,我挣脱他的手就跑,根本没想到求师父帮我,或发正念制止他,做不到冷静心不动,凭着一股人的勇气,我拼命跑,他说我跑不了,我说我师父说了算,我就跑得了,这时我一个劲求师父救我,最后那个警察跑不动了,我终于脱险了。回家后,我在师父法像前承认自己的人心错误,感谢师父保护我平安归来!

随后马上把家中的设备、资料全部转移。其后两天,我的精神还是很紧张的,我思考着自己存在的问题是什么,往后我该怎么办。我学法、发正念,背《洪吟二》〈怕啥〉、〈正念正行〉等,但怕心就象潮水一涨一落,不能真正去掉。

到第三天,突然我脑子里闪出一个问题:我相信师父吗?这个问题让我冷静下来,表面上看是信的,否则我不会走進大法修炼,深挖下去,实质上并没有真信,也就是并没有用生命去同化师父讲的法,保留着强烈的常人意识不放。这不就是私吗?我问自己,把生命交给师父吗?如果能还怕什么呢?师父比我们自己还要珍惜我们呢!我的心就象搬掉了一块大石头,一下子轻松起来,怕心没了踪影。

师父说“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5]“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5]“经过这场魔难,有的学员还不清醒,你就将错过这一切。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在修炼自己,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5]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晚上我把设备、资料又全部弄回家,就象什么事也没发生,继续做着三件事。

修炼真的很严肃,很难,稍一放松自己,人心就膨胀。一年多过去了,渐渐的我把每天讲真相、劝三退当成了一个必须完成的任务,自我观念又变的强烈,干事心让我觉的不去做自己就差劲了,状态不好也强迫自己出去,没有及时静下来对照法清理自己,救人也就不是出于对人的慈悲,伴随着争斗心、怨恨心、嫉恶如仇指责心、妒嫉心、欢喜心都起来了,终于又形成了一个大漏,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因为没有清醒的向内找,也就做不到破除旧势力的迫害。我们虽然都强调即使我们有漏也不允许旧势力迫害,因为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存在,但邪恶就是那么坏,我们有漏它就是要钻空子强加迫害。所以师父反复讲法告诫我们要时时向内找,去执着心,不给邪恶钻空子,我没有做到。

一天中午,我在公园人来人往的路边给两个人讲真相,被心怀恶意的路过人听到报告警察,警车很快开过来,非法搜到我皮包里的真相资料和光盘,将我绑架到派出所。我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我根本不违法,这是信仰。师父在整个过程中一直保护着我,我及时给家人送出消息,他们在我家没有搜到什么。第二天他们非法设置洗脑班,七、八个人就为我忙,我觉的可笑。我只会背《论语》、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还有《洪吟二》中的几首诗,这时神念与人念在内心激烈的较量着。

我想着:如果要面对他们威胁的最坏结果,我怕不怕?我是要人的名、利、情,还是坚修大法?现在真是到了放下生死,去留全交给师父的抉择之时了。我望着窗外阴沉的天空,遥想我的家在哪儿呢?我世界的众生此刻是不是在为我哭泣、担心我迈不好这个坎?我又想师父什么都不要我的,就为了我能回家,承受无数。再看看人世间这些短暂的利益,多么虚幻,转眼就失去。可能有很多人不理解我,那又怎么样?他们是在可怜的迷中,不认识我们伟大的师父伟大的法。我的心静下来:无论如何,我也要紧跟着师父坚修大法,人的东西我都可以不要,旧势力邪恶想把我拖下来,没门。

我反复背“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6],开始向内找自己的执着,一个个清除,始终不给他们包括邪悟的人胡说的市场,发正念清除操控他们迫害我的邪恶,但对表面的人,我始终保持善意。最后洗脑班负责人让我不谈法轮功,写一个东西,以后不再发生这样的事,他好交差。这一下我的欢喜心和求赶快回去的心上来了,我答应了,当时心里想,我就写向内找的这些执着心,导致发生这样的事,以后肯定不会发生了。因为我不会再给邪恶钻空子,讲真相不能随便什么地方都讲。其实这已经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是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上的自我限制。

师父用水淹房间地板的方式点化、阻止我,但那时人心强烈得超过相信师父,不愿去正视,认为没有关系,还是写了。我出去后,刚开始还沾沾自喜,认为自己坚修大法正念解散了洗脑班,可是很快就感觉不对劲,随即师父点化,马上让我在《明慧网》看到一同修的交流说自己曾在洗脑班写过以后不在外面散发资料,后来写严正声明否定了,我心里一震,想到自己写的不随便在外讲的话性质上不是一样吗?我心里越来越不安,我强迫自己深挖内心隐藏的东西,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用玩弄模棱两可的字眼的狡猾人心掩盖着求心和怕心,实质上是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上对旧势力的一种妥协。

师父说:“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回想当时师父的苦心点化,我羞愧不已。很快我在《明慧网》严正声明自己所写的以及其他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统统作废。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是要堂堂正正走出来讲真相救人,怎样讲真相更有效,救人更多就怎样讲,不受旧势力限制。我正念十足,主动出击,找单位领导讲真相、找原洗脑班的负责人谈,破除了旧势力还要给我办洗脑班的假相,化解单位领导施加的压力。其实我知道,是因为我心性到位,师父把背后的邪恶清除了,为我承受了业力。

师父说:“所以你碰到魔难那正好是你提高的机会,如果你能向内找,那正好是你走过难关、進入一个新的状态的机会。”[7]我感觉自己心性的明显提高,发正念静下来了,学法入心,法理不断展现,能量在涌动。经过短暂的调整,我又走出去坦然讲真相、劝三退,从外地拿回神韵晚会光盘面对面发放给有缘人,发破网软件,但心态已经沉稳了,随时向内找,调整自己的状态,用更多时间发正念,救人是出于慈悲、责任,不是完成任务。

回看自己走过的这短短的正法修炼路,方方面面的过关,如果不多学法,从理性上认识法,不清楚法对我们各个方面的要求是什么,那么遇到关难,我就不能认清问题,做出清晰的判断。还要在行为上修心断欲去执着,一层一层的去,很苦但不能松懈。学法修心做不好,其他两件事也做不好,就成了常人做大法事,会带来麻烦甚至危险。师父教导我们三件事都做好才是修炼。三件事都做好我们就真正否定了旧势力。

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恩师的感激,唯有精進做好三件事直到最后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无阻〉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醒〉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