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看守所无视法律 五次拒绝律师会见于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于溟,今年四十二岁,八月二十九日被绑架后成功走脱,九月二十四日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至今已有三十九天,他的家人委托北京律师五次到看守所会见,均被沈阳警察非法拒绝。据悉,警察每天提审于溟,至今都是零口供。

十一月一日上午,北京律师受于溟的家人委托,再次到沈阳看守所要求会见于溟,警察竟以“网络故障”为由阻止会见。

十一月下午一点,律师又到沈阳看守所要求会见,那里警察说是“在提审”,仍然不让会见。

十一月下午三点,当两名北京律师再次到沈阳看守所要求会见于溟时,得到的答复是“下班了”。

警察绑架的理由竟是中共党魁要来走动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夜间,辽宁省沈阳市国保支队伙同锦州北镇地方警察,开多部警车,闯入锦州北镇市一户农家,强行绑架了参加外甥婚礼的沈阳法轮功学员于溟。警察的理由竟是:因中共党魁习近平三十日要去沈阳市沈河区多福小区视察,你是当地居民,所以要把你抓走关起来。

于溟十多年来屡遭残害

于溟,原在沈阳五爱街经营服装企业。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到邪党迫害。他三次被非法劳教,曾在北京劳教所、团河劳教所、马三家劳教所遭到非人迫害。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一年,于溟被劫持到北京市团河劳教所,遭到被非法剥夺睡眠,烈日下长时间罚站不准动,超强体力劳动等迫害。一天,狱警倪振雄发疯似的把他拽到办公室拳打脚踢,歇斯底里的卡住他的脖子死命掐,又用电棍电击,之后竟然拽着于溟的双脚下楼梯,于溟的头在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水泥棱子上磕着、碰着,磕的脑袋里全是金星乱冒,背部衣服全部被拖烂,恶警倪振雄把于溟拖下楼后,还丧失理智的狠狠向后拧于溟的胳膊,几乎拧断。二零零二年三月间, 于溟又被另一恶警刘国玺抬到二楼黑屋,固定绑在床板上,恶警刘国玺手持两根八十万伏的特制电棍,疯狂电击于溟的脚心,就这样摧残了整整一上午。

二零零三年十月,获得自由不久的于溟又遭绑架,再次被劫持到团河劳教所,后被转押至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河北省第一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六年三月,于溟在北京被国安特务绑架,被劫持到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当年九月十四日再次被转入团河劳教所。这次,狱警们使用了另一种酷刑, 用绳子把于溟的脖子、胸、腰、手、腿固定捆绑在椅子上,白天黑夜都不放开,大小便也不全松绑。十二个普教人员四班倒,每班三个人,二十四小时时刻守在捆绑 于溟的椅子的前面、左边和右边,一直持续到年底,造成于溟心脏骤停两次,体重从原来的160多斤急速下降到90斤左右,全身肌肉严重萎缩,骨瘦如柴,腰直 不起来,手、胳臂都长期抬不起来。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绑床并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绑床并电击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一日,于溟被转关到以酷刑恐怖出名的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又遭到以于江、李猛为首的狱 警毒打、电击、吊铐数天,并将他关在特制的大铁笼子里三个月,不能站、不能躺。因为拒不“转化”出了名,二零零八年奥运时候,中共辽宁省“六一零”头子陈政高直接下达命令指挥迫害他,以实现马三家劳教所所谓“百分之百“转化率”。这次,狱警们用电棍电击他的生殖器;往身上泼凉水之后,用绳子将他固定在一个位置,然后硌他的下体,又用铁棍击打他的头部,使他昏死。那一次,狱警以为于溟必死无疑,叫来犯人洗净他浑身上下的血,换上一身衣服,让狱医给他缝上脑袋上被铁棍打出的血口子,然后将他抬到一个封闭隔离的房间里,恶警们甚至伪造好了于溟的撞头自杀声明书,作为掩盖他们虐杀罪行的证据。但是于溟又一次活了过来,恶警的阴谋才没有得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