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一路前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十几年的修炼,经历了风雨也见到了彩虹。俗话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我就把修炼收获的部份点滴向师尊汇报与同修分享,虽离师尊要求的差之千里,但我会努力做好。

一、得法

我是一九九七年九月得法的老弟子,我虽有病(百日咳后遗症,慢性脑炎,风湿性关节痛,也吃了不少药)但还不是为治病進门的,不过在以后的实修中这些症状都不翼而飞了。

我在得法前有一段插曲:那是一九九一年,师父传法的前一年四月初八庙会,我和嫂子去逛庙会(从小到大第一次去)庙会人特别多,从里到外逛个遍。临近中午了,我说:“回去吧,没意思。”就从大殿出来,大殿外面墙上有一尊佛像,佛像上面写着“面然大师”四个字,我转身刚要走,衣服的后底边就被佛像拽住了,我怎么使劲也挣不脱,当时只想别把衣服刮坏了,我就喊嫂子快帮我拽衣服,这时围观的人特别多,嫂子在佛像上左摸右摸什么也没有,可衣服就被拽着,大家都说:“你和佛有缘,面然大师不让你走。”嫂子让我赶紧给佛像上炷香,我说那也得把我放开啊,这时真把衣服撒开了,我上完香,赶紧回家。

到家后头象裂开似的疼,午饭也没吃,嫂子让我先躺一会儿。刚躺下不到五分钟,似睡非睡就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是从庙里逃出来的,我在前面跑,方丈带领和尚在后边追,这时“唰 ”一人挡在方丈前面,让我快跑。我说“谢谢,那您贵姓”那人不说,我扑通就跪下了“您不说,我就不走”情急之下他告诉我姓李,当时在我思想中认为是姓李的和尚救了我,我起身就跑,腿一动我醒了,这个梦特别真实、清晰。我回家和丈夫讲了这件事,丈夫让我以后别去庙了。

直到九七年丈夫先得大法的,他劝我学,我说什么也不学,因为当时供“附体”。有一天,他在学法点正学着法,忽然想起我讲的梦,学完法他就和大家讲了这件事,大家说:“和尚都叫法号,哪有说姓的,姓李的不就是师父吗!看来你妻子根基挺好,让她也来学法吧。”他怕我不去,回来没提这事。

有一天,我出门不在家,他把附体之类的东西都烧了,我回来就和他发脾气,怕烧出事,他说:“放心吧,什么事儿都没有。”接着问我:“你说做梦谁救了你?”我又说是姓李的和尚,他让我赶紧收拾去学法点,救你的人来了,就在学法点,我说真的?他说你去就知道了,这回我挺快,到学法点一屋人我谁都不认识,也没有和尚,心里挺不高兴。大家主动打招呼,都特别客气。那天是放师父讲法录像,屏幕上出现师父的镜头,当时我就傻了,姓李的不是和尚?看到师父,这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师父讲的根本没听進去,看完录像丈夫让我自己坐车回家,下车还有五十米,这五十米都不知怎么回去的,头重脚轻,腿发软,跟头把式的進院了,大门是关上了,屋门都没来得及关,一头栽倒在炕上。地、炕、房子全都转,把我转的人事不省二个多小时。

丈夫回来看我开门睡觉,屋里冰冷的,叫我推我,好不容易把我叫醒(我不知道是师父净化身体)当时我就急眼了,就是你偏让去的,我差点死了,这把他笑的。“我都这样了,你还幸灾乐祸的”他说:“你不脑袋有病吗,师父管你了,给你调整大脑就得让你進入麻醉状态。”

师父这次是从根上给我去的病,我当时又拉又吐,排出的气都是我喝的中药味,整整折腾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就有变化了,蜡黄的脸变得清透了,大脑也变得清醒了,我兴奋的说道“师父真厉害,还没等我学呢,就给我净化身体,谢谢师父。”我就这样走進了大法。

二、在实修中证实法与提高心性

我在一家私营企业当售货员,时时事事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处处为别人考虑,在利益面前顺其自然,脏活累活抢着干,一旦有做不好时就声明:这和我学的大法没关系,是自己没修好。弄的他们哈哈大笑。所以,店里从老板到员工对大法的评价特别好,对我所说所做的都很认可。

有一次,一位先生买货付款时把一百元钱滑落到收银台下面,当时他不知道,让我看到了,他付完款转身要走,我说:“先生等一下。”他迟疑一下,“怎么差钱?”我蹲在地上把手伸到收银台底下把钱摸出来还给他,他说:“谢谢,现在这样的好人不多了。”我说:“不用谢我,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师父叫我这样做的。”顾客反问一句,谁是炼法轮功的?老板娘怕事情不好(因为不是和平时期)站起来说:“我们这屋里都是学法轮功的。”屋里所有人听了都哈哈大笑,异口同声说:“我们都是学法轮功的。”顾客边走边说“都学法轮功好啊,都学法轮功就没有坏人了,可是共产(邪)党不让学呀!这啥世道。”

还有一次提高心性的事儿,顾客要批货,让我去库房取货,还没等我放下手中的活儿,就一句接一句的说;快点快点……我一听这话就动心了,随口就丢了一句“快点不也得一步步走吗。”心想你越让我快点我偏慢点(争斗心)。就应了邪党那句话:你对我不好,我对你更凶。到库房提了货(箱子不大,也不重)转身上台阶,一跟头就摔台阶上起不来。当时就悟到了,说‘该’,谁让你心态不好。慢慢爬起来提着货到顾客面前说:“对不起,让你久等了。”顾客笑着回了一句“没关系,谢谢你呀!”正如师父说的:“他要不给你制造这样一个环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团和气坐那儿就长功,哪有那个事啊?正因为他给你制造了这样一个矛盾,产生了这样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你从中能够提高自己的心性,你这个心性不就提高上来了?”[1]感谢师尊时刻看护与点悟我向内找,修去不好的心。

三、一念过生死关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六日,丈夫不在家,我和儿子晚上出去发传单、贴不干胶。做完真相就回来了,准备睡觉,由里屋向外屋走,我一头就栽倒在地,失去知觉了,胳膊腿都不会动了。当时儿子才十三岁,吓坏了,一个劲喊我,大约有半个时辰,我的大脑才有点意识。第一念就是喊:师父救我!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不停的发正念。儿子说:“妈,你起来啊。”我的身体还是动不了,又过了十多分钟,儿子帮我把身体翻过来,我爬進屋的,因为是地炕。我的头昏昏沉沉的,让儿子把大法音乐《普度》、《济世》放开,我一会清醒,一会糊涂,把音乐听完,心想,即使有执着也不允许邪恶干扰与迫害,一切由师父与大法归正我,一直发着正念,不知不觉睡着了,早上起来跟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一样,一切正常。正如师尊说的“好坏出自一念”[1],一念之差就是生与死。

四、正念显神威

二零零六年,七二零前一周,邪党让不法之徒在商业繁华区与派出所邻近的十字路段的山墙上粉刷攻击法轮大法的邪恶标语,被我们老板的爷爷看到了,他叫我去看,我一看,这也太醒目了,心想这大白天的很难做,就赶紧发正念不许世人看,免得被毒害,好不容易盼到下班了,因为家是资料点,丈夫的手机总关机,我打车回去跟他们把这事儿说了,让他和同修自己做饭。他们说“这么远,你还得返回去,让附近的同修做吧。”我说:师父都教我们要坚定的维护法,这事儿让我碰到,就需要我去维护。他们让我小心点,我说正念加持就行了,我打车去同修家取喷漆。同修说喷漆用完了,她丈夫(常人)说:“有稀释好的涂料,不知行不行,还有滚刷。”我说太好了,她丈夫担心的说:“这可是七二零了,离派出所又那么近。别是他们设的圈套。”我说你放心吧,我们有师父看着呢,我们是做宇宙中最神圣,最伟大的事情,一切邪恶都在我们脚下踏过。

我俩发着正念就出发了,来到附近一看很难做。因为是十字路口,来往行人特别多,对面有一辆货车还亮着四个灯,把这面墙照个通亮。同修说“这能做吗?”我说:“就为这事儿来的,必须得做,求师父帮一下忙,让对面车灯灭五分钟就行。”话音刚落,车灯“唰”一下就全灭了。来往的行人也不见了,同修哎呀一声,真是正念显神威啊。师父就在身边呐!我让同修站在很暗的地方拿着涂料袋,我把滚刷沾好涂料一路小跑来到山墙,因为面积大,来回跑了六趟才把那恶标语涂抹干净,等我下来同修就憋不住笑了,看我的头发、脸、衣服溅得都是涂料,等我们做完了,来往的行人又多了起来,车灯也亮了,通过这件事,我对师尊的讲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2]有了更深的感悟。

第二天上班,老板的爷爷叫住我感叹的说:“你们法轮功太神奇了,昨天我亲眼看见两个人写上去的,睡一宿觉就不见了!(他不知道是我们做的,没必要让他知道)这自发性的谁也比不了啊!你们炼功人的心也太齐了。”(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请师尊放心,我会在以后的路上做的更好。

五、众生急切等待救度

二零零七年的一天,店里来了位年轻顾客,趴在柜台那儿,我赶忙过去问:“先生您买什么?”他说:“我牙好疼。”我寻思等一会再说吧,他又说他牙好疼,我心里有点不高兴了,你也不买货,还不走,我这又不是诊所,真是的。他看我没反应又说了一遍:我牙真的很疼。最后一遍,我一下悟到了,这不是等我救他吗!我笑着说:“不怪人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他点头称是。我说以前我牙疼吃什么药也不好使,他问我最终是怎么好的,我说跟你讲了你也不一定相信。他说:“只要牙不疼了,我什么都相信。”我以第三者角度说:“我同学母亲是炼法轮功的,她让我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给我讲了法轮功是修佛的,让人修成无私无我,处处为人着想的好人。邪党的迫害是错误的,天安门自焚是邪党自编自导的伪案。最后你还得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选对了就是生,选错了就是死。”他吃惊的问“什么选择?”我说:“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他说没听过,我就给他讲邪党贪污腐败,无恶不作,把好人送進监狱迫害致死,过去有句话: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邪党干了那么多坏事,人不治天也要灭它。我们加入它的组织时,都宣誓为它死,如果不退出的话就是它的陪葬品。我说你上学戴过红领巾吗?他回答:戴过。他说:“今天你要不跟我提这事,我正申请入党,手续还没办全呢。”我说:“咱们今天见面就是缘份,你赶紧退了吧。”我问他贵姓,他说姓李。“那我给你取个名字叫李放,从邪党的思想中解放出来,你就得救了。”他高兴的说:“行、行、行……”用手拍拍脸示意他的牙不疼了,边走边回头说:“谢谢。”

就这样,一个宝贵的生命得救,回过头来自己也觉的好笑,开始以第三人称讲,讲来讲去自己就入戏了。

自从二零零八年邪党奥运会我丈夫在家被绑架,冤判九年以来,我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平稳的走在正法路上,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做好三件事,每次接见日我都不忘在监狱给有缘人讲真相,办三退,退的人数不等(2人、3人、5人、7人)因为救众生是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

最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接见日发生了一件不寻常的事,众生追赶着等待救度……

我丈夫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我和儿子从外地坐车来到吉林站,转乘公交车。我和儿子坐在最后排,中途上来一位老先生,直奔我们来了,儿子把座位让给他,他说:“谢谢,我一会就下车了。”当时我只顾着发正念,没想太多,老先生笑着问“你们到哪儿?”我说到终点。他坐了有二、三站就下车了。在他下车的一瞬间我就后悔为什么没救他。有想跟他下车的念头,但车开了,到监狱,那天会见的人特别多,还迟迟不接见,幸好遇见一位熟悉的同修,我们交流了当前学好法和发正念的重要性,如何做好三件事,找回昔日同修等。会见开始了,我们加持丈夫的正念,让他走好最后的路,思想中时时想着师父的法。他说会的。

会见结束,我和儿子与这位同修出来准备打车去站点,不知为什么,那天出租车涨价,比每次贵两倍,我们三人决定不坐车,边走边交流,到站点上车,车至中途,那位老先生又上来了,又奔我们来了,儿子又把座位让给他。他问我们去哪儿了。我想这次可千万不能错过机会,因为一车人,我就特意大声的说:“我去监狱看我丈夫,因为我丈夫是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被非法关押。”他说你丈夫是“头儿”啊?我说我们修炼人没有“头儿”,都是按照“真、善、忍”要求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处处为别人考虑的好人,法轮功是修佛的。老先生不解的说:“这世道不变了吗?”我说:“对啊,现在邪党好坏不分、善恶不辨、颠倒黑白。”老先生问我丈夫判了几年,我说九年。我们一问一答,车上人都静静的听,他气愤的说:“做好人判九年这天理不容啊!”

由于时间关系,我给他讲贵州藏字石的天机,他说这是天意啊,我讲了三退保平安的事情,问他是不是党员,他回答“是”。“那您贵姓?”“姓李。”“那我给您取个名字叫李富,愿您今后富贵安康。”他兴奋的说:“行啊,谢谢!”车到站了,下车他还不停的摆手致谢。又一个宝贵的生命得救了。

我和同修说“谢谢师父的精心安排,今天要会见的快,咱们也早走了,出来车要不涨价咱们打车走,也错过去了,师父不想让大法弟子留下遗憾,也不想让有缘人错过机会。”

最后,用自己写的一首诗来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与同修共同精進,因为没有写过诗,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救人

救人路上你追我赶
邪恶吓得忙把路闪
正念不强有惊有险
正念正行一路前行
回家的路已不算远
普庆之时再聚缘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