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修炼感悟三则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

对慈悲的感悟

文/大陆大法弟子

我一直牢记着师父的一句话“当你遇到劫难的时候,那慈悲心会帮助你度过难关”[1]。有很多时候,尤其在艰难的时候,我都会想起这句话。真切的体会到了慈悲是一种无比强大的力量。

在“七二零”之前的个人修炼中,对慈悲我有很多的感悟,修炼状态好的时候,内心纯净,感到每个细胞都被慈悲所包容,能很快感染别人,说话能达别人内心深处。在过关中,慈悲心大的时候,感觉邪恶够不着,或者够着了也起不了作用,其间师父帮我化解了许多大的难,感觉层次提高的很快。在工作的环境中也经常处于这样的状态,因此当时的工作环境平衡的很好,这在后来迫害开始后也起了作用,基本没有来自工作环境的压力,而且同事和领导都在一定程度上给予了帮助。

而在后来严酷的被迫害环境中,慈悲心显现出了强大的力量。

二零零八年,我在劳教所被迫害的时候,刚到“专管大队”,就被分到当时公认的最恶的组长住的房间,当天在酷暑中,我被罚站了一个中午,到第二天晚上,他就开始对我动手了。他开始反复问我一个邪恶的问题,每当我正面回答之后,就用右手猛抽我的脸,力量很大,有好多次把我从凳子上打翻到地上。大约打了有二十多次,牙齿也出血了。

我当时没有怕,也没有对他的怨恨。我想,虽然他显得很恶,无论如何,他表面也是人,也有善的一面,我用发自内心的真诚,为他好的真诚,只要我足够善,我会打动他,改变他。我后来才知道他们这些被邪恶用来充当打手的人,在刚被选到“专管”大队时,专管洗脑的恶警都专门给他们上课,灌输那些诽谤法轮功的邪恶的谎言,还要考试。我不管他如何对我恶言相向、折磨、辱骂,一有机会,我就告诉他法轮功真相,我发现他内心深处还是有些善念的,有别人在时,他不敢听(怕有人打小报告)。当他一人和我在一起时,我就详细的告诉他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和我们修炼后的身心变化,他听了后,脸上没有了原先邪恶的神色,说,“这么说来法轮功不是挺好的吗?唉,我不敢听了,再听下去,我会被你“转化”了。”

后来,他再也不打我了,我一有机会就和他讲正面的道理,他渐渐不管事了,只有在专管洗脑的恶警巡视时,会故意大声吆喝叫我保持坐姿。他渐渐变为同情。后来他换到其它组,经过其他大法弟子的不断向他讲真相,他从公认的最凶的打手,变的不再行恶,有个大法弟子告诉我,他曾经向他所在房间的大法弟子保证,再也不象以前那样干了。

有一段时间,他每次见到我,总问我,你恨我吧?我说,为什么要恨你?我希望你能有个好的前程。他在目睹那些坚定大法弟子的行为后,有个大法弟子告诉我,他在临走之前,说了这样的话“这层楼上(‘专管大队’设在这一层楼),将来真的有人能圆满。”一个被邪党洗脑充当打手的大恶人,被大法弟子慈悲唤出了真念。

从表面上看,在那个严酷的环境里,我们大法弟子好象什么都没有,好象很弱势,可是我们是大法弟子,有修炼出的慈悲,具备能化解一切邪恶的力量。

我深深体会到慈悲是正神所具备的洪大力量。

对“做而不求”的感悟

文/大陆大法弟子

前天,因为近期的工作有了好的结果,解决了一个较为重要的问题,受到大领导的表扬,但心里却觉的不安,一整天心里都很难受,一时还找不到原因。因为一直以来,直接上司以前对我工作的不认可,对此,我隐隐耿耿于怀,由于工作性质,每次直接上司在汇报工作时,很少提到我的工作,心里觉的别人会认为我没做什么工作,觉的自己很没面子。又觉的,自己的能力没能够充份发挥,没受到应有的重视。同时觉得,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在单位里,工作不够出色,会带来负面影响,会影响到给公司的同事讲真相。因此心里一直有些压抑。可是当受到各个层面的充份肯定的时候,又觉的不安起来。

自己也觉的很不对劲,真的是患得患失啊!我想起以前我经常说的一句话,我听别人的批评心里很坦然,但听别人的表扬却受不了,反正心里会变得惴惴不安。其实真的能对别人的批评坦然不动吗?对那些我已经不在乎的事可能可以,但对那些我很在乎的事,就不是这样了,我对有些所谓的“名誉”有时还是很在乎的。而对赞扬惴惴不安,是想保住这些虚名,怕别人发现我不值得这些虚名后而失去。

反思自己从小听到的很多都是赞扬,在常人中养成了一个非常不好的习惯,有些时候是因为在赞扬声中不好意思去做一些不符合赞扬的事,总要处处表现的符合这些赞扬,好象是为了赞扬而活,从而养成了虚伪的习惯,很隐蔽,一直被隐藏的很深,很不易察觉。

今天读了一篇学员的文章,说自卑和骄傲其实是一回事,都是在用功利心進行比较。为什么要比呢?“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实在是自己的悟性太低了。

其实我就踏踏实实的将工作做好,问心无愧,为何这么在乎别人的看法呢,何况结果能怎么样,也不是能够求来的。担心会影响讲真相,这种担心本身就是一个障碍。以前在公开场合讲话总是很紧张,就是因为总担心讲不好造成的。为什么不能坦坦荡荡的呢?总是希望自己做的最好,出人头地,是在大法的掩盖下的求名的心。这里面包含着名利心、功利心、妒嫉心。分析起来真的吓一跳。

我想起师父讲的“做而不求 常居道中”[2],豁然开朗,本来就没有必要那么紧张那么累的,根本就什么都不用想,时时刻刻溶于法中,大道至简至易。

背法心得

文/大陆大法弟子

今天在背法时,突然对师父讲过的相生相克的理有了较为深刻的体会。师父讲过:“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3]

我理解,三界内的物质似乎总是相对或成对出现,不能单独存在。别人对我干扰时,我不接茬,心不动,我心里不认为其存在,或不认可其存在,在我心里没有,就不会遇到这种矛盾,有矛盾必然有矛盾的双方,如果一方不存在了,这矛盾就不能存在,没有了存在的理由。从修炼的法理上,真正达到心不动,就不允许再来干扰。

我对单位的某个领导的印象不好,对其处事的方式不满,党文化的东西太多,心里常有对其不满的念头,而且也觉得,对方也对我不满,看我不顺眼,这不是人为在制造矛盾吗?如果久之,这种矛盾可能会变的越来越实在。

今天在背法时,才觉的这种念头很可怕,很危险。我明白不能再这样对待别人,不能这样对待应该被救度的众生,应该淡忘别人的不足,我真的在心里淡忘了,他对我的怨恨还会存在吗?我真的淡忘的很彻底,他对我的不满,他恐怕连想都不会想起来。我对他心存慈悲善念(不是刻意的有为),久之,善的场也会停伫在他那里,他会被同化,他也会对我变的友善。我觉的理就是这样的,法理在制约着一切。

我以前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喜欢揣测别人的心理,别人的想法,别人的情绪,虽然好象不是有意为之,好象也不是太严重,但实际上是不知不觉这样,然后有时就容易被别人的情绪所带动。这实在是个很不好的习惯,我应该始终是光明的心里,将周围,将别人的心里照亮。

单位有个人,干什么什么不行,缺乏责任心,跟谁都配合不好,哪个部门的人都对其不满,和我的交往中虽然过的去,我也觉的难以容忍,有时也当众埋怨,还觉的很自然,唉,他确实很差嘛!虽然也帮他三退了,但觉的他党文化的因素还是很多。有时不自觉心里对其也很不满。

今天想来,自己修的实在太差了。为什么他总在我的眼前转悠呢?要修成觉者,心胸应该是无比的宽容、坦荡,我可以诚恳的帮他呀,需要容量和慈悲。

背法了,才认识到这些,脑子里不装法,就很容易被常人的理干扰。我真正体会到背法的重要,心中有法,才不会被常人的理、常人的情绪所干扰,才不会在不知不觉中随波逐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道中〉
[3]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