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泰安周敏被三次非法劳教酷刑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泰安法轮功学员周敏,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遭到中共恶徒的长期迫害,多次被非法拘留,三次被非法劳教,灌盐水、绑死人床,腿骨被打断。因非法劳教又被单位开除,家庭破散。

周敏,女,今年五十八岁,原泰安市泰山区铜丝铜网厂职工。先前患有脑瘤、多发性子宫肌瘤、腰疼等多种疾病,一九九六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诸病全消,身轻体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后,周敏坚持对法轮大法的正信,坚持为大法讨公道、讲真相、反迫害。十四年来,一直受到中共的严重迫害。

多次被软禁、拘留逼写“保证书”

一九九九年八月,周敏欲进京上访,在车站被站前派出所警察拦截,泰山区财源办事处副书记把她带回后,软禁在宾馆一星期。六个人全天看管,逼写不去北京的“保证书”。

一九九九年九月,周敏再去北京上访,在汽车站被截回,泰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副科长高传峰等人将她劫持到新泰非法拘留七天,又转到泰山区拘留所关押八天,逼交伙食费三百多元。这期间恶警将周敏家中的大法书、大法资料、录像带、录音带等个人物品抄走。

一九九九年底,财源办事处的人又把她从家里叫出来,软禁在招待所,逼写不学不炼的“保证书”。周敏绝食三天被放回来。

二零零零年夏天,周敏因在泰城散发真相资料,被岱宗坊派出所恶警绑架,泰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副科长刘化文等人把她劫持到肥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逼交生活费六百多元。

第一次被非法劳教遭电击、吊铐、灌盐水、做奴工

二零零零年十月,泰山区公安分局四个恶警把周敏从家中骗出,绑架到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天后,被泰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长张继轩、副科长刘化文等人(其中有两个女警察)劫持到济南山东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里,周敏拒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与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在走廊里坚持炼功一天,并与多个同修交替喊口令。晚上,周敏等二十多个同修被恶警抓起来关小号。周敏绝食抵制迫害。三天后,恶警对她强制灌盐水,致使她嘴上爆皮,嗓子嘶哑说不出话来。由于天天灌食盐水,嗓子干得冒烟,灼渴难忍,周敏忍不住端起尿盆,将自己的尿喝下去,哪知尿也是咸的。然后恶警把周敏单独提出去,把她铐在椅子上,两个男恶警(在场的女警称他们为“领导”)一边一个电她的手背,边电边问还炼不炼,说炼就一直电下去。整整一个下午没有停,两手都电糊了。女警看不下去,吓得跑出去了。两个电她的恶警吃晚饭的时候,周敏和善的给他们讲真相,讲善恶有报的道理。那两人本打算饭后继续电她,听了真相,就把她送回小号,没再电她。

周敏在小号里关押二十多天,一直被铐在暖气片上,从没睡过觉,即使吃饭、方便也只给松开一只手。期间还双手被吊铐起来大半天。每天被强逼洗脑、看邪恶录像。后又被强迫做奴工,早晨五点起床,晚上干到十二点,有时到凌晨二点。没有星期天、节假日,没完没了的做被面绣花、彩带缝花、插圣诞球、糊纸盒、铅笔装盒、描花瓶(稀料有毒,伤害身体)等。在劳教所里,周敏的身体受到严重伤害,二零零二年三月离开劳教所黑窝时,她下身流血不止,腰疼得直不起来。家人担心她生命危险,硬让她到医院检查,结果子宫肌瘤已十分严重,只好做了切除手术。

周敏被非法劳教期间,铜丝铜网厂开除了她的公职。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遭吊铐、胶带封嘴、野蛮灌食、绑死人床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周敏散发真相材料时,遭恶人构陷,被岱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焦玉忠指使恶警孙涛、彭桂芬等人绑架到泰安市看守所。周敏绝食一星期,被放回家。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七日,周敏正在临时岗位上工作,又被岱岳区公安分局恶警孙涛等人绑架到市看守所关押,并把她的小灵通手机抢走。在这期间,恶警在周敏家中无人的情况下,搜走她的钥匙,抄了她的家,将家中大法书、大法资料、新购台式电脑、激光打印机、五千元钱等个人财物掠去。

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周敏被岱岳区公安分局恶警彭桂芬等人劫持到济南山东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一大队,恶警加一帮邪悟的人围着周敏强制洗脑,周敏拒不配合邪恶的要求,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把她的嘴用胶带封住,大队长刘瑞芬亲手将她脚尖点地吊铐三天三夜。恶警轮流看管。吃饭、方便也只给松开一只手,致使她两腿红肿,排不出尿来。

酷刑图:吊铐
酷刑图:吊铐

周敏始终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拒不向邪恶妥协,恶警以“对抗改造”、“违犯所规队纪”等罪名一直把她关在小号里加重迫害。期间恶警和那些邪悟的人对她肆意打骂、体罚、不让洗漱、不让方便、不让睡觉是经常的。平时每天到夜里十二点才躺下,早晨四点又叫起来,长期罚坐,每顿饭只给一个小馒头,不给菜、不给汤。周敏绝食抗议迫害,高喊“法轮大法好”,又被刘瑞芬铐在楼梯上七、八昼夜。

二零零五年六月,周敏被转到严管大队(大队长是黑窝恶魔王淑贞),把她和另外五个拒不“转化”的同修关在十来平方的屋子里,三个卖淫的普教与她们同住一室看管。两个月的时间里,关着门窗,再热也不让打开,吃喝拉撒都在屋里。不让洗脸、不让换衣服(看管把她们的衣服都藏起来),每天高音喇叭播放劳教所的邪恶规定和一些谎言邪说。为抗议迫害,她们集体绝食,恶警就又把她们分开单独关押,并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绘画:野蛮灌食

恶警王淑贞纠集一帮人按住周敏,强行给她插管鼻饲,并且专插粗管子折磨她,一插一星期甚至半个月不给拔管子。结果把鼻子插破出血,耳朵淌脓,嗓子红肿失音不能说话,致使她嗓子至今沙哑不能唱歌。周敏无法忍受长期插管的痛苦,就自己往外拔管子,拔出来他们给她再插上,她就再拔。气急败坏的恶警就把她绑在死人床上,绳索把她的胳膊都勒紫了。那时节正值气温骤降,恶警也不让她加衣服,冻得她发高烧,说不出话来。从死人床上解下来时,周敏都不能动了,尾椎处肿起了个大包,疼痛难忍。后来知道,恶警给周敏灌食也是花的她自己账上的钱。

夏天,恶警叫自己花钱再买劳教所统一定做的劳教服,周敏不买也不穿,她们就把她的上衣扒了,让她光着上身两三天,罚坐在只有十五公分高的小凳子上,不让伸腿,始终蜷曲着。魔鬼大队长王淑贞进来连续三次把她仰面推倒在地,以此对她羞辱取乐。

在劳教所整整三年,周敏一直被关在小号里遭受种种酷刑折磨,回来时浑身浮肿、嗓哑失音,路都不会走了。

第三次被非法劳教腿骨被打断

二零零七年三月底周敏才从劳教所回来,同年八月因去同修家,又被泰山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一被关进市看守所周敏就开始绝食,三天后,又被劫持到济南山东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在劳教所里周敏继续绝食。为不让恶警灌食,她吞了一根钉子,当天就被转到最邪恶的四大队。大队长代秀峰、副大队长李立娟专门安排最坏最恶毒的普教看管她。其中一个叫尚梅的,体重二百多斤,因在社会上惯打恶架,被两次劳教,她对已绝食数月的周敏拳打脚踢、推搡,抓住她的衣领提起来反复往地上蹾;后来换了两个姓刘的普教,经常按住周敏暴打,把周敏的手背被打得黢紫,肿得老高。在这里一年多的时间里,周敏被凌辱、打骂、虐待都成了家常便饭。她被打的经常站不起来。那些没有人性的普教毒打了周敏,副大队长李立娟还让打手刘某两人当着周敏的面写假材料,证明是周敏打了她俩,而不是她俩打了周敏。二零零九年六月的一天,周敏的腿骨被打断,不能动了。到武警医院去检查,医生对劳教所的人员说,要立即做手术。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打电话叫周敏家人把她接回家。

由于中共的长期迫害,周敏的身体受到严重伤害。丈夫承受不了邪党的压力,与她离了婚。


泰安市参与迫害有关责任人:

张树友:原泰安市公安局长
赵建民:泰安市公安局副局长
高荣国:泰安市公安局副局长
亓可银:泰安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
周长平:泰安市公安局反邪教大队大队长
朱宗海:泰安市公安局反邪教大队教导员

孟秀芹:原泰山区政法委书记
王树春:原泰山区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主任
亓子海:原泰山区公安分局局长
张继轩:原泰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长。
刘化文:原泰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副科长
高传峰:原泰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副科长
杨汝法:原泰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
江 敏:泰山区公安分局610人员
崔燕等:泰山区公安分局610人员

张京洲:原岱岳区政法委书记
陈甲文:原岱岳区政法委书记、“610办公室”主任
李 华:原岱岳区公安分局局长
吴振吉:原岱岳区公安分局政委
高西平:岱岳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焦玉忠:岱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
杨爱凤:原岱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教导员
彭桂芬:岱岳区公安分局“610”人员
孙 涛: 岱岳区公安分局恶警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参与迫害责任人:

所长:姜丽杭 副所长:刘玉兰、侯秀云
一大队 大队长:孙 娟 副大队长:孙群莉、耿筱梅 教导员:杨晓林 恶警:李玉、李妮、肖英
四大队 大队长:代秀峰 副大队长:李立娟、张宏 恶警:韩建华、孔宴霞、沈洪广、韩小蓓、李春红、王堃
五大队 大队长:王淑贞 副大队长:张宏、王月瑶 恶警:马红娟、马文燕、孙霞、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