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护我出牢笼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九月末的一天,我和往常一样在街上讲真相、发神韵晚会光盘,突然一辆警车开过来,不容分说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我的心很难受,因为我做的不好,让这些人犯罪了。所以我马上想到,一定要让他们(警察)对大法动善念,有宇宙大法控制着他们,谁也恶不了。

到了中午,我吃不下饭,喝不下水,只想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我心里不断背诵着 “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  ”[1]。同时,我还找到了色欲心,我认识到是它在干扰我学法。

他们问我:“东西是哪儿来的,不会是自己做的吧?你的上线是谁,怎这么多东西?”(五十多份神韵光盘、还有《九评》和其它真相资料)。我曾在《明慧周刊》上看到这样一句话——不允许他们问。所以我不允许他们问,他说,“说了就回家。”我说,“不说,说了你们再害别人!”我不允许他们对大法犯罪。

后来,他们强制给我录指纹,我不录,他们就按着我的手指,我说你们一定要为这一切负责。

再后来,他们把我绑架到拘留所,想拘留我。可一量血压,一百八十,拒收。然后又到正规医院检查,我求师父定住他们,师父让大夫写什么他就得写什么。结果又出现了严重心脏病的假相。

就这样,在师尊的呵护下我回家了。警察要走的时候,我告诉了他们几句话,我说你们在大是大非面前一定要做好,要动善念啊,他们都同意了。

我丈夫是常人,说了很多负面的话。我跟他说:“你想,我每天、每顿饭都孝敬婆婆(八十九岁),我对得起每一个人。你虽然今天不愉快,可是你想过没有,当历史翻过这一页的时候,你得到的是什么,那是天赐洪福!”顿时我丈夫不说话了。我继续说:“你知道吗,看书、学法、炼功是我一生中最大的事。我什么爱好都没有,就想修炼。而你不让我到学法小组学法,并且还看着我,你这样做对吗?!”于是他就不再干涉我出去学法了。

当我失去人身自由还为他人着想的时候,当我想到我是一个觉者的时候,当我想到师父、想到为众生负责的时候,想到放下生死的时候,我的身体一震,又一震,我能感觉到我非常高大。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